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百四十四节 坦然面对(第五卷完) - 还看今朝

第五卷 第一百四十四节 坦然面对(第五卷完)

晚饭吃的时候有些晚了。 还是许红菱这个土著好吃嘴带路,八点钟还能找到一个位置不算偏,但味道绝对过得去的火锅。 事实上宛州这边的火锅已经有些变味,与嘉州火锅相比自然不能提,就算是与汉都火锅相比,味道都要偏淡不少,尤其是在辣味上要欠缺不少。 不过沙正阳相信这一家“老码头火锅”绝对是来自嘉州原汁原味,首先那股子鲜香辣劲儿就直接让他鼻翼冒汗了。 “够味儿!真没想到你们两个土生土长宛州人也这么能吃辣。”沙正阳吃得很过瘾。 他不算很喜欢吃辣,但是从汉川吃辣程度相比,汉南强于汉西,汉西强于汉东,他作为汉西人,一般性的辣他还是能接受的。 尤其是这家“老码头火锅”的秘制香油浓香袭人,混合上油豆豉和芝麻酱,那味道就真的太诱人了,哪怕沙正阳这个在辣味喜好上一般的都禁不住接受了这份诱惑。 随着经济的发展,汉西汉东汉南三个区域的人财物流动流动也越来越大,汉南的风味饮食一样在汉东汉西大行其道,同样汉东的小食也一样在汉西汉南生根发芽,汉西的各种沿袭了川菜风格的名食也在汉南和汉东风靡一时,这都是经济发展和人口流动带来变化。 “谁说我们宛州人就不能吃辣了?你不现在也是宛州人?你户口早就落在我们宛州了吧?”许红菱毫不客气的反驳。 “行,行,我说不过你。”沙正阳懒得和对方争。 “不过我说的也是事实,宛州这边吃辣的不及汉西汉南,那老盛丰,我就和叶传胜说过,可以考虑做辣酱,但他说汉东这边不喜欢吃辣,没市场,我就说你怎么就始终把眼光局限在汉东这边呢?就没考虑过汉西汉南,没考虑过川、湘、黔这些省份?再说了,辣酱不一定就非得要特别辣,辣也可以分为几个程度,更应该依托辣味兼顾其他鲜香可口,下饭菜这一类的,发扬老字号的传统当然没错,但是市场这么广大,也该考虑创造新品,扩大市场才对。” 沙正阳的话并没有赢得许红菱的认同。 “不一定,我倒是觉得老盛丰没必要急于搞新花样,贪多嚼不烂。现在老盛丰就这两样传统产品,其实市场并不小,关键在于要把品牌和营销做起来,而且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有东方红在背后作为推手,老盛丰产品的推广力度很大,现在产量已经有些跟不上了,要知道12月份完成改制之后,老盛丰才进行扩产,产能已经提升到了原来的两倍,叶传胜还一直担心会产能过剩呢,但现在看来,还是太保守了。” 老盛丰的风味豆瓣酱和风味豆豉是两大拳头产品,因为酿制都需要一定时间和相当复杂的传统工艺程序,所以产能一旦确定之后,要想重新再扩产麻烦不少,甚至也还会影响到原有的产能。 所以在当初完成改制后,沙正阳给宁月婵、焦虹她们几个的建议就是要考虑到足够的需求,尤其是依托东方红的渠道和营销能力,可以说老盛丰这点儿产能,只要营销和广告上稍微带一带,恐怕都跟不上。 但是宁月婵和焦虹给叶传胜建议之后没有得到叶传胜的认可。 当初在改制入股签约的时候也有言在先,外部股东不得干涉老盛丰的日常经营,所以宁月婵和焦虹她们也只是建议,叶传胜不接受她们也就作罢。 现在问题已经显现出来,叶传胜也有些后悔莫及,眼睁睁的看着订单如雪片般飞来,但是却不敢接,有钱挣不到。 现在要骤然扩产,一来需要时间,二来,从招募学徒工到原材料、辅料供应链方面建设都是一件麻烦事,不是一天两天能搞定的,所以也只能徐徐图之了。 沙正阳也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些想当然了,现在老盛丰连扩产都这么困难,更别用说在开发其他新品了,而老盛丰主打的就是传统风味,开发新品从长远来说是必然,但现在还不合适。 “嗯,红菱说得也对,现在老盛丰还是走稳一些更好,等到品牌做得够好,再来考虑也不为迟,但我的意思是叶传胜也不能一味吃老本,哪怕短期内暂无考虑新品的可能,但是从企业发展角度来考虑,也需要在产品研发上先行一步。” 沙正阳的这番建议倒是获得了许红菱的赞同,“这倒是应有之意,光想着一两样产品买遍天下,一旦遭遇消费者喜新厌旧,那就会相当危险。” 