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六节 肥肉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十六节 肥肉

“沙总,地下的东西,我们只能按照技术原理来进行判断,但即便是只有让纳诺尔和肯基亚克盐上油田也已经很不错了,虽然看起来开采时间已经有二十年了,但是从其地质结构和近几年的产量变化程度来看,我们认为其产量下滑更多的因为其自身管理问题和投入不足的原因,要想恢复到昔日极盛时期的产能,问题不大。” 莫小琴在谈及这个问题上还是底气十足的。 “这也是我们整个团队的一致意见,只要能交到我们长河石油手上,我们有信心能迅速扭转这个局面。” “这么说来,你们认为这个项目价值意义……”沙正阳沉吟着道。 “沙总,对于集团公司和长河石油的未来长远战略,我不好评价,但是我认为但从经济价值来说,阿克纠宾的两大油田都是极具价值的,尤其是这两个油田的伴生气非常丰富,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天然气资源未必逊于油田价值,如果能善加开采利用,肯定能够给我们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 长河石油一样在汉川有天然气开采和加工,一样清楚国内天然气的需求同样在猛增,而沙正阳更清楚未来天然气这种清洁能源在国内市场需求有多么大。 尤其是到了2012年以后,国内天然气需求缺口越来越大,甚至不得不从澳洲、印尼、卡塔尔大量进口液化天然气,要知道那价格可不算便宜,但是在经济高速发展和人民生活需求的局面下,国内也不得不在沿海港口大量建设cng接收装置,以便于能满足进口cng入港输入的需求。 这还是在国内天然气勘探和开采突飞猛进的情况下,由此可以想象这类清洁能源未来需求有多大。 “除开这几块外,我认为最有潜在价值的还是肯基亚克的盐下油田,这一块尚未开采的油田,也许在国外油企和哈国政府来看是个鸡肋,价值不大,但对于我们长河石油来说却可能是一个潜在巨大宝藏,我们在开采盐下油田上有着丰富经验,这得益于我们汉川境内也有一些盐下油田,……” “这种盐下油田开采难度对于国外甚至除开我们长河石油之外的其他企业来说,可能会是一道难题,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却更像是从一个成功走向另一个成功的跨越,我们很希望能有这样的挑战,而且一些技术上我们也取得了很多突破性的进展,正好可以在哈国盐下油田上一展身手,……” 很显然这位莫部长也是一个技术狂人,一谈到盐下油田的钻探开采,沙正阳觉得对方眼睛中流露出来的精光简直就能穿透厚酒瓶底儿眼镜。 “莫部长,呃,我大略知道了,意思就是盐下油田的开采可能是咱们长河石油所比较擅长的,……” “对,当然因为各国地质结构不尽一致,哈国肯基亚克盐下油田肯定和我们所经历开采过的油田还是有很大差异的,这也需要实地勘探之后再来破解这道难题,但毫无疑问,我们是最具有这个挑战实力的。”莫小琴斩钉截铁的道。 得到了莫小琴这个团队的肯定答复,沙正阳心中也就有底了。 从技术角度不存在任何问题了,那么剩下来的东西就要简单许多了,只需要领导来拍板了。 当然,除开技术问题,还会有一些非技术问题需要考虑进来。 比如一旦获得这个项目之后,原油开采出来之后的运输问题,伴生气的开发利用问题,更涉及到管线运输乃至未来国家能源战略安全问题,不过这都不是现在要考虑的,而是未来的大战略问题了,也轮不到沙正阳来操心。 沙正阳立即给钟广标去了电话,详细汇报了这一情况。 光是介绍情况,沙正阳就足足打了二十多分钟,在电话里钟广标也详细询问了战略储量、开采成本、运输条件以及如果要取得这个项目还需要做哪些准备,需要付出什么,沙正阳也一一作了解释。 “正阳,按照你这么说,战略储量和现在的开采情况基本上都是没有问题的,只是现在企业经营状况导致了投入不足使得产能受到了影响?”钟广标心里也在衡量。 “基本上是这个情况,莫小琴和计划部的人都一致认为,如果能迅速改善经营管理,加大投入,无论是肯基亚克还是让纳诺尔的产量都可以迅速恢复到原有极盛时期状态,甚至还可能进一步提升。”