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八节 大项目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十八节 大项目

纪美芙终于还是妥协了,她也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儿矫情了。 既然已经来了燕京,人家花了这么多精力来帮忙,自己却还这样那样的,就像是在找茬儿,这不是纪美芙的风格。 她越发有些彷徨与自己和沙正阳之间这种难以言喻的关系了,究竟算什么? 恋人?当然不是。 情人?她无法接受。 蓝颜知己?好像有点儿像,但是那一日沙正阳的行为似乎突破了蓝颜知己这道线,或者只是他的一时冲动,纪美芙无从得知。 简单的对付了一顿西餐,沙正阳就和纪美芙道别离开了。 沙正阳已经感觉到了纪美芙的心神不宁,这不是因为她母亲的病,而是因为自己。 同样他也有一些异样的感觉,也许再继续下去,或者酒吧里喝一杯,就要发生一些不可名状的故事了。 复杂的心绪萦绕在他心头,让他开车的时候都有些心绪不宁,以至于凌志ls400的方向盘都变得有些飘忽,险些和前面那辆黄色天津大发小面的来一次亲密接触。 他都有些搞不明白自己的感情了,为什么会这样乱七八糟,难道是前世中的种种记忆带来的嬗变,导致了今世自己的感情也已经无法像正常人那样去干干净净的爱一场了? 还是自己因为重生带来的种种优势或者说优越感,使得自己下意识的就觉得自己在包括金钱和感情在内任何一方面都可以纵横捭阖大杀四方? 思考再三,沙正阳也难以确定就是哪一种可能性更大,又或者两者交织导致了自己现在的这种复杂心态。 ********* 尤万刚和钟广标一大早就登机飞往了燕京。 看到尤万刚的面色有些不太好,钟广标就估计对方应该和自己一样,昨晚没睡好。 昨天下午向尤万刚一汇报之后,尤万刚就迫不及待的拉着钟广标去向周王二人汇报,周王二人也是专门抽了半个小时来听取汇报,尤其是对阿克纠宾石油公司旗下两个油田储量和年产量以及运输方式都做了十分细致的询问了解。 在确认了各方面的情况之后,周远望和王云祥二人都对这一项目推进持肯定态度,认为长河石油要想摆脱未来的困境,就必须走这一步,而且要走到前面。 只是涉及到海外并购,而且并购所需资金额度相当大,而且还是外汇,这一点上最终还需要向上报中央才行。 当然前期的准备工作可以继续开展走,但一旦到了竞标阶段,就必须要报告了。 周远望和王云祥在这个问题上观点是一致的,那就是全力推进,务求成功,而中央这边由省委省政府来报告,他们二人也很清楚在这个项目上,像中石油这样的巨头极有可能成为竞争对手,所以现在还不能提前透露,否则就要失去先机。 “周书记和王省i长还是很谨慎啊,他们对中石油也很不放心啊。”尤万刚笑得很开心,“不仅仅是我们有这个态度呢,我还真担心他们要‘顾大局’呢。” “尤省i长,那是两个概念好不好?”钟广标连连摇头,“我们也是国企,我们也有十几万人要吃饭,厚此薄彼恐怕说不过去吧?” “呵呵,还是有区别的,当然不会太过露骨。”尤万刚淡淡的笑了笑,“在条件悬殊太大的时候,自然没的说,但如果相差不大的时候,就不好说了,没准儿就要让你顾全大局了。” 钟广标没有回应这个问题,只是说:“那也好,咱们就把一切做到最好,拿出的方案要让哈国政府最满意,我就不信中石油就能有三头六臂,大家公平竞争,谁胜谁败,都心服口服。” “广标,说句不客气的话,也幸亏还有德士古和阿莫科两家,若是没这两家,还真不好说。”尤万刚冷笑了一声,“即便这样,我估计未来都还得有嘴皮官司要打。” “我们只要结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奉陪到底。”钟广标也不客气了,“总不能只准他们吃肉,不准我们喝汤吧?哪里都要占大头,那就凭本事来呗。” “所以我们要把一切工作都做到最好,让所有人都无话可说,在哈国竞标,选择权在人家手里,最终结果如果归属于我们,就算是他们要折腾,我们也理直气壮。” 