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十九节 赴京 - 还看今朝

第一卷 第八十九节 赴京

雷霆走了。 该办的事儿都办了,汉钢那边和他舅舅已经打过了招呼,一旦汉钢那边要处理货车,就会通知沙正阳做好准备。 钱的问题,雷霆也问过沙正阳需要多少。 他去了一年多时间,好歹也攒了三四万港币,而且如果厚着脸皮在亲戚那边借点儿,估计三五万港币也能借到。 沙正阳犹豫了一阵,最后还是忍不住提醒雷霆关注一下深圳那边的股市情况。 到雷霆走之前,沙正阳干脆就直接给雷霆建议,如果有闲钱,不妨可以投进去试一试,深圳的老五股都可以试试。 这个建议让雷霆很是好奇。 沙正阳不是那种有赌性的人,这一点雷霆很了解,除非有相当把握。 沙正阳不可能在股市上这种风险极大的场合里去搅合,所以这让他颇为惊讶,这不符合沙正阳的作风。 沙正阳也没有多解释,事实上他也无法多解释,只说他根据目前经济状况的基本面来判断,深圳股市目前的状况很不正常,政府应该不会允许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否则将会导致深圳辛辛苦苦打造起来的股交所毁于一旦,所以政府应该有一些政策和手段来支持股市的发展。 这个理由听起来太空泛了,根本无法让人信服,但雷霆觉得还是可以试一试。 当然这个试一试只能是用小钱来试一试,雷霆也觉得沙正阳的分析有些道理,花上一两万港币来试试水,真要被套住了,索性就丢在股市里放着了。 雷霆走之前也和沙正阳说了,如果买车真的需要钱,就给他打电话,沙正阳也没客气,答应真的没办法时会给他打电话。 8月9日,沙正阳和宁月婵、何维三人一起启程前往京城。 早在半月前,沙正阳就已经委托市区一家彩印厂拿出了关于东方红酒的招贴海报,设计是按照沙正阳的提议来制作的,分为了两类。 一类是与汉川省公安机关合作的半公益性广告招贴,类似于后世在各种大街小巷的小饭馆里随处可见的那种广告。 比如“某某提醒您地板湿滑,小心摔倒”,又比如“某某提醒您小心保管好自己的财物”,还比如“东方红酒业提醒您:美酒虽香,不要贪杯”、“东方红酒业提醒您:喝酒不开车,开车不饮酒”,诸如此类。 还有一类就是带有一些青春文化性的语言了,和后世江小白的宣传语言差不多。 领略过江小白无孔不入的宣传攻势和击中心扉的青春漫语,不得不承认江小白的营销做得恰到好处,也很有针对性,而这一次小瓶装的精品东方红也一样要主打这一块。 比如:“约好一年一见,回首已是十年”,“我能拒绝酒,但不能拒绝朋友”,“四海之内皆兄弟”,然后是一群带有浓烈卡通色彩学生形象的图案。 又比如“友情长久,唯有美酒”,“战友,走好”,“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目标”,配图则是一群依依惜别的退伍军人。 比如:“劳逸结合,生活更美好”,“不见,不散”,配图则是一群搭着衣衫下班的工人。 光是这些人物图像设计,沙正阳也是绞尽脑汁,甚至还专门到嘉州的汉川美院去请了专业人员来帮助设计,为此付出了三千块钱的劳务费。 考虑到这个时代过于超前的那些段子未必会被广大群众接受,所以沙正阳也有意调整了语言,使之更符合这个时代特征,所有的图案背景均是以精品东方红和陈酿东方红酒瓶和标识来展示,格外醒目。 东方红酒业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和公章都已经在三天前拿下来了,这也意味着终于可以以这个名字来打广告和对外营业了。 何维是新招进工业公司的高中生,他爹是乡财政所的出纳,高中成绩不咋地,复读了一年也没能考上大学,所以只能灰溜溜的回家,在家闲了一年,最后走后门进了工业公司,然后就被发配到红旗酒厂来了。 这小子头脑瓜子也挺灵活,也能吃苦,毕竟是农村里出来的,沙正阳安排他跟着宁月婵跑,很快就熟悉起来。 宁月婵本来和他父亲也挺熟悉,也算知根知底,所以也比较放心。 火车哐当哐当的在铁路上奔行。 从汉都到京城,火车要三十多个小时,沙正阳已经对这种绿皮快车有些陌生了,前世中印象里长途出行,要么飞机,要么高铁,甚至高铁都很少,现在却要乘坐这种绿皮车,还真是一种不一样的体验了。 这几十个小时对沙正阳倒是一种休息。 这段时间无论是从身体还是头脑,他都累得够呛。 在没有汽车的时代,一切都要靠两条腿,公共汽车和自行车外加步行,就成了主要的交通方式,县里、镇上、厂里,还得时不时去一趟市里,这累得真的和狗一样。 好在一切都在慢慢走上正轨。 前两年酒厂的每况愈下也让厂里的工人们有了很深的危机感,尤其是在厂里停产之后大家各自回家,一个月百十块的工资没了,那份滋味可就不一样了。 红旗酒厂的工人大多都是来自南渡本乡以及周邻的乡镇,基本上都是多年一直在厂里干活儿的。 挨家近,农忙时还能请假回去插秧子打谷子,家里有个啥事儿也能照应,所以算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工作,比远天远地去沿海打工强多了。 说句不客气的话,在外地打工,家里老婆偷了野汉子,自己被带了绿帽子都不知道,这种事情在内陆农村里不少见,能到乡镇企业里干活儿,都算是能人。 酒厂骤然关门停业,打击最大的就是这些工人,一下子没有了每月百十来块的收入,可家里开销照旧,甚至现在家里还得要喝点儿闷酒打老婆,要不就出去打牌赌钱输几个,这日子太难熬了。 所以当酒厂重新复工时,几乎是一夜之间工人就都回来了,而且在得知厂里现在面临的困难时都纷纷表示愿意与厂里共患难。 当然沙正阳也知道这只是一个姿态而已,真正干上两三个月拿不到工资,再浓的情怀都得要淡下去,毕竟大家都有妻儿老小,都要生活。 不过酒厂工人们的心气现在算是凝聚起来了,短时间内无虞,生产步入正轨,就看销售能不能打开局面了。 ******** 继续努力,求加入书单,给个五星评分,几张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