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谈笑凯歌还 第六节 推不了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谈笑凯歌还 第六节 推不了

集团驻京办是原来的长河石油管理局驻京办原址。 这块土地面积不小,是1987年长河石油管理局买下来之后建起来的,后来成为了长河石油驻京办和武阳市驻京办、秦都市驻京办三地驻京办所在。 92年秦都市驻京办搬离,95年尤万刚卸任武阳市高官之后,武阳市驻京办也搬离了这里。 而去年集团统一将其他驻京办搬入这里,这样一来,这幢原本显得十分空旷的五层楼大大楼一下子就被塞得满满实实了。 除了这幢五层楼大楼外,后面隔着一道三丈宽的绿化带,还有两栋遥遥相对的三层楼小楼,这里本来是租给了外边人的,但是随着其他驻京办都搬了进来,这两栋楼也收了回来,成为了主要供驻京办工作人员居住的所在,另外也有几间专门的套间作为来往燕京的领导作为宿处。 沙正阳估量了一下,单单是这片足足有近百亩的土地,二十年后估计就能价值超过百亿。 想到这里,沙正阳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停在楼下停车场里那辆凌志ls400的业主单位长川实业。 长川实业实际上是一个包罗万象的大杂烩企业集团,集合了长河石油、武阳石化和秦都石化三家剥离出来的与主业无关的三产,其中相当重要的一个版块就是建筑和房地产,只不过这年头建筑或许还说得过去,房地产就真的是不景气了。 长川实业有限公司下边就有三家房地产公司,除了长河地产外,还有秦川地产和光阳房地产三家房地产开发企业,秦川地产是秦都石化旗下的房地产公司,主要在秦都市和汉都市开发建设了一些项目,而光阳房地产公司则主要在武阳和汉都。 倒是长河地产有限公司相比之下规模要大一些,在武阳、秦都、汉都、嘉州、海口、三亚、北海和成都等地都有项目建设,但是在目前房地产行业并不景气的情形下,这三家房地产企业现在基本上都处于业务停滞状态,尤其是长河地产在92年的海南房地产泡沫中被套牢,损失惨重,至今在海口、三亚和北海都还有烂尾楼和闲置土地。 像长川实业有限公司这样的非主业企业在长河能源集团中不太受重视,更像是一些领导心血来hao搞起来的自留地。 比如长河地产就是当年开发海南热hao时尤万刚的热血冲动,又比如旗下的长河汽贸公司就是另外一个已经退下去的总经理张科兴之所至搞起来的企业,甚至还搞成了省内数一数二的汽贸企业。 只不过这个投入不小但是见效甚少的企业更像是一个外表光鲜的花架子,投入几千万上亿,却没有能为企业创造多少盈利,更多的时候成为了为长河石油代购车辆的一个中间商二传手。 不得不说这个时代多元化是政治正确的,做大做强,做大甚至还排在做强之前,怎么做大?单靠主业,做大的速度太慢了,那么怎么办?那自然就是多元化发展了。 甚至沙正阳在东方红集团也是这么搞的,东方红酒业创造了巨大的现金流和丰厚的利润,那么拿着这些资金怎么办?当然要发展了,但酒业这一块发展也要遵循规律,不可能一下子学着秦池那样一味贪大,结果崩盘,那么就可以从其他方向突破。 沙正阳选择的是从矿泉水来突破,在他走后,又开辟出了茶饮料这一拳头产品,但基本上都是围绕着食品这个主渠道来发展。 像华峰电器和三洋若斯电器,东方红虽然出资了,但是都不参与管理,三洋若斯虽然有焦虹当总经理,但实际上也更多的是她个人能力体现,现在也已经主动退了出来。 即便这样,华峰和三洋若斯也给东方红集团增添了不少光彩和利润,所以多元化这个方向正确与否,并不在于多元化本身,而在于其选择的时机和是否能做到以专业化的精神来作多元化。 就像通用电气一样,韦尔奇时代的多元化做得如火如荼,强大无匹,可到了二十年后,曾经市值全球第一的ge已经在一门心思想要谋求专业化的时候,甚至被道琼斯毫不留情的给踢出门外,在全球投资者面前演绎了多么悲情的一幕。 不得不说王春刚还是准备得十分妥帖的,驻京办不但为沙正阳准备好住宿休息的房间,而且也专门腾挪出了几间办公室来作为工作先遣组的工作用房,并给沙正阳留了一间面积不大但是装修很不错的办公室。 