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三十六节 要有自己的人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三十六节 要有自己的人

徐利平觉得也许沙正阳会给自己打电话询问情况,征求意见,但是想了一想之后,徐利平还是觉得最好自己主动给沙正阳打一个电话。 徐利平和沙正阳接触这段时间里,他也越来越感受到沙正阳在各方面表现出来的水平。 在之前,徐利平虽然从钟广标那里获知了沙正阳的一些情况,但更多的还是抱着一种将信将疑的心态。 钟广标要提拔重用沙正阳,肯定要为沙正阳造造势,吹嘘一下也很正常,但是很快徐利平就发现这不是钟广标很器重沙正阳,尤万刚表现出来对沙正阳的看重程度犹有过之。 而沙正阳率队到燕京来当先遣队开展工作给了徐利平一个很好的近距离接触观察沙正阳的机会。 事实证明尤万刚和钟广标敢破格启用沙正阳是有底气的。 沙正阳从一到燕京对驻京办这帮人的谈话和敲打开始,就牢牢的控制着主动权。 王春刚和傅蕾还有郭志敏都不是易与之辈,却被沙正阳借助大势调动得团团转,一个比一个积极主动,那沙正阳的话来说,这就是良性竞争。 沙正阳的能耐还不仅止于这方面。 徐礼品也亲眼见证了沙正阳和美国人的交锋,软中带硬,时而强硬,时而妥协,总而言之很好的把握了其中的度,最终达到目的。 这让徐利平很好奇沙正阳这一身本事是怎么锻炼打磨出来的,按照沙正阳的年龄,或许他在某一方面能力可以很突出,但是要说在各方面都游刃有余的操控自如,徐利平觉得不符合常理。 或许天才本身就是不符合常理的所在。 不过让沙正阳接掌长川实业,的确是一个有些冒险的挑战。 都集团公司来说是冒险,对沙正阳来说是挑战。 在徐利平看来,沙正阳可以分管联系,但是却不应该直接来担任这个董事长,这意味着未来长川实业的荣辱都将与其牢牢绑定在一起,而沙正阳如果选择海外战略上发力,徐利平相信其未来道路要光明得多。 除非沙正阳本人,还有省里另有考虑。 接到徐利平的电话时,沙正阳正在享受长河能源集团质量上佳的食堂餐。 不得不说这个年代的国企在福利方面堪称典范。 两块钱,能够享受到二十余个或热气腾腾或搭配得宜的荤素菜的自助餐,甚至还有一些小食,任君选择,几乎可以媲美四星酒店的水准了。 所以集团公司几乎所有人都自动放弃了回家吃饭,而选择就在食堂就餐,实在是这等待遇让人难以离弃。 沙正阳是第一次在集团公司就餐,不过总经办早就替他准备好了餐盘和餐票,在他工资里扣了一百元,五十张餐券,每一次只需要给一张餐券,就能获得这样的享受。 踏进食堂的时候,沙正阳就看了一眼,集团机关工作人员大概在一百五十多人左右,而在食堂就餐的大概就有一百二十人上下。 不过沙正阳注意到集团公司领导中除了申云慧外,其他领导包括钟广标都没有人在这里就餐。 虽然没有明确界定,但是摆在饭厅东南角的一排明显是软座座椅的位置就是为集团公司领导准备的了,在隔壁还有两个雅间,可以供临时性的来客提供桌餐服务。 沙正阳并不喜欢吃那种大餐,相反像这种食堂自助的方式却很适合他,回锅肉,烂肉粉条(蚂蚁上树),凉拌猪耳朵,再来一份西红柿炒鸡蛋,外带一碗紫菜蛋汤,很丰盛而可口。 只是选择去哪里坐让沙正阳有些迟疑。 集团办和总经办那些女孩子们都把目光投射了过来,但是由于不是很熟悉,所以大家都还保持着矜持,直到集团总经办另一名副主任唐悦婀娜娉婷的站起身来,主动招呼沙正阳:“沙总,您是来我们这里,还是和申书记坐一块儿?” 申云慧是单单独独的坐在角落,也就是集团公司领导“专席”位置上的,很显然她并不是很想和沙正阳共坐,但是唐悦的这一招却让她不得不主动招呼:“正阳,在这边来坐吧。” 沙正阳很隐晦的给了唐悦一个赞许的神色,这女人抿了抿嘴微笑着坐下了。 集团公司里边不喜欢申云慧的人有很多,但是要说痛恨申云慧的人却没有。 申云慧成天黑着脸,来去如风,除了和纪委监察部的人打交道外,基本上不和外部人接触,一旦接触,那就是工作。 