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二十节 战略,策略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二十节 战略,策略

“消息准确确凿?”尤万刚深吸了一口气。 “确凿无疑。”沙正阳很肯定的道:“所以中石油对哈国政府非常不满,据说还通过一些渠道表达了,但没有结果,这也影响到了他们对阿克纠宾石油公司这个项目的信心和兴趣,当然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不过真正我们成功了的话,只怕免不了就有人会犯红眼病了。” 沙正阳的话很露骨,但是尤万刚和钟广标二人却像是没听到。 这个话题不好接下去。 “你继续说。”尤万刚点点头。 “哈萨克斯坦政府由于国内油气资源相对丰富,且哈国国家石油公司也在国内油气资源领域拥有大量份额,像乌津油田其实只是哈国国家石油公司的一个不算大的油田,且哈国国内,尤其是里海沿岸地区还有大量油气资源有待勘探和开发,那都是油气资源极其富集的区域,但他们在炼化这一块上却比较薄弱,整个哈萨克斯坦炼化能力都严重不足,这直接使得哈国自身的成品油都不得不大量依靠外来输入,这和哈国力图打造成为石化大国的宏伟目标不符,所以像奥尔斯克炼油厂这种企业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 尤万刚和钟广标眼睛都是一亮。 沙正阳继续道:“如果我们能拿到奥尔斯克炼油厂并用部分股权置换的话,我和jp摩根方面都认为很有可能换来乌津油田股份,最不济也能多换一部分阿克纠宾石油公司的股份。” 尤万刚和钟广标都明白沙正阳的这番意图了,那就是长河能源集团不应该只局限于阿克纠宾石油公司这个项目上,而立该立足更为高远,不能只单单考虑拿下阿克纠宾石油公司这个项目,开采出原油运回国内那么简单,而可以巧妙的结合哈国对炼化资源的需求来做一盘大棋。 拿下奥尔斯克炼油厂,不但可以稳固阿克纠宾石油公司原油基本去向,而且还可以趁势涉足俄罗斯的石化行业,同时如果能把哈国政府拉进来。 而对哈国这边,既可以博得哈国政府好感借以换取更丰厚的油气资源回报,同时让哈国国家石油公司入股也能让日后俄罗斯在普金上台之后重启国有化时多一番顾虑。 毕竟哈国是独联体中一直与俄罗斯保持着较为密切关系的,而且国家实力也最强,一旦引发两国龃龉,肯定不利于俄罗斯未来的大国雄心。 作为重生者沙正阳很清楚目前到今后两三年内应该是进入俄罗斯油气领域最后的机会。 俄罗斯由于自身经济原因,这几年里不得不通过私有化大量出售油气领域资产,但是这个机遇期也一样隐藏着巨大风险。 那就是在2000年后普金上台,原来在一些事关国计民生的矿业、金融领域私有化政策陡然转向,这使得不但原来不少俄罗斯寡头们纷纷黯然铩羽,同样也让不少进入油气领域的西方石油企业陷入困境。 如何与转向之后的俄罗斯政府处理好投资和发展之间的关系也成为西方石油企业乃至西方国家与俄罗斯政府纷争不断的头疼故事。 “正阳,你这一局可真的是够大啊,我本来都已经有足够的思想准备了,但是还是被你的胃口给吓到了。”尤万刚感慨无限,但是眼神中的希冀之色却是越发浓烈,“阿克纠宾石油公司年产三百万吨原油我就已经很满意了,但没想到你还给我藏着一个乌津油田800万吨的产能,……” “不,不,尤高官,你可别听差了,现在的乌津油田可没这实力,需要经过修复之后有望达到那个水准,这可能要两三年后去了。”沙正阳赶紧打断尤万刚的畅想,这一位可别理解差了。 “两三年算什么?”尤万刚傲然道:“长河石油在我手上,用了十多年才涨到最高二百六十万吨,我琢磨就算是进一步加大勘探力度,而且还要在各方面都很顺利的情况下,十年之内有望提升到六百万吨到八百万吨产量,这就是极限了,而且你要知道这原油是不可再生资源,开采一桶少一桶啊,如果我们能拿到阿克纠宾的300万桶,哪怕再拿到乌津产能的一半400万桶,那将是一个无比巨大的胜利,无论怎么样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尤万刚的豪言壮志也让沙正阳热血沸腾。 