看看桌上的ibm笔记本电脑,已经可以上网的网线,空调,饮水机,舒适的沙发,隔壁还有一间小会客室,简直就是一处世外桃源。 “沙总,您看您也第一次来,我们办事处这么多号人,说句不客气的话,群龙无首,就像一群没娘的孩子,大家心里都人心惶惶的,是不是请您给大家开个会,说几句话?”坐在沙正阳对面沙发里,王春刚姿态摆得很低。 沙正阳很满意这一次王春刚的安排,起码很符合他的需要。 几间办公室可以供跟随自己来的几个人使用,用车也已经专门安排出来了,一辆奔驰s350,一台美洲豹xj8,一台丰田大霸王,一台皇冠3.0。 “老王,你觉得合适么?”沙正阳似笑非笑。 他是很不喜欢踏足这类内部扯不清理还**的内部纷争的,毫无疑问,眼前驻京办这摊子事儿也是一个近乎于泥潭的所在,在集团公司那边没有明确指示之前,这个泥潭还得继续维系下去,沙正阳不认为自己可以去掺和。 这个王春刚想把自己拉下水,或者说拉上他的战车替他摇旗呐喊,这也未免太一厢情愿了,自己来有自己的工作,怎么可能去掺和这些狗屁倒灶的事儿? “沙总,我觉得很合适。”王春刚一脸正色,目光平视,看着沙正阳,“您知道集团也成立了小半年了,咱们这驻京办名义上整合也有几个月了,但实际上情况大家都知道,各行其道,当然这也没什么,集团公司暂时还顾不过来这边儿,但我觉得大家有些工作还是懈怠了,很多事情都敷衍着过,都觉得要盼着集团公司有一个明确说法时候再来振作,我觉得这可能不妥。” 沙正阳有些小吃惊。 他打量了对方一眼,没想到这家伙气定神闲,还能说出这样一番小有分量的话来,态度端正,情通理顺,很有味道啊。 看来自己还是小觑了天下英雄啊,这集团公司里边还真是藏龙卧虎的所在啊,连这一个小小的驻京办都颇有聚英厅的感觉呢。 “老王,可是也知道我刚到集团公司工作,而且从工作范围和性质来,也是协助总经理负责一些战略规划和专项工作,嗯,还顺带联系长川实业,你说我给原来长川实业驻京办开个会说一说,也许没啥,但对整个集团驻京办,恐怕我就不合适了吧?这一块是谁在联系?” 沙正阳走得匆忙,对集团公司内部的分工都还有些不太熟悉。 集团公司领导班子目前一共是八人,除了尤万刚外,钟广标是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同时兼任长河石油有限责任公司(长河石油管理局)党委i书记、董事长(局长),负责集团全面工作。 排名第一的副总朱汉生有点儿常务的意思,但未明确,主要联系长河石油有限责任公司、武阳石化、秦都石化。 排名第二的袁增桥负责联系三大煤业和正在规划筹建的煤化工项目。 排名第三的鲁同浩则主要负责整个集团的财务和销售工作,对销售网络体系的进行梳理整合,主要是考虑到嘉州可能要直辖,嘉州那边的业务不能丢,也要抓起来,还要壮大。 排名第四的是集团党委委员、纪委i书记房德奎,负责整个集团的纪检工作。 排名第五的是集团党委委员、长河石油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 排名第六的就是集团党委委员、总经理助理沙正阳了,他除了战略规划和专项工作外,还联系长川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沙正阳的话让王春刚也是苦笑,“沙总,不瞒您说,这一块照理说是应该有一个领导来分管联系的,但是集团没有明确,没有明确理论上就该是钟总直接负责,可您也知道钟总现在有多忙,大事儿都忙不过来,哪里还能顾得到我们驻京办这点儿芝麻事儿?所以我才说我们驻京办成了一群没娘的孩子,放敞羊了,我担心继续这样下去,大家心耍懒了耍野了,心气也没了,日后再要重新抓起来就得费老大工夫了。” “你没和钟总汇报过?”沙正阳沉吟了一下。 他觉得这也的确是一个问题,好歹这里也这么大一摊子,百八十号人呢,论资产,真要放在二十年后,这也是百亿级别的,想想沙正阳都觉得滑稽。 现在人家找上门来了,说得也有理有据,自己若是一推了之,也有些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