沙正阳和许红菱探讨工作很来劲儿,纪美芙就这样笑吟吟的坐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吃着,好一阵后才来了一句:“红菱,这以后好像也和他没关系了吧?” 许红菱一愣,这才反应过来,有些惘然的道:“是啊,是和你没关系了,算了,说说你的新工作岗位吧?” “说什么?”沙正阳放下筷子。 “说你现在的职务啊,工作性质啊,未来打算啊,等等。”许红菱瞪了对方一眼,“还要保密不成?” “对别人保密,不可能对你们保密啊。”沙正阳很随意的道:“你们都知道了啊,长河能源集团总经理助理,还是正处级,只不过前面多了一个头衔,集团公司党委委员。” 许红菱在这方面还是很敏感的,一怔之后就马上道:“这个党委委员是不是就相当于咱们市的宛州市委常委?” 沙正阳笑了起来,“不能那么比,企业中分两块,党委主要是研究重大决策和人事问题,但企业毕竟是企业,主要还是要以业务为主,所以党委委员这个级别我都搞不明白,理论上应该是副厅了,但是国企级别一般是以行政职务来判断,总经理助理是可上可下的,所以就这么凑合着吧。” “我明白了,主要还是你任职年限不够,所以用了这个折中方案。”许红菱有些兴奋,“那岂不是意味着你明年就可以正式晋升副厅级了?” “也许吧,不过像你所说的这本来就是可上可下模棱两可的东西,或许我工作不得力,表现不满意,那也在搁上三五年冷处理也不定啊。”沙正阳笑着道。 “你就这么没志气?”许红菱气哼哼的道:“说说吧,美芙说你要出远差,去哪里?你在长河能源集团里边究竟干什么?” “先去燕京,后边可能要去中亚和俄罗斯呆一段时间,至于干什么,那活儿就杂了,先摸底调查,然后谈判,最后涉及协议前的审查,一言难尽,总而言之和现在当县长的工作完全是两回事儿了,不过说实话,我还真有些期待这种从未接触过的工作,而且领域也和我原来在搞东方红集团时截然不同。” 这是实话。 在任命文件一下达之后,长河能源集团也迅速出了关于沙正阳工作分工的文件,文件上也写得很清楚,协助董事长和总经理负责集团公司战略规划和特定专项工作。 战略规划不言而喻,那就是未来长河能源集团长期发展的方向和路径,并要拿出具体的相关战略步骤。 而特定专项工作就更简单了,那就是只要尤万刚和钟广标认为需要沙正阳去负责的,都可以。 “哦,对了,我上个星期已经和燕京方面的朋友联系好了,估计也就是下周或者下下一周,积水潭医院那边就能落实,到时候美芙你可能需要请几天假,把你母亲带上一块儿去,另外眼科方面,他也帮我联系了,协和和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同仁医院都是国内最好的,既然去了,那就一并看了。” 纪美芙身体微微一颤,本来想要说点儿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婉拒?为人女,她做不到,能够为自己母亲解决一些痛苦和不便,哪怕只有一丝希望,当女儿的当然都想要试一试。 原来是因为没有这个能力和机会,但现在人家热心的为自己提供了这样一分条件,自己却要碍于自己自尊和颜面去拒绝,纪美芙觉得自己做不到。 “会不会太麻烦你那位朋友了?”纪美芙声音都有些涩哑,头也慢慢低垂下来。 “要说一点儿不麻烦,那肯定是假话,但是你麻烦的是我,我麻烦的是他,所以你无须过于担心什么,要知道我麻烦你的时候可不少。或许在我们眼中可能是相当麻烦或者会耗费很大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我们找县医院某位小有名气的医生帮忙看一看那么简单,所以美芙你不必想太多,那样活得就太累了。” 沙正阳很平静的道:“人生活在世界上,要想不麻烦任何人,本身就不可能,我们只需要在麻烦别人的时候,也做到人家麻烦我们的时候我们也一样坦然相对尽我所能就好了。” 沙正阳的话让许红菱和纪美芙都有所悟,虽然这是一番安慰话,但是却也蕴含着几分哲理,坦然面对一切,包括自己本心,尽我所能做好,其实生活无外乎如此么? 纪美芙心中更是一抖,这是在暗示自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