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二节 在商言商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十二节 在商言商

钱萱也不是那么好被糊弄住的,略作思索之后,就摇摇头:“对德士古和阿莫科来说,阿克纠宾这个项目体量不算大,如果你们要与其合作,那么你们只能居于从属地位,而对于长河能源以获取份额原油为主的目标来说,可能是背道而驰的,不划算。” 沙正阳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一旦认真起来的精明,一下子就指出了和外国石油巨头们合作的弊端。 “而与中石油合作,那就更无意义了,主导权肯定在中石油,你们目的都一样,都是要获取份额油,那你们长河能源还不如不干这个项目了,另寻他途更合适。” 沙正阳面不改色,“正因为德士古和阿莫科觉得这个项目意义不大,他们只是想要参与,所以我们与其合作才能获取主导权,……” “你说的不对,阿克纠宾毕竟是一个完全开发之后的项目了,可以获得稳定的原油,你们想要与德士古和阿莫科合作,那么就只能遵循他们的规则,因为你们实力太弱,各方面条件都是最差的,只能作为补充者来参与,所以想要改变规则,你们实力还不够。” 钱萱毫不客气的点明:“正阳,我劝你们不要去抱这种赌博的心态,那只会损失更大,越陷越深,这些国际石油企业各种经验极其丰富,你们和他们合作,只能按照他们的条款来,法律限制了你们不可能耍什么花样,其结果绝对和你们想象的不一样,基本上没有任何可操作空间,我说句实话,你们如果和哈国乃至俄罗斯那些油企合作在这些方面做文章,或许还能有点儿效果,但是我都要建议最好不要把国内这一套带到国外去,那风险很大。” 钱萱的话虽然刺耳,但是却也是由衷之言,国外法律体制制度都和国内不同,而且国企并无主场之利,一旦在国外陷入法律纠纷,可能最终损失的会是自己,这种先例前世中沙正阳也听说过无数了,他当然不会去重蹈覆辙。 “相比之下,jp摩根不是从事油气开采的企业,我们更多的是以协调者和合作者的角色进入,我们的目的很简单,协助合作伙伴取得成功,从而赚取我们该得的一部分佣金,另外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在未来合作伙伴对外融资时我们必须是首选伙伴,占据主导权。” 钱萱也把jp摩根的目标意图毫不掩饰的表达了出来。 这不是什么秘密,jp摩根就是吃这碗饭的,沙正阳乃至长河能源集团都心知肚明,这就是生意。 沙正阳也有些失落,在钱萱面前,他发现自己居然不占据任何优势。 实在是时间太紧,长河能源准备极其不足,可以说是仓促上阵,面对对方就没有底气,这不是他一个人能改变的。 他只能尽可能的争取到更好的交涉结果。 面对沙正阳在自己面前的弱势,钱萱很是得意。 不过她也知道顾及男人的面子,没有趁胜追击,只是提醒沙正阳要从大局着眼,不要拘泥于一城一地的得失,言外之意也就是jp摩根拿他们应得的一份是商业规则,他们付出了,他们就该得到,这就是生意。 回到驻京办之后已经是十点过了,沙正阳没有休息,但考虑到韩德温、莫小琴和苏燕来他们几个也很疲倦了,所以他只把徐利平叫来了。 “情况不太好,jp摩根那边估计会很强势,我接触了一下我那个朋友,在商言商,对方也不讲任何私人情谊,麻烦不小。” 沙正阳把情况给徐利平介绍了一遍,这一次来的五个人其实都对任务很明白,前期谈判会是由沙正阳和徐利平来谈,情报和资料支持由韩德温、莫小琴、苏燕来来负责收集和审查准备,提供作为参考借鉴。 徐利平也知道这项工作不会那么顺利。 如此短的时间内就要谈判这么大一个项目,可以想象得到涉及到的工作内容有多么庞杂,问题是面对的jp摩根也是行家里手,要想占他们的便宜,难度太大。 沙正阳也清楚自己这种想占对方便宜的想法本身就是不正常的,这可能和自己自诩有重生记忆有很大关系。 有了这份心态,自己总觉得自己面对别人的时候就理所当然的该有优势先机,但是这一次他却发现自己竟然无处下手。 “尤董和钟总的意思呢?”徐利平也思考了一阵才问道。 “他们现在对情况还不了解,肯定不可能有什么态度。”沙正阳也在苦苦思考。 “沙总,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徐利平也知道这件事情关系到自己在领导心目中的印象和地位,所以也是殚精竭虑要想表现一番。 “你说。”接触时间虽然不长,沙正阳也知道徐利平不是一个信口开河的人。 “您,或者说集团公司是否决定阿克纠宾石油公司这个项目对集团公司至关重要,必须要拿下?”徐利平问道。 沙正阳一愣之后,慢慢悟了过来,缓缓点头:“如果价格不是特别出格,条件不是特别苛刻,集团公司希望达成目标。” “那么我再问一句,如果不和jp摩根合作,我们能拿下这个项目么?”徐利平一点一点的分析。 “很难,或者说基本上不可能。”沙正阳思考了一阵之后才道:“如果中石油也和jp摩根合作的话,那我们就毫无胜算了。” “但jp摩根不愿意与中石油合作?”徐利平再问道。 “双方都不愿意合作,一方面中石油觉得他们在哈萨克斯坦已经有了一些人脉关系,可以直接竞标,而且他们也还没有拿定主意是否真正参与,另一方面jp摩根觉得和中石油合作,他们所得利益会下降,不如与我们合作。”沙正阳耐心的解释。 “既然如此,沙总,我们如果和jp摩根的合作已成定局,那么就不应该在这方面纠结了,而应当考虑如何与jp合作来争取更好的效果,获得更大的利益,这样也可以让jp摩根物有所值。”徐利平很肯定的道。 沙正阳缓缓点头,事实上在徐利平说出这个建议时,他已经得出了这个结论。 以长河能源集团现有的条件,如果不和jp摩根合作,很难击败德士古和阿莫科,甚至也无法击败中石油,那么既然只能与jp摩根合作,那么就应该果断把重心放在怎么合作,如何来获取更大利益上。 “沙总,如果说我们的时间很紧迫,我觉得不妨在某些方面做一些让步,力争我们和jp摩根尽早达成协议,防止jp摩根和中石油合作,这样早一些介入,我们可以更游刃有余的来考虑在竞标中争取更好的条件和更大的利益。” 不得不承认徐利平的建议也说到了沙正阳的心坎儿上,但作为先期谈判者,如果他这么急促的就进入到了签约阶段,那么肯定会受到质疑,有没有利益输送,有没有过于草率,有没有经过反复研讨和程序走够? 这些都是问题,国企有国企的规矩,这样可以一定程度上规避风险,但是同样也就会造成效率的下降,甚至丧失战机。 “我明白了。”沙正阳点点头,“但必要的前期调查还是要进行,和jp摩根合作,我们处于劣势,但并不代表我们就都要跟随他们的指挥棒走,现在我们最大短板就是在哈国那边毫无人脉关系,一无所知,所以在进入下一阶段之后,我们必须要尽快解决这一短板。” “你的意思是……?”徐利平迟疑道。 “现在就让驻京办那边想办法和外语学院那边联系,俄语和哈语都属于小语种,我们要在先期就把这方面准备好。”沙正阳顿了一顿道:“我的意见是一个星期之内,基本资料就要准备齐全,和jp摩根的谈判就要开始,3月15日之前要完成基本谈判和其他准备工作,20日之前,完成签约,然后赶赴哈国递交竞标资料,……” 徐利平也觉得有些棘手,时间太短了,但是哈国政府竞标报名的时间卡在3月31日之前,根本就没有留给长河能源集团多少时间,可以说这点儿时间根本不够,但是现在局面就是这样,你如果放弃,这样一个机会可能就不再属于长河能源集团,而没有这个机会进入哈国,以后可能难度会更高。 当然这也要和长河能源集团相关调查情况相结合,如果阿克纠宾石油公司反馈回来的资料难以让人满意,长河能源集团哪怕丧失这个机会也不能去随便当一个冤大头。 现在关键在于要从jp摩根那里获得阿克纠宾石油公司方面的资料,这是长河能源集团下决心的关键。 不看到这相关的资料,不经过审查核实,长河能源集团这样大一个国企,也不可能随意投入巨资来收购这样一个项目。 要知道哪怕是投标到竞标的前期开支投入,那都是数以千万人民币来计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