第五卷 第一百二十五节 操弄人心,野望勃勃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一百二十五节 操弄人心,野望勃勃

尤万刚心情有些复杂。 当沙正阳把出海收购提升到国家能源安全战略高度这个说法提出来的时候,尤万刚就知道恐怕沙正阳的这个方案通过的几率大大提高了,起码从省里到中央都会对这一方案予以重视和支持。 起初他还是抱着一种姑妄听之的心态来的,或者也还有点儿俯瞰的角度来看这个出海收购,不过他现在感觉又不一样了。 之前这些资料只是来源于一边,jp摩根那是商业企业,是为了它自己的利益而来,难免不会把一些这些相关资料加以粉饰美化,以吸引有兴趣收购的对象,但现在沙正阳却从另外一个角度提醒了自己,对于长河石油来说,发展出路是一方面,固然非常重要,但从国家能源战略安全角度来说,也应当考虑进来,这是国企另外一个角色需要承担的责任和义务。 如果能够将两者完美结合起来,那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当然,前提是这要具备可操作性,可无论如何,起码这件事情是值得尝试的。 尤万刚的话一出口,不仅仅是沙正阳震动不小,对于朱汉生、谢福才和鲁同浩他们来说就更震惊了。 一盘大棋?!这个词语,这句话能随便用么? 更为关键的是用在这个年轻人身上! 这家伙是哪路神仙,居然能博得尤老板这么高看? 来之前,尤万刚并没有介绍沙正阳的身份,朱汉生、谢福才和鲁同浩他们也很知趣的没多问,但内心也在嘀咕这家伙是什么来路,都在揣摩是不是某个学校或者研究机构的研究员一类的角色,要不就是省委省政府政研室的年轻高参,总而言之应该是智囊谋士这一类的角色,但现在看来有点儿不像啊。 下一盘大棋?这个下字就很耐人寻味,意味着这个人不是一个单纯的出谋划策者,而是有资格参与进来作为操作者的角色,这家伙是谁? 几个人都有些好奇起来。 “去年国庆广标就和我说你过你,说你分析问题有独到见解,嗯,后来我和田秘书长以及小苏也谈到你,都对你的表现赞不绝口,现在看起来,我还是眼光差了一点儿,现在才真正认识你这个总能给人意外惊喜的人才啊。” 尤万刚这番话把沙正阳抬得相当高,朱汉生和谢福才他们几个都回过味来,知道这应该是钟广标推荐给尤万刚的人。 只是他们不清楚尤万刚嘴里所说的小苏是谁,但田秘书长他们大致能猜测得出来。 能让尤万刚没有直呼其名而是尊称职务的,只可能是省委秘书长才对,而恰恰新任省委秘书长姓田,正是原来分管国土、建设和交通的副省i长田力。 田力都很认可,又是钟广标推荐的人,那意味着这家伙也应该是体制内的,甚至还应该是一级领导干部才对。 只是这家伙看样也就是二十来岁的模样,能是哪一级的领导干部?股级还是科级? “尤省i长,您过誉了,钟书记是我老领导,他调到长河能源集团工作时候就和我说起过这方面的情况,正巧我那个朋友就刚好在燕京jp摩根帮助接洽联系中石油在哈萨克斯坦的一个项目,所以掌握的资料情况比较多,国庆期间她回汉川,无意间谈起,所以我就比较感兴趣,让她帮忙多了解一下中石油在哈萨克斯坦这个项目的进展情况,我在向这方面的情况我也可以提供给钟书记以便于日后长河能源集团也有意要出海的时候能用得上。” 沙正阳不卑不亢的介绍道:“后来反馈回来的很多资料我觉得很有价值,尤其是我在给钟书记汇报了这方面的情况之后,钟书记也很感兴趣,让我帮忙多了解一下,我也一直和对方联系着,再后来中石油那个项目因为哈国内部因素未能运作成功,中石油就放弃了,但我了解到其实jp摩根在哈萨克斯坦还有一些项目,但是体量相对较大,很有价值,我又通过一个在英国bp公司的朋友收集了一些相关资料作为映证,觉得基本属实。” “你的意思是这些资料都经过了核实?”谢福才忍不住问了一句,这很关键。 “对,起码是两方核实,如果jp摩根这边提供的资料可能有夸大其词的话,那么英国bp公司那边的情况基本上可以互相映证,那边不存在刻意夸大或者隐瞒什么。