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三十五节 既来之,则安之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三十五节 既来之,则安之

接下来的话题还是阿克纠宾项目。 对于尤万刚和钟广标来说,申云慧对长川实业的调查乃至涉及到人员被双规查处都在预料之中。 尤其是尤万刚,他早就知晓吴庆龙和李伯丰有问题,所以才会坚决不同意吴庆龙出任长川实业有限公司的总经理。 现在不出所料这家伙进去了,可以预料的是长川实业体系内原来长河实业的不少中干都还会牵扯到这一案中,甚至在长河石油有限公司那边都还会有人被卷进去。 不过这都影响不到长河能源集团现在的发展战略,这已经是获得了省委省政府过会批准的战略规划。 长川实业不过是集团下一个非主业的三产公司,就算是出问题也影响不到大局。 甚至出点儿问题来一个犁庭扫穴,打扫干净,也算为下一步长川实业的重建做准备打基础。 “省里边已经基本定下来了,现在长河石油这边正在抽人组建团队,飞机票是买的后天上午的,我们仨都要过去,先和jp摩根正式签约,然后我回来,尤省i长和你带队在燕京开展工作,另外呆一段时间周书记和王省i长可能要过来,带着你们一起拜会一下国务院相关领导,算是为项目竞标预热一下,也算是打个招呼,……” “不怕中石油那边知晓了消息?”沙正阳笑着问道。 “这个时候,恐怕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估计中石油那边也应该知道了,有中央从中协调,也免得我们自己内部打价格战。” 钟广标对这一点倒是看得很开,这么大的事情要想藏匿下去,本来也不可能,现在无外乎也就是抢点儿时间,占得先机罢了。 对于沙正阳来说,他并不排斥中石油未来入局,但是在他的计划中,中石油只能作为配角进场,最起码不能抢了长河石油的机会。 他也清楚要彻底把中石油排除在外,既不现实,也不可能,中央也不能答应。 好在现在中石油中石化为主的能源体制改革尚未完全启动,这就成了长河能源集团的机会。 只要阿克纠宾项目拿下,接下来奥尔斯克炼油厂项目也能顺利接手,那么长河能源在哈萨克斯坦油气领域的地位就不可替代了。 中央再是支持中石油,也要考虑现实,毕竟都是中国利益,长河能源好歹也是国资主力不是? 至于再远一些的乌津油田项目,这就可以作为和中石油利益交换的一块砝码。 武阳炼油厂和秦都炼油厂未来都还需要仰仗中石油这边供油,长河石油自身在国内的原油甚至连满足武阳炼油厂都有些勉强,秦都炼油厂基本上要靠中石油的供油支持,这也是中石油在汉川和长河石油“打仗”有恃无恐的主要原因。 阿克纠宾石油公司和乌津油田的原油哪怕是通过管线输回国内,从经济成本上来说也更适合直接输到独山子炼油厂,而作为交换中石油在汉川这边的原油也可以交给秦都石化和武阳石化,这也算是一个各取所需的交易。 “说来说去,我们还是要在第一步成功才能谈得上其他。”沙正阳喟然叹道:“阿克纠宾项目我们必须要拿下,这是我们在中亚立足的第一块基石,哪怕中央不支持,只要中央不反对,我们也要拿下。” “不至于,你也把中央想得太狭隘了,中石油固然重要,但是对国家能源安全战略来说,这更重要,谁都不是不可或缺,谁都不能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中石油也不行,只要我们长河能源成功的几率更大,中央肯定会予以大力支持。” 钟广标的话掷地有声,显然这一点上他也有他自己的消息渠道来源。 “那行,我们这边准备得如何了?”沙正阳深吸了一口气,“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放心吧,长河石油还是有人才的,只是一直没有这种机遇,现在总算是有所突破,他们肯定会一展身手的。” 钟广标其实进入长河石油担任长河石油管理局局长兼长河石油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时间并不长,但是他这半年一直基本上一直扎在长河石油,再加上又有尤万刚的刻意扶持,所以很快还是掌控住了局面。 而谢福才这期间也表现还算支持,大概也是意识到了省里的决心,也看到了长河石油目前面临的困境。 