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二十九节 党委委员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一百二十九节 党委委员

一句“太露骨了”把钟广标逗得笑了起来,钟广标笑着看了一眼沙正阳,拍了拍沙正阳肩膀:“正阳,慎言,有些话心里知晓就行,我们省属国企既不能和央企这些共和国长子相比,但是比起非国有企业来,又在机制灵活和效率上有所不如,但我们也有十几万职工要吃饭啊。” 沙正阳也叹了一口气,是啊,谁都要吃饭,可十多万人要吃饭,那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是一件天大的事情。 你不谋发展,只想着吃饭,那么你就连饭都吃不上。 经营之道,不谋万世者,不足某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隅。 没有长远的全局打算,企业就不可能真正长久。 大争之世,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一点如果企业掌舵者看不穿,那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掌舵人。 “钟书记,我知道尤高官和你都在担心什么,无外乎就是zhongyang的态度,嗯,或者就是代表隐约以zhongyang的代表自居的中石油中石化的态度,但中石油中石化毕竟不是zhongyang,zhongyang也还有他们的通盘考虑,不可能只考虑某一家两家企业的利益。” 沙正阳坦然道:“而且,能源体制改革还处于一个探索尝试期,我估计起码要到明年全国人代会之后才会见分晓,还有一年多时间,而且就算是方向明朗了,但具体政策出来,也需要时间,没有两三年过渡期也定不下来,应该就是我们的机会。” “按照你在方案中的建议,不但要把川、陕、鄂、豫、湘、黔等周邻省份市场一举发动,而且还要沿着长江覆盖皖、赣、苏、浙、沪等省市,这基本上就把长江经济地带都囊括了,这么大的动作,zhongyang难道就会熟视无睹?”这一点也是尤万刚和钟广标最担心的。 “要想瞒过zhongyang当然是不可能的,问题是zhongyang怎么看待这件事情。”沙正阳一边慢走,一边思索着道:“94年分税制后,地方zhengfu财力受到了很大的削弱,可以说有钱易收的大头都被zhongyang拿走了,剩下的都是七零八碎的,税收成本高的,但是相关事权却仍然留给了地方,其中弊端已经逐渐显现出来了,现在地方上反应也很大,zhongyang也要考虑地方的发展问题,……” 钟广标默默点头,心里对沙正阳的见识和分析再度提升了几分。 能看穿一些具体问题容易,但是能把这些问题看穿并与zhongyang的大政方针结合起来,并分析出其中利弊得失,从而找出对策来,那就真的很不简单了。 起码钟广标自认为自己还没有达到这种层次,但沙正阳这小子怎么就能看得出来? 难道说在地方上担任一地主官就能增长如此见识? 一个县长而已,难道说比自己一个市委副书记经历的东西还要多? 钟广标真的是越来越想不通,越来越看不穿沙正阳这个人了。 “你的意思是如果地方上在这方面投入巨大,态度强硬,zhongyang也需要照顾地方利益?”钟广标忍不住再问了一句。 “总得要试一试吧。”沙正阳笑笑,“我相信地方zhengfu里边一样有明眼人,一样能看到这里边蕴藏着的巨大利益,这其实从我们国内石油消费量每年递增速度就能略窥端倪。”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汽车消费将会在未来十年内就成为一个主流消费,私家车会呈现出一个井喷式的增长,这还没有算公务用车的需求一样会大幅度增长,而且现在全国各省市都在大建高速路,未来交通条件的改善也会促chengren们自驾出游的热hao兴起。” 沙正阳显得很笃定,语气里的从容让人很容易相信他的观点是经过千锤百炼得出的。 “一句话,石油消费会继续猛增,中国石油缺口会越来越大,进口依存度会越来越高,国家对石油安全的重视程度也会与日俱增,所以这也是我们长河能源出海收购的一大优势,zhongyang肯定已经看到了这一点,对此只会全力支持,甚至在某些方面可能暂时见不到短期利益,zhongyang也会给予政策扶持。” “哦?”