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二十七节 意外不意外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二十七节 意外不意外

“胸有成竹谈不上,但是既然坐在这个位置上,总要有点儿想法才行吧?”沙正阳淡淡的道:“坐以待毙也不是我的性格,如你所说,长河能源不能寻求突破,是肯定无法闯过世界五百强门槛的,自然要有一番动作才行。” “正阳,我知道你这个人素有大志,不过长河能源家大业大,但是其弊病也甚多,小火慢煮,循序渐进,还是猛火大开大合,你也要斟酌清楚。”苏伦康善意的提醒道。 沙正阳倒也知道苏伦康是暗示自己长河能源集团内部关系复杂,山头林立,就算是尤万刚当年未必能全数压制得住,若是尤万刚脱手之后,钟广标接手,只怕其中七拱八翘的问题更多。 对方也是一番好意,不过沙正阳也认真思考过。 以自己的资历和威信,现在要去推动长河能源集团内部改革,那肯定会引来强烈反弹,影响到大局,这不是明智之举,所以他也从未考虑过那些。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走出去战略这一步做好,另外兼顾自己分管的长川实业这一块,也就算是对得起自己这个总经理助理职位了。 见沙正阳若有所思,苏伦康也不多言,他清楚对方也是一个人物,此等事情自有考量,轻点一下也就足以。 “对了,你可知道孙妍的去向?”苏伦康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 “啊?孙妍,她去哪儿了?”沙正阳吃了一惊,这一年来他还真的没有过多关注孙妍的去处,不过去年十月的时候,孙妍不也还在省计委么? “她调到省委办公厅了,全国总工会下来的沈建红书记来担任省委副书记兼汉都市委i书记,她去给沈书记担任秘书了。”苏伦康看沙正阳的模样的确是不知晓这件事情,摇了摇头:“你一点儿风声都没没听到?” “我这不是在燕京呆了半个月么?昨晚才回来。”沙正阳目瞪口呆,有点儿不敢相信,怎么孙妍也去当秘书了?“什么时候的事情,吕书记呢?” “吕书记调到甘陇担任省委副书记去了,据说可能要接任甘陇省省i长。”苏伦康道:“吕书记走就是两个星期前的事情,沈书记来是上个星期的事情,你也太孤陋寡闻了。” 沙正阳甩了甩头,有些迷茫。 自己这个蝴蝶扇动的翅膀是不是有点儿大了,前世中可没有这位沈书记来汉川啊,自然就谈不上孙妍去给这位沈书记当秘书了。 “这位沈书记是全国总工会下来的?”沙正阳不解的道:“什么来历?怎么就会把孙妍调过去了?” “沈书记原来在我们汉川省总工会担任过主席,据说她原来就是汉化集团出来的,后来还在秦省短暂担任过一段时间副省i长,应该和孙妍她爸认识吧。”苏伦康淡淡的道:“有这层关系,也就很正常了。” 原来如此,沙正阳也不得不佩服孙立诚的本事,居然下台了还能运作出这么一出来,姜是老的辣。 不过沙正阳倒也是为孙妍高兴,无论沈建红在汉川能干多久,也不管孙妍是否会一直跟随沈建红走,就凭给省委副书记兼汉都市委i书记当秘书这段资历,就足以让她连跨几级了。 “真是没想到,孙妍也给人当秘书了。”沙正阳言语中无限感慨,自己给曹清泰担任短时间的秘书,也有此有了一番因缘际会,不知道孙妍给沈建红担任秘书,又会给她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正阳,我觉得你虽然和孙妍处过一段时间对象,但是你可能还不太了解她,嗯,怎么说呢,我觉得她应该属于那种外表开朗大方,似乎也很柔韧的女孩,但内心却很坚执,她对她自己的生活有明确的规划,而且会一直按照自己设定好的路径向着目标前进。” 苏伦康捧着茶杯认真的道:“你可能只看到了作为女孩的一面,却没有注意到她在工作中的另一面。” 沙正阳低垂下头,一时间没有作声。 应该说孙妍在大学时代,甚至在大学刚毕业的时候都不是苏伦康所说的那样,但是的确在较短时间内孙妍就完成了蜕变,只不过当时自己还沉浸在和孙妍的你侬我侬的情浓时间里,所以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而当自己要为了自己的事业去宛州时,他就发现孙妍好像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对自己一味支持,甚至原以为自己做出一切牺牲了。 