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三十节 心花怒放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三十节 心花怒放

从看到汪剑鸣的一瞬间,沙正阳其实心境已经打开了。 两个人之间其实并没有什么不解的深仇大恨,无外乎就是前世中年轻时候那点相互不服气的小心思罢了。 谁也不愿意被谁压倒一头,所以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才会在前世中不断纠结变幻。 如果真要论起来,这其实都还算是一种在可以接受范围之内的竞争,哪怕有些小手段小花招,沙正阳现在想起来,都还是有些好笑。 当然,这也是处在自己现在这种状态下的感觉了,真要换到前世中那种状态,只怕就要咬牙切齿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了。 而今世,汪剑鸣其实还真没对自己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特别是现在,自己和对方已经不在一个层面上了,以往那些点点滴滴都可以抛之脑后了。 “剑鸣,来坐,昨晚和县公安局那帮人,多喝了几杯,刚起来,你坐一下,我马上好。”沙正阳招呼沙正阳入座,自己抓紧时间洗漱了一把,便出来了。 “正阳,你现在也难得回来了,听说你调回来了?”汪剑鸣把手里提着的杜仲放下,“看样子你也很忙,这是我姨夫从穹山那边带回来的野生杜仲,泡水喝对身体有好处,尝尝。” “嗨,你我两个老同学还来这个?”沙正阳很是惊讶于汪剑鸣的变化,这种变化说不清楚是好是坏,只能说也许对方也在不断适应这个社会,昔日的印象正在不断的模糊。 “嗨,就是因为是老同学,这么久没见到,才过来看你一下,昨晚你也不喊我一声?”汪剑鸣此时的心态已经变得无比端正,甚至有些异样的热络了。 从对方言谈举止,汪剑鸣已经能感受到对方的巨大变化,尤其是洗完脸之后穿上衣服后进来,举手投足间招呼自己时流露出来的姿态,让汪剑鸣一下子感受到了如同贾国英招呼自己的感觉。 “临时约起的,正好许铁他们和峥嵘在一块儿,所以就在一起了。”沙正阳一脸淡然,“我现在回汉都了,忙过这一段时间,以后多的是机会。” “那可说好了,到时候你回银台,我来尽地主之谊,到时候我把焦阳、王仲华还有陆□@都喊上,我们这一届的聚一聚,如何?”汪剑鸣开始慢慢恢复了作为县府办主任的状态。 “好啊,你现在是县府办副主任了,好歹也是县里管家之一了,嗯,王仲华是县委办副主任,听说他要下去主政一方了?”沙正阳很随意的道:“到哪个乡镇?” “可能是大庙镇。”面对沙正阳的从容自若,汪剑鸣心中也是感触颇多,他竭力想要让自己表现得气定神闲一些,但是总感觉还是有一点儿缩手缩脚,甚至在贾国英面前都没有这种感觉。 “大庙?那可是个艰苦地方,看样子贾书记要让王仲华去锻炼一番日后好当大用啊。” 沙正阳的评价让汪剑鸣的这种感觉更浓了,大庙镇不小,只是远了一些,偏处最北端,和北面的武阳市接壤了。 “大庙现在路也已经修好了,未来前景还是不错的。”汪剑鸣下意识的解释了两句。 “你呢?”沙正阳突然问道:“王仲华要去大庙当镇长,你也该找个机会下去啊。” “正阳,你应该比我清楚,县委办和县府办还是有些区别的,而且王仲华在担任县委办副主任之前也干了一年多快两年时间的县府办主任了,算是有两个不同岗位的锻炼经历了,我到县府办担任副主任时间还是短了一点儿。”汪剑鸣老老实实的道。 汪剑鸣这是实话。 按照这边的惯例,县委办副主任到下边乡镇担任乡镇长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县府办副主任就不一定了,资历浅的副主任都有可能让你去某个乡镇担任副书记过渡一下,资历深的一般也只能去小一些的乡担任乡长,直接担任镇长是不太可能的。 汪剑鸣担任县府办副主任也不过一年多点儿时间,加上他担任副镇长的经历,副科级任职时间也就刚满三年,各方面都肯定无法和县委i书记秘书出身的王仲华相比。 “也是,不过县府办也是一个锻炼人的地方,再打磨一两年,完全可以去一个乡镇担任主要领导。”沙正阳鼓励道。 “嘿嘿,正阳,我很知足了,从乡镇回到县府办,感觉都还是不一样了,基层呆了两年,学到了不少东西。拿领导的话来说,深入基层,才能知道下边最头疼什么,最怕什么,最急迫的任务是什么,明白这一点,你才能知道自己的工作该干什么,我在乡镇上干这两年,总算是体会了一把。” 汪剑鸣不无自豪,哪怕是在沙正阳面前,他也还是敢自夸一番的。 能走到县府办副主任这个位置上,固然有自己姨父的帮助,但是也还是和自己在下边的表现有很大关系。 从某种程度来说,沙正阳的表现也给了汪剑鸣很大刺激,凭什么沙正阳能步步高升,而自己就只能在乡镇上厮混? 而且沙正阳在南渡镇的口碑极佳,谁到南渡镇都能听到沙正阳的大名。 现在南渡镇已然是全县第一镇,早就把城关镇和东沱镇甩在了后边,东方红酒厂和自然堂矿泉水成为南渡镇最雄厚的经济支柱,现在哪怕是南渡镇一个镇长助理到除城关镇和东沱镇任何一个乡镇去当副镇长副乡长都不愿意去,最起码都得要安排一个副书记才能让人心理平衡。 也正是基于此,汪剑鸣这两年工作也是颇为用心,贾国英对他的印象也一直不错,只不过现在新来的县长也不是等闲之辈,他现在还处于一个熟悉阶段。 “看样子剑鸣你在乡镇工作这两年收获很大啊,嗯,没在乡镇工作,就难以知晓最基层的难处,可以说乡镇工作这段经历日后肯定会成为一笔宝贵财富,哪怕你以后当了县领导,那也肯定会受益匪浅。”沙正阳笑着道。 “呵呵,正阳,县领导我就不敢痴心妄想了,不是谁都能和你比的。我也就觉得既然变了黄鳝就得要学着钻泥巴,吃了这碗饭,你也不能让下边干部群众觉得你就是一个吃干饭混日子的窝囊人不是?”汪剑鸣平静的道。 这一番话倒是说得很有水平,沙正阳觉得汪剑鸣这两年变化有点儿大了。 但想想前世中,汪剑鸣和自己竞争激烈,但是也未曾多居于下风,自己混到了副厅级,他也一样,虽然湖滨区高官职位上失败了,但是也干到了市文体局局长这个位置,这也能说明对方并不是真正的无能之辈。 心胸狭窄一点儿这个缺点在很多领导干部身上都有,就看你自己能不能很好的处理了,现在看来汪剑鸣哪怕没有自己这个竞争对手,依然在正确的路上走着,甚至可能还因为自己的标杆作为对标的目标,他现在走得更稳健。 “朱书记走了,贾书记接班,谁来当县长了?”昨晚沙正阳和许铁他们吃饭的时候也只提到外地新调来了一个县长,接贾国英的班,但具体是谁,沙正阳也没多问。 “宋云培,新湖过来的。”汪剑鸣随口道:“听说也是一个厉害人物,前几天在县政府常务会议上把朱伟忠批评了一顿,弄得朱伟忠差点儿都要去告病住院了。” 汪剑鸣知道朱伟忠恐怕是沙正阳在银台最恨的人了,也有意把这个消息透露出来,当然他也清楚,恐怕现在的沙正阳根本就不在意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儿了。 “谁,你说谁?宋云培?!宋云培来银台当县长了?”沙正阳讶然。 这个世界可还真够小的啊,宋云培居然从新湖调到银台来当县长了?这个人厉害啊。 他印象中去年春节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宋云培接任新湖县委副书记也没多久吧? 而且新湖的经济就算这两年发展快一些,也肯定没法和银台比,而宋云培居然来了一大跨度动作,直接到银台来当县长了,不简单呐。 一听沙正阳的语气,汪剑鸣就知道这里边有故事,赶紧问道:“正阳,你认识宋县长?” “嗯,吃过两次饭,这人的确很有见地,很厉害的人物。”沙正阳点点头。 汪剑鸣大喜过望。 沙正阳说的吃过两顿饭肯定就不是那种官面上的饭局,绝对是某种意义上的私宴,那就大不一般。 县里都在传宋云培才四十岁不到就当县长,比起当初曹清泰来当县长不遑多让,未来肯定也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而且从接触这段时间的感觉来看,这个宋县长也绝对是一个作风凌厉的角色。 汪剑鸣一直在考虑该如何来适应这位新县长的风格,没想到这一趟来还真来对了,沙正阳居然和宋县长有交情! 一看汪剑鸣欲言又止的表情,沙正阳就明白汪剑鸣的心思了,笑着点点头:“嗯,抽个时间我会去拜访宋县长的。” 汪剑鸣心花怒放,“正阳,那就谢谢老同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