钟广标似有所悟,“正阳,看来你是胸有成竹啊,尤省i长说要向两位主要领导作专题汇报,我估计你肯定要参加,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你要好好准备。” “谢谢钟书记的关心了,我估计省里边两位主要领导都未必能做得了主,毕竟跨国并购,尤其是能源产业,我们省属国企恐怕还是第一遭,这还涉及到能源安全,zhongyang肯定要听汇报,拿出一个意见来。”沙正阳点点头,“不过只要省里的态度明确,而我们又能把前期工作准备妥当,的确有利于我们长河能源集团的发展,有利于国家能源安全,zhongyang肯定会大力支持,我相信这件事情就算是有些波折,也肯定会成功。” “但愿如此了。”钟广标深吸了一口气,“正阳,说实话,在你拿出这个方案之前,我承受的压力很大,甚至可以说对长河能源集团的未来有些悲观,之前你就说过煤炭行业未来几年可能要过冬,原本我还以为长河石油遭遇困境,那么煤业这一块可以弥补,事实上省里边也有点儿这个意思,但你却给我来一个煤炭行业明年就要遭遇寒冬,你说我这心里能踏实?” 沙正阳欲待说话,却被钟广标制止,“现在你拿出了这个方案,我心里踏实了,连尤万刚都很认可,估计他也会在省里两位主要领导那里力推。” “之前你先出来了,他和我说了说,同意你调到长河能源集团来,最早他的态度还有些模糊,我本来说让你担任总经理助理,等你正处级任职年限一到就担任副总经理,他还没点头,但刚才他主动提出让你担任总经理助理,而且明确表示可以让你进党委,担任党委委员,说这一点上他会去向省委省zhengfu两位主要领导汇报,并和省委组织部那边去沟通。” 长河能源集团是一个厅级单位,总经理助理可以是副厅,也可以是正处。 钟广标提出的办法是稳妥之策,但总经理助理一把说来是不会进党委的,也就是你不会进决策层,而只是是在执行层面的一个执行者,甚至有些副总经理都不一定会进党委。 而让一个总经理助理进党委,那就意味着你虽然是一个总经理助理,但实际上已经完全是在履行副总经理的职责了,而且是实打实的决策层,那完全不一样。 哪怕沙正阳心中早已经有些预料,但是听到钟广标这么一说,内心仍然是无比兴奋。 如果说自己能担任长河能源集团党委委员,那么总经理助理也好,副总经理也好,那也就是一个时间问题,时间一到,副厅级就水到渠成的解决了。 而进入长河能源集团党委还意味着自己已然晋升集团核心高层,而非普通高管,在很多问题上,包括人事、财务等重大决策方面也都有了话语权。 这对于一个超大型的国有企业集团来说,这份权力是不言而喻的。 说句俗气一点儿的话,就是在包括个人待遇等许多方面上都完全不一样了。 “钟书记,太谢谢您了,我知道没有您的……” 沙正阳的话头被钟广标打断,钟广标可不回去贪这点儿功劳,他摇摇头:“正阳,这不是我的功劳,而是你自己挣来的,尤万刚可不是一个容易被人折服的人,而且我之前也只能说希望让你出任总经理助理,进党委也是没敢想的,这是尤万刚主动提出来的,能让他主动表这个态,那铁定是你的表现征服了他。” 沙正阳有些腼腆的笑了笑,“钟书记,您太过誉了,我也就是纸面文章,……” “那不能这么说,如果真的是纸面文章,你也的要把它变成实打实的东西。”钟广标语气严肃的道:“尤万刚这个人性格比较独,你若是合了他的意,他认为你的确是个人才了,做出了让人满意的成绩,怎么说都行,但如果你辜负了他的期望,或者说你让他自己觉得他看走眼了,丢了颜面,那也很麻烦,他会毫不客气的收拾你,我这是大实话。” 沙正阳点点头,“钟书记放心,肯定不会丢你的脸,这个方案虽然现在还有点儿纸上谈兵的味道,但实际上我和钱萱已经商讨过很多次,平时我们电子邮件来往都有十几封了,她也很帮忙,而且实事求是地说,jp摩根在哈萨克斯坦那边也的确是下了血本的,想要做成这笔生意,一旦这边敲定,我相信jp摩根那边会很快就能进入状态。” “嗯,你有信心就好,毕竟这个方案你心里最有底,到时候如果要向省委省zhengfu主要领导汇报时,你一定要参加,这是在领导面前加深印象的最好机会,也是为你日后能掌握此事主导权的绝佳时机,这个问题上半点不能让。”钟广标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