只是当时他还是错误的以为可能孙妍是受了其父母的影响,可能觉得自己到宛州发展前景不大,但是到了自己担任县长的时候,对方仍然没有表现出任何改变,他就意识到,可能孙妍已经变了,变得更成熟更具有自我意识了。 这无所谓对错。 人家也是独立的个体,也有自己的理想和追求,准确的说,或许孙妍和自己都属于一类人,个体独立性都很强,都不愿意为对方做出牺牲。 这也很正常。 只是作为男人,从这种心态来感觉,就觉得好像是自己魅力不足,而有些挫折感罢了。 “或许吧,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不过我还是很高兴小妍能走上一个或许能更让她发挥自己才干的岗位。”沙正阳这番话倒是语出至诚。 苏伦康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沙正阳的表情,点点头:“正阳,你不后悔?都说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卖,但我觉得在你和孙妍之间,或许还真的有后悔药可吃呢。” “是么?”沙正阳失笑,“谢谢康哥的关心了,不过这味药能不能吃,可能也只有当事人自己才知道了,有些人或许会觉得甜如蜜,有些人会觉得味同嚼蜡,还有人吃了,那是会痛苦终生的。” “好马不吃回头草这个说法并不适合感情,正阳,你仔细考虑一下,我始终觉得你和孙妍分手是一个错误,你和她都有错,如果能挽回最好。”苏伦康正色道。 沙正阳摇摇头,“康哥,不谈这事儿了,事实上现在我也没太多精力来考虑个人问题,今后一段时间,我都会忙得飞起,恐怕回汉都时间也很少,所以没有必要再纠结这种事情了。” “看样子你是真要干大事去了。”苏伦康嘴角浮起一抹讥诮的微笑,“还是用以遮掩自己内心的空虚?” 沙正阳啼笑皆非,这苏伦康的联想也太丰富了吧?还真以为自己在感情上受挫以至于要在事业上去找补不成?至于么? “康哥,咱们不谈这事儿行不行,别弄得气氛都变尴尬了。”沙正阳摊摊手,“其实我和小妍虽然分手了,但是也并没有变成仇人,也就是联系少了一些,不再是那种关系罢了,其他我觉得真的没太大变化。” 正说间,沙正阳发现苏伦康表情有些微妙的变化,顺着苏伦康的目光望过去,一眼就看见三个女子沿着门廊走了进来,其中一个不是孙妍是谁? 沙正阳有些无奈,看着苏伦康,“康哥,你有意的?” 来抚琴台清风小筑就是苏伦康的提议,沙正阳也知道这里的环境不错,也就答应了,没想到却被苏伦康给这么坑了一手。 “没,我平时也爱来这里,谁知道孙妍有时候中午也要和她们市委办公厅的几个同事中午来这里小坐,也就是顺手为之,没想太多,……” 苏伦康似笑非笑,而沙正阳则是半句话都不信。 “康哥,你这么做,就没想过让大家都尴尬,让我和小妍都不待见你?”孙妍她们还没有发现沙正阳他们,沙正阳压低声音道。 “那是你们的事情,我也没干啥。”苏伦康振振有词的耍起了无赖。 “康哥,这还是一个省政府办公厅处长的言语和做派么?”沙正阳苦笑,“你在颠覆我对你的上佳印象啊。” “随你的便,我无所谓。”苏伦康已经站了起来,进来的三个女孩一下子把目光落到了这边,然后都笑了起来,显然都是认识苏伦康的,很显然她们在这里不是一次两次遇上苏伦康。 说女孩不完全准确,有一个已经三十好几了,风姿绰约,很有气度,另外一个比孙妍应该还略小一两岁,个头要比孙妍矮一截,但是特别爱笑。 “哟,苏处长也在啊,这么巧?和朋友在一起喝茶?”风姿绰约的女人大大方方走过来,和苏伦康打了个招呼。 沙正阳也站了起来,目光只是在这位女性脸上一扫就掠过,却落在了已经呆若木鸡表情复杂的孙妍身上,“小妍,好久不见了。” 一句话就让另外两个女性感觉到了味道的不一样,尤其是走近这个三十多岁的干练女性,更是目光不善的上下打量着沙正阳,似乎要把沙正阳老底儿挖出来。 另外一个爱笑女孩也收敛起了笑容,奇异的目光盯着沙正阳,大概也是意识到了有些什么。 “冷主任,我介绍一下,这一位长河能源集团的沙正阳。”苏伦康平静的介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