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七节 小女人的坚执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十七节 小女人的坚执

看见沙正阳带来的两个女性工作人员无比殷勤的帮着自己把母亲扶上丰田大霸王,纪美芙内心既感到震动又有些惶恐,她没想到过沙正阳离开了真阳,不再担任县长之后,似乎气势更盛了,这从他旁边的人以及这些工作人员表现出来的尊重态度就能看出一二来。 这两位打扮很是大方入时的女性对沙正阳的态度几乎就是有些谄媚味道的殷勤了,这让她很有些不适应。 而且她虽然对汽车这方面不太了解,但是丰田大霸王子弹头却也是见过的,知道价格不菲,而那辆又长又大的奔驰她更是知道价格肯定在百万以上。 就算是沙正阳乘坐的那辆她不认识标志的凌志ls400,光看那造型,估计也不会是便宜货。 沙正阳替纪美芙安排住所是在距离积水潭医院不太远的王府饭店,这也是一个老牌子的五星级酒店,位置好,服务也过得去,当然从价格上来说也不菲。 不过这些问题都是王澍帮忙解决的,沙正阳并没有过问。 一行人驾车来到了王府饭店安顿好,沙正阳也就让集团驻京办的人先行离开,只剩下王澍留了下来。 趁着纪美芙带着母亲去安顿,沙正阳索性就和王澍就在王府饭店的咖啡厅里坐下休息。 “这一位又是什么人?”王澍忍不住想要提醒一下对方。 作为多年的朋友,如果沙正阳真的离开了体制内,那也就罢了,再怎么花天酒地,那也没关系,可你还在体制内,虽说到了国企,但也差不多,一旦作风方面出了问题,那也一样跑不掉。 “你能不能别那么像女人一样这么好奇?”沙正阳没好气的道:“有那心思关心这些,不如关心一下东方红集团的战略规划和发展,今年东方红集团的打包广告策略效果如何?” 见沙正阳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王澍也很无奈。 “还行吧,今年的标王竞争,宁总的意思是可能会放弃了,她觉得连续几年我们独霸,实际上效果已经发挥到了极致,盛极而衰,而且也容易引起审美疲劳,加上今年vcd影碟机大战如火如荼,估计在今年的标王争夺上,会更加激烈,来自南粤那边的厂家估计要在这上边做文章。” 王澍的话让沙正阳陷入了深思。 他记不清步步高也好,爱多也好的发力时间了,但步步高应该已经被高升所取代,而爱多似乎也已经开始出头了,没准儿爱多这个打不死的小强还会像前世中一样顽强的露头。 “嗯,我觉得不必去争这个噱头了,几年下来,恐怕大家真有点儿审美疲劳了,不过在央视黄金时段上的适当投放广告还是很有必要的,这是维系一个大品牌战略的基本要求,尤其是我们食品消费类产品,更是必不可少。” 沙正阳沉吟着道:“乳业这一块,今明两年是关键,焦虹现在全力以赴,估计明后年是决战阶段,在广告宣传上恐怕同样要投入巨大,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春节之后,焦虹就辞去了三洋若斯电器的总经理职务,正式接掌新成立的东方红乳业有限公司。 东方红乳业是由东方红集团出资2亿元,海正运业出资2000万元,华泰实业出资8000万元共同成立的,股份分别是东方红集团占股66.7%,海正运业占股6.6%,华泰实业26.7%。 沙正阳给焦虹的建议是,一边布局奶源地,一边收购合适的企业,双管齐下,尽快形成规模。 目前焦虹已经奔赴内蒙、新疆和青海,考察奶源地建设,当然宛州也是一个潜在的所在,不过对于一家专业乳业生产企业来说,宛州这边的规模显然不够分量。 “除了在央视这一块的投入外,集团在广告植入上仍然花了不少心血,在我看来,影视植入效果也许不及电视广告那么立竿见影,但是其长久效果我觉得可能更好,嗯,准确的说投入和产出更有价值。” 王澍除了集团法务、外联这一块外,营销上他也有很大的话语权,尤其是像自然堂、趣味两家的都属于快消品,对广告倚重很大,王澍的一系列安排都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按照沙正阳、宁月婵和焦虹等人的预测,东方红集团应当在2000年实现营收200亿元,其中酒业这一块的营收会下降到五分之一以下,而自然堂、茶饮料和奶业将分别占到四分之一,而到2002年,东方红集团营收目标是300亿,而乳业这一块应该占到三分之一以上。 这个目标有些宏大,但是也足以说明沙正阳和宁月婵他们在经过了市场分析之后,对入乳业这一块的期待有多大。 要做**业这一块,无论是液态奶还乳制品,除了在品控质量上要确保外,广告营销上更是需要下大力气,而且还需要做到更好。 “怎么都感觉你有点儿想要在影视行业折腾一番的样子,听说冯子材一直在游说你,正刚也有这个意思?”