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一节 切入,公私分明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十一节 切入,公私分明

接到钱萱电话时,沙正阳刚吃了晚饭。 本来说吃了晚饭给钱萱打电话的,但钱萱电话先来了。 驻京办有一个食堂,味道不错,几个厨子是地道汉川人,川菜、鲁菜都做得不错,特别是家常菜更是颇得前后几任长河石油管理局领导的喜欢。 本来想出门打个的就过去,但是很显然驻京办不会允许。 这现成摆着二十多台车在这里,从奔驰到思域,专职司机都有好几个,兼职司机更是一大堆,怎么可能让堂堂集团公司领导出门打车?那还得了? 无奈之下,沙正阳也只能接受这个现实,这就是国企的谱儿,必须得摆起来。 约在鼓楼大街那边一家咖啡馆里。 沙正阳对燕京不算陌生,但是也谈不上熟悉,好在驻京办这帮司机对燕京就太熟悉了,沙正阳所说的咖啡馆他们虽然不知道,但是只要一说位置鼓楼大街,那就不是事儿了。 美洲豹xj8把沙正阳送到了咖啡馆门前,沙正阳还没下车就看到了钱萱也刚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 “沙总,啥时候来接你?”司机老余看上去是个很实诚的人,沙正阳本来想说不用来接了,但又不想在这里和对方推来推去,所以索性就看了看表,“九点半吧,你过来接一下我,那就辛苦了,余师傅。” 见沙正阳没有客气,老余也很高兴,他就怕对方推脱,这样反而让人为难。 “沙总别这么客气,这是我的工作啊,您叫我老余就行,喊我余师傅,我反而觉得生分。”余长青是长河石油的老司机了,长河石油驻京办有三个专职司机,他是其中年龄最大的一个。 “行,那就辛苦你了,老余,出发之前你给我打个电话就行。”沙正阳知道现在手机还没有普及,驻京办的中干们都配了手机,但像其他人都只有传呼机。 “不用,我九点半准时过来,就在这附近等着,您要走给我打一个传呼,我就把车开过来。”老余显然对这种事情很熟悉了。 沙正阳想了一想点点头:“也行,我基本上踩着这个点儿,差不多。” 一推开略显厚重的老式木门,让沙正阳有点儿三十年代大上海百乐门的感觉,低沉的《夜来香》不知道是被哪一位歌手重新演绎过了,倒是别有一番味道。 钱萱挥了挥手,沙正阳看到之后便笑着走了过去。 “行啊,坐美洲豹,长河能源集团这么有钱,驻京办都是开美洲豹,你也享受专车接送了?早知道我就让你来接我了。”钱萱在jp摩根干了一年之后显得越发干练泼辣了,不过沙正阳知道对方的性子,也不在意,“我可是专门问过你的,你自己明确表示要自己过来。” “我怎么知道你现在这么牛?豪车专门接送,我们jp摩根在这边都只是长期租车,基本上都是皇冠、公爵这一类,都不敢和你们比。”钱萱耸耸肩,“来杯什么?” “和你一样吧。”沙正阳对咖啡没有太多的讲究,哪怕是蓝山和雀巢速溶觉得差距也不大。 咖啡的香气渐渐弥漫开来,呷了一小口,沙正阳仰起头,似乎是在回味着什么。 “看你这样子挺享受?”钱萱拿出一支绿摩尔,点燃一支。 “你觉得女士抽烟很酷?”沙正阳不太喜欢女性抽烟,但是他觉得那是别人的自由。 “不,我只是喜欢这种画风,很有点儿迷醉感。”钱萱笑了起来,“其实我也就是装罢了,装的感觉也挺好。” 钱萱的话把沙正阳逗乐了,“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真的很成熟呢,结果……” “结果我也很肤浅很幼稚?”钱萱也笑了起来,“认为被人肤浅幼稚的,未必自己就成熟了,每个人对生活的理解不一样,这个世界这么大,多品味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好的,适合自己的,那么就接受,不好的,自己不适应的,那么也当尝过了,这很正常,多元化的社会,应该学会包容。” “好了好了,别教育我了,我可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好孩子,别诱惑我。”沙正阳端起咖啡,又喝了一口。 “谁诱惑你?你内心没有欲望,没谁能诱惑你?内因才是关键吧?”