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节 开宗明义,深入浅出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十节 开宗明义,深入浅出

沙正阳知道坐在下边的这帮人固然都不简单,或者说都是各公司挑选出来的精英,但是在这里浸泡几年,已经磨平了他们棱角和激情,很多人已经沦为混日子的角色,但是仍然还有一部分人不甘于现状,想要干出点儿成绩,以求以后更好的发展。 对于那些不求上进的,只能用敲打和鞭策来对待,适应不了,就只有滚蛋。 但对于那些还想做一番事情的,还有那这些尚未完全沦为撞钟和尚的人,沙正阳觉得则可以善加利用,把他们的工作激情鼓舞起来。 “举个简单例子,如果一家外资企业要来和我们谈合作,来到我们驻京办,你们的待人接物,你们的精神状态,人家都能一目了然,他们可以从你们的表现看出我们企业的精气神,看出我们企业的工作效率和状态,有时候在第一印象上就可能决定我们一个合作项目的成功与否。” 沙正阳语气越发凶悍,咄咄逼人的气势让场下很多人有些震动。 这位沙总来者不善啊,不是说他是来有专项工作的么?怎么感觉却像是要来专门整肃驻京办的感觉呢? “精神状态,气质面貌,这是我们对外展示的一个最重要体现,但是仅仅做到这一点还不够,刚才我还提了一个问题,那么就是我们工作核心任务是什么?这个问题很多人都能回答出来,服务,对那就是服务,就是要来为来燕京办事开展工作的同事提供帮助支持,或者说就是服务,让他们的工作任务能顺利圆满完成,这就是你们的基本,也是核心任务。” 沙正阳语气转淡,“可能有的人就要说了,那不结了,要集团公司有人来,我们才有任务啊,他们来了我们负责接待好,服务好,就行了,这一点大家都能做到啊,态度好点儿,腿跑勤点儿,话说好听点儿,不难啊。” “如果说在座诸位只是如此肤浅的理解这项工作,那我只能说你已经不适合新形势下的服务工作,尤其是驻京办工作,你最好趁早自己找去处,免得下一轮精简裁汰的时候走人显得有点儿难堪,……” 毫不客气的言语把下边一帮人震得不轻,这是真的要拿驻京办开刀么? “肯定有很多人就不服气了,那我们还能做啥,还要做啥?”沙正阳继续自问自答,“让我来告诉你,现在那种坐在办公室里等待着工作上们的方式已经不适合了,如果我是你们中的一员,尤其是中层干部,我该怎么干?” “迎来送往的接待工作只是最基本的,你想要做好,我给你们几个建议,第一,好好综合归纳总结一下近年来公司的工作,仔细研究一下公司最近的工作思路和方向,未来一段时间公司将会向哪些方向发展,可能会牵扯到哪些政府的行业主管部门,或者会和哪些央属部门单位和企业发生工作业务上的往来,那么你的工作就算是有了方向了。” 沙正阳的话立即就引起了在座所有人的兴趣。 这一位沙总立意很新啊,看问题想问题的角度完全和一般人不一样,难怪这么年轻就走到这么高的位置上来了。 在驻京办干,居然要先了解掌握公司的发展方向和走势,分析研究公司近期业务可能会和哪些职能部门和企业单位发生关联,这就有点儿未雨绸缪的味道了。 “有了方向,你才能知道你该怎么开展工作,我知道大家在驻京办干了这么久,在京里多少也有一些自己的人脉关系,这就是一笔宝贵财富,也算是你们立身的资本,但是这要结合公司工作,你说你在哪里有多么熟,朋友如何多,但是和公司业务没关系,十年八年都派不上用场,恐怕就有点儿尴尬了,……” 沙正阳的话浅显直白,直指核心问题。 集团公司让在驻京办干,不是让你在这里白经营的,你人缘再广,关系再厚实,但对公司业务发展毫无用处,那也就意味着你在白白浪费公司给你的机会,你就该滚蛋了。 “第二,明确了自己的工作方向和职责,那么你就要有针对性的开展工作,俗话说得好,不打无准备之仗,你在驻京办工作,既然知道了公司近期要在某一方面有业务,比如要和地矿部某个司局有业务,和央属某个企业可能会合作,各京里某家外企或者外资银行有业务开展,又或者可能在铁路、交通上有往来,那么你该怎么做就不需要我交了吧?