的确,他很清楚未来二十年间,中国对原油的需求和依赖性会有多大,尤其是对外依存度的不断攀升,已经让中央睡不安枕了,尤其是来自马六甲海峡的威胁,更是让中央意识到能源安全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可以说未来新能源汽车之所以能在中国以前所未有的姿态蒙眼狂奔,那都是被逼出来的,但是对原油的需求仍然无比饥渴,这一点哪怕在沙正阳重生的时候已然是无解。 中央已经开始意识到了不断攀升的原油进口量意味着什么,同样也清楚来自波斯湾的原油依存度大增意味着什么,马六甲海峡蕴藏着的巨大风险迫使一个大国必须要提前做好充分的准备,狡兔三窟,这是作为大国能源安全战略的基本要求。 中俄、中哈油气管线会在不远的将来陆续起步,而长河能源完全可以充当一个先行者,这既符合长河能源集团的经济利益,同样也不符合中国国家的战略利益,可谓一箭双雕,一举两得,哪怕是承担一些风险,也是绝对值得的。 沙正阳想得到的,尤万刚和钟广标也能想得到,只是他们怎么都没想到沙正阳一来就放了这么大一招,让他们一时间都有些消化不了。 沉吟良久,尤万刚才道:“正阳,不得不说,你这个计划太诱人了,从我个人来说,无法拒绝,我相信广标也是如此,但是光是一个阿克纠宾项目涉及到的收购资金都需要数十亿,嗯,我知道你要说jp摩根可以协助融资,但是这还涉及到未来我们接掌阿克纠宾石油公司之后的投入,资金、人员,还有运输,你提到的奥尔斯克炼油厂,阿克纠宾到阿特劳和阿克陶的管线,还有乌津项目,太庞大了,庞大到我估计周王二位领导都不敢拍板,最终恐怕要到中央层面来统筹考虑,……” “尤省i长,如果中央来统筹的话,我担心恐怕就没我们长河石油的戏了,中石油那是嫡长子,肯定就直接接管了。”沙正阳不得不提醒道。 尤万刚当然也明白这一点,他点了点头,手指轻轻在桌案上如弹钢琴一般点击。 “所以我觉得,还是分成几步来走,先拿下阿克纠宾项目,百分之六十的股权已经可以让我们居于主导地位,我们可以迅速恢复生产来向哈国政府证明我们实力和能力,这样可以为下一步的动作打好基础,而且……” 钟广标接上话:“而且我们拿下了阿克纠宾项目,也同样向中央证明了我们,日后谁要想在其中来兴风作浪撵我们出局,只怕就无法服众了,都是为了国家利益的同时,恐怕也还是要讲一个先来后到和公平公正才对。”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在商业竞争中,我们也要善于运用斗争策略。”尤万刚笑道,“有些我们需要小步快走,有些则需要谋定后动。” 沙正阳也明白尤万刚观点是正确的,要想一步到位的确从难度和风险来说,都有些太过超前了,这是国企,不是私企,就算是私企也需要有足够的时间来尽调,而且是这样巨大的投资项目。 “那尤省i长,下一步我们怎么办?”沙正阳问道。 “晚上我们就一起乘机回汉都,你把那位莫部长也叫上一起。”尤万刚深吸了一口气,“我马上就给周书记和王高官打电话汇报,请他们明天上午腾出时间来听取专题汇报,这样大的事情,又这么紧急,只能特事特办了。” 沙正阳也是无奈,纪美芙刚到京,自己却又要离京返回汉都,这个接待也太不靠谱了。 好在他估计也就是两三天之内就得要回来。 一旦省里边敲定,那么这边就要和jp摩根正式签约,联手启动这个项目竞标了,恐怕下一步就是要直接去阿拉木图了。 交待了下边赶紧去订机票之后,沙正阳和尤万刚、钟广标这才算是放松了下来。 正事儿基本上敲定了,也就等两位主要领导来拍板就算告一段落,准备进入下一阶段了。 “正阳,你可要有思想准备,一旦省里决定了,你可能要在哈国呆一段时间了,起码要等到项目竞标成功,这边项目公司组建起来去顺利接手才能脱身了。”钟广标提醒道:“家里这边需要安排的,提前安排好。” “嘿嘿,钟总,我就孤家寡人一个,没啥好安排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沙正阳笑着道。 “正阳,你还没对象?”尤万刚像是看怪物一样打量沙正阳,皱起眉头,“我还以为你都结婚了呢,应该尽早考虑了,广标,这个情况你要督促尽早解决,你有责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