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四节 谈判,表演,大鱼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十四节 谈判,表演,大鱼

“你好,马克。”沙正阳见到对方的第一印象有点儿像前世中经常在央视上出现的加拿大人大山,貌似大山好像也是叫马克。 “你好。”对方很热情,马克是得克萨斯人,但口音中南方味道并不重。 钱萱的英语很流利,充当二人的翻译绰绰有余,但实际上马克也能说一些汉语,而沙正阳也能说一些英语,两个人汉语和英语水平相当,简单的聊天可以,要用于商业谈判就不够了。 两天的接触,已经让沙正阳和马克比较熟悉了,所以简单几句话就可以进入实质性的洽谈。 无论是jp摩根方面,还是长河能源方面,都意识到相互之间的需要。 jp摩根很清楚德士古和阿莫科是根本不需要他们的,而中石油那边态度模糊不清,而且即便是中石油愿意和他们合作,也远不及与长河能源集团合作获取的利益更大。 同样,长河能源集团也很清楚,如果和jp摩根的合作不能达成,他们要想成功收购阿克纠宾石油公司,可能性近乎为零。 “马克说,如果再这样继续拖延下去,恐怕就算是我们双方达成一致意见,恐怕也已经来不及参与哈萨克斯坦方面的竞标了,竞标不仅仅是递交标书那么简单,后期的资料准备非常复杂,同时在哈国,不是你有实力或者标书资料准备齐全就能行的,这一点你们很清楚。” 钱萱的翻译很到位,甚至还很有点儿中国特色。 当然陪同马克来参加谈判的成员中并不仅止于钱萱一人精通英汉,还有一名美籍华裔成员一样精通。 当然这个叫英语名字叫罗宾汉语名字叫胡世豪的家伙对国内汉语的复杂含义运用难以和钱萱相比,所以他只充当一个见证者,避免出现钱萱翻译不到位有损jp摩根的利益,也不排除jp摩根对于钱萱这个才加入jp摩根时间不长的职员信任度还不够的因素。 “达成一个糟糕的协议,还不如不达成协议。”沙正阳摇头,“事实上我们也很想和贵方早一点达成一致,但是我们需要搞明白,我们的付出能换来什么,我想我们已经非常明确的表明了我们的立场,很鲜明,我们不是来走过场的,我们是真心实意想要完成这个项目,但在没有足够的资料支撑映证,我们不可能冒然作出决定。” 灰蓝色的眸子中闪动着很精明的光泽,沙正阳甚至怀疑对方完全能够听懂自己的话语,只不过却在装傻,还要钱萱翻译一遍。 “按照你们的要求,我们在你们面前讲毫无秘密可言,可我们一方的利益谁来保护?” “我想我已经申明了这一点,事实上马克你很清楚我们的诚意,而且我也相信贵方的实力恐怕不仅仅是只体现在这一些资料上,如果单单是一些资料就能成功赢得这样一个规模不小的竞标,那我就不得不怀疑贵方在此项工作上的专业水准了。”沙正阳摊了摊手。 马可笑了起来,语气里多了几分自信,甚至直接就用了汉语:“沙,你说得不错,我们jp摩根当然不止于此,靠一些资料就赢得竞标,那是想当然,不现实,我们有足够的实力来证明我们自己,不过……” “马克,不要不过了,我觉得我们这几天的反复接触,我们也表明了足够的诚意态度,你应该理解,我不代表我自己,而是代表企业,这是一个可能涉及到数亿dollar的项目,我们都要对我们自己负责,……” 沙正阳有些鲁莽的打断对方的话头,直接了当的道:“马克,你应该相信你自己的判断能力,长河能源集团是不是真心想要和jp摩根在这个项目上合作,其实你内心早已经有了一个判断,为什么还要在这些细枝末节上纠缠不休呢?你觉得我们这么大一个长河能源集团会因为你们多交出一部分资料来增强我们自己的信心就放弃与你们的合作么?除非从一开始你们jp摩根就存心在这些资料上做了文章,打算欺瞒我们,……” “no,no,沙,你这是在侮辱我,也在侮辱我们jp摩根,我们绝不会做出有损于我们形象和有悖于商业道德的行为,这一点我们以我自己的荣誉来担保,……”马克有些恼怒的吵嚷起来。 “那还等什么?你拿出让我们信服的东西来,如果确认无疑,我立即请我们的老板飞来和你们jp摩根签约,赶紧为下一步将竞标准备所有资料和搞定所有环节,这才是我们该做的事情,而不是在这里围绕着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喋喋不休!” 