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三十二节 越飞越高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一百三十二节 越飞越高

沙正阳和钱萱在电话上“互撩”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的这份资料和方案已经摆在了省委i书记周远望的案头上。 这份方案附带相关资料是田力亲自送过来的,而且之前田力也已经简单看过,他意识到这份方案的价值和意义。 但省zhengfu办公厅送过来这份装在保密档案袋中的方案和资料时并没有说这是谁执笔写的,在田力脑中,大概这也应该是长河能源集团或者长河石油有限责任公司研究部门拿出来的东西。 作为省委秘书长,田力也很清楚长河能源集团在省领导心目中的分量。 他是陪着周远望亲自到长河能源集团调研的,甚至还深入到了武阳长河石油有限责任公司的钻采公司一线,对长河能源集团印象也颇深。 周远望也曾经和他探讨过长河能源集团未来的发展,虽然省里提出了长河能源集团要瞄准世界五百强企业作为目标,但是田力还是能感觉得出来,在考察完长河能源集团之后,周远望心情不是很好,而且在谈及长河能源集团时话语也少了许多。 在一次车上,周远望和他谈到当下长河能源集团的情况时,田力印象很深,当时只有他们两个人,周远望用了两句话来形容,看似鲜花着锦,其实隐忧重重。 周远望是学哲学出身的,造词用句很讲究,很少用感情语气比较强烈的话语来评价事物,但这一次田力听到了周远望这明显是带有一些批评口吻的评价。 所以打此之后,田力一直很关注周远望对长河能源集团工作的指示。 印象中,在这几个月里,周远望已经有三次在相关文件和内参中做出批示,要求加快国有企业改革,积极寻求新的突破,构筑企业长远发展蓝图。 甚至有一次还明确提出省委政研室要对相关国有大型企业进行调研会诊,帮助企业实现优化整合和转型,确保国有企业作为汉川经济脊梁的作用。 这说明周远望已经意识到了长河能源集团情况不佳,对长河能源集团的工作不太满意,或者说之前对长河石油有限责任公司的期望值过高了。 这一点上,他也和尤万刚在一些场合下交换过意见,或者说提醒过尤万刚。 尤万刚应该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可能才会有所作为了。 既然是省zhengfu办公厅叫过来的东西,要拿给省委i书记一阅,田力作为省委秘书长当然有权先行审阅一下。 保密文件袋中的东西在田力看来应该是三部分,一部分是关于长河能源集团收购哈萨克斯坦国有石油公司阿克纠宾石油公司的构想,或者说是一个粗略的计划书,另一部分是关于这个收购计划书的相关附属资料。 还有一个田力认为就比较宏大了,是一个关于对长河能源集团未来十年定位、发展的战略构想,覆盖面很广,牵扯到的领域也很宽,虽然在田力看来仍然稍显粗犷,但是总体架构却已经出来了,而且有许多思路创意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作为曾经分管过国土矿产、交通和城建这一块的副省i长,田力对经济工作不陌生,长河石油管理局面临的一些困境他也大略了解,有些问题甚至是无法破解的,比如限定死了的勘探开采区域,四周皆被中石油包围,不少区域还属于两家争议扯皮的地块。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了新增勘探采集区域,长河石油如何发展?这是一道无解之题。 现在这个计划书却跳出了这个窠臼,出海并购,这个构想可谓天马行空,一下子就让长河能源集团前景豁然开朗了,当然,前提是并购要可行,结果要成功。 那个战略构想书里的东西就太丰富了。 其中提出的合纵连横,打造以长河能源集团为主导的跨越东西中的长江经济带油气销售公司的这一构想极富创造力。 特别是提到了吸引沿线特殊资本入股,集中力量扩张销售终端网络这一想法,这个特殊资本专门做了备注,是指沿线省市国有资本和其他一些具有特定资源的资本。 说实话,田力在看到这一点时都不由得为之怦然心动。 