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三十九节 浮生半日好风景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三十九节 浮生半日好风景

“我还以为你真的不来看我呢。”标准的普通话口音让沙正阳一时间都有些失神,这才一年吧,这丫头的口音都完全变了。 “太忙了,的确没时间。”沙正阳看着青春灵动的女孩俏丽的身影,忍不住再度失神,“现在不就来了么?” 年轻真好,这个年龄的女孩可以说是钻石年龄,再等几年,就只能是白金乃至于黄金年龄了。 “我爸给我写了信说了,你调到汉都去了,前段时间我爸又来信说到你,说你当总经理了,到处出差四处飞,还来了燕京。” 贝婧蕾的眼睛体着她母亲费璐,特别好看,乌溜溜的犹如浸泡在一泓清泉中的紫葡萄,绽放着幽亮的光泽,很容易让男人的目光被吸引进去,老少不论。 南锣鼓巷即便是在九十年代也是很让人向往的,因为这里有中戏。 贝婧蕾考上中戏既让沙正阳感到惊讶但又在情理之中。 无论是艺考还是文化成绩,贝婧蕾都是出类拔萃的,加上费璐的文艺功底这么多年的熏陶,的确让贝婧蕾具备了这方面的实力,所以考上也正常,当然考不上也正常,毕竟招生数量有限,任何可能性都存在。 “总经理后面还得要加两个字,助理。”沙正阳笑得很开心,“不过工作的确很忙,到处跑,前天才从汉都过来,估计下周就要去中亚了。” “啊?你才来又要走?”贝婧蕾一下子就不高兴起来,嘟起淡红的樱唇,“上次你来那么久都不来看我一回,这一次才来又要走?我还在同学面前说有个大款哥哥要来,到时候全聚德东来顺随便他们挑呢,你这不是让我在同学们面前丢脸么?” 沙正阳乐了。 女孩子有点儿爱慕虚荣也很正常,贝婧蕾有费璐这样一个母亲,要说一点儿都没沾染上,沙正阳也是不信的。 实际上在读高中的时候贝婧蕾隐藏得很好,但上了大学,这是个释放自我个性的时代,在没有了家庭的束缚樊笼,所以就要放得开许多了。 “不是还有几天么?你要真想吃,到时候我安排就行了。”对于沙正阳来说,这还真不是什么难事儿。 驻京办干啥的,对这些燕京成立著名的食坊那是门儿清,一个电话就能搞定。 这是驻京办的最基本职能,想想领导要请客,你就得要在最短时间最高效率办好,不能说不行。 “真的?我听说……”贝婧蕾忽闪着美眸,咬着嘴道:“那会不会太贵了,我同学可是都挺能吃的,要知道是吃大户,那还不得敞开肚皮,别把你给吃穷了。” 沙正阳笑得肚子疼,这丫头倒还不笨,还知道替自己考虑一下,没有说为了她自己的面子就不管不顾。 “那还真是一个事儿啊,万一他们都专挑贵的吃,又那么能吃,这到时候我出国挣点儿补助怕还不够吧?”沙正阳一本正经的道。 贝婧蕾当然不傻,聪慧如她也不过就是一时担心罢了,沙正阳语气里那一抹调戏味道立即被她发现了,马上撇撇嘴:“你少唬我,我爸都说了,你去的那个公司是汉川最有钱的大公司,收入肯定要比在宛州多几倍,我才不信能把你吃穷了!你这是故意想赖这一顿吧?” “呵呵,怎么赖也赖不掉你啊,婧蕾你这么难缠,谁能赖得掉?”沙正阳笑嘻嘻的道。 “那好,那咱们就说定了,明天是周六,晚上我们去吃东来顺,后天星期天,吃全聚德,就这么定了。”贝婧蕾气势汹汹插着腰道:“我有十来个同学,你没问题吧?” “呃,男同学还是女同学?是不是女同学胃口要小一点儿,能帮我节约一点儿?”沙正阳装出一副哭脸道。 “去,我那些同学都很斯文的,他们会帮你省钱的。”贝婧蕾笑得眼睛都要弯成月牙儿了。 说实话,沙正阳还真的很期待邀请这一帮未来中戏96明星班的学生,前世中中戏96明星班pk北影明星班的学员,可以说是火花四射。 他也不知道贝婧蕾考上了中戏96明星班会给历史带来什么样的改变,不过他印象中虽然明星班得名明星班,但是能给人留下印象叫得出名字的也就那么几个,一大半还是湮没在一年接一年的后浪中。 当然这也只是他的一点儿好奇心加恶趣而已,如果不是贝婧蕾提出来要请她的同学吃饭敲自己这顿竹杠,他也没兴趣主动献这份殷勤。 