这个时候谁要再在里边出幺蛾子,恐怕真的就要被直接拿来斩将祭旗了。 “那我现在……?”沙正阳也觉得头疼,自己还有一天班时间就要奔赴燕京,而且这一趟离开就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回来,问题是现在集团又任命了自己担任长川实业的董事长,这个任命甚至直接获得了省委组织部的同意,也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也就是说现在长川实业由于是新建企业,还处于一个整合阶段,甚至连这家企业的级别都没有定下来,从目前来看是按照正处级的级别来确定的,但是却又征求了省委组织部的意见,这显然是一个伏笔。 也就是说,未来长川实业可能会升格为副厅级单位,甚至更高都有可能,但前提是长川实业要走入正轨,一切要看长川实业的表现。 问题是长川实业的状况如此不堪,这样坐等纪委调查,拖上几个月,这也太荒诞了。 或许尤万刚和钟广标乃至省里边领导都觉得现在长川实业这种状态最好是求稳,拖上几个月也无关大局,起码可以避免政治上的被动,但是沙正阳却不这么想。 几个月时间对于一家自己未来要接掌的企业来说很重要,这么白白浪费不可容忍,所以他必须要提前介入。 钟广标立即明白了沙正阳的意思,皱了皱眉,“你打算现在就要去长川实业了解情况?” “还有一天多时间,我在这边也帮不上什么忙,组建团队,物设人员,只有你们才了解,我一个人都不认识,只能在你们完成组建之后我再来慢慢熟悉,但是让长川实业这么白白拖几个月,我又觉得不合适,我觉得既然任命了我担任长川实业的董事长,那我还是要尽早履职。” 沙正阳说出自己的想法。”哪怕未来一段时间里我可能会离开而不再汉川,但是现在通讯如此方便,我想我在这几个月里的闲暇时间里先了解一下长川实业的大概情况,搞清楚长川实业的具体业务有哪些,还是可以的。” 钟广标沉吟了一下。 安排沙正阳接任长川实业的董事长也是逼于无奈,但他们考虑的也是等到阿克纠宾项目告一段落时才让沙正阳回来接掌,那个时候纪委调查也应该有一个初步结果了,现在这么早,时间有这么短,有何意义? “正阳,你觉得这么早就去上任,合适么?”钟广标提醒道:“走马上任,但是却又没有任何动作,你这个董事长可能就显得有点儿名不符实,未来……” “钟总,我觉得既然任命文件已经出来了,我这是黄泥巴落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从今天开始,长川实业的任何问题我都有一份责任了,集团安排了梁逢春临时主持工作,我的意见是具体业务他还是可以继续抓起走,但是我要开始介入了解情况,不能等到阿克纠宾项目结束之后我再来开始熟悉情况,等我熟悉得差不多了,说不定哈国那边又有工作需要我过去,那我这个董事长才真的是名不符实了。” 见沙正阳的态度这么坚决,钟广标也觉得沙正阳的话有一定道理,反正这个家伙精力充沛,让他去折腾也好。 “那行,我给尤高官打个招呼说一声,下午我和老袁陪你去长川实业开一个干部大会,本来只是想要让老袁去明确一下梁逢春的临时主持工作的,现在这样也把你的事情明确了。”钟广标也是果断的性格,想通了,就直接做出了决定。 ********** 徐利平获得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在燕京,消息总是要慢一些,加上他现在主要心思都在这边,所以对集团公司的消息也就慢了一点儿。 沙正阳走可是把这边一切事务都交给了他,和jp摩根的对接衔接仍然在继续,一旦汉川那边敲定,那么就要立即启动全面的竞标准备工作。 他没想到沙正阳竟然出任长川实业的董事长了,这边事情刚开始,怎么会让沙正阳去趟这趟浑水? 在长川实业干了两年的徐利平太了解长川实业里边的水有多脏,有多浑,有多深了,所以哪怕以他的本事,在公司办公室主任位置上也是如坐针毡,度日如年。 说句不客气的话,长川实业就是洪桐县里无好人,那里边从领导到中干,几乎就没有几个干净一点儿的,说以吴庆龙和李伯丰被拿下他一点都不惊讶,甚至另外三个公司领导还能稳得住,他都觉得惊讶,大概是还没有查到那里来的缘故吧。 至于说梁逢春,大概只能说是里边稍微干净点儿,或者说无能一点儿的,所以集团也是临时应急一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