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三十三节 工作小组成员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一百三十三节 工作小组成员

作为汉川省的掌舵者,能专门对一个企业的发展提如此细致的要求和意见,非常难得了,田力也能看出周远望对长河能源寄予的厚望。 “省委常委会要下个星期四才召开,我看这个关于阿克纠宾石油公司的收购竞标投标时间截止是在三月底,这是不是有点儿……”田力建议道。 “嗯,这样议程上重新审阅一下,提前到本周五来。”周远望顿了一顿,“我们党委政府本来就该是为企业服务的,时不我待,耽搁了大事,那就成了我们党委政府的罪过了。” “那行,在常委会议程上适当调整一下,我估计这个专题研究的议程可能持续时间会比较长,所以要缩减一下部分议程。”田力提醒道。 “可以,除了必须要尽早议定的事宜,这次常委会主要就以这个专题研究作为压轴议程吧。”周远望一锤定音:“这边你和万刚说一声,也让广标和这个沙正阳做一下准备,到时候请万刚、广标和沙正阳他们三人列席,也需要他们三人做一些讲解和补充。” “那需不需要通知其他相关职能部门?比如计委、经委、商业厅?”田力记下周远望的要求,又问道。 “暂时不通知,这个规划在一定程度上还是需要保密的,涉及事项比较敏感,很多东西需要先做了才能说,甚至做了也只能在我们内部掌握,不宜向外宣传,以免引起相关单位不必要的联想。” 周远望沉吟了一下,手指在桌案上轻轻敲了敲,似乎也是在考虑如何来斟酌这个措辞。 “届时我也会在会上做一个强调,虽然理论上来说这说不上什么密级,但在实际工作中,有时候无意的风传的确会给一些工作带来不必要的阻力。” ********* 沙正阳接到电话通知时,虽然有些心理准备,但是还是被省里边的雷厉风行给震住了。 省委党校这边已经打了招呼,假替他已经请好了,学习培训暂时取消,根据工作需要以后再来补上。 现在他的主要任务就是加入工作小组,立即开展工作,为长河能源集团收购阿克纠宾石油公司这一重大事项做准备。 这也意味着省里边已经有了一个初步意向,那就是无论这一次收购是否成功,那么长河能源的走出去战略方向已经定下来了。 这是自己的功劳,或者说自己这只蝴蝶振翅带来的变化。 沙正阳相信这应该是一个好的变化,没有理由有自己这个先知先觉者,还会在这一场出海之战中还沦落到下风去。 沙正阳心中也是一阵感慨,前世中好像长河能源集团就一直囿于汉川一隅,被中石油和中石化挤压得捉襟见肘,一直要到2015年以后才有消息传出长河能源集团要和国外油气企业合作,但是也只是只听到吹风,未见下雨。 “晁哥,你意下如何?”沙正阳这段时间几乎都是和晁汉忠在一起,关于自己的一些构想,晁汉忠也帮助他弥补完善了不少。 毕竟他不是石油这个行业出来的,宏观大势上没问题,但是在涉及到一些具体的法律法规和相关的政策条款时,他就似是而非了,而晁汉忠正好帮他弥补了这一点。 尤其是在涉及到对外并购和销售渠道铺设这一块上,晁汉忠经验十分丰富,给了沙正阳不少有益的建议。 当然,晁汉忠也对沙正阳的奇思妙想赞不绝口,尤其是在组建沿江销售网络利益共同体和将长河石油上市募集资金来加快对外扩张步伐上,晁汉忠更是佩服无比。 沙正阳上有贵人扶持,加上自己又有本事,晁汉忠也不得不承认人和人没法比。 自己现在连个处长位置都坐不稳,这一轮学习之后,还不知道会被打发到哪个旮旯里去坐冷板凳,人家却是连县长位置都爱坐不坐,就这么在党校学习几天,都能引来无数目光,连带自己似乎都跟着沾了点儿光。 “正阳,感谢你的好意了,说实话我也就是对政策法规这一块熟悉一些,你要说经营上的东西,我就有些坐蜡了。”晁汉忠在沙正阳面前也没隐瞒啥,他们两人虽然相交时间不长,但是却因为沙正阳的刻意结交处得很不错,沙正阳这个时候还能想得到他晁汉忠,也让他很感动。 “谁也不是天生就会的,还不是都得要慢慢摸索着来。”