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谈笑凯歌还 第二节 内部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谈笑凯歌还 第二节 内部

徐利平不想像别人那样想太多,想太多无益,做好自己手上的工作才是正经。 而且钟总在安排自己跟随这位沙助理的时候就专门叮嘱了,一切以沙助理的意见为准,只要不是违背法律和原则的事情,都按照沙助理的意见办理,哪怕超越了权限,回来他补签或者追认。 这个授权力度不可谓不大,大到了甚至无条件的地步,问题是钟总的这番话是当着尤省i长,也就是尤董事长的面交代的,而尤董事长甚至予以可肯定,这再度颠覆了徐利平的认知。 这意味着在董事长和总经理两个人这里,对沙正阳,最起码对沙正阳在未来一段时间处理公务过程中的所有行为授权都持一个态度,这太罕见了,也太不可思议了。 外界一直传闻,这位沙助理是新来的钟总的老部下,钟总对其十分欣赏,所以沙正阳才会横跨领域调到长河能源集团来,但徐利平根本不相信。 你要说沙正阳调到长河能源集团来当个办公室主任,那没问题,钟广标新来,省里多少也要给予一些支持,这个面子肯定要给。 当个总经理助理,也说得过去,以钟广标的能耐,运作一下,也不是不可能,但是要进集团党委,那绝对超过了钟广标的能耐。 即便是尤万刚要推谁进集团公司党委,那也得费一番力气,谢福才就是典型。 集团公司成立,谢福才作为长河石油有限责任公司的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就不是集团公司的党委委员,从去年7月份一直拖到12月,才是在尤万刚的竭力推荐下进了集团公司党委,排序最后。 由此可以想象得到,当个总经理助理和进集团公司党委完全是两个概念。 但沙正阳就这么以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的身份,轻轻松松进了党委。 虽然是排序在整个整个集团公司党委委员中最后一名,但是看一看整个集团公司党委委员中的年龄结构,最年轻的当属鲁同浩,那也是四十三了,再次的钟广标也是四十四了,而这一位呢?才28,据说也还是刚满28,这简直让无数人要捶胸顿足啊。 仅从这一点徐利平就可以判断,沙正阳绝不仅仅是钟广标相中了他那么简单,他可以肯定,最起码尤万刚也是对此人认可的,甚至可能还有更高层领导的首肯。 这也能从这位沙助理的工作分工能看得出来一些端倪,协助总经理分管战略规划和专项工作,同时分管并联系长川实业有限公司。 长川实业有限公司是干什么的? 实际上就是以原来长河石油有限责任公司和两大炼化企业部分与主业无关的三产剥离出来进行了整合,组建了这个长川实业有限公司。 这家公司成立时间甚至先于长河能源集团成立之前两年,主要经营的项目包括建筑、民用爆破、房地产、运输、仓储、汽车贸易、商贸、投资等等,无所不包。 这其实只是将长河能源集团旗下原来油气和化工三家企业中与主业无关的三产公司剥离出来组建的一家企业,而在三大煤业旗下仍然还有数十家与煤炭采掘和煤化工无关的,与长川实业类似的三产公司,一样规模巨大。 长河能源集团原本也打算将这三家煤业的三产公司剥离出来,要么整合进长川实业,要么就重新成立一家新的企业,只不过集团公司成立时间尚短,还来不及实施这一战略,但基本方针还是定了下来,那就是要把与主业无关的三产都剥离出来进行整合,以便于集中优势资源来壮大发展。 徐利平原来就是在长川实业有限公司担任办公室主任。 再早之前他在长河石油有限责任公司担任总经办副主任,原本有希望接任总经办主任,结果总经理张科年龄到点下台,谢福才接任总经理,徐利平也就只能黯然离开,到长川实业去担任办公室主任。 他也以为自己恐怕只能在长川实业吃几年闲饭,未曾想到长河能源集团成立,钟广标出任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而他原来一位老乡则是汉化集团财务部主任谭应德,也就是沙正阳前女友白菱的顶头上司。 