如果真的能做到这一点,那么未来长河能源旗下的两大炼化厂生产的汽柴油就可以在这些省份畅销无阻了,哪怕是中石油中石化也难以阻挡长河石油的扩张步伐,当然长河能源集团也要付出的代价就是部分利益。 但付出这一部分利益是值得的,甚至是太值了,换来的是一个巨大沿长江经济带汽柴油销售网络的成立,同时也能确保长河能源旗下两大炼化的销售不再受到别人制约。 难怪这几份东西要以保密档案袋专门送过来,的确如果泄露了出去,肯定会给整个规划计划带来不可预测的影响。 “书记,这是省zhengfu办公厅送过来的东西,说是和你说过的。”看见周远望从走廊过来,田力迎上前去。 “哦?这么快?”周远望点点头,“看来云祥和万刚对这个东西很看好啊。” 坐下之后,周远望把眼睛戴上,从档案袋中抽出文档资料,开始阅读起来,“老田,你看了觉得如何?” “看了,嗯,怎么说呢?”田力斟酌了一下言辞,“王省i长和尤省i长这么重视,肯定有其道理,我也觉得是花了心血和工夫的,很大一局棋,环环相扣,对ao盘者的能力要求很高,而且投入的资源也相当大,但不容否认的是如果真的按照这个规划执行成功,或许长河能源真的能闯出一条路来。” “哦?老田你也这么看好?”周远望瞥了一眼田力,微感惊讶的点点头,“我先看看,待会儿我们再说。” 这一看就是半个小时。 期间省zhengfu办公厅有人来,都被田力挡驾,他看得出来周远望对这份计划书超乎寻常的重视,有些句段几乎是字斟句酌的研读。 良久,周远望才取下眼镜,仰起头来,瞑目思索了一阵,缓缓道:“不简单呐,春鸣发掘的好人才。” 田力一头雾水,这个春鸣是指林春鸣?怎么又和林春鸣扯上关系了? 似乎知道田力的疑问,周远望笑了笑,“老田,这份计划书是沙正阳一个人做的,可能借用了一些他私人的关系和资源,嘿嘿,怎么样,是不是很出乎你的意料之外?沙正阳,你应该有点儿印象吧?” 田力大为惊讶,但还是点点头:“是宛州沙正阳?我知道,老林在我面前也提起过,他什么时候调到长河能源集团了?” “暂时还没有,不过可能是广标和他本人说过了吧,所以这位年轻人就在两三个月间苦心策划,当然也有些因缘际会的因素在立管,比如这个jp摩根推介的阿克纠宾石油公司,中石油在哈萨克斯坦的一个项目没成功,但是却把这个项目推到了我们面前。”周远望沉吟了一下,“云祥和我通了电话,说长河能源集团内部讨论过,万刚本人也认为有一定的可ao作性,可以先期接触运作一下。” “我觉得也可以,长河能源要探索新路,必须要走出这一步,中石油已经开始迈步,我们长河石油条件比中石油更具体,更不能落人后。”田力也认同,“不过书记,我觉得那个后续的规划书里提到的东西更值得研究啊。” “嗯,这是一盘大棋啊。”周远望思考了一下,“光是纸面文章,总觉得有些虚妄,不如听听这个当事人的看法见解,或许还有一些惊喜呢?” 田力苦笑,“这个沙正阳还真的是到哪里都能搅起一番风雨啊,他还没调到长河能源就这么本事?” “呵呵,这是好事啊,说明我们的干部素质水平和我们组织部门选人用人的机制相得益彰啊。”周远望笑着道:“不过沙正阳的身份的确还有些尴尬,云祥说他现在在省委党校参加进修培训,嗯,……” “您的意思是先借调?”田力迟疑的问道。 “借调也好,调动也好,都没关系,但云祥说这个收购时间比较紧,所以他才这么着急,我看大家意见都是可以先接触运作,让万刚牵头,把沙正阳抽出来,先成立一个先期工作小组开展工作,至于说他这个规划书,我估计也要他本人来讲解一番可能才能尽得真意啊。” 周远望说到“尽得真意”这个词语时,嘴角已经浮起一抹笑容。 田力心中也是感慨无限,沙正阳这个小子,能够得到省委i书记今天的这几句话点评,也值得了。 “那您的意思是……”田力问道。 “不管这一次并购是否能成功,走出去的路径我觉得是对的,这个走出去分为两层,一是在获得油源上要走出去,二是销售渠道要走出去,这是未来长河能源集团瞄准世界五百强目标的两条腿,缺一不可。”周远望点点头,“我看这样关于长河能源集团的战略发展规划可以作为下一次省委常委会一个专题议程列入,到时候大家可以来探讨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