钱萱也很喜欢和沙正阳这种逗乐,“我自认为我自己也算是有几分姿色,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但你这家伙看我的目光如此清澈,毫无欲念,我判定,要么你就是阅人太多,所以已经对这方面上去了失去了兴趣,要么就是你柳下惠,嗯,太监的代名词,但我觉得你可能是前者可能性更大。” “怎么不说你自己缺乏魅力呢?还以几分姿色呢,就你这样咄咄逼人的气势,我估计再添几分姿色,你还是一样找不到对象。”沙正阳哂笑。 一句话把钱萱给气急了,“喂,怎么说话的?老娘是不想找,如果真想找,分分秒秒,瞧瞧你那浅薄样儿,我可以断言,你要么就是喜欢那种知书达理温柔贤惠的小女人,要么就是喜欢丰乳肥臀风情万种的成熟女人吧?” “对,这两类女性我都喜欢,我就是不喜欢自强自立既有气质素质又有文化智慧的新女性。”沙正阳赶紧接上话补刀,更是把钱萱气得不行。 斗嘴巴皮子好一阵,二人才慢慢消停下来,步入正题。 “正阳,如果你们真的有意,恐怕要抓紧了,中石油那边也有些动心,但是他们觉得自己在那边呆了一年,地皮已经踩热了,不愿意再和jp摩根合作了,想要直接和哈国政府接洽,不过他们对哈国政府和阿克纠宾石油公司的情况并不足够了解,我个人觉得他们成功几率不大。” 一谈及工作,钱萱就冷静下来,十分理性客观。 “你们这边的短板是以前从未接触过这类海外收购,一点儿经验都没有,而且哈国政府那边你们也没有任何接触,就算是jp摩根帮你们,但是可能性也不大,因为和中石油相比,你们实力本身就不如对方,而且又没有经验,这一次竞标的可能还有德士古和阿莫科这些外企,但是他们对阿克纠宾石油公司也有一些担心,所以在价格上可能不会具有竞争力。” “我们还没说就一定要聘请jp摩根作为协调人呢。”沙正阳皱起眉头。 “那你们就更没有希望了,或许你们以后可以不聘请jp摩根,但那得建立在你们在哈国站稳脚跟之后,但现在你们如果没有jp摩根的帮助和支持,可以说毫无胜算,这绝非我因为是jp摩根的职员就这么说,而是因为jp摩根在哈国已经扎根六年了,从哈国一独立,我们就在做这方面的情报收集和关系协调工作,可以说,我们就是吃这碗专业饭的。” “那好啊,你们想要证明jp摩根值得我们长河能源聘请,或者说有价值让我们和你们合作,那么就请拿出更加专业一些的东西来,不要光拿那些我通过我自己的渠道都能收集到的公共情报来。”沙正阳也冷然相对。 “公共情报?你也能收集到?”钱萱冷笑,“你怕是烧昏了头吧,不要以为随便找几个外人给你点儿众所周知的资料,你就以为自己是内行了,我告诉你,哪些资料,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但是那有多大价值?” “阿克纠宾石油公司拍卖,你出价多少才既能击败对手,又能满足你们底线?未来阿克纠宾石油公司如何与你们业务结合起来,你们远天远地,在输油管线没通之前,你能怎么让阿克纠宾石油公司生存下去?哈国政府对中资企业没敌意,但是并不代表人家就真心欢迎你们来,他们更希望自己来,只不过他们没实力,你们长河能源和阿莫科、德士古比,短板太多,实力也差很多,你们如何力压对方?光靠钱多,那就只能变成人傻。” 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反问,也显示了钱萱在这方面底气十足, 这也是沙正阳一直在考虑的问题,他首先需要通过自己的渠道拿到足够的资料,形成一个基础的资料底细,这样才会不至于在和jp摩根打交道时被人家随意忽悠,对方也才会给予你最基本的尊重。 沙正阳也没有指望钱萱在这方面当“叛徒”,而且一些核心的东西,jp摩根也不可能交给她这个新入职没多久的新人。 “钱萱,长河能源不打无准备之仗,我们当然有我们自己的渠道,如果我们真的觉得不够,我们也甚至可以选择一个伙伴共同并购,德士古也好,阿莫科也好,甚至中石油也好,都未必不能合作。” 沙正阳的话让钱萱吃了一惊,她立即紧张起来,“你们打算和这些公司合作,共同并购?” 如果是这样,那jp摩根的作用就要小多了,德士古和阿莫科也好,都有自己的情报网络,在这方面不比jp摩根差,也只有刚走出国门的中国企业才在这方面比较薄弱,也才是jp摩根的机会。 这也是钱萱的上司主管告诉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