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二十一节 站位,不凡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二十一节 站位,不凡

面对不可避免的说教,沙正阳只能赶紧告退。 尤万刚和钟广标联袂莅临驻京办,这对于驻京办来算是一个大事儿,纵然是为其他工作而来,但是办完大事之余,肯定还是要过问一下驻京办日常工作的,这也给一干驻京办主任们提供了单独向领导们汇报工作的大好时机。 只不过两位大佬却把沙正阳留下一研究就是大半天,这也让王春刚、傅蕾一干人心急如焚,领导的时间都是很宝贵的,日程更是排的满满的,你这消耗时间多了,留给大家的就不多了。 沙正阳也算是过来人,自然明晓这其中的奥妙,所以果断抽身告退。 不出所料,自己一出门就感受到了无数人充满怨念的目光,好在还算及时,否则自己真的要被这帮人给恨死了。 回到自己办公室,沙正阳把徐利平和莫小琴叫了过来,晚上就要回汉都,明天就要商量向主要领导汇报的事宜。 虽然已经有了向尤万刚和钟广标二人汇报这段经历,但是在主要领导面前,汇报这项工作时占位角度又不一样了,不能完全站在长河能源集团的角度,而需要站在全省乃至全国的高度来谈这一次并购,这才符合周王二人的定位。 在一些细节上又好好讨论了一番,沙正阳心里也大概有了一个谱儿。 对尤万刚、钟广标要谈长河能源集团未来的发展和定位,但对周远望和王云祥二人来说,还有一些明显的区别。 长河能源集团打造世界五百强企业的目标要和汉川省经济发展充分结合起来,要体现汉川省委省政府在这一次长河能源集团在出海并购中的高屋建瓴,体现汉川省委省政府主动服从中央能源安全战略和国有企业改革的这一大方向来做文章。 如果还要想把这一举措拔高,提升到更高层面,那么可以在表述中要体现出汉川省委省政府在国企改革走出去战略中先行一步,为国家能源体制改制做出先行探索这一重要意义来,沙正阳觉得这才是周远望和王云祥所想要的。 或许莫小琴这个技术宅还对此不是很明悟,但是久经沙场地处中枢的徐利平的感受就大不一样了。 当沙正阳不断调整这说辞,凸显这一次长河能源集团出海战略和中央能源体制改革尝试的政策走向结合起来时,徐利平心中也是感慨无限。 难怪人家能三十岁不到就马上要晋位副厅了,人家政治嗅觉和站位高度完全就和自己这些人完全不一样啊。 他甚至觉得恐怕尤万刚和钟广标二人似乎在这方面都还没有眼前这一位理解得这么透彻。 这个家伙甚至领先于省委省政府就在这方面大做文章了。 沙正阳并没有意识到徐利平望向自己的目光一直在不断的变化。 他一门心思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作为一个长期在办公室历练打磨的角色来说,如何构思出一篇脍炙人口重点突出鲜活明晰的文章出来,不是难事,难就难到要捕捉到两位主要领导的心思。 现在中央能源体制改革还处于酝酿阶段,要等到一年多后才彻底成型,中石油中石化才正式将所有资产进行整合之后分家。 现在中央都还处于调研摸索以及在一些领域只说不做的阶段,那么长河能源集团先行一步了,出海了,这一番意义非同小可。 长河能源集团要打造内外双修,上下一体的战略,要走油气并重,注重效益的方略,如何让长河能源集团代表汉川省国有企业扛起国企和能源体系改革的双重大旗,凸显汉川省委省政府在改革开放上的坚定不移大踏步迈进的姿态,也还是需要好好精心打磨一番的。 ******* 尤万刚和钟广标分别与驻京办几个主任谈完话之后,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 午饭就安排在驻京办,尤万刚原来未担任副省i长之前,一直很喜欢在这里吃饭,担任副省i长后就只到省政府驻京办了。 到了食堂,钟广标却发现沙正阳不在了。 “你还在和傅蕾、郭志敏他们谈话,正阳找我请了假,说他一个朋友陪母亲来燕京看病,晚上他又要回汉都,所以中午去陪着吃顿饭,我让他赶紧去。”尤万刚解释道。 钟广标笑骂道:“这小子,有点儿翘尾巴的样子啊,尤省i长,你可别对他太客气,这小子需要随时敲打着。” “年轻人,有点儿激情勇气才好,我们这个年龄,往往过多的未虑胜先虑败了,虽说这样可以规避风险,但是不可避免就会欠缺一些激情,甚至会失去了一些机会,这一点我感触尤深。” 