沙正阳猛力的一挥手,吼道:“别再犹豫了,耽误了时间。错过了机会,你我都只有成为老板们的替罪羊!” 马克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犹豫之色。 他也很清楚,时间不等人,接下来的工作还很多,不仅仅是靠jp摩根准备这些资料就行,德士古和阿莫科也不是省油的灯,要击败这两家,还得要下大工夫。 马克终于答应再考虑一下,他也需要向他的上司汇报,而钱萱则在离开的时候不动声色的给了竖了一个大拇指。 在她看来,沙正阳今天的表演很到位很投入,成功的达到了目的。 沙正阳也终于可以解开领带躺在沙发里松了一口气了。 不得不说,没有底气光靠这么一股子气势想要获得想要的东西,很难,或者偶尔得手可以,但想要再一再二,那就是痴人说梦了。 沙正阳很清楚,自己利用了马克急于在这个项目上成功的心里。 之前一年多时间他把主要精力花在了和中石油的乌金项目上,结果最终却出了意外,白白投入了许多不说,还浪费了一年多时间,这也让总部对此十分不满,马克急于想要在这个项目上取得成功,挽回自己在总部的印象。 “沙总,您估计能行么?”徐利平也见证了沙正阳和jp摩根方面的三天谈判,其实这还远远称不上谈判,就是一个要求jp摩根提供更多的资料问题,但是却遭到了jp摩根的拒绝,这个问题已经谈了三天。 “也许能行吧,他们也希望早一步达成协议,光是合作初步协议是远远不够的,他们还需要下一阶段为我们赢得竞标,那样他们的佣金才能拿足,而更重要的融资协议才会签署,那才是jp摩根的根本。” 沙正阳并无意要毁约,事实上如果jp摩根给出的东西符合他们描述的,那么阿克纠宾石油公司这个项目就是乐观的,这也获得了莫小琴、苏燕来的一致认同,所以这一点必须要坚持,必须要看到真实的资料。 可以说国外很多地区的原油除开人力成本之外的其他开采成本都低于国内,包括长河能源集团在内的原油开采成本随着时间推移也在日益增长,所以像哈萨克斯坦这些国家的油气开采地质条件都要比国内好得多。 而且从能源安全角度来说,这也是未来中国能源产业战略必走之路。 “计划部和财务部的人到没有?”沙正阳随口问道。 “差不多到了,我让傅蕾安排人去接机了。”徐利平道:“计划部来了五个人,工程技术部又来了七个人,加上财务部六个人,还有总工办也来了一个,现在驻京办都有点儿拥挤了。” “先挤一挤吧,这几天是关键时候,资料一来,马上进行研究分析,省政府办已经和外交部那边衔接了,我们和哈国驻京使馆也联系了,如果这边情况乐观,尤高官和钟总要过来,到时候可能就要去拜会一下哈国大使。” 沙正阳深呼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做了几个扩胸运动,“我有感觉,就这几天就该有一个结果了。” “您这么乐观?”徐利平讶然问道。 “嗯,我感觉jp摩根是在这上边花了心思的,我和马克私下谈过,如果哈萨克斯坦这个项目成功,我愿意以我个人的力量促成下一步长河能源集团在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的进一步投资,我介绍了我们长河能源集团和和我们汉川省委省政府的意愿,要把长河能源集团打造成为世界五百强企业,这让对方很吃惊。” 沙正阳笑了笑,“估计对方回去查阅了世界五百强企业资产规模和年度销售收入,他大概觉得我们距离太远,1995年世界五百强入围企业的门槛大概是营收22美元,折合人民币大概在180亿左右,估计今年大概会要300亿左右的营收才能入围吧,可我们长河能源今年的营收能突破100亿么?” “您的意思是他会认为我们公司为了发展壮大,会更愿意与他们持续合作,比如在国外收购并购?”徐利平沉吟着问道。 “不是他会认为,这本来就是我们集团公司未来发展战略,老徐你应该清楚我们长河石油在面临中石油挤压时的困难,所以走出去是必然之路,现在我们不过是加快了步伐,而jp摩根如果能看到这一点,也有助于我们先打开局面,未来也能有更多的合作机会。”沙正阳淡淡的道:“不要小看这些外资投行,他们很有耐心,也愿意放长线钓大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