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谈笑凯歌还 第五节 驻京办(2)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谈笑凯歌还 第五节 驻京办(2)

虽然心中一种恼怒,但是王春刚还是保持了自己的风度,只是站着看着对方向自己这边而来,却没有说话。 “哟,王主任都先到了啊,我们都迟到了啊。” 身材娇小梳着一个丸子头的女人很有点儿江南女子的韵味,很难想象这女人竟然是土生土长的秦都人,一身很合体的小西服套装,棕红色的半高跟皮鞋,走起路来脚步略急,望向王春刚的目光里却是格外坦率。 “没迟到,还有十分钟飞机才降落呢。”既然对方来了,也不可能撵走对方,再说了这种地方失了风度反为不美,王春刚还是很有礼貌的回应道:“是咱们长河石油的事儿,我们自然要来得早一些。” 似乎是听不出王春刚话语里的暗示,娇小女人笑靥如花,“王主任这话不对,沙总可是集团公司的沙总,不是长河石油的沙总,论理,都该来,岳主任,你说是不是?” 似笑非笑的瞥了对方一眼,王春刚也没多争辩,口舌之争,没有多大意义,未来各显身手见真章才是硬道理。 黑瘦夹克男就是岳一鸣,看见傅蕾把话题丢到自己这边来,也只是笑了笑:“我看了集团公司文件传真,沙总代管联系我们长川实业,我们来接才该是本份儿啊。” 王春刚一阵气闷,这个岳一鸣也来凑热闹。 傅蕾的消息灵通神通广大他是知道的,这个女人也是自己未来集团公司驻京办主任这个位置上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 东神煤业本来就是省里仅次于伊泰煤业的第二大煤企,加上这两年煤价一路高攀,东神煤业腰包鼓气势足,所以连带这个女人现在也水涨船高,大有要抢班夺位拿下整个集团驻京办主任的架势,王春刚一直对这个女人很警惕。 而岳一鸣现在还只是一个主持工作的副主任,根本没有资格来竞争。 虽然这家伙也不是省油的灯,但是王春刚知道这家伙不是自己的对手,没有必要和对方针锋相对,未来说不定还要通力合作,所以对对方也一直保持着友善态度。 “岳主任,你这话还是有点儿分家的味道啊,领导来了听了肯定不高兴。”娇小女人笑得很妩媚,花枝乱颤。 “傅主任,咱们还是别逗嘴皮子了,马上沙总就要到了,别让领导觉得咱们驻京办内部都是一盘散沙,一地鸡毛,不合适。”铁灰色西装男见王春刚不搭话,忍不住插言。 娇小女人瞅了一眼对方,淡淡一笑:“那倒也是,不过一盘散沙一地鸡毛可是刘主任你说的,我觉得我们驻京办还是很团结自觉的,没见大家都自觉自愿都来了么?” 话音未落,旁边候机厅里已经又多了几路人,看得王春刚也是一阵头大如斗,都来了。 ********** 沙正阳一行人下机之后拿到了行李,事实上也没啥特别的东西,当然由于不知道要在燕京呆多久,而且一行人里边有一个女性,所以行李多了点儿。 “老徐,你安排了驻京办来人了吧?”沙正阳随口问道。 “早就安排了,我给驻京办打了电话,又和王主任也专门通了电话,他会亲自来接您。”徐利平一边拉着拉杆箱,一边走着道。 沙正阳自己拉着行李箱,徐利平要帮他拉,但被他拒绝了,倒是技术工程部的苏燕来帮先遣队唯一一名女性莫小琴拉着行李箱。 沙正阳不想太招摇,所以当徐利平要为他定商务舱时他都断然拒绝了。 国企里边也是讲标准的,按照长河能源集团的内部规定,够坐商务舱的就他和徐利平、莫小琴三人,莫小琴是工程技术部主任助理,徐利平是总经办副主任,而其他两人则是普通干部,所以不够格。 一出通道口,沙正阳就被吓了一大跳。 看着黑压压一大群人迎上来,足足够十多二十人,沙正阳不认为是自己认错了,很显然这帮人就是冲着自己这拨人来的,尤其是当先两人更是面带笑容,疾步而来。 徐利平也同样吓了一大跳,就算是以前他陪着另外两位副总来也没这么大阵仗吧? 以前他陪着鲁同浩来过,陪着袁增桥来过,都没见这么大的架势,顶多就是来那么两位主任副主任,再加三四个工作人员,可今天这番阵势就有点儿骇人了,怕是尤万刚来也不可能这么霸气才对。 