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二十七节 奇招迭出,精妙无双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一百二十七节 奇招迭出,精妙无双

尤万刚慢慢的点了点头,“正阳说的没错,中央的确在酝酿大动作,中石油和中石化极有可能如你所说那样形成和长河能源一样的上下游垂直一体化的巨头企业。” “不仅仅如此。”沙正阳进一步道:“中央肯定不只是简单的把这两家企业资产重新整合一下那么简单,那样和原来的中石油中石化没啥区别,中央也是看到了国有企业这种垄断模式的巨大弊病,所以才会培养出两个可以互相竞争的企业来,这也意味着一旦两家分开,他们会在各个领域展开全面竞争。” “这样一分开就能解决垄断问题,就能真正形成竞争?”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钟广标忍不住插了一句嘴:“真要形成恶性竞争,恐怕国家也不允许吧?而没有实质性的竞争,更大可能性形成一种默契式垄断可能性更大吧?” 钟广标的话一针见血,事实上这也是未来中石化中石油的发展模式,甚至在价格上也是由国家发改委来决定,而原油进口权也很长时间里不允许其他企业无论是国企还是其他性质的企业插足,这种默契式垄断也饱受消费者的批评攻讦。 沙正阳当然清楚未来的情形会是怎样,但在这一点上无论如何有竞争都比没竞争好,哪怕是一种默契式竞争。 现在既然自己被卷入了这一领域,他当然要在这一块上有所作为。 “钟书记,随着中国要加入to,肯定在很多领域都会有一些变化,当然中国国情特殊嘛,总可以找到一些理由来解释。”沙正阳笑了笑,“不过我觉得中石油和中石化起码在前期会有一番动作竞争,可上游开采领域基本划定,管线建设效益现在还不明显,炼化这一块主要靠巨大投入和经营管理,唯独在销售这一块上大有文章可做,” “我可以断言,未来中石油和中石化的搏杀首先就会在这一块展开,甚至可能是相当惨烈的,因为谁控制了销售终端,在两家都有足够的实力和资源的情况下,那么也就意味着他在这一区域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言之凿凿,但却有理有据,不容人不信,起码鲁同浩是非常认可沙正阳这番观点。 “那这对于我们长河能源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尤万刚也能看到这一点,微微蹙眉问道。 “尤高官,那可对我们长河能源的发展壮大就非常不利了。”沙正阳沉声道:“一旦这两家开战,势必贴身肉搏,他们会在每一个地区都会展开竞争,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不能抢占先机,那么当他们都开始打竞争战时,我们的实力不如对方,肯定无法和对方拼,或许未来我们就只能局限于汉川这一隅,甚至在汉川都一样遭到对方的贴靠竞争,而我们又不可能在销售这一块上和对方合作,或许唯一可能就是在加入to之后,国家允许国外油气巨头进入中国市场,我们和国外油气巨头合作才能抗衡了。” 沙正阳预言让尤万刚和其他几人都陷入了深思,鲁同浩再也忍不住:“尤高官,我觉得正阳说得很有道理,销售终端网络的建立非常有必要,事实上除了中石化中石油外,现在民间各种经济性质的加油站也很多,但是他们都是不掌握油源的弱势方,只要油企断了他们的油,或者对他们提价,他们就只有眼睁睁的被饿死拖死,除了我们长河,我们有自己的油源,而且我们背靠着省委省政府,谁也不可能拿捏我们。” 鲁同浩还有话外之音没有说出来,在汉川这块地盘上,谁要拿捏长河,那么省委省政府就可以拿捏他,你中石油也好,中石化也好,都一样,就像秦都炼油厂一样,长河石油开采出来的原油无法满足需求,中石油也没说断秦都炼油厂的油,就这么简单一个道理。 “鲁总说的没错,在汉川这块地盘上,的确没有人能拿捏长河石油,但长河石油就只打算局限于汉川一隅么?”沙正阳反问,“为什么就没有考虑过向周边省份发展拓展呢?” “啊?向周边省市拓展?”