沙正阳介绍道:“另外也就是白白浪费的天然气伴生气也可以进行开采加工,这一块我觉得如果能够结合国家与中亚油气管线合作的大战略来考虑,可能意义更大。” “正阳,你现在是胃口越来越大,好像现在汉川省的层次你都看不上了么?”钟广标打趣:“动辄给我上升到中央能源战略层面,你这是把省委省政府置于何地?” “嘿嘿,钟书记您可别血口喷人啊,我只是一个建议而已,纯粹是从企业利益角度出发,至于说和中央对接,那也该是周书记、王省i长和尤省i长他们的事儿,我们做好我们企业的事情就好。”沙正阳也笑呵呵的道:“我听说中央对与俄罗斯和中亚在能源方面合作的战略正在逐渐成型,我们长河能源集团好歹也是国内几大石油企业之一,纵然无法和中石油相比,但我们也是愿意为国家能源战略尽一份心的嘛。” “对了,你刚才说可能还有惊喜,那是什么?”钟广标随口道。 “这个还不好说,但我以为就现在这样的情况已经很令人满意了,所以您得抓紧时间向省里领导们汇报,尽早飞过来,早点儿敲定,早点儿为竞标做准备。”沙正阳卖了一个关子。 “嗯,光是这么听你一下介绍,我心里还不踏实,还得要实地听取才稳当,我和尤高官说一说,争取明早飞过来,明天下午回去向主要领导汇报。”这非同小可,钟广标也不敢大意,还得要把所有情况都搞清楚才行。 ********* 纪美芙推着轮椅走出首都机场通道时心里仍然是无比彷徨而又有些畏怯的。 她来过燕京,但是也只是短时间的出差,住了一晚上就离开了,对燕京可以说没有多少印象,而且都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了, 据说燕京变化很大,骤然来到这个据说随便丢一块火砖都能砸着三五个厅局级干部的地方,她内心还是有些忐忑的。 虽然沙正阳在电话里告诉她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只管过来,但她还是从内心深处有一种不自信或者说惧怕。 一个无比陌生的环境,对于一个女性,尤其是还带着一个患病母亲的女性来说,肯定都有一种巨大的不适应,这很正常。 纪美芙谢拒了许红菱提出的送她一趟,飞机票很贵,她本来想要坐火车的,但是考虑到母亲身体缘故,在沙正阳的建议下,最终还是选择了乘坐飞机。 内心的孤独、紧张和彷徨在看到沙正阳的笑容时,似乎一下子就消失了,他当时答应了来接机,但是也说了因为工作太忙,就算是他不来,也会安排人来,可是那些人纪美芙都不认识,这让纪美芙又有些担心。 他还是亲自来了。 “美芙来了?”沙正阳笑着和纪美芙打了个招呼,然后又和纪美芙母亲打了招呼。 纪美芙母亲的记忆力很好,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耳朵却很灵,一下子就听出了沙正阳的声音。 陪同沙正阳一道来机场接机的出了王澍外,还有驻京办的两个人以及王澍带来的一个人。 东方红集团驻京办只有六七个人,而且女性只有一个,所以很不方便。 沙正阳无奈之下只能和傅蕾打了招呼,从傅蕾那里借用了两个人。 对于沙正阳的要求,傅蕾喜出望外,作为驻京办主任,她太清楚在私人事情上比起工作上更容易赢得领导的信任和青睐。 这意味着领导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认可接受了你。 尤其是在看到王春刚如鱼得水,郭志明居然也后来居上博得了沙正阳的信任,两度被沙正阳招去谈话安排工作,这简直让傅蕾如坐针毡。 没想到惊喜来得如此突然,如果不是沙正阳告诉她明天尤高官和钟总将会联袂抵京的话,她差点儿就想自己亲自来陪着据说是这位沙总关系很密切的一位同事母亲来京看病了。 沙正阳专门交代要两名女性帮忙,傅蕾自然明白肯定是因为照顾女性需要,所以也专门交代了来的两个人,务必要做到一切让照顾的人满意,同时也主动提出要帮助联系医院,不过却被沙正阳婉拒了。 王澍那边已经安排好了,先到积水潭医院,然后再考虑首都医大附属医院和协和来诊治眼睛。 王澍带了一台奔驰s600,这也是工作需要,同为驻京办,东方红集团在燕京的业务也很多,尤其是在广告宣传和营销方面,工作量也很大。 长河能源集团驻京办来了两台车,一台凌志ls400,一台丰田大霸王子弹头,正好可以供纪美芙母女辆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