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三十一节 越发看重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一百三十一节 越发看重

“省i长,沙正阳的表现还不仅止于此,您看看后边的方案吧,我相信会让您大吃一惊的。”尤万刚嘴角含笑,颇为自信的道。 “哦?那我看看。”王云祥越发感兴趣了,开始阅读后面的方案。 很快王云祥的表情开始有了一些变化,一页纸先后翻来覆去看了几遍,然后再向后翻,时不时的还要停下凝神思索一阵,偶尔还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这个方案其实内容要比先前的资料薄得多,但是王云祥看的时间却要比看资料时所花时间多三倍,足足看了十来分钟才算是合上。 “万刚,这是沙正阳自己亲自撰写的?”王云祥沉吟着问道。 “应该是,当然可能在一些资料上由外部提供吧,但我看了基本上应该是他自己的思想,广标也说他之前也不清楚,也是一看到之后就拿到了我这里来,我后来又专门把他叫来,让他给我和广标以及长河能源集团班子里其他几位成员作了讲解,他说得很好,更为详尽,我认为应该是他自己所作。” 尤万刚说话很严谨,王云祥也明白,点点头:“高屋建瓴,很不简单啊,我也还是第一次看到对能源行业政策和走势,以及结合长河能源集团未来发展方向有如此深刻且具有远见的一篇东西,而且关键在于可操作性极强!” “对,省i长您说得对,这个方案很有针对性,我都觉得他应该是在能源行业浸淫几十年的老人才对,要不就应该是在国家计委或者国家经委这类部门里打熬过的角色才对,对中央的一些政策意图了解得十分透彻,才能制定出这样可操作性强的方案来,不瞒您说,我看到这个方案时,都有些热血沸腾,恨不能马上按照这个方案来运作执行。” 尤万刚没有掩饰自己对这个方案的十分看好,语气里也充满了感慨。 “呵呵,万刚难得有这样的激情时候啊。”王云祥打趣了一句,回到正题上:“这个方案是和这份资料结合在一起的,基本上是围绕着长河石油该如何来突出重围做文章,作者是花了心思的。” 王云祥还是比较慎重,虽然他也很看好这个方案,但是他还是做了保留,毕竟这只是一个纸面方案。 “如果这份资料情况属实,而且jp摩根真的能够有此能力在合理的价格范围内为我们长河能源拿下阿克纠宾石油公司,那倒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创举,但前提是我们需要搞清楚阿克纠宾石油公司的真实情况,另外也要把未来如果真的拿下了阿克纠宾石油公司之后,如何来和我们长河能源集团的发展结合起来,实现双赢,或者说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这些都需要逐一落实。” 尤万刚终于心里踏实了,王云祥的进一步表态无疑是为这个项目开了绿灯,或许未必能保证成功,但是起码王云祥是支持推进这个项目的,那么之前自己安排的一系列工作都是正确的。 这不是小事,尤万刚估计这样一个项目收购如果能够成功肯定是数以亿计甚至十亿级别的,哪怕是前期的准备工作投入都不会小,光是前往哈萨勒斯坦打前站,和jp摩根的前期衔接,开销都不会少。 不过尤万刚也不是没担待的人,好歹也是当过多年长河石油管理局的老大,大笔资金的开支也不是没有过,只不过这一次关乎长河石油,关乎长河能源的未来,每一步都要走稳,但却又要足够的效率。 “省i长,看来您也很看好这个计划方案啊。”尤万刚脸上露出一抹难得微笑。 “单纯这个收购阿克纠宾石油公司的方案也就罢了,很有新意,但是现在中石油已经开始海外布局战略,好像他们已经在南美洲秘鲁收购了一个油田吧,我有印象,是秘鲁的,叫塔塔拉油田吧,而且中石油也在苏丹有动作,所以我们能想到这一点算是很不错,但也仅止于很不错,但是他后面这个大方案就有些不得了了。” 王云祥不吝高誉,“这是一个综合性的全方位布局规划,我看了,基本上是为我们长河能源集团量身打造的,从海外并购到企业改革,从销售端渠道建设和引资入股夯实基础,每一招都是卡在命门上的动作,更像是一个团队精心策划提炼出来的,很多都超出了我们现在的考虑,极具战略眼光,这个年轻人每每总能给我们以惊喜啊。” “省i长,您觉得他这个方案可行性大么?”