谭应德和钟广标关系一直不错,所以很快徐利平就联系上了谭应德,通过谭应德把自己介绍给了钟广标,从长川实业调到了集团公司担任总经办副主任。 应该说从长川实业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调到集团总经办担任副主任,并不算一个升迁,但是意义却不一样。 总经办地处中枢,直接和领导们打交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直接为总经理服务,而长川实业虽然公司规模不小,但是毕竟是三产公司,现在也都还没有理顺,问题多多,更像是一个发配的集中营。 徐利平在长川实业担任办公室主任也是成天忙得焦头烂额不说,还吃力不讨好。 内部七拱八翘的内讧纷争和勾心斗角的办公室政治更是让他心力憔悴,而且办公室主任本来就是一个和稀泥的角色,啥好事儿轮不到你,出了问题板子就得要打到你身上,哪个领导都能拿捏你几分,看你不顺眼还能训斥你一顿,所以也让他干了两年觉得自己白头发都多了许多。 所以一下子到了总经办,虽然是一个副主任,但是无论从哪方面,都让徐利平心情舒畅了许多。 他从长川实业一下子到集团总经办,从集团各个公司抽调上来组建的集团公司内部一样是龙蛇混杂,关系复杂,谁是谁的人,谁又是谁的关系,都免不了在内部流传。 对这一套已然烂熟的徐利平早就被钟广标叮嘱过,绝不掺和进入这里边,现在集团公司草创,处于整合期间,而且核心企业长河石油状况不佳,未来肯定还会有一大波梳理整顿,现在要跳进这潭浑水里那就是自己找死。 这一次钟广标安排徐利平协助沙正阳带领这个先遣队赶赴燕京,工作任务职责都交代得很明白了,他徐利平的主要职责就是无条件的配合沙正阳处理好一切日常事务,如何来处理,对接,协调,谈判,研究,定板,都要以沙正阳为主。 在离开汉川头一天,徐利平就联系了集团驻京办主任王春刚,告知了飞机抵达班次和时间,也希望王春刚做好接待工作。 王春刚在电话里也没有多问,但是徐利平却知道以王春刚的能耐,恐怕早就获知了沙正阳的底细来历。 这个面带猪像心中嘹亮的家伙比谁都更懂这一套,无需他多提醒,他都会把一切准备妥帖,否则他也不配坐镇燕京担任集团三大驻外办之首的一号人物。 注意到旁边的沙正阳动了一动,徐利平微微侧首:“沙总,睡醒了?” “嗯,睡啥,根本就没睡着。”沙正阳睁开眼睛,摇摇头:“昨晚没睡好,本想打个盹儿,结果半天不起飞,折腾半天起飞了,刚要睡着,又湍流了,干脆不睡了,想点儿事情吧。” “沙总从地方上到企业上来是不是还有些不太熟悉?不过不应该才对,您原来可是在东方红搞出了那么大阵仗来的。”徐利平微笑着道:“我前两年见过东方红集团的宁总两面,但是却没见过您。” “哦?你见过宁总?”沙正阳有些诧异,怎么长河能源集团还和东方红扯上关系了,但马上回味过来,两年前长河能源集团还没成立呢,那是徐利平以前的事儿了。 “嗯,在长河石油的时候见过一次,当时是去买东方红国窖1949,因为需要的数量比较大,外边儿经销商都没货,所以最后找了一位省领导批了条子去拿了一百件,所以请宁总签字的时候见了一面。”徐利平回忆着,“那时候我还在长河石油担任办公室副主任。” 一百件?!国企真的牛! 东方红国窖1949刚出来的时候就是两百多一瓶,价格从未低过茅台,一件六瓶,一百件就是六百瓶。 这就是十多万啊,这年头,一次性买酒就能花十多万,不能不说石油企业真的就是老大。 “后来我在长川实业去了,也是批了一次条子去拿酒,还是宁总签的字,宁总记忆力很好,还记得我,还专门替我泡了一杯茶。”徐利平对这位美女老总记忆犹新,“宁总这人性格很好,对人也很热情大方。” 沙正阳无言以对,宁月婵性格还真不算好,当然对外人看不出来,她性格本来就有点儿,脾气也不小,越是熟悉的人,越是了解,当然越是不熟的人都只能看到她给人如沐春风的热情大方了。 “嗯,我走了之后就是宁总了,当初创业的时候也是宁总他们几个和我一道手把手的干的。”沙正阳也勾起了一丝回忆。 离开企业有好几年了,现在居然又回企业了,而且是国企,当然领域也截然不同了,也不知道这一次命运会给自己什么样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