沙正阳不以为然,“你不是说你这次来学习培训就是坐冷板凳的前兆么?既然如此,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这边工作小组刚成立,下一步恐怕就要去哈萨克斯坦,而且是尤省i长亲自挂帅,这种机会可很难得啊。” 晁汉忠苦笑。 他当然明白这一点,可晁汉忠不分管计委这一块这是其一;自己对自己位置会不会调整总还抱着一丝希望,他不想轻易离开自己奋斗了几十年才挣到的这个位置,这是其二。 另外家里儿子马上就要考大学,他很清楚这如果真的要收购阿克纠宾石油公司的话,起码也得要半年都要待在那边还不一定回得来,自己不在家,肯定对孩子这学期高考有影响,所以他不愿意接受对方的邀请。 “正阳好意我领了,但我暂时还不想考虑这事儿。”晁汉忠摇摇头,“我有我的苦衷,另外也还有一些私人原因。” 见晁汉忠不愿意来,沙正阳虽然有些遗憾,但也不勉强,各人都有各人的难处,他能理解。 “那行,晁哥只要愿意来,随时欢迎,这事儿三五个月就能打住的,没准儿到明年能搞定都算不错了,只要到时候你愿意来,提前说一声。” 沙正阳有点儿大包大揽了,但是他已经得到了准信儿,去哈萨克斯坦这个工作小组打前站的可能就是自己带队了,如果初期可行性报告拿出来没问题,那么尤万刚就要带队马上跟进,接下里就要真正开始运作了。 省委组织部可能马上就要给宛州市委那边衔接,自己也会很快辞去真阳县长的职务,这边省里也会很快就自己的职务任命有文件下来。 尤万刚和钟广标都没和自己明说,但沙正阳自己也能揣摩出一二,虽然基本定下来了,但是估计还要等到明天的省委常委会做专题汇报之后了。 也就是说,等到自己的介绍汇报结束,如果没有特殊变故,长河能源集团党委委员、总经理助理的头衔就跑不掉了。 算一算自己已经任正处级已经马上就满两年了,也就是说,再等一年,自己晋位副厅级可能性极大。 对这一点,沙正阳满怀信心。 “正阳,看样子省里对这一次出海行动很是看重,这也是你的一次机会,你可得要好好把握。” 晁汉忠倒是真心希望沙正阳能有所展露,他已经看出来了,自己虽然和沙正阳同为正处级干部,但是论前景,根本没法比,更不用说人家在年龄上的优势更是把自己甩了几条街。 “谢谢晁哥关心了,我明白。” 沙正阳也清楚做方案是一回事儿,真要到具体运作操作层面,自己和其他人一样恐怕差不多,可能自己唯一的优势也就是借助这个方案在省领导那里确立起来的深刻印象,使得大家愿意相信自己。 那么在和哈国政府方面交涉,与协调人jp摩根的接洽中,自己可以尽可能的借助这一优势,把自己的一些观点想法运用进去,这样也许能促成这个并购的成功达成。 整个方案沙正阳又在原来的初稿上又进行了一些充实和完善,在一些原来的粗略框架上,沙正阳更列举了一些较为具体的建议,特别针对长河石油下一步的发展,以及未来中国能源市场各类能源所占比重的变化,沙正阳又补充了关于天然气开采和加工方面的一些建议,届时他也准备在省委常委会上发挥一番。 电话响了起来,沙正阳和晁汉忠道了个歉,出门去接电话了。 晁汉忠笑着摇摇头,这个家伙,在党校学习都还像是在当县长,大家都在围绕着他转,电话不断,无他,谁让他经常请假,而且是省委省政府那边直接来帮他请假。 这让省委党校的老师们很不满意,但最后人家索性要“退学”了,准备下一期甚至下下一期再来,这更让党校老师们无语,这是牛逼得要上天啊。 电话是钟广标打来的,专门来询问沙正阳准备得如何并通知他时间,明天上午十点一刻准备赶到省委,准备接受常委会的咨询,并要就这个方案做详细讲解。 尤万刚和钟广标都要列席会议,但他们俩都打算尽量不说话,由沙正阳来主讲。 这样效果可能会更好,也有助于让省委常委们更有信心。 特别是在那个战略规划书的讲解阐述,更需要临场即兴发挥才能最大限度发挥感染力和说服力。 一些具体细节的自由发挥阐释,或许更能打动常委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