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三十二节 无妄之灾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三十二节 无妄之灾

“沙总,尤高官和钟总请您马上到一号会议室去。”女孩很漂亮,当然只是那种普通的漂亮,口音里有点儿秦都腔。 “哦?”沙正阳下意识的看了看表,九点四十五,上班好一阵了,也没见之前有什么通知,这么突兀的就要开会,这是长河能源集团的风格?“要开会?什么内容?” 一号会议室是党委会议室,一般说来主要是党委方面的议题,比如民主生活会、中心组学习、重大决策、人事调整、纪律检查等等,而如果要研究业务工作的话,基本上应该是在二号会议室。 两个会议室其实都不算太大,一号会议室只能容纳二十多人,而二号会议室能容纳四五十号人。 按照惯例或者规矩,无论是党委会还是办公会,都应该提前有议程出来,提交给党委委员们或者参加办公会的相关领导,但沙正阳之前却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哪怕是因为自己出差在外,但是起码电话上应该要通知一下自己,这是起码的规则,但至少到今天早晨,沙正阳都没有接到任何通知。 女孩摇摇头,“这我不知道。” 沙正阳皱了皱眉,不过他倒不至于去难为办公室一个女孩,点点头,说了一声:“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女孩略微有些感激,抿了抿嘴道:“是申书记和尤省i长、钟总他们一块儿先进的会议室。” 申书记?沙正阳又愣了一愣,申云慧?集团公司纪委i书记申云慧?这是班子成员中沙正阳唯一一个没见过的,上一次沙正阳的见面会,申云慧没有出席,据说是到武阳去了。 申云慧也是集团班子成员中唯一一个女性成员。 果然不是好事情,申云慧和尤万刚、钟广标一起先到,这说明他们可能是一起从同一个地方过来的,也就是说他们可能早就就这个会议议题进行过讨论了。 能让他们三位一起讨论的,能是什么好事情? 跟随着女孩,沙正阳夹着笔记本就过去了。 到了第一会议室,沙正阳才看到除了尤万刚和钟广标,还有一个四十来岁的瘦如麻秸秆一样的女性,瘦削的脸颊上雀斑不少,一双眼睛却有点儿像是猫头鹰一样,随时都在审视着对方。 袁增桥、朱汉生和鲁同浩也都到了,唯一缺的就是长河石油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谢福才,而他也是集团公司党委委员。 瞄了一眼尤万刚和钟广标的神色,都不太好,有些阴沉,看来自己猜测的是真的,外人都觉得在长河石油干很舒服爽利,但只有你到了这个位置,你才会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坐吧,正阳。”尤万刚的语气倒还平和,但是据沙正阳知晓,这种平和下边往往就蕴藏着风暴,“可能你还是第一次在集团公司召开党委会呢,熟悉熟悉吧” 集团党办主任李连亮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了,原来在长河石油管理局担任党办主任,被直接提到了集团公司来担任党办主任,是忠厚老实的老好人。 李连亮不是党委委员,所以他只能列席会议做记录,没有发言权。 沙正阳无声的点点头,拿出笔记本,自顾自的准备做记录。 “老谢还没到?”尤万刚看看表,有些不耐烦。 “估计还要几分钟。”李连亮回答道:“这个时候可能路上有点儿堵车。” 沙正阳观察着在座众人的表情神色,袁增桥有些沉闷,只是歪着头不说话,而朱汉生则微微仰着头,似乎是在思考什么,倒是鲁同浩精神劲儿很足,朝着沙正阳点了点头:“正阳,看样子你还得要马上去燕京啊?” “嗯,要看省里这边的进度,估计很快。”沙正阳点点头。 这不是什么秘密,省委省政府的态度都很明朗,现在当务之急是选去燕京和哈萨克斯坦的团队成员,这都得要挑精兵强将,必须一战而胜。 沙正阳意识到这一次会议可能和谢福才有一定关系,否则不会这么多人要来等他一个人,若非如此,完全可以边开边等。 八分钟后,谢福才气喘吁吁的跑进了会议室,连连道歉。 尤万刚也没说什么,只是挥挥手,示意对方入座,党委会正式开始。 “这个党委会是临时召开的,只有一个议题,云慧通报情况,然后部署下一步工作。”尤万刚话语干巴巴的,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甚至还有点儿阴郁气息。 除了钟广标,所有人心里都是咯噔一响,虽然料到肯定不是啥好事儿,但是这么大张旗鼓,问题绝对不小。 “先通报一个情况,省纪委今天上午双规了长川实业有限公司主持工作的副总经理吴庆龙,以及副总经理李伯丰。”申云慧的话一样毫无感情色彩,这几句话从她那张薄嘴唇里绽出来,更让人觉得有一股子冷意。 