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谈笑凯歌还 第三节 纳人,用人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谈笑凯歌还 第三节 纳人,用人

见成功的勾起了沙正阳的回忆,徐利平也趁势到:“当初沙总在银台创业也肯定也很艰难吧,筚路蓝缕,乡镇企业那个时候要做起来,不容易啊。” “谁说不是呢?”沙正阳轻轻的吁了一口气,“当时也就是一个村办小酒厂,历史倒是悠久,酒品质也没说的,但是无论是规模还是营销,亦或是品牌知名度,那都差得远,都得要从头来,所以起步的时候的确吃了一些苦头。” “沙总是土生土长银台人?”徐利平微笑着道:“不瞒沙总,我有一个老乡兼同学就在银台汉化集团工作,和钟总关系很熟,所以当时我也通过我那位老乡找到钟总,就从长川实业调到集团总部来了。” 徐利平很坦然的把自己的来历抖落出来,他知道恐怕这些情况迟早沙正阳都会知道,以钟广标对沙正阳的信重程度,弄不好这一位都已经知晓了这些情况。 不出所料,沙正阳脸上并没有多少异样神情,只是点了点头,“不知道徐主任你的同学是哪一位?汉化集团我也比较熟悉。” “财务部的谭应德,不知道沙总认识么?”徐利平问道。 “哦?”沙正阳略感惊讶,这世界还真是小啊,居然也算半个熟人吧,谭应德是白菱的顶头上司,自己也见过几面,虽然没什么交道,但起码认识,“真是巧,谭主任未必认识我,但却对谭主任有些印象。” “真的?”徐利平大为吃惊,本来只想要来作为一个搭话的引子,没想到对方还真的认识,但见沙正阳的表情,估计也的确没多熟悉。 “嗯,在一起吃过一顿饭,嗯,算是半顿吧,因为是串台的。”沙正阳还在回忆着当时的情形,“都是五年前的事情了,我当时还在乡镇上工作。” 甩了甩头,似乎要把往昔很多东西都丢掉,沙正阳把思绪收拢回来,“没想到徐主任还和谭部长是老乡和同学,这么说来咱们也算有些缘分吧。” “那是,这一次钟总叮嘱我跟着沙总你去燕京,沙总有什么吩咐和要求只管说,除了他们情报和技术上那些我不太熟悉的东西,其他我老徐多少都还能做点儿事情。” 徐利平还是颇为自信的,在长河石油和长川实业,他也算是经历过不少,接待也好,谈判也好,座谈也好,对于这一块的业务他不敢说精通,但是也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当然太过专业的东西徐利平也不敢打包票,那还得专家技术人员来评判,但他估计沙正阳也差不多,在宏观方向上把把关,其他都还得交给专业人士来判断处理。 “少不了要劳烦你,不过我们这几个是打前站的,主要做一些前期的初评和审核研究,我们这一关过了,才会让真正懂行的大部队上来谈,最后真的各方面都没问题了,才是领导们来拍板签约。” 沙正阳也知道未来这种事情会很多,现在徐利平很明显是摆出了向自己靠拢的姿态,这和他是钟广标调进来的人有关,当然沙正阳也乐于见到这种情形。 长河能源集团不比东方红,庞大的体系和复杂的群体,都让这个有些臃肿的庞然大物运转在效率上和执行力上显得有些低下,这也是为什么国企要改革的主要原因。 如果长河能源不是资源型企业,偌大一个体系,十几万职工,其局面恐怕根本就不可能维系到现在,早就出状况了。 正因为如此,钟广标也好,自己也好,未来要在这家超级国企内玩转,都需要人,需要一大批能为自己所用,愿意为自己所用的人。 从现在开始,沙正阳也就要开始有意识的挑选、辨识和选拔人才,同时也要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来物色每一个阶段自己所需要的人才。 偌大一个长河能源集团,上上下下十多万人,并不缺人才,关键你要能挑选出来为己所用,而这一次赶赴燕京进行这初期的对接洽谈,其实也就为沙正阳提供了一个选拔辨识合用之人的机会。 “对了,徐主任,你原来在长河石油?” “对,94年以前我都一直在长河石油有限公司,94年组建长川实业,我也就去了,担任办公室主任,一干就是两年多时间,一直到集团成立,我才到集团。”