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三十三节 兼任董事长?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三十三节 兼任董事长?

申云慧是一个比较纯粹的纪检干部,这一点尤万刚清楚,事实上在申云慧来长河能源集团之前,省委副书记、省纪委i书记郝建国和他交换意见时就谈到了这一点. 郝建国认为对于像长河能源集团这种超大型企业集团,涉及到多个能源行业的大型企业,需要一个持身正、性格刚也不乏能力和手腕的干部来负责纪检工作,申云慧虽然是一个女性,但是却是最合适的人选。 尤万刚对申云慧来并无意见,他也很清楚包括长河石油在内的这些企业都存在不少问题,作为长河石油的前任掌舵人,他何尝不清楚这些大型企业内部积弊甚多,需要一个和企业没有任何瓜葛的外人来好好清扫一下内部的问题,所以他也很爽快的支持了申云慧来集团。 事实上申云慧的表现也证明了她当得起这个纪委i书记,来集团时间不长,便迅速掌握了许多线索,并且很快就在这条战线上有所斩获,只不过申云慧的动作越来越大,而且也不像之前那样经常向自己汇报工作进展,这让尤万刚也有些郁闷。 尤万刚实际上清楚申云慧为什么向自己汇报次数越来越少,申云慧可能在调查所牵扯到的人很多都是自己的老同事老熟人老下属,甚至也还有不少可能和自己关系密切,一方面可能担心自己会干预甚至走漏风声,一方面可能也怀疑自己是不是也牵扯在其中。 正因为如此,尤万刚索性就等申云慧按照她自己的想法去查,集团给予最大的支持。 他尤万刚人正不怕影子歪,如果说在自己选人用人上自己可能有一些责任,他该承担什么责任绝不推诿,但是要说自己也牵扯其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尤万刚还真希望这个油盐不进六亲不认的申云慧可以通过这一轮调查来还自己一个清白,免得大家疑神疑鬼。 所以这一段时间里申云慧和省纪委那边联系很紧密,很多时候直接到省纪委那边去回报,可尤万刚却视若无睹,甚至还有意宽纵和支持。 现在终于走到这一步了,涉及到吴庆龙,那是副厅级干部,正好该是省纪委接手查处的案子,这里边牵扯到谁,尤万刚都希望能查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云慧,你还是先把情况通报完,至于说下一步长川实业这一块如何来处理,我们待会儿再来商议。”尤万刚忍不住打断申云慧的话头。 这个申云慧,工作没的说,但是情商上还是差了一点儿,查案子六亲不认没什么,但是沙正阳初来乍到,你难道还能把责任推到他头上? 再说了,谁来分管联系长川实业不是你纪委的职责,而是集团党委的权责。 你作为集团党委成员中的一人,个人可以持不同意见,但是却要服从集团党委的意见。 至于说你认为沙正阳不适合分管联系长川实业,那只是你的认为而已,谁适合谁不适合,他尤万刚和钟广标内心都还是有些数的。 申云慧虽然情商差了一点,但是却并非不懂时务,她也听出了尤万刚话语里的不悦,迅即收回话头:“目前来看,牵扯到的问题主要是长河实业90年到96年期间涉及到一些设备的采买和处理,一些建筑业务的回扣,一些国有资产贱卖转让问题,还有长河实业有限公司内部中层干部的调整上吴庆龙和李伯丰收受下属的红包礼金,甚至接受性贿赂问题,……” 林林总总,申云慧虽然没有具体点明,但是却是花样百出,听得在座众人都是面色阴沉冷峻,尤其是谢福才和朱汉生二人都是忍不住叹息不止。 “按照省纪委专案组的意见,我们集团纪委主要负责调查处理一些和吴庆龙关系不是很大的单个性案件,主要牵扯的干部主要以副处级及其以下为主,也有个别正处级干部,另外还有相当一部分职工,鉴于案情复杂,涉及面广,省纪委专案组建议我们集团纪委也从外借调和抽调一部分人员来组成一个专案组,来加强对这一系列案件的查处,避免久拖不决,给集团工作带来较大的负面影响。” 尤万刚心中冷笑,还避免较大负面影响,这个案子一出来,只怕立马就能传得沸沸扬扬,只是这种事情谁也不敢去捂盖子,该怎么查就得要怎么查,他尤万刚态度还得要表得比谁都坚决,否则还真要以为他尤万刚在里边有什么猫腻了。 “因为长河实业这一案还牵扯到长河石油内部不少人,所以我刚才向尤高官和钟总经理汇报了,准备从长流、东神和伏虎三大煤业公司纪委中抽调部分人员来组成专案组,……” 会议的效率还是很高的,一致通过了同意申云慧提出的从三大煤业纪委中抽调部分精干办案人员来组成专案组,同时还从汉都市纪委也借了几个人来该负责人专案组的牵头,这摆明了不信任长河石油管理局纪委,但是尤万刚和钟广标都表示了支持。 “刚才云慧提到了正阳分管联系长川实业的问题,其实我们大家都知道,长川实业的问题并不是现在的问题,而是在几年前长河实业时候的问题,像吴庆龙和李伯丰这种败类我估计在我们原来的长河实业以及其他一些领域都还不少,也希望集团纪委能够配合省纪委把这个案子彻底查清楚,也算是为我们长河能源集团好好的挤一挤脓包,……” “在分管联系问题上,我还是坚持一个观点,有问题查处问题,但是长川实业不能就此止步,仍然要谋发展,涉及到数千人,几十个大小企业,干部职工要吃饭,就只能依靠发展来解决吃饭问题,不可能因噎废食,在这一点上我们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正阳,你现在分管联系长川实业,虽然出的问题都是在你来集团之前的事情了,和你没有关系,但是你作为集团领导分管联系这一块工作,下一步长川实业如何来发展,如何来解决生存生计问题,你也要抽时间好生考虑一下,我知道你脑瓜子好用,办法多,但是长川实业所涉及到的却不是我们的主业,可职工却还是我们的职工,我们该怎么让他们继续保有他们的工作,甚至让他们能够生活得比以前更好,收入更高?这个问题,你要好好考虑一下,……” 沙正阳的钢笔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但是内心却无比郁闷甚至憋屈,这是打算要让自己丢下燕京那边和哈萨克斯坦那边的工作来专门搞长川实业么? 他不认为尤万刚有这么心善,这铁定是为自己身上层层加码。 不出所料,尤万刚很快话风就一转:“正阳今后一段时间主要工作还是在关系我们集团公司走出去战略的专项工作上,但是我觉得年轻人应该多往肩膀上加一加担子,尤其是你原来本来也有搞大企业的经验,你说你对咱们石油或者煤炭具体业务不熟悉,那么长川实业我觉得恰恰就是你最熟悉的领域,……” 沙正阳实在忍不住了,“尤省i长,可我也没有三头六臂分手术啊,哪有这么多精力来……” “正阳,你听我说完,这边的工作肯定还是为主的,六月份竞标就要结束,接下来如果竞标成功,接下来就是进入哈国阿克纠宾项目全面接管开展业务工作,这个时候我相信你可以清闲下来,而我估计长川实业这边的案件查处起码也得要两三个月才能有一个结果,我的意见,是现在暂时由梁逢春暂时主持长川实业的日常工作,沙正阳同志兼任长川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会议散了,尤万刚急匆匆的走了,而沙正阳却懵懵懂懂,完全没有想到怎么情况就会变成这样。 自己居然兼任了长川实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而且还获得了一致通过,甚至在对自己很有些看法的申云慧也犹豫了一阵投了赞成票! 这可是一个有几十家子公司的企业集团,涉及到的员工恐怕连尤万刚和钟广标自己都说不清楚,毕竟这涉及到什么大集体职工、招聘工、轮换工等各种身份复杂体系不一的序列。 我真特么日了狗了,怎么会变成这样?分管联系居然一下子就变成自己的主要职责了,甚至阿克纠宾项目都还成了附带工作了。 如果不是尤万刚表示凡是涉及到海外业务仍然由他和自己负责的话,沙正阳真要怀疑尤万刚是不是也另有打算了。 迷迷瞪瞪的出了会议室,沙正阳还是没有回过味来,这里边肯定有什么自己还没有搞懂的道理,电话响起来,是钟广标来的。 “正阳,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电话里钟广标声音很清晰,似乎心情还很不错? 沙正阳挂了电话,点点头,这里边肯定有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