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三十五节 独自站在这舞台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一百三十五节 独自站在这舞台

省委常委会前几项议程都很快,到了十点钟就已经全部结束了,王云祥提议休息十分钟,周远望同意了,于是乎会议室里气氛放松了下来。 修改完善后的方案和相关资料已经送到了各位常委们手中,事实上之前大家已经略微看了一下,也大概知道最后一项议程的内容。 专门腾出这么多时间来研究这个议题,足见此项工作的重要性和省委主要领导的重视程度,所以常委们也都很关注。 当然也能理解,长河能源集团作为汉川国企冲击世界五百强的种子选手被推出来,被省委省政府赋予了一个无比神圣而光荣的使命,这是一个长远的规划,本届省委都未必能实现,但是这却是一个姿态。 它意味着汉川省委是按照中央的意图,一方面要坚定不移的推进国企改革,另一方面也要着力做大做强国企,确保作为公有制经济的核心部分不动摇。 “高官,看样子是打算要动真格了?”吕青一边看着资料,一边抬起目光,“出海战略我看中央虽然态度比较鲜明,但是步伐上还是很谨慎的,中石油闹得那么起,前几年就在动作,但好像现在也就只有在苏丹有项目吧?” “不止,也还是有一些动作,南美也有,只不过规模不大,相比之下苏丹的规模比较大,但那里局势不是很好,属于战乱风险比较大的区域。”王云祥是商业部出来的,在中央工作多年,对国际国内形势都很了解,“国家加入wto的决心不变,那么未来石化行业势必要进行重新洗牌整合,长河能源不能走到前面,未来就会很被动,所以必须要先行一步。” “嗯,我看了,这个筹建长江经济带销售网络的构想很独到,也很大胆,甚至这个设想也有点儿天马行空神来之笔的味道,我相信只要中央不明确反对,各省都会迫不及待加入进来。”吕青当过常务副省i长,看问题一样很犀利。 “这一局棋太大了,涉及面太宽了,关乎长河能源未来十年二十年的走向,所以周书记才要求上会大家讨论一下,也算是群策群力嘛。”王云祥笑了笑,“待会儿还要请这个方案的设计者来为我们专题讲解。” “哦?钟广标还是老尤,或者是相关专家组?”吕青随口问道。 “都不是,待会儿就知道了。”王云祥笑得很神秘,让吕青也大为好奇,“还保密啊,省i长?” 王云祥笑而不答,其他几位没出去抽烟或者透气的常委也都被二人的话题勾引了过来,就着这个话题说了起来。 尤万刚和钟广标、沙正阳二人在常委会议室门口汇合,在门口也碰到了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茅向东。 “茅部长好!”沙正阳笑着招呼。 他跟随林春鸣见过两次茅向东,虽然没有太多的接触,但是茅向东对他还是颇有印象的。 “哟,正阳,今天可是要听你给我们上一课了,准备好了么?”和尤万刚与钟广标打了招呼,茅向东这才看着沙正阳笑呵呵的道。 “一管之见,见笑大方了,到时候茅部长别笑话就行。”沙正阳难得的谦虚一下。 “这个时候谦虚可不行,大家都希望能够听到一场精彩的分析判断和建议呢。”茅向东鼓励道:“好好讲,我相信既然老尤和广标都能看中的,周书记也点头上会的,不会让我们失望。” 沙正阳也只能腼腆的笑笑,点点头。 省委副书记韦庆良也走了进来,他和另外一位省委副书记杜高成在常委班子里算是年龄最大的,如无意外,十六大之后,也就是明年省里两会的时候,杜高成和他可能要分别出任省人大i主任和省政协i主席。 沙正阳也见过韦庆良,同样韦庆良也对他有些印象,很热情的大招打着招呼,勉励了两句。 连尤万刚都对沙正阳有些刮目相看,这个家伙居然能在省委常委会里也如此脸熟,看样子领导们对他印象很深啊。 很快省委办公厅主任于国伟出来招呼在外边的常委们以及以及几人,会议马上要开始了,该入座了。 省委常委会议室不大,内圈是一个椭圆形的环状桌,中间摆设着几盆绿植盆景,外圈还有两圈,如果坐满的话,足够容纳五六十人,这主要也是为有时候开省委常委扩大会议时候准备的。 