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谈笑凯歌还 第一节 集团来了个沙助理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谈笑凯歌还 第一节 集团来了个沙助理

沙正阳登机的时候都还有些懵懂。 尤万刚的风格堪称雷厉风行,星期一沙正阳才在真阳县高官会辞去了县长职务,而宛州市委也已经于同日免去了他真阳县委副书记职务,星期二他才回到汉都,只有一天时间调整休息,星期四中午的飞机就飞燕京了。 拿尤万刚的话来说,时不我待,阿克纠宾石油公司的项目已经上升到了长河能源集团未来的新战略第一步能不能走好,第一炮能不能打响,就看这一步了。 据说中石油方面也已经关注到了这个项目,但是却还没有表现出兴趣来,这也是让尤万刚有些着急的缘故。 如果说中石油也加入竞争行列,那么长河能源集团能不能得手,是个悬念,而且估计就算是得手,只怕付出的代价也要大得多。 星期一上午,沙正阳在真阳县高官会做了深情回顾和述职,也说明了自己辞职的原因,应该说还是很感人的。 沙正阳到真阳给真阳带来的变化是有目共睹的。 这一年多时间里,县经开区的发展日新月异,华泰空调项目已经接近建成,几轮招工和培训都开始陆续展开,同样三洋和华众合资的微型马达和驱动器制造企业,飞利浦的机芯,利乐的包装项目,都已经在真阳经开区启动建设,这让市经开区那边也是大为眼红。 沙正阳在拜会钱正的时候,钱正都还在提及这事儿,说沙正阳做得不厚道,可劲儿的针对市经开区的强项进行招商引资,弄得市经开区招商引资那帮人夜不能寐。 虽然钱正是半开玩笑,但是也足以说明真阳县经开区给最初风光无限的市经开区带来了多么大的压力。 旧营那边的蔬菜基地建设如火如荼,而蔬菜批发市场也已经开始奠基动工。 在藿集,奶源基地建设更是如星火燎原,遍布藿集和藿集周边的几个乡镇,力度之大也让雀巢方面都倍感振奋。 同样也是在藿集周围的武城、火坪,马铃薯种植基地也已经打好基础,正在进行选种育种,辛普劳和百事方面在这上边要求很高,但这也意味着他们对这一块的重视,这恰恰是真阳县委县政府最希望见到的。 越重视,意味着他们投入越大,也意味着他们会在真阳扎根发芽,一个长久可持续的产业链,才是真阳县最需要的,因为这意味着每年都会有数百上千的农村劳动力无需外出就能在这块土地上获得稳定收入。 可以说,现在真阳的局面是一片大好,光是现成在建的大项目都有好几个,一旦建成投产,真阳的整体经济实力必将迎来一个腾飞。 也正因为如此,冯士章和杜国建他们才认为,这个时候沙正阳离开也对大局影响不大了,局面已经打开了,换谁来,只要不瞎整,沿着这个路径走,都能迎来一个大丰收。 星期一上午县人大那边一结束,沙正阳就到市委组织部专门拜会了姚立波,谈了一个多小时。 总体来说谈得很愉快,达到了沙正阳的目的和意图。 下午,沙正阳又专门分别和丁希慎、方东升、赵建波三人作了谈话。 丁希慎那里主要还是工作上的叮嘱居多,如此好的局面,哪怕与自己无关了,沙正阳还是不愿意见到受到自己离开影响而出什么状况,那太可惜了。 而方东升和赵建波那里,沙正阳就是公私兼顾了。 于公当然是谈工作,于私也还有几分私人情谊在里边。 方东升算是沙正阳到真阳来担任县长之后接触最多的一个副手。 可以说农业这一块工作,沙正阳基本上没有操具体的心,也就是在规划上多过问了一下。 无论是旧营蔬菜基地和蔬菜批发交易市场的打造,还是藿集奶源基地、武城火坪马铃薯基地建设,基本上都甩给了方东升,他就当了一个甩手掌柜。 但就是这样,几个基地的建设都推进得很顺利,无论是王云祥来,还是后来的首长来,都交出了一张十分完美的答卷。 正因为如此,沙正阳才觉得自己有些亏欠对方。 按照沙正阳的设想,如果当初自己能接任县委i书记,丁希慎接任县长,那么夏克俭可以接任县委副书记分管党群口,把侯为贵从组织部长位置上挪动到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 这样一来,可以让方东升进常委担任常务副县长是最佳选择,最不济也可以让方东升进常委担任组织部长。 