……” 沙正阳笑吟吟的话语却让一干在驻京办干了多年的老人们都为之汗颜。 工作还应当该这么做? 之前这些人虽然也在经营各种关系,但是却从未想过要和公司的发展走势结合起来研究分析,更多的都是接到安排了才来琢磨如何联络协调。 如果有这层人脉关系当然好,没有,才临时来想办法疏通和转折联系,这种被动接招的方式看起来在这位沙总眼中大概就是很不合格了。 “第三,你还需要研究我们企业原来和现在的业务和哪些部门单位在合作,你不能觉得某一项工作好像已经进入正轨了,和我们驻京办关系不大了,那就不闻不问了,作为企业后续的接洽一样很重要,相应的,你驻京办在做好各类紧要工作前提下,依然需要把这些关系维护好,一旦需要你就能马上派上用场,……” 沙正阳的话汩汩而出,如风行水上,虽然只是一些大框架指向,但是却给很多人不少点拨启迪。 不要以为你是老搞这一行的了,但如果你不能迅速适应形势,那么你一样会落伍,会被淘汰。 “……,我这个外行来指点在座的内行,本来不太合适,但我看了当下驻京办的精气神状态,如鲠在喉,不吐不快,所以王主任希望我来从集团公司角度来对驻京办提一些工作上的要求和建议时,我也就答应了。” 到最后,沙正阳将身体向后一仰,语气也变得轻松许多,“我知道在座诸位都对集团公司组建以后驻京办的未来有些迷茫和困惑,因为集团公司虽然已经在名义上把驻京办统合起来了,但实质上仍然在按照原有模式进行,这肯定不可能持久,很快就应该要有实质性的改变,那么驻京办肯定会有整合和裁汰,可谁该走,谁该留,谁该升,谁该降?” “我想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一切以工作业绩为导向和评比标准,近几年乃至从现在到未来一段时间里,你的精神状态,你的工作作风和表现出来的面貌气质,更关键的是你的工作实绩,就是最好的砝码,……” 沙正阳笑了笑,“说一句俗一点儿的话,你说你和某某领导关系好,你和谁交情厚,我觉得啊,领导可能会给你安排一个轻松一点儿的位置,但是绝不会把你放在需要扛大旗顶梁柱的位置上,谁都明白到了关键时候还得要用能干活儿,能出成绩的人,你关系再好,让你去处理这事儿,你拿不下来,或者延误了时机,那谁来背这个责任,领导么?不现实。” “……所以啊,打铁还要自身硬,没有金刚钻,就揽不了这瓷器活儿,最终我们还得要以自身实际工作来证明自己,我相信这是未来集团公司党委评定一个领导干部乃至一个普通员工是否合格的终极标准!大家可以自我掂量一下,我还有哪些不足,我还需要在哪些方面弥补一下,……” 见台下一干人脸色各异,沙正阳也知道自己这番话肯定对这些人有触动和刺激,但他觉得这是好事儿,都要习以为常安之若素,逐渐也就变成得过且过不思进取了。 “好了,我今天也就说到这里,另外我也在这里宣布一件事情,近期集团公司来燕京的工作人员比较多,主要涉及到我们正在积极推进的一项重大工作,需要和一些外企和中央部委甚至央属企业进行衔接协调,这项工作非常重要,可以说关系到我们集团公司未来的发展战略,不容有失,……” “我希望驻京办的同志振作精神,为这项任务做好自己的工作,不要让我们的合作单位因为我们在座众人的不佳表现对我们长河能源的实力和专业能力产生疑虑进而影响到项目的推进,如果出现这种情形,那么绝对是要严肃问责追责的。” 会议散了,但沙正阳把所有的中层干部留了下来。 “我把大家留下来,没有太多的要说,只是转达钟总给诸位的一个要求,集团公司对驻京办工作很重视,未来会有考虑,但这一切都建立在我们驻京办的工作效率和业绩上,以前那种混日子的情形是绝不可能再有了。” 沙正阳看了一眼在座表情各异的一干人,“我希望大家都能拿出你们最初开展工作时的初心和激情,以当下的每项工作为契机,真正体现出我们驻京办的实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