徐利平很云淡风轻,“在长河石油我也跑了不少单位,我是石油技工学校毕业的,最早在钻采上,后来到采气二队,干了几年,又到后勤上管设备那一摊子干了几年,最后到长河石油总经办工作了五年。” 履历倒也丰富,沙正阳默默的评估了一下。 能在总经办干五年,肯定也还是有些能耐,尤其是还是从一线基层起来的,和那些大学毕业直接分配到机关的干部不一样,特别是还在钻采第一线实打实的干过那么久,这类干部最受沙正阳欣赏,你只有在基层干过,明白基层苦处,了解基层的难处,清楚基层最需要什么,你位居中枢才能做出明智决策。 至于说到总经办之后怎么又会去了长川实业,而且没有提拔,那倒是很好理解,一朝天子一朝臣,办公室政治在国企内部恐怕比在地方上更严重更激烈,如果缺乏一个强有力的一把手来坐镇,恐怕免不了有这些纷扰。 沙正阳回忆一下,两年前尤万刚还在长河石油担任一把手,但是应该是已经马上要出任副省i长了,而且他还兼着武阳市委i书记,恐怕尤万刚心思也没多少在长河石油了,所以内部有些风波也很正常。 只不过可能尤万刚也没想到他出任副省i长之后省委省政府却有了要打造世界五百强的计划,出台了整合省内大型能源企业的规划,推出了长河能源集团这个庞然大物,还得要他来坐镇掌舵,他仍然丢不开这一块工作。 “看不出徐主任也是长河石油的老人啊。”沙正阳不无感慨,“这一次我们去燕京也就是为了长河石油的一个项目,可能会比较复杂,牵扯面也比较广,所以徐主任到时候要多支持一把啊。” “沙总,您这话说哪儿去了,您是领导,您安排的我绝对服从。”徐利平注意到沙正阳的表情还不是太满意,迅疾又道:“另外只要您信得过我,我也会尽我所能为您提供一些建议,不过……” “徐主任,……”沙正阳脸上这才好看了许多。 “沙总,您就直接叫我老徐或者利平就行,我听着更得劲儿一些。”徐利平连忙道。 “嗯,好,我就不客套了,老徐,不瞒你说,对石油这一块我是外行,之所以省里和集团公司这一次让我来带队打前站,是因为我虽然对石油具体的技术业务不太了解,但是我也知道现在咱们长河石油的前景不乐观,所以我也一直在考虑如何来破局,加上机缘巧合,也才有了一些想法,至于能不能行,具体如何实施,我们一起来,大方向大政策我来把握,但是你们得帮我在具体细节上和一些技术和财务可行性的环节上帮我出谋划策,嗯,等两天计划部和财务上也会过来几个人,到时候工作量很大,你要帮我统筹起来,……” 徐利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也是在飞机上,不好提高声调,只能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和声音,微微压抑着道:“沙总,我尽我所能。” 沙正阳看了一眼徐利平,点点头,不再多言。 钟广标在临行前就和自己介绍过,徐利平的情况钟广标亲自专门做过调查了解,表现不错,既非那种清高孤傲的角色,但也不是那种随波逐流搅风搅雨的人物,算是那种能做事儿,但也还有底线的,这种人遇到合适的领导,那么就能干出一番事情来,但遇到不喜他这种性子的人,就只有靠边站了。 沙正阳当然不会轻易接受一个人,但是他现在急需用人,尤其是要对长河能源集团内部情况了解且有一定能力的人。 无论是长河石油,还是两大炼化,亦或是三大煤业,他都需要有自己比较信得过的人,未来他要在长河能源集团一展身手,推行自己的一些举措,就需要能为自己摇旗呐喊和推进执行的人。 自己本来根基就浅,又不可能扎根长河能源集团里花上十年八年来经营,那么最好的策略就是大胆用人,用好用足人。 徐利平只是一个开始,毕竟钟广标这么专门交代给自己,说明徐利平基本上是过了第一关考察关的,不至于在自己使用时出什么状况。 长河能源集团刚整合不久,内里问题不少,甚至包括省纪委也有一些线索指向,甚至也在调查。 这也是钟广标透露给沙正阳的,所以沙正阳在用人时也要格外小心,别刚用得顺手,纪委却又来把人带走了,真的成了大笑话也就罢了,关键是耽误了工作,那才是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