尤万刚指的是后面这个大方案,而非前面那个收购阿克纠宾石油公司的方案。 相较于收购阿克纠宾石油公司的计划,虽然这个设想也很惊艳,涉及资金肯定也很大,但是毕竟是一个单一动作,而后面这个大方案就意义完全不同了。 这相当于把整个长河能源集团未来的发展战略要包含进来了,沙正阳就相当于战略架构设计师了。 “以我个人观点,我是比较看好的,但是兹事体大,一方面这还需要大量的调研和论证作为佐证,二来,这样大的事情,恐怕省委省政府都要专题研究才行,不是哪一个人就能拍板的。”王云祥语速放慢,很郑重其事的道:“我看了那份资料,时间很紧迫,但涉及收购金额肯定相当巨大,所以要尽早研究敲定,我看我先和远望书记联系一下,我们先碰碰头议一议,定个方向。” “这样最好。”尤万刚也赞同这一点,如此大的事情,是需要集体研究来决定。 ************ 家里人看你我电话通得这样频繁,估计我们俩都该是进入热恋期了吧?”钱萱在电话里笑得很欢畅。 “嗯,革命情谊“总是在工作中培养出来的嘛。”沙正阳拿着电话往外走。 虽然方案已经提交上去了,但是党校的学习还得要照旧,不过沙正阳还是有些着急。 阿克纠宾石油公司那边的收购时间很紧,就算是jp摩根在哈萨克斯坦那边很有人脉关系,也做了很多前期工作,但是这样大一桩事情,如果长河能源集团真的要切入,光是对接的准备工作都得要一个星期,稍微一晃时间就过去了。 而且哈萨克斯坦那边和汉川这边交通不便,估计也不知道燕京和阿拉木图有没有直达班机,估计都悬。 “嗯,说的也有道理,你说咱们这样翻来覆去的培养,是不是真的能擦出点儿火花来?”钱萱也是一个不饶人的主儿,牙尖嘴利,典型的汉都妹子。 “得,别吓我,我经不起。”沙正阳话锋一转,进入正题:“方案报给省领导了,看领导态度应该还是比较认可的,所以可能性增加了,一旦这边有消息,恐怕就要正式电传给你了,你这边帮忙多盯着点儿,我估计也就是一个星期之内就会有一个明确说法,到时候看能不能争取到我也来参加到这个项目里来,如果成功了,妥妥的一分光鲜资历啊。” “能不能有点儿志气?”钱萱在电话里很高调,“这个项目运作其实不难,关键在于你们长河能源要选好自己的定位,另外也要有一套技术班子来琢磨和评估、测算阿克纠宾石油公司拿下之后该如何运作,该如何来最大限度发挥效益,这就不是ji摩根能解决的问题了,我们只能尽可能为你们提供现有资料情况,并为你们提供一些收购方面的建议。” “说易行难,哪有那么简单?”沙正阳也不客气,“对于长河能源来说,一是要获取稳定油源,二是最好能够低成本的输往国内,毕竟我们长河能源这边的炼化企业也还等着米下锅。” “这恐怕就有些难度,阿克纠宾石油公司从目前的情形来看,两个油田盛产期已过,逐步衰减,但还算稳定,年产250万吨应该还是没问题,如何输送回国内,这是个问题,在没有石油管线的情况下,只能是铁路运输,成本会拉高,所以我建议既然你们长河能源要走出国门,就不要拘泥一隅,你不是说到奥尔斯克炼油厂么?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考量,但既然走出来了,为什么不直接上下游都接手?俄罗斯现在越困难,应该越是你们的机会才对。” 钱萱看问题还是很精准犀利的,一针见血。 “钱萱,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这是国企,不是私人企业,需要有一个过程,而且我们的目的也首先是解决原油货源问题,现在企业旗下两家炼化企业,几万工人要吃饭,这涉及到企业效益,所以怎么来处理,还要综合考虑。” 沙正阳也不好深说,要把阿克纠宾旗下油田所产原油运回来肯定是必须的,但也要结合哈萨克斯坦实际,如果人家希望就地消化,只要能运回一部分来,也算是成功。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到时候根据情况而定,在沙正阳看来,只要这一步走出去,站稳了,未来肯定还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