在座几位都应该是资深行家,也应该看到阿克纠宾石油公司其实并不属于那种十分优质的资源,旗下两个油田,基本上都属于过了高产期,开始进入后期阶段了,但我感觉这个油田的资源相较于我们长河石油来说,恐怕都要好一些,无论从开采成本还是油质来说,都不差,可能唯一制约因素就是地理因素带来的运输条件和成本问题。” 沙正阳一针见血,把在座几人想要问的问题都直截了当的挑了出来。 “当然,这些资料其实我们只要有心,完全也可以走我们自己的渠道去获得核实,稍微麻烦一些,但并不是做不到。” 尤万刚点点头,这个家伙思路很慎密,并不是那种信口开河或者拿起半截就开跑的浮躁角色。 “你继续。”尤万刚道。 话题主导权不知不觉被沙正阳接过,这正是沙正阳所希望的。 “可能大家都注意到了,阿克纠宾石油公司的两大油田是让那若尔油田和肯基亚克盐上、盐下油田,让那若尔油田虽然已经进入衰减期,但是仍然能稳住180到200万吨年产量,而肯基亚克盐上油田大概在50万吨年产量,这没有计算肯基亚克盐下油田,……” 沙正阳侃侃而谈,俨然一副石油地质专家的架势。 “根据我那位bp公司的朋友反馈回来的消息,西方石油公司认为肯基亚克盐下油田应该是有开采价值的,储量可能还不低,但是第一技术要求较高,第二成本也相对较高,相比起现在都在向外推出并大量出售的俄罗斯、阿塞拜疆以及哈萨克斯坦其他一些油田区块来说,不太划算,所以像bp、埃尼、壳牌、雪佛龙、埃克森美孚等都把目光放在了俄罗斯和阿塞拜疆等优质油田上,但这也恰恰是我们的机会,……” 沙正阳没有讳言为什么西方这些石油公司对阿克纠宾石油公司兴趣不大,是因为目前俄罗斯的石油产业也正在进行新一轮的私有化重组,数十家中小石油公司都在陆续推向市场,这吸引了西方石油公司的窥觑目光,所以他们没有太多心思放在一个看起来已经进入衰败期的老石油公司。 目前是俄罗斯经济最困难阶段,如果可能的话,沙正阳当然也希望长河能源集团能参与到对俄罗斯石油资产的瓜分盛宴中去,但显然这还不太成熟,要到明年,俄罗斯经济还会进一步下滑,特别是亚洲金融危机风暴转向俄罗斯之后,俄罗斯才会迎来真正崩溃之年。 但很快俄罗斯会迎来***,所以这种机遇基本上是转瞬即逝的,而且就算是你参与进去了,但俄罗斯这个国家显然也不会按照规则来,他们自行设定规则,一切按照他们的规则来,你们该出局的还是得出局。 “运输问题你刚才也提到了,这恐怕是一大难题,如何解决?”谢福才插话问道。 “目前这个问题还很难说有好的办法解决,如果说要把当地原油运回国内加工,那么只能是通过铁路运输,成本是一个问题,而且要运到我们武阳和秦都炼油厂,我个人觉得还不如直接运到西**山子炼油厂。”沙正阳道。 “交给中石油?”朱汉生眉头皱起来,“那我们收购阿克纠宾石油公司有何意义?” “中石油是竞争对手,但不是敌人,哪怕是敌人也可以做交易,我们把原油运回来交给独山子炼油厂,那么省内中石油延庆油田的原油可以交给我们这边的秦都炼油厂,算是交换吧,具体价格数量可以具体商量。”沙正阳淡淡的道。 这是一个相当具有创意的想法。 随着武阳炼油厂的产能不断扩大,长河石油的原油主要供应武阳炼油厂,而剩余部分供应秦都炼油厂,所以秦都炼油厂不得不向中石油购入部分原油以满足需求,如果真的能如沙正阳所设想的那样,无疑是一个十分圆满的结果。 “我们收购阿克纠宾石油公司的任务除了是获取原油外,还有另外一个任务,那就是踏出国门积累经验,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石油资源很丰富,而这些国家由于前苏联解体带来的混乱和市场经济转轨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他们的经济要恢复需要外来资金投入,这是我们的机会。” 沙正阳显得很冷静,但是流露出来的意图却让在场所有人都是有一股子冲动的**。 “阿克纠宾石油公司不过是一个试金石,积累了经验,熟悉了情况,打通了关节,下一步我们长河能源完全可以更进一步,省委省政府交给长河能源集团的任务可不是只求维持现状,若是要打造世界五百强,这恰恰是长河能源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