一般情况下,省委常委会也就是一些需要列席的省政府、省人大、省政协以及相关部委该负责人坐第二圈层,主要是有研究和讨论的工作涉及到他们所分管或者联系的部门单位,需要他们参加。 “好了,开会了,我们继续下一个议程,也是最后一个议程,可能大家都注意到了,本次常委会提前了一个星期来开,而且也对会议议程也做了一些微调,腾出了一些时间来,也就是为了临时调整的这一个议程,嗯,关于长河能源集团十年中长期规划以及近期需要启动的一系列计划,因为这个规划和涉及到的方案关系到长河能源集团的发展战略,虽然在密级上不算什么,但是从企业角度来说,仍然弥足重要,所以我希望大家在此次会议之后不要就这个议程在下边讨论或者对外宣传,避免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阻力。” 周远望的声音不轻不重,但清晰平缓,给人一种穿透性的感觉。 “可能大家都看到了手上的规划方案和相关资料,对我们高官河能源集团的情况大家也应该有一个了解,事实上去年就组建长河能源集团一事我们也开过几次会,对于组建长河能源集团的目的、意义大家也都清楚,但后续我和云祥以及庆良、李铭同志都先后到过长河能源集团进行了调研,实事求是地说,长河能源集团,或者说其核心企业,长河石油有限责任公司的情况不是很好,当然,我在这里不是要批评万刚同志,准确的说,这应该是历史以及政策因素制约了长河石油的发展,当然万刚同志也和我谈起过,也谈到了长河石油存在的一些主客观困难,也包括其内部一些问题,……” 周远望说话很有风范,目光明澈,连沙正阳都觉得对方目光掠过自己,就像是照进自己心中一般。 “省委省政府确定了长河能源集团的发展目标,这也是作为汉川省国企龙头的一个代表作用,引领全省国有经济发展,那就是进入世界五百强,按照省委省政府的构想,未来五到十年内,长河能源集团应该发展成为一个集油气采集、炼化、煤炭采掘、化工以及销售的超大型综合性能源企业,这家企业不能仅仅是规模大,而应当是在行业中具备较强的竞争力,要力争进入行业三强,进入世界前二十强,……” 韦庆良是省委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李铭则是在吕青改任省委副书记兼汉都市委i书记之后从省委秘i书长接任常务副省i长,四个人都先后专门调研长河能源,足见对长河能源的重视程度。 “万刚同志也多次就长河能源的未来发展战略与我和云祥同志进行了探讨,广标同志也多次像我和云祥同志做过汇报,应该说,现在有了一些初步构想,前几天送到我和云祥同志这里,我和云祥同志都看了,觉得这一次的规划很有新意和创意,也很有魄力和远见,下面就先请万刚和广标同志分别就这份方案先做一个简要介绍吧。” 尤万刚和钟广标交换了一下眼神,最后还是尤万刚点点头:“周书记,王省i长,各位领导,我本来打算代表长河能源集团就这个规划和相关方案做一个简要的介绍,但我考虑到这个规划和方案主要还是沙正阳同志在具体研制策划,很多内容他更有发言权,所以周书记,我想就请沙正阳同志直接来做汇报,如果各位领导有什么疑问或者不太清楚的,也可以直接提问,这样我想能够更好的达到效果。” “我看可以。”周远望看了一眼王云祥,微笑着点点头:“很多同志还不太了解沙正阳同志,这位同志别看年龄年轻,但是履历却很丰富,他一手打造了咱们省内最大的非国有企业集团东方红集团,后来又先后在汉都开发区和宛州市工作,目前是真阳县县长,也是我们汉川省最年轻的县长,嗯,现在正在省委党校里学习,他对能源行业的当下形势和未来发展趋势有很深刻的见解,这个方案也是花费了不少心血拿出来的,现在我们就欢迎沙正阳同志给我们就这个方案作一个介绍说明吧。” 常委们都微笑着拍起了掌,目光也都落在了一直坐在第二圈正对面的尤万刚旁边的沙正阳。 其中有几位是认识沙正阳的,但大部分都还是不认识,或者只是听说过他这个人。 但东方红集团的缔造者,全省最年轻的县长,这个名头足够炫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