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二十二节 大丈夫当如是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二十二节 大丈夫当如是

沙正阳选择了向尤万刚请假而不是钟广标,这样更妥当一些。 尤万刚对自己印象越来越好,沙正阳内心也很清楚,自己和钟广标的关系早已经固定,而与尤万刚的关系正处于巩固提升阶段。 这种私人原因请假的方式更能拉近双方之间的关系。 因为这说明自己对对方毫无防范心理,甚至主动把对方当成了可以信任的人。 这种十分微妙的心态会不知不觉的加深双方的关系。 因为不清楚自己这一趟回去之后要在汉都逗留几天,而纪美芙母亲的病情诊治得如何,下一步需要如何治疗,所以他决定还是利用这个中午去和纪美芙见一见面。 晚上七点半的飞机,基本上只能在机场吃点儿东西了,没时间在和纪美芙见面了。 “伯母吃了?”看见纪美芙疲倦中又有几分兴奋的憧憬,沙正阳就估计情况不错。 王澍又恰到好处的溜了,下午三点钟过来接纪美芙她们。 沙正阳也知道王澍的心思,想要凑成纪美芙和自己。 倒不是说王澍对纪美芙印象就有多好,实在是大家都觉得自己该结婚了,哪怕结了婚离婚,都要比现在这种悬着吊着没有着落好。 这大概也是宁月婵、焦虹他们的一致意见吧。 看样子关心自己个人问题还不仅仅是领导,包括周围的朋友同事很多都在关注,毫无例外的都是希望自己早点儿解决。 按照钟广标的意见,绝对不能拖过三十岁,否则会严重影响自己的仕途发展,这也是林春鸣的意见。 纪美芙合适么?沙正阳也不知道,顾湄呢?卿箬笠呢? 似乎因为自己工作的变迁,本来无限接近的卿箬笠骤然又把距离拉远了,而顾湄那边却总是飘忽不定,连沙正阳都有些吃不准顾湄的心思了。 在自己赴京之前,夏侯子打来电话说齐瑞芬无意间提到了顾湄家里可能出了一点儿状况,把沙正阳吓了一大跳,赶紧给顾湄打了电话。 顾湄矢口否认了她自己有什么,只说父亲生意上有点儿问题,但影响不大,要沙正阳不用担心。 但是啥睁眼还是感觉顾湄的情绪有些问题,只是他马上要飞燕京,没有时间多过问,只能委托齐瑞芬帮忙去了解查探一下,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 这一次回去,如果有时间的话沙正阳都打算跑一趟嘉州,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沙正阳对纪美芙也是有些感觉的,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很复杂。 自己是个啥心性沙正阳很清楚,颜值即正义,纪美芙的容貌身材毫无疑问是最符合沙正阳观感的,丰乳肥臀,貌似独立,其实脆弱,还有一颗少女心。 但这种女人也是最麻烦的,平素看起来很理性,但是一旦感性爆发,那就可能是焚天之怒,前世中沙正阳遭遇的高铎那个姨妹子就是这样的,硬生生断送了沙正阳原本还有点儿上升空间的仕途,最终也让沙正阳只能止步于副厅级。 在对感情没有一个绝对肯定的认知时,沙正阳既不想误人,也不想误己,但有时会却又情难自已。 所以这也是一对矛盾,嗯,大概这才是真实的人,哪怕自己是个重生者,一样无法摆脱这一切,甚至因为重生带来的特定优越感而更对自己缺乏自律自控。 “吃了,她要午休一会儿。”纪美芙心情的确不错,甚至很有点儿小女孩的雀跃欢欣的味道。 上午的检查虽然还只是最初步的,但是医生给出的反馈还是正面的,认为纪美芙母亲的腿部功能虽然有些萎缩,但是并非不可逆转。 如果善加治疗,再予以恢复性的功能训练,以后可以获得很大程度的改善,甚至丢开轮椅和拐杖的可能性都很大。 这个虽然还只是初步诊断的说法让纪美芙心情大好,对沙正阳的某种感恩更是深了几分,她甚至有些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沙正阳,但是又无比渴望的在第一时间见到沙正阳。 王澍的果断离去让纪美芙意识到了一点儿什么,但却无法说什么,事实上她和沙正阳之间的关系连她自己都有些说不清,尤其是在沙正阳离开真阳之后,她对自己的未来更是充满了迷惘。 但现在,她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必要再去纠结那些东西了,母亲所患病痛能够得到接触,那就是最美好的结果,她不能奢求太多。 “嗯,老年人的确需要休息,下午是怎么安排的?” 沙正阳和纪美芙选择了中餐,几样精致的小菜,既不张扬招摇,却很符合二人的胃口,一份原味冬瓜汤,更是让人胃口大开。 “还需要一系列的仪器检查,包括t和核磁共振。”纪美芙习惯性的咬了咬嘴唇。 她的唇形很丰满,尤其是这种贝齿轻咬,粉靥带俏的感觉,很有点儿惑人的滋味。 沙正阳知道纪美芙又在担心什么,笑了笑,“美芙,其他你就不必多担心了,嗯,一切以治疗好为准,只要能治疗好伯母的病痛,我相信其他你都不会在意,对不对?” 沙正阳很会说话,但是却有意无意的忽略一些其它因素,其他都不再在意,在燕京诊治医疗费用可不是一笔小花销,这个时候不提这个,日后呢? 真正到算下来一大笔时,恐怕又会成为纪美芙内心的纠结点了。 不过这个时候纪美芙倒是没意识到这一点,她更多的心思都放在了治疗好这一句话上去了。 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纪美芙放下手中的筷子,问道:“咦,你不是说今天有领导要来燕京和你谈工作么?” “谈了啊,谈完了我才过来的,顺带要和你说一声,晚上我要飞回汉都去汇报工作。”沙正阳点点头,“上午尤省i长和钟书记,嗯,现在是钟总经理过来听取我汇报工作,基本上说得差不多,晚上我要和他们一起回汉都向主要领导汇报,所以我中午专门过来陪你吃顿饭,晚上就没法陪你了。” “一句晚上就没法陪你了”歧义无限,弄得纪美芙脸色潮红,瞪了沙正阳一眼,很想叱责对方一句,但是却看到沙正阳一脸正色的表情,纪美芙又担心是自己思想复杂想得太多,只能恨恨的忍住了嘴。 陡然间她又想起了什么,惶然问道:“你是说尤省i长和钟书记都还在你们驻京办,那你怎么跑这来了?” “没事儿,我向尤高官请了假的,告诉他我一个朋友陪母亲来燕京治病,要请假去看看,他马上就同意了。”沙正阳坦然道。 “那怎么行?”纪美芙一下子就急了,差点儿就站了起来。 沙正阳刚到一个新单位,就这么放肆,把领导丢到一边,自己跑了,哪有这样当下属的? 换了谁哪怕嘴上不说,甚至表面上还会表现得很大度,但是内心肯定会有疙瘩。 “别急,别急,领导没你那么心胸狭隘,而且我们工作已经谈完了,领导还需要和驻京办的同志交流,我在那里就有些碍眼了。”沙正阳赶紧宽慰对方。 “那也不行。”纪美芙呼吸急促,看着沙正阳,“你咋就这么不管不顾呢?” 沙正阳一阵头皮发麻,他没想到纪美芙为这事儿情绪这么激动,连忙道:“行,行,行,我吃了饭就回去行了吧?这边还是王澍,另外我明天安排一个人过来帮着王澍,女的也方便一些。” 纪美芙咬着嘴唇不语,沙正阳叹了一口气,“美芙,没你想的那么复杂,我说一句不客气的话,到了我这个位置,领导认可你不会简单的就因为你如何循规守矩唯唯诺诺他就会欣赏看重你了,你得要拿出你自己的价值和存在来,甚至你要让领导觉得离了你这件事情就做不成做不好。一个人在一个单位都可有可无,哪怕你随时随地陪着领导,讨领导喜欢,那也一样只有靠边站,领导可以给这种人安排一个清闲位置,但是绝对不可能对你委以重任或者独当一面。” “另外,你也别有太多顾虑,这么大一家国企,就算是来个人帮忙也很正常,这种事情真不算什么,你相信我还没有天真幼稚到无法评判一件事情轻重的程度上来吧?或者你觉得我当县长真的是靠运气不成?连这些门里门外的道道儿都不懂?” 纪美芙终于平静了一些,她觉得自己好像也太过于紧张敏感了。 沙正阳能走到今天这样的位置,肯定不可能是对这个社会和体制内的种种一无所知,这从他当真阳县长就能看得出来一二。 和袁成功、夏侯通前后两任县高官之间的共事肯定不可能是鱼水交融,免不了也会有龃龉碰撞,但他依然能在真阳牢牢的站稳脚跟,你要说这样的人做事之前没有一点儿评估和准备? “你和东方红集团还有很密切的关系?”纪美芙终于绕开了话题。 只要绕开了这个话题,沙正阳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也把自己现在和东方红集团的关系简单作了介绍。 “那你不后悔?像你所说的那样,你如果留在东方红,不当政府干部,也许你都变成了亿万富翁了。”纪美芙目光里多了几分难以言喻的神采。 “人这一辈子要追求的东西有很多,财富只是一方面吧?”沙正阳用汤勺替纪美芙舀了两勺冬瓜汤,又替自己舀了两勺,端起碗细细品着,“我个人追求的东西,财富不算是特别重要的,我更喜欢做一些自己想做的,而且能够体现我自己价值存在的事情,所以我有这个自信,有这个底气,不至于像有的人那样患得患失,假如我现在一拍屁股不干现在的工作了,我有这个自信三年内一样可以变成亿万富翁。” 神采飞扬,霸气四溢,落在纪美芙眼中却是异彩连连,为之折服,大丈夫当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