尤万刚在长河石油工作这么多年,和中石油打交道也是多年,深知对方的强势霸道和难缠,长河石油这么多年和对方交锋多次,胜少负多,但也还算有还手之力,总是被对方告到中央,始终居于下风,这一次在国外的竞争较量,那就各显神通了。 二人一飞抵燕京,就直接到了驻京办,对于驻京办的隆重迎接,尤万刚和钟广标都表现得有些不耐烦。 这种时候了,还搞这些虚头滑脑的东西,自然不受待见,当然二人也理解驻京办这帮人的苦心,毕竟两个主要领导到京,你驻京办若是真的按照领导要求那样轻车简从来迎接,万一领导觉得你这人咋这么死脑筋,说啥就是啥了,那反为不美。 左右这么来,伸手不打笑脸人,我这么搞了,没准儿你也就是表面上批评一下,但内里肯定不会有多不满。 一到会议室,尤万刚就和钟广标直接召集开会,参加人员也就是前期陆续到京参与情报资料收集和研究的一干人,当然驻京办的几位参与了此项工作的主任也都列席。 现在走到这一步,该亮相的都亮相了,大方面保密已经已经没有多大必要,至于具体细节上,倒也没什么,而哈萨克斯坦方面的竞标标书提交时间只有二十天了,所以现在要做的是争分夺秒抢时间把标书做出来。 沙正阳作了较为全面的总结,而工程技术部的莫小琴、计划部的刘国伦、总经办的徐利平都作了补充说明。 “正阳,你说说你的想法。”尤万刚亲自点将, “刚才莫部长已经把一些最关键最重要的内容作了较为详细的补充介绍,我不是搞石油的行家,所以我之前也反复和莫部长、老刘以及财务部的老杨进行过探讨,那就是这个项目意义重大,对于我们长河石油的转型极为关键,通过这一步,我们可以在海外获取较为稳定的油源,而且从投入产出来说,阿克纠宾石油公司的两大项目看似进入中后衰减期,但是如果在我们长河石油的经营管理下,是完全可以重振雄风,继续维持十五到二十年的稳定高产期,……” 沙正阳一字一句,说得很慢,显然是经过了深思熟虑。 “另外还有两点,我觉得应该算是出乎我们意外的一些好消息。一个是伴生气的问题,阿克纠宾石油公司旗下区域的天然气产量很丰富,而且开采条件也不难,之前所有人更多的看重原油开采,所以对天然气的采集不太重视,整个阿克纠宾石油公司旗下只有一个天然气处理厂,规模小,设施陈旧,效率低,如果我们接手完全可以在天然气采集上做文章,获得另外一份收益,……” 尤万刚点点头,天然气的采集简单,但运输就麻烦了,这可能是最大的问题。 但是据他所知中央和哈国方面正在走近,主要就是中哈油气管线建设问题,当然这还是一个意向,还比较遥远,但是从长远计,这是一个必然趋势,如果拿下阿克纠宾石油公司,不但能获得原油供应,还能另外获得天然气资源,那真的就是额外收益了。 “另外一个意外的好消息就是包括哈国以及德士古、阿莫科等公司都没有打上眼的肯基亚克盐下油田,这对于全球很多石油企业都是一道难题,但是对于我们长河石油来说,却有一些技术上的突破,正因为如此,哈国方面对盐下油田这一块根本不重视,因为他们在和德士古、阿莫科这些西方石油企业接触时,对方也都是直接把盐下油田排除在外的,认为开采这一块恐怕是得不偿失,可对我们来说,这就不一样了,……” 尤万刚和钟广标低声交谈了两句之后才又道:“正阳,你把好的方面都说了,嗯,从你们的分析研判来看,阿克纠宾项目是值得拿下的,那么你再谈谈存在的问题。” “存在的问题其实就是两方面,第一,如何确保竞标成功;第二,竞标成功之后如何来确保企业正常经营以至于原油能源源不断的运回国内供我们使用。” 沙正阳这个时候反而没有之前那么乐观了,他整理了一下思绪才道:“竞标如何成功,我们目前是采取和jp摩根合作的方式,jp摩根在哈国深耕多年,各方面的资源和关系都很厚实,但他们是一家投行,不参与经营实业,所以和我们能够达成合作,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和jp摩根联手就能稳操胜券了,我和jp摩根的项目主管马克多次磋商过,认为关键因素还是哈国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