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三十七节 掌声响起来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一百三十七节 掌声响起来

的确,沙正阳的“共赢”思路太具有创意了,打破了原来大家固有思维。 长河能源集团现在要追求的不是单一的利益问题,企业要做大做强,要让数万职工有稳定的工作。 要确保未来十年乃至更长的时间里,企业有长足的成长空间,那么制定一个科学的可持续的发展规划尤为重要。 高速公路的建设方兴未艾,而且呈现出一种互联互通的大纵横模式,未来各省市境内的高速公路势必要形成四通八达的干线加支线,可以预期起码未来二十年这种建设势头都还将持续下去,而抢占了这个先机,未来几乎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不求吃独食,起码在一些明显车流量大收益好的干线上,长河能源能够抢先一步立足,这太重要了。 同样,如果能和铁道部门结成稳定“同盟”,未来困扰长河石油的成品油运输问题就能最大限度的得到缓解,而这恰恰是现在长河石油要想走出汉川的一大制约。 在座的一干常委们没有哪个不是一点就透的老辣角色,沙正阳就这么轻轻一点,他们的思维就可以发散开来,联想一番。 “正阳,还有么?”王云祥都有些忍不住了,笑着道:“万刚,广标,你们这是藏着杀手锏来给我们上一课啊,要让我们瞠目结舌么?” 尤万刚也是格外兴奋,沙正阳话里话外也都把自己和钟广标拉着,虽然很多创意的确来自沙正阳,但是在一些细节完善上他和钟广标还是出了不少主意的。 当然,他尤万刚也不屑于去占谁的什么便宜,不过沙正阳的姿态还是让他既高兴又满足。 “还有一些比较粗浅的想法,但是就我个人来说,只是一个比较粗略的构想,具体如何来操作,以及可行性怎么样,以及在什么时段才是最合适的,这都需要专业团队来进行论证。” 既然给了自己这样一个如此完美的机会,沙正阳当然要把该说的说够说足。 这种常委会上的单独表演,恐怕未来五年自己都未必能遇上一回了。 哪怕稍显唐突和冲动,但是毕竟自己人年轻,在领导心目中,也觉得自己就该是有冲劲有闯劲的时候,尤其是在自己先前的表现已经获得了大家认可的时候,哪怕后续的一些想法和建议“好高骛远”一些,那也算是留下一个话题摆在这里了,未来总会有机会映证的。 “哦?还有,嗯,周书记,看来我们今天的常委会会开的非常充实而富有意义啊。”王云祥忍不住打趣道:“恐怕我们大家都没有想到吧?被一个年轻人来好好给我们上了一课,也让我们似乎都感受到了这种蓬勃的朝气。” 常委们都善意的笑了起来。 沙正阳这个时候有些腼腆的挠了挠头,这让他的形象显得更真实。 毕竟还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在这方面还显得稚嫩了一些,但确实是一个想做事能做事的人才。 “嗯,正阳,那你就说了,我们都很期待呢。”周远望笑着点头。 “我这后续的一些设想,也是基于我们国家未来十到二十年的经济发展走势所做的一些判断而提出的,所以我先要就我们对未来我们国家的经济形势做一个简要评估,我们认为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尤其是今年十六大将会召开,我们的经济发展要素将会进一步被激活,而欧美国家资本也会开始大规模转移到我们中国大陆,中国价值洼地和制造大国的苗头会逐渐显现,……” “我们国家加入to的决心已下,未来三五年加入to是大势所趋,这也意味着中国融入全球化的趋势还会加快,同样国内的消费市场也会随之膨胀,表现在房地产、汽车以及互联网等几大领域的快速发展,这也带动了基础设施建设的巨大投入,中国将进入一个重化工业阶段,这也算是工业化的一个初级阶段所必须经历的过程,……” “重化产业作为国家基础产业一部分,涉及到的采矿、钢铁、石化、航空航天领域等,几乎都和我们长河能源集团所涉及到的产业息息相关,同时在产业链上也会不断细分和加长,……” “……,我们判断在未来的石化和煤化工产业上将会成为一个主战场,比如乙烯、丙烯等化工原料的需求将会大幅度增加,而这个产业链的下游将会产生巨大的消费效应,如果长河能源要想做大做强,要冲击世界五百强,那么我认为未来在石化产业下游细分端的市场布局也是必不可少的,当然这需要和我们的海外发展战略结合起来,同时也要充分利用我们未来与沿海具有优良港口的省市的合作契机,形成共赢,……” 