一时间会议室内都悄然无声,大家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来评价。 长河能源集团终于开始从内部开刀了。 吴庆龙是副厅级,他原来是长河石油管理局党委委员,长河实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而李伯丰原来是长河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和吴庆龙是穿连裆裤的,吴庆龙出事,李伯丰肯定跑不掉,这也在预料之中。 只是长川实业有限公司总共就五个副总经理,其中还有一个负责主持工作的吴庆龙,现在一下子拿下两个,这未免就有点儿太震撼了。 谢福才的表情很精彩,先是震惊,然后又摇了摇头,似乎有点儿不敢置信,最后是有些颓然。 他原来是长河石油有限责任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长河实业有限公司也是他在分管,吴庆龙也是他一直推荐希望其担任新组建的长川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但是尤万刚一直没有同意。 现在吴庆龙和李伯丰出事,他这个昔日长河石油的常务副总肯定有责任,当然要这么说尤万刚这个当时长河石油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长兼党高官也一样有责任,当时的总经理,现在已经退下去的张科肯定要也有责任。 尤万刚见有些冷场,点点头,“云慧,你继续。” “目前省纪委已经查明了吴庆龙和李伯丰在长河实业有限公司中任职期间,大肆倒卖国有资产,给国有资产造成重大损失,贪污、受贿,生活作风极其糜烂,后来在长川实业有限公司中任职期间仍然不思悔改,二人依然沆瀣一气,狼狈为奸,……” 这些语言按理说都不应该出现在官方的通报中,很显然申云慧也是夹杂了自己的一些感情色彩在里边,所以才会如此用词。 从一调到长河能源集团担任纪委i书记,申云慧就被委以重任,她也意识到自己恐怕是责任重于泰山。 省纪委转交给她的控告信和检举信多达两箱,二十多公斤,从八十年代中期一直到现在,其中部分是查处过的,也有部分是事出有因查无实据的,还有一部分是捕风捉影的,更多的是未经核实或者难以核实的。 这些检举控告信林林总总多达上千封,其中巨大多数来自长河石油,占到的比例达一半以上,而三大煤业的检举信大概占到百分之三十,而两大炼化企业百分之十五不到。 光是看完这些控告信,集团纪委十来号人就花了一个月时间,将这些检举控告的线索和关联关系梳理清楚,一一列表,以作为下一步开展工作的主要方向。 可以说集团公司成立这大半年时间里,申云慧就基本上在集团公司机关没呆到一个月时间,大部分时间都在武阳、秦都以及汉都这三座城市的下边各单位奔走. 很多线索由于时隔太久,很多检举人都不再愿意继续提供情况,但是她都锲而不舍,一次两次三次的去上门做工作,也的确取得了不少进展。 事实上吴庆龙和李伯丰这一窝案也就是申云慧抽丝剥茧慢慢梳理挖掘出来的,经过了相当一段时间的外围调查,算是查实了不少问题。 而由于涉及到了吴庆龙这个副厅级干部,申云慧也不贪功,果断交给省纪委,配合省纪委动用更多的资源来秘密调查,最后才一举拿下了吴庆龙和李伯丰。 申云慧本身就和原来长河能源集团内部七家公司没有任何瓜葛,她一直在纪检系统工作,从嘉州市纪委照顾夫妻关系调到省纪委. 省纪委也就是考虑到长河能源集团旗下几家公司反映出来的问题都不少,这才专门将这员大将派到了长河能源集团担任纪委i书记,从一开始就要正本清源,给集团公司开一个好头。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吴庆龙和李伯丰涉及到的案情十分复杂,省纪委已经成立了专案组正在启动调查,但是因为涉及到人员很多,省纪委也要求我们集团公司纪委要积极配合,尤其是相当一部分处级和科级干部就要交给我们集团公司来处理,由于涉及人员众多,不少人可能都要配合调查,……” “……,而长川实业有限公司本身就因为新组建时间不久,很多业务都还处于一个缓慢的磨合整合期间,所以这可能会对长川实业有限公司的业务开展造成很大的影响,沙助理现在分管和联系长川实业有限公司,可能现在就要考虑……” 申云慧很显然对集团公司在长川实业有限公司的分工管理上有些不太满意,认为让沙正阳这样一个年轻人来分管联系本身就是一个大杂烩的烂摊子,就是不负责任,但是她又不能直接职责尤钟二人,只能这么隐晦的提出自己的不同意见。 沙正阳搓着脸,这特么真的是无妄之灾啊,怎么这事儿就摊到自己身上来了,要知道自己可是连长川实业有限公司的办公地点都还没有去过一次呢?怎么这马嚼子就一下子笼在自己头上来了,似乎就成了自己的责任了? 这是不是有点儿太夸张了一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