同时可以考虑调整许亚军,让赵建波来担任县委办主任。 只不过这一切都成为了泡影。 正因为如此,沙正阳才希望自己在走之前,为二人争取一些什么。 沙正阳不觉得自己这有什么不妥,既然人家做出了成绩,那么自己向组织如实反映自己的观点看法就很正常,即便是这里边可能掺杂一些个人关系在里边,但毕竟最终都是要从程序上过,叶和泰也好,姚立波也好,自己能发挥的影响力就要发挥到。 在叶和泰那里,在姚立波那里,沙正阳都很坦率的谈了自己在真阳工作期间的感受,也谈到了自己对几个干部的看法意见,当然,重点就是方东升和赵建波。 他能做到的也就这一步了,叶和泰和姚立波都不可能表什么态,顶多也就是一句“知道了”,但沙正阳希望对方的这一句“知道了”是真心知道了,记在了脑海中。 他甚至也觉得,对方能不能记在脑海中记在心上,一定程度可能也和自己未来仕途上的走势有很大关系。 倒不是说这些人势利,但人心本来就很微妙,你不能把一切都想得那么美好或者理所当然,现实中无数因素都可能影响到这些人的心态变化,有时候就是一个不经意的原因就会导致本来觉得十拿九稳的事情,最后你就成为那十中之一。 当自己节节高升,或者在省里颇受省领导看重,那么他们对自己的意见和建议难免就要高看几分。 再说了,这也就是一个副处级平级重用的问题,而且方东升和赵建波也当得起,一定程度上结个善缘,对他们来说也是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更不用说自己和叶和泰、姚立波二人还算是的比较投缘。 这是一架波音737-300客机,从汉都飞往燕京。 一个半小时左右基本上就能抵达首都国际机场。 飞机票是早就订好了,但一直到上飞机时,徐利平才算是见到这位沙助理的第二面。 之前沙正阳只是在见面会上和这个工作小组的先遣人员见了一次面,逐一进行了一次谈话,但是徐利平没有太多的感觉,唯一的印象就是年轻,太年轻,说话语气不轻不重,但语言很有分量,其他就真的说不上什么了。 徐利平瞥了一眼坐在左侧面靠窗一直瞑目不语的沙正阳。 直觉告诉徐利平这位新来的沙助理不是等闲之辈,关于这位沙总的各类小道消息也已经在整个长河石油乃至长河能源集团内部传得沸沸扬扬了。 28岁的总经理助理已经够骇人听闻了,关键在于省里边还任命了他为集团公司党委委员,这个任命震惊了全集团下边各个公司。 几乎是紧跟着省里的下文,关于这位沙助理的工作分工也迅速下发到了集团公司下边各个公司,长河石油有限责任公司(长河石油管理局)、武阳石化有限公司(武阳炼油厂)、秦都石化有限公司(秦都炼油厂)、东神煤业有限公司(东神煤矿)、伏虎煤业有限公司(伏虎煤矿)、长流煤业有限公司(长流煤矿)、长川实业有限公司七家公司,以及这七家公司下边多达上百家的子公司。 十几万人中,消息灵通者不知凡几,都在几天时间里就对这位新来的沙助理有了一个大略的了解。 其中最耀眼的阅历无外乎就要两个,一个是东方红集团的创始人,一个是真阳县县长。 真阳县县长没什么好值得讨论的,地方上的事情,本来和企业里边关系也不大,尤其是还在宛州那边,但是东方红集团的创始人就不简单了。 一来东方红集团本身就在汉都,二来东方红集团发展速度太快了,又主要集中在消费品领域,看看电视报纸里和街头巷尾,哪里看不到东方红集团的产品身影?实在想不引人瞩目都不行。 东方红集团现在资产规模虽然不能和长河能源集团相比,但是人家是一家非国有企业,而且历史不过短短六七年,一样又有了数十亿的资产,这让无数人都对沙正阳充满了好奇,这个才28岁的年轻人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诸般猜测在集团内部七家公司和上百家子公司无数人心中发酵,大家都很是想搞明白,这个年轻人横空出世从一个县长,跨越领域来到长河能源集团,究竟会给这个有些臃肿的超大型企业带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