说起来这些人大红大紫,但也是赶上了好时机罢了,事实上中国演员太多,努力的,演技好的,刻苦勤奋的,漂亮的,多如牛毛,也就是看你能不能撵上这个机会罢了。 本身努力加演技不错,再有机会赶上,那么就该你发达,而这几样你要欠缺一样,那你可能也就泯然众人,尤其是没赶上机会这一条,更是不知道埋没了多少人。 沙正阳和贝婧蕾吃饭的地方就在挨着不远的后圆恩寺胡同口,距离茅盾故居不算太远。 吃完饭之后,沙正阳打算送贝婧蕾回去,但贝婧蕾不干,非要沙正阳陪她散散步。 沙正阳看看表,不算太晚,便答应了,于是乎贝婧蕾便迈着轻快的脚步一路向西,直奔前海和什刹海那边去了。 三月份的燕京实在说不上气候宜人,好在沙正阳也穿得不薄,倒是贝婧蕾很有点儿要风度不要温度的架势,一件米色的长风衣裹着,内里只穿了羊绒衫和,看得沙正阳也都有咋舌,这女孩子爱起美来,还真是不管不顾。 一路上贝婧蕾的话匣子打开了,滔滔不绝,大概是从来没有家乡来人看望她,所以让她格外兴奋。 贝一河现在当副书记了,一门心思要想在工作上干出点儿成绩来,而费璐现在也是心思都在丈夫的事业上,对于自己这个违背了自己意愿考上中戏的女儿反而没有那么在意了,加之贝婧蕾本身也挺争气,平时生活上也很自律,所以两口子也挺放心。 就是沙正阳来中戏看望贝婧蕾也都是专门给贝一河两口子打了电话,没想到人家两口子倒是挺放得开手,几句话说完,甚至都没有和自己姑娘说两句,就把电话给挂了,这让沙正阳也很是无语。 一路上贝婧蕾都在想沙正阳一半炫耀一半叫苦的说自己的学习生活是多么的辛苦,根本不像之前考大学之前想象的那么轻松美好,不过她还是很得意自己很快就适应了学校生活,只是大半年时间过去了,现在已经是第二学期,大家都已经开始憧憬未来的演员乃至明星道路会是多么美好了。 贝婧蕾的感慨倒是勾起了沙正阳的另外一番心思,冯子材和沙正刚加上王澍搞的影视公司似乎已经准备就绪了,看样子这三人是真的打算要来在影视行业中来淘金,对这一点,沙正阳的态度也是无可无不可。 王澍不是那种一时冲动的人,这从他能一直呆在东方红集团体系内就能看得出来。 当初有不少人都愿意支持他自己出来创业,看中的就是他这几年里背靠东方红集团在央视和文娱界积攒下来的深厚人脉和关系,但是王澍却都婉言谢绝,甚至都没有参与过任何投资,除了老盛丰被沙正阳强拉着入股。 但现在王澍却态度鲜明的支持冯子材和沙正刚出来搞影视公司,沙正阳知道除了自己这层关系以及东方红可供运用的资源外,很大程度还是王澍他们认为未来国内的影视行业会逐渐对私人资本放开,这会使得影视产业迎来一个辉煌发展时期,现在正是进入的好时机。 沙正阳当然也清楚这个时候的确是非国有影视公司扎堆涌现的时候,像后来名噪一时的华谊、海润等都应该是在这个时代开始崭露头角的。 王澍背靠东方红,这么些年来已经积累了很丰厚的资源,也搭建起了足够的人脉网络,现在又有冯子材这个“高产作家”转变而来的“编剧”,还有沙正刚这个一样对这一行兴致勃勃的新人,所以免不了也想要试试水。 这也不是坏事。 沙正阳自己当然没有多少心思放在影视行业上。 对于他这个拥有先知先觉的重生者来说,未来值得关注和发力的行业太多了,如果真的想要挣钱,光是互联网这一块足以缔造出无数个百亿富翁,但对他来书,他更希望能够在未来的历史上书写浓墨重彩的一笔。 至于说别人如何走哪条道,他当然不不会去干预,甚至还愿意在适当的时侯予以点拨支持。 就像现在自己身畔如小鸟依人般蹦蹦跳跳欢快雀跃的贝婧蕾一样,她愿意走哪条路那也是她自己选择,自己能做的也就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对方以支持,尽可能的避免对方在这个风光无限背后也有无数人黯然神伤的行业里吃亏罢了。 他能做的也就仅止于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