汉川省地处内陆,尤其是在嘉州被直辖出去后,长河能源即便是在海外的发展获得成功,那么也不可避免的会因为地理区位原因受到影响,要么是通过油气管线或者进入汉川,要么就是海运转铁路进入,前者涉及到管线建设,投入巨大,或者就是需要和中石油中石化合作,后者则涉及到运输成本的增加。 但如果长河能源未来能在海外取得突破,然后以技术、资本和原材料优势来和沿海省市合作,那么沙正阳认为这还是大有可为的,这实际上就更像是一种技术资本的输出,只不过这看起来有些夸张,一个内陆省份的国有企业怎么现在会向沿海进行资本和技术输出了?哪怕是特定行业都还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沙正阳的这个构想有些遥远了,但是却还是让在座常委们心潮澎湃。 如果真的能做到那一天,在座的人都算得上是历史见证者了,要知道在石化行业的投资那都是几千万几个亿能拿得出手的,动辄就是数十亿的投入,这对于汉川经济在全国影响力的提升无疑有着莫大的好处,资本和技术的输出也会成为韩传金国际发展的一座里程碑,起码也是长河能源集团发展史上的一座里程碑。 “我们相信,随着全球化趋势日益明显,中国经济融入全球势不可挡,未来二十年将会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黄金期,长河能源集团在省委省政府坚强领导下,一定能够……” 沙正阳这四十分钟时间的长篇大论可谓干货满满,把整个长河能源集团未来各项产业的发展模式和趋势都都已经罗列了出来,虽然很多还显得有些粗糙,不少也缺乏可行性的论证,但是这毕竟给之前大家都还有些混沌迷茫的思路指明了一个发展方向。 而以在座的常委们的眼光来看,其中不少已经可以确定的确属于非常具备可操作性的惊艳构想,光凭这些都足以让沙正阳在常委们心中的地位大不一般了。 “……,以上这些就是我们队长河能源集团对于未来发展结合着我们汉川乃至中国未来经济发展走势和产业发展趋势所作的一个中长期规划,由于我们所获资料有限,本身能力局限,其中肯定有许多谬误和不足,还请各位领导多给予批评指正。” 当沙正阳终于用一个谦卑的话语结束这段“演讲”时,常委会议室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非常好,正阳,感谢你给我们大家上了一堂生动的能源产业的发展课,也让我们在座本来很多对这个行业还有些似是而非的外行也对这个行业有了一个粗略了解,同时我们也听到了长河能源集团未来在发展战略上的很多新思路新想法,……” 周远望也很高兴,不管沙正阳在这里边夹带了多少属于他自己的“私货”,但毫无疑问很多新思路是具有颠覆性的创意的,尤为宝贵。 正如沙正阳所说,如果能够抢在中石油中石化完成整合之前,抢在中央政策尚未明确之前,先行一步,长河能源集团的确可以借助这个机遇期迎来一波大发展高潮。 “嗯,正阳介绍了这么多,我估计大家也都还是有一些问题想要问,大家就直接问吧,也没必要客套,都是为了工作。”周远望环顾了一眼四周。 “周书记,那我先来吧。”李铭作为常务副省i长早就按捺不住了,抢先一步。 “好,看样子李铭同志有很多问题啊。”周远望笑着点头。 “正阳,你提到长河石油应该考虑上市,除了募集资金外,还有其他考量么?如果是资金问题的话,我觉得通过银行贷款也能解决,这一点应该还是没有太大问题的。”李铭还是很能问到点子上的。 “有。上市问题,我认真考虑过,一方面的确长河石油要走出去发展,肯定需要大量资金,光靠银行是不够的,这一点尤其是要在涉及到海外并购时会更突出,另一方面,我认为既然长河能源要走出去,那么国际化趋势是不可避免的,如果选择香港上市,可以加快国际化进程,吸纳更多的国际性人才,另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