当然尤万刚现在很注意影响,来京里根本就不会通知集团驻京办,也不允许集团驻京办来接机,而是直接通知省政府驻京办。 一晃眼,徐利平已经回过味来,几乎所有的驻京办中层干部都到了,几位主任副主任,几乎就成了新闻联播里边国家领导人出访归来,一帮人在飞机下边接机的感觉,太“感人”了。 徐利平当然明白其中的原委。 集团三大驻外办虽然进行了兼并整合,但是却并没有实质性的整合完毕。 毕竟集团自身内部还在一个整合磨合期,这小半年里正是集团班子成员陆续补充到位的一个动荡期,而旗下七大公司的班子成员也在开始陆续调整,而对于像驻外办这类应该算是边角余料的地方,自然还轮不上。 所以虽然几大驻外办都名义上完成了整合,但是几大驻外办的班子却没有进行正式调整,这样一来,原来各个公司的驻京办主任副主任们依然维持原状,但是名义上已经没有各公司的驻京办了,而统一归于集团驻京办。 而集团驻京办主任则没有明确,只是说临时由王春刚主持日常事务,但是在那一纸文件中后面又缀了一句,原来日常业务继续按照原来模式进行,在集团公司下文正式厘清职责之前,暂不作调整,这也成为其他人继续维持原状的依据。 随着集团班子调整补充完毕,而旗下几大公司的班子成员调整也步入后期,像驻外办这类“边角余料”也要纳入集团调整视线,这突然要来一个据说人脉通天的新任党委委员兼总经理助理来负责一项重大业务,自然就成了这帮人大献殷勤的最佳机会。 来不来接机,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态度问题。 换一句话,你来了,或许领导不一定记得到,但是你不来,领导是绝对记得到的,尤其是这第一印象。 沙正阳只能有些懵懂的随着徐利平的介绍来和对方一一握手,当然按照惯例,握手的仅限于中层干部们,而还有十多二十号干部本来都是靠边站在后边的,但沙正阳还是专门走到后边和大家一一握手。 他觉得这是最起码的尊重,人家专门来这里接你,不管是不是因为工作,人家也是对你的尊重,那么你也要学会尊重别人。 这一折腾就是十多分钟过去了,大家这才一股脑儿的往外走,走到了停车场,沙正阳这才又一次见识了国企的壕。 一共来了十多辆车,都陆续放在了这一片儿,放眼望去,豪车一片,看得人眼花缭乱。 三台奔驰s,一台美洲豹xj8,一台沃尔沃,嗯,现在还该叫富豪960,两台凌志ls400,还有杂七杂八的几台丰田陆地巡洋舰和经典的三菱帕杰罗在这里都显得格外的寒碜了,另外还有两台丰田大霸王子弹头和一台雪佛兰鲁米娜商务车。 沙正阳都不知道这集团驻京办究竟有多少台车了。 这一眼看过去,起码都是十多台车,没有一辆价格低于三十万,估摸着光是这十多台车如果按照购入新车时的价格,估计都得要接近千万吧?这也未免太牛了。 当然,你说这接近千万的车,要和现在集团一百多接近两百亿的总资产比起来又算不上啥了。 谁让这驻京办是集团的脸面呢,这里可是首都,迎来送往,领导在这里来办事,没几台好车,能行么?像话么?这还叫国企么? 来了这么多台车,上谁的车也是个头疼的问题,沙正阳也觉得烦恼,最后还是徐利平帮他出了个主意,上了长川实业有限公司驻京办的那台凌志ls400,这样也免得王春刚、傅蕾以及武阳石化的郭志敏几个人针尖对麦芒,互不相让。 徐利平把莫小琴几人安排好,这才上了沙正阳坐的凌志ls400,而岳一鸣也很懂事,早不早就已经坐在了副驾位置上。 十多辆车就这么浩浩荡荡的出了停车场直奔机场高速而去,沙正阳坐在车上也没有多言,只是随口问了一下岳一鸣驻京办这边的情况。 岳一鸣话并不多,言简意赅,只是介绍了驻京办的基本情况和现状,重点还是说了自己所在的长川实业驻京办的情形,倒也没有其他多余言语。 驻京办在东三环上,这是一幢不算太旧的五层楼建筑物,应该是重新装修了不久,从外表就能看得出来,外边是一个相当大的停车场,林林总总停着不少车辆。 与来接机的车相比,这些车就普通许多,以皇冠、公爵、佳美、蓝鸟、思域这一类日产车居多了。 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