唐悦是集团公司中沙正阳认识为数不多的一个人。 无他,唐悦的妹妹唐琳就是高铎的第二任老婆,而唐琳的妹妹唐棠就是沙正阳前世中有过一段感情纠缠的女子,但现在,唐琳和唐棠应该还在读高中吧。 前世中唐悦曾经是长河石油管理局的企业文化部(党委宣传部)部长。 但是今世长河能源这个前世中并未出现的企业集团出现了,到现在沙正阳都还没搞明白这个前世中并未存在的长河能源集团是不是由于自己这个蝴蝶造成因素才出现的。 前世中长河石油倒是扛起了汉川省要冲击世界五百强的重任,一直到2014年才算是闯入,成为中西部第一家闯入世界五百强企业。 而现在集合了三大煤业和两大炼化企业之后,汉川省委省政府给长河能源集团设定的目标期限是2006年,也就是说要通过十年的努力来冲击世界五百强门槛。 所以唐悦在长河能源集团中能走到什么位置,他也不知道。 唐悦年龄要比唐琳和唐棠大不少,因为唐悦和唐琳、唐棠两人是同父异母的三姊妹,不过唐悦对唐琳、唐棠两姊妹很关心,三姊妹关系也很好。 前世中沙正阳和唐棠在一起很有一段时间,也一度谈婚论嫁,但是最终还是没能成功,而唐悦当时虽然不太看好沙正阳和唐棠的感情,但是却也没有反对,哪怕是沙正阳和唐棠正式了断这段感情之后,唐悦仍然和沙正阳保持着相对融洽的熟人关系。 在进入长河能源集团第一天,沙正阳就是和唐悦打的交道。 这个女人长得不算很漂亮,比起她的两个妹妹来,容颜姿色要差不少,如果说一定要按照分值来计算,唐悦顶多能打八十分,而唐琳和唐棠的姿色绝对都是在九十分以上,所以即便是沙正阳这个颜值即正义的男人心中,唐棠也绝对称得上是一代妖娆。 不过唐悦当然不算丑,而且唐悦待人接物极有水平,给任何人都是如沐春风的感觉,钟广标对唐悦的评价也很高。 “申书记平时也不回家吃?”很自然的挨着申云慧坐下,沙正阳开始大快朵颐。 “嗯,懒得回去了,集团公司食堂菜品很丰富,吃了就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会儿。”申云慧淡淡的道。 这个女人只有两种表情,一种就是现在这种私下的平淡,一种就是公事公办的严肃。 这在一开始让很多人都不太适应,但是久而久之,大家习惯了,反而觉得这个女人性格很直率真实。 能够以这种平淡的表情对你,也就意味着她对你的观感还算不错。 集团领导办公室背后都有半间休息室,可以放一张小床,说是半间就知道面积很小,大概也就五六个平方,能容纳一张床和一个床头柜。 因为年代太久,整个办公楼的卫生间都设置在另一头,不太方便,所以除了偶尔午休外,其他时候没人会在这里住。 “上午我说话不太客气,正阳不要太介意啊,我这人只要一说到工作,就有些不管不顾了。” 听起来像是道歉,但是语气里却听不出什么歉意的味道,大概这就是申云慧的风格,沙正阳也笑了起来。 “申书记太客气了,虽然我内心有点儿委屈,但是这最后长川实业的董事长帽子还是栽在我头上了,我想我可能也就不委屈了,日后恐怕申书记的批评迟早也还得要落到我头上,所以我也算提前接受批评了吧。” 沙正阳自我调侃的话让申云慧嘴角抽动了一下,一抹笑意转瞬即逝,这大概就是这位纪委i书记很难得的笑容了。 “正阳,尤省i长和钟总对你很器重,之前也和我商量过,但我们都觉得目前没有太合适的人选,最终才确定你来,只是我还是不太满意你这个挂名,你现在手中工作这么忙,有多少精力去管长川实业?”申云慧语气越发凌厉,“而且你对集团内部的情况也不熟悉,怎么来接手?单枪匹马干,恐怕不会有一个好结果。” “申书记,这个问题也是我最头疼的,但组织既然都已经这么决定了,我会尽我努力来做好工作。” 申云慧的质问直指问题核心,你没精力时间不说,你手里又没有人,你怎么来把这样庞大一个企业集团来玩转?而且是人心惶惶问题不断的一个企业集团。 这个问题也是沙正阳正在考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