沙正阳在春节期间就听到了沙正刚的话风,当时他还不以为意,但是现在感觉这背后就有王澍在背后支持的意思。 “嘿嘿,是有点儿那么个意思,而且我觉得子材这两年在燕京呆着也没有闲着,还真的被他折腾出一点儿名堂来,他和正刚还真有点儿天作之合的意思,嗯,一个主内,一个主外,……” 纪美芙把母亲安顿好休息出来到了咖啡厅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沙正阳张大了嘴巴,声音提高了几度:“你说什么?子材当编剧,呃,写了一个剧本,正在拉投资,你要投资?我没听错?” “别这么大惊小怪行不行,你怎么老是以老眼光看人呢?”王澍不以为然的道:“我都能被你游说着去投那家生产豆豉的老盛丰,被子材说动投拍一部电视剧又怎么了?而且又不是我一个人投资,正刚正在帮他拉投资呢。” 沙正阳真有些呆了。 他没想到绕来绕去,冯子材还真的走进了影视圈子,而且居然当起了编剧,不知道他下一步会不会当上导演,呃,甚至变成名导?呃,又一个冯导? 一时间沙正阳浮想联翩,觉得自己如果真的能在今世中再造就一个冯导,似乎也挺有成就感的,这才符合自己这个重生者的恶趣味嘛。 王澍看到沙正阳神色诡异,甚至有点儿走神的感觉,也是纳闷儿不解,就算是不赞同,也不至于用这种怪异的表情来吓人吧。 “正阳,正阳,呃,你那位朋友来了。”看到纪美芙过来,王澍赶紧推搡了一把还在处于神游状态的沙正阳。 沙正阳这才从梦游状态中惊醒过来,赶紧起身招呼纪美芙。 沙正阳之前已经为二人做了简单介绍。 王澍也知道纪美芙是沙正阳在真阳县的下属,只不过这个女下属是在太过美颜,其颜值丝毫不比那些影视行业和广告行业的女性逊色,甚至犹有过之,尤其是这副身材更是让王澍也啧啧不已,也难怪沙正阳会为此意动神摇。 王澍约好再见面时间,便飞一般的逃窜了,把空间留给二人。 看看距离吃晚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沙正阳也为纪美芙要了一杯咖啡。 “你好像很疲倦?”纪美芙观察很仔细,一眼就看出了沙正阳略显憔悴。 “嗯,这段时间很关键,天天不是看资料,就是和美国人谈判,谈判很焦灼,还好,在你来之前两天,达成了初步协议。”沙正阳把身体靠在沙发里,让自己更轻松一些,面对纪美芙,他还真的很放松。 纪美芙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我们过来没有影响你吧?还有,明天我们自己去医院就行,不需要你再安排人来陪我们,那不好。” “没关系,真要有人说我以权谋私,那我也就认了,说明我这个人做人很失败啊。”沙正阳漫不经心的道。 纪美芙蹙起眉头,有些生气,“我是说真的,你帮我联系好医院,我已经很于心不安了,你再这样,我就……” “怎么了?”沙正阳坐直身体,“你是不是太敏感了,我就是找个人帮你一下而已,公司驻京办人很多,……” “你说错了,驻京办人再多,那也是公事,我这是私事,对你影响不好,……”纪美芙断然道。 “那行,明天我让王澍找人来帮忙总可以了吧?”沙正阳其实知道纪美芙的担心,这个女人是一个很为别人考虑的性格,深怕这对自己有什么不良影响了,实际上在驻京办,这种事情比比皆是,沙正阳甚至不用想都知道。 纪美芙咬着嘴唇不说话,让沙正阳颇为头疼,最终无奈之下,只能松口:“这样,我让我弟弟来开车接送一下你,王澍来把你带到联系好的医生那里,其他我都不管了,行不行?” 听到沙正阳说让他弟弟来帮忙,纪美芙吃了一惊,脸也一下子红了起来,“你弟弟在燕京工作?” “混日子,我都不知道他在干啥。”沙正阳随口道:“我来燕京这么久了,都还没见着他呢。” “那,恐怕不太好吧?”纪美芙一阵心慌意乱,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惧怕什么,惶恐什么,本来什么都没有,为什么自己却如此忐忑不安。 “没关系,他是我弟弟,就当帮我的忙,这有啥?”沙正阳看着纪美芙脸骤然红起来,一副欲语还休的模样,突然觉得很可爱。 这是一个三十出头的老姑娘么?怎么感觉更像是一个娇俏可人的少女一般? “可我还是觉得不妥。”纪美芙终于沉下心来,咬着嘴唇想了一想才道:“要不我们还是坐出租车过去,到时候你请王澍在医院门口等我们,……” 沙正阳终于被对方给“降服”了,看着对方执着的表情,叹了一口气:“这样吧,我知道你怕麻烦人,我让王澍开车来接你们,然后带你们找到医生,如果时间长,你们就约好时间,或者你给他打电话,到时候他直接来接你,如果时间不长,他就等一等你们,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