鲁同浩和尤万刚几人又吃了一惊,面面相觑。 “是啊,为什么不可以呢?”沙正阳淡淡的道:“中石油中石化可以,而且国家也在产业布局上予以了支持,但是国家也并没有规定我们长河石油炼出来的油不能卖到其他省市吧?既然如此,为什么像咱们周边的川、豫、鄂、湘以及沿长江的皖、赣、苏、沪、浙这些省份就不能销售我们长河石油的油料呢?在运输上,我们是完全可以满足条件的。” 鲁同浩迟疑了一下,“这可能有多方面因素,一是原来我们长河可能从来没有考虑过向省外销售,二是这些省市的加油站批发渠道基本上都是被中石油中石化所控制,三是这些地方中石油中石化的加油站不可能直接销售我们的油料,而其他加油站也不敢接收我们的油料吧,一旦我们供应不上,他们再想要去向中石油中石化进油,恐怕就不可能了。” “所以我们就要变不可能为可能。”沙正阳语气中正平和,但却很坚定,“以前没考虑,现在就可以考虑了,而批发渠道以前没有,那么我们就可以建,当然这个建渠道肯定没那么简单,如果得不到地方党委政府的支持,难度非常大,所以我才会在方案里写道可以吸纳一些特殊资本扩充资本实力,这个特殊资本,就指的是这些省市的国有资本。” “事实上我们就可以把我们要进入的这些省市的国有资本拉进来,组成一个利益共同体,把他们和我们绑在一起,渠道建设就根本不是问题,而拥有了更为充裕的资本,我们完全可以采取新建、收购、加盟的方式迅速在这些省市搭建起一个属于我们长河的销售渠道来!” “说得好!” 尤万刚和鲁同浩几乎是同时击掌赞叹,显然沙正阳的这个意见太精妙了。 打造利益共同体,只要这些省市甚至地市一级的国有资本被拉入进来,那么长河在这些地方的渠道建设就根本不是问题。 沙正阳很清楚现在加油站审批权限现在还没有被收到石油主管部门去,各地地方经委都可以审批。 如果再拖一两年,或许这个权限就会被石油主管部门收走,到时候要想从中央层面获得支持,难度就要大得多了。 “解决了这个问题,整个渠道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说句不客气的话,如果可以的话,我甚至建议可以吸纳一些民间资本进来,因为考虑到我们如果要走出国门的话,所需要的资本肯定规模很大,所以在这个层面上,我们需要有更多的资源,资本,以及地方上的各种人脉资源,这样才能有助于我们的发展,只要我们能掌握主导权,那都可以谈,……” 这个建议又让尤万刚等人皱眉不已,显然沙正阳这个过于超前的“混改”建议让他们难以接受。 沙正阳也只能在心中暗叹,自己还没有能力来改变这一块,但愿以后自己这个蝴蝶翅膀能加速这一变化的实现。 “正阳,吸纳民间资本暂时还说不到那里来,但是你说的这个吸纳其他省市国有资本来打造利益共同体的建议非常好,我们以前都没有想到过,太有创造性了,如果有各地地方党委政府的支持,渠道建设会很便捷,而且在面对中石油这些央企的压力时,我们也能有更大的底气,毕竟企业的荣衰也直接关系到他们的利益。”鲁同浩赞不绝口。 尤万刚要稍微矜持一些,但他还是被沙正阳这个天才般的创意给打动了。 沙正阳一来就从两个方面进行了突破,一方面是走出国门从油源的来源上寻找机会,一方面则是从销售终端来夯实基础,这两手如果都能成功的话,长河石油的确可以迎来一个飞跃。 尤万刚心潮澎湃难平。 今天的这一场研讨给他的惊喜太多,震动太大。 他也意识到这个方案太庞大,庞大到不是他这个副省i长就可以拍板的。 他必须要尽快向两位主要领导做专题汇报。 他甚至还觉得沙正阳在这个方案里肯定还有一些目前尚没有透露出来的内容。 只是现在的内容已经够丰富了,让给他的脑袋都有些装不下了,需要他花一些时间来慢慢消化理解。 “老鲁,我看这样,关于销售渠道建设的方案构想,你来牵头,按照正阳这个方案的作为蓝本,可以分为近期中期和远期来做一个详细规划,一些主要观点正阳的方案中都提出来了,你再结合我们长河能源的实际来细化和深化,尽快拿出方案来。”尤万刚看了一眼钟广标和沙正阳:“正阳的这个方案,我还要;琢磨一下,广标你也好好想想,我们要尽快向周书记和王省i长做一个专题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