尤万刚目光里多了几分回忆,“当初我刚当长河石油管理局局长的时候,那很有点儿天不怕地不怕的味道,但到后来吃了一些亏,领导也经常提醒,就不得不谨言慎行了,当了高官,那就更不用说了,说话都要三思,……” “像你我哪怕是获知了阿克纠宾项目这样一个情况,敢像正阳那样不管不顾的就先把调查搞起来,先和jp摩根方面商谈起来,这么高的效率,这么大胆的决策,直到现在我都觉得自己是在陪着正阳这小子疯了一回,没准儿回去周书记和王省i长都还要在支持之余批评我们俩呢。” 钟广标也有同样的感慨。 短短一个月时间不到,基本上就要对一个收购金额达几十亿的项目进行一个表态,哪怕还只是一个竞标,但对于长河能源集团来说,也已经是非常罕见了。 同样对尤万刚和自己来说,做出这样的支持表态一样是非常出格的,甚至可以说是破例的。 到了他们这个层面,很多人更多地是愿意考虑如何确保自己头顶上的帽子,而非冒进创新了。 “还有,这么狂放大胆的设想,这么突破性的动作,涉及到如此深远广阔的领域,我晚上躺在床上都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又有点儿飘了,怎么就听进去了呢?” 尤万刚的话把钟广标给逗乐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素来不苟言笑的尤万刚有这样近乎于轻佻的话语,这说明这一位领导是被get到了内心中的最兴奋处,才会如此难以自抑。 要知道他和尤万刚在一起共事这大半年,可以说基本上都只看到了尤万刚严肃冷厉的一面,批评人从不留情面,尤其是对长河石油乃至长河能源集团这帮人更是毫不客气。 不客气的说,谢福才也好,朱汉生也好,鲁同浩也好,甚至袁增桥,见了尤万刚都像是老鼠见了猫。 特别是谢福才和朱汉生两人,在尤万刚面前,连说话声音都要小几分,而要知道这两人在长河石油和武阳石化都是说一不二的强人。 “尤省i长,我的理解,沙正阳这小子的构想正好击中了您原来在长河石油时的未竞之志吧?”钟广标思考了一下才道:“我感觉您其实早就在为长河石油的未来担忧了,但是却一直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策略来解决,因为中央关于能源体制改革的精神并未出来,而出海战略对于我们来说也有些遥远,但现在这层纱却一下子被沙正阳这小子恰到好处的戳破了,所以……” 尤万刚击掌而笑,猛然点头:“广标,你说得对,说到我心坎上了。说实话,我虽然担任了副省i长,但是内心却一直丢不下长河石油,因为我知道我是在长河石油最辉煌的时候离开的,未来几年长河石油就可能遇到很多困难,我问心无愧,但是却难以释怀,为什么我就做不到让长河石油有一个更美好的未来时再离开,那该多好呢?” “所以沙正阳的这个构想让您心怀大定了?”钟广标凑趣的道:“我看您对他似乎有些看重过度了,万一出点儿什么……” “年轻人真要出点儿问题也不是什么大事,谁不犯错误,谁能保证一辈子一帆风顺?” 尤万刚很豪迈的一挥手,语气更见决然。 “搞工作不可能不遇到挫折和问题,谁都不是神,我有思想准备。这么大一个项目,免不了会有诸多问题和麻烦,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问题我们解决问题,有挫折我们总结经验,长河能源集团经得起这种考验,我相信汉川省委省政府也有这个定力!” 尤万刚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钟广标也就不好再说了,再说反而要让尤万刚不高兴了。 话说回来,沙正阳是自己推荐的人,能得到尤万刚如此高度的赞许肯定,他内心也是与有荣焉的。 这样大一个项目,沙正阳能够身处其中,作为一个重要角色参与,对于沙正阳的未来发展好处极大。 可以说只要在这个项目运作成功,沙正阳的副总经理就是妥妥的,而且看尤万刚的态度,大有要把沙正阳作为重点人选来进行培养的意思,这就更让钟广标高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