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十节 别样生活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四十节 别样生活

“什么?你是说要和中戏一帮女学生一起吃饭?” 无论是沙正刚还是冯子材都把嘴张得比鸭蛋还大,即便是王澍都忍不住狐疑的上下打量沙正阳。 “正阳,你这是哪一出啊,前一段时间还对我和正刚、子材他们要搞这家影视公司不感兴趣,就差泼冷水了,现在你却泡上了中戏的女学生,这反差未免也太大了吧?” 沙正刚当然不敢挑衅质疑兄长,而冯子材却是兴高采烈,能有同道总是好事,而王澍就没那么客气的,直接问道。 对于王澍的质疑,沙正阳也是没好气的回答道:“请不要用泡这么庸俗的词语好不好,你们怎么脑袋瓜子里就不能装点儿正经的东西呢?我说了,是我在宛州一个关系很好同事的女儿,人家自小把我当大哥哥一样看待的,我们家就我和正刚两个,也没个妹妹,我觉得有个小妹妹也挺好。” “小妹妹?情妹妹吧?”冯子材一开口就要比王澍恶毒刻薄得多,直指核心:“人家女孩子如果不漂亮,你铁定是不会接受这样一个妹妹的,少在我们面前打马虎眼儿,我们不是道德卫士还要追究你个啥,不过你自个儿悠着点儿,别玩出火灭不了,那就麻烦了。” 沙正阳冷笑:“才子,看你这样子倒是有感而发啊,是吃过亏,还是觉得自己经验丰富?” 冯子材悻悻的道:“别把一番好心当驴肝肺,我这是善意的提醒,你和我们身份不一样,我们仨,只要没结婚,随便怎么着,也出不了大事儿,国家也没给我们发工资不是?你不一样,大好前途别在这上边儿给毁了,当然如果说你情深似海情根深种,非她莫娶另当别论。” “滚!”沙正阳真的要咬牙切齿了,这家伙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冯子材不敢和沙正阳正面交锋,只能暗自嘀咕一句。 “王澍,明天晚上东来顺,我让驻京办订了,到时候你去结账就行了,十来号人呢,据说胃口都不小,看样子是要让我破费。”沙正阳无可无不可的道:“后天中午全聚德,一样,你看着办。” “嗯,结账没问题,不过这帮学生真的很有潜力?你的眼光行不行啊,别就是损公肥私啊,为了讨好你这位所谓的同事女儿,就忽悠我们去买单,我们这小门小户的刚开张,不容易啊。”王澍笑着打趣道。 王澍的话让沙正阳有些脸红,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儿这方面的味道似的,不过他当然不会承认。 “行了,我的眼光什么时候出过问题?”沙正阳这方面还是很有底气的。 中戏96明星班可不是吹的,他和贝婧蕾很随意的聊了几句,便听到了贝婧蕾提到了还几个名字,都是前世中很熟悉的名字,看样子这蝴蝶翅膀在这上边变化不大,多了一个贝婧蕾也改变不了大势。 对于沙正阳的眼光,王澍还是相当佩服得,东方红集团深度介入的好几部影视剧作,要么是收视率极高,一片大火,要么就是得奖大户,经典之作,好评如潮。 可以说在这几部影视剧的广告植入上,东方红集团都是大获成功的,也正因为如此,才造就了他在国内影视行业和广告界的地位。 谁都知道东方红喜欢在影视剧作上植入广告,而且舍得花钱,关键是东方红集团看好的影视剧作,个个都大受好评,所以现在王澍支持冯子材和沙正阳成立这家才子佳人影视公司也获得了很多人的关注,不少编剧、导演乃至演员都主动和王澍联系,就是希望看看有没有机会合作,这也成为王澍最大的底气。 沙正阳的眼光的确是经过无数事实验证过的,所以王澍还是比较信任的。 既然他都认为中戏这帮学生大有潜力,那么今明两年才子佳人影视有限公司准备投拍的影视剧倒是不妨可以在这里边挑选挑选,最不济也能结个善缘,日后如果有机会合作,也要方便得多。 这个年代中戏的牌子好还是很硬扎的。 “那行,明天后天这两顿饭公司就算是替你长脸了,……”王澍做出一副忍痛出血的模样,沙正阳摆手打断:“别,别做出这副德行,不乐意的话,帐从东方红走,实在不行,我让驻京办挂账也一样,离了张屠户,还能吃带毛猪?” “得,正阳,求人也得有个求人的样子,别做出一副谁还赶着上门替你买单的样子。”王澍又好气又好笑,“我们也得要对公司负责不是,钱多钱少是小事,但关键是要看值不值不是?你可不能挥霍你自己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信任度啊。” 一个上午就在三英战吕布的斗嘴中渡过了,王澍、冯子材沙正刚过来也就是要把才子佳人影视有限公司的情况向沙正阳介绍一下,顺带也要谈一谈未来才子佳人影视有限公司的发展方向。 就目前来说,才子佳人影视有限公司还是打算先走电视剧制作这条路,毕竟这样风险最小,而且只要选好题材,利润也不差,而且也有利于打响招牌名声。 对于这一行道,沙正阳没有太多的好建议。 《甲方乙方》早已经被东方红集团广告植入,从东方红国窖1949到自然堂矿泉水再到趣味冰红茶,无所不在,这对于制作方也是喜闻乐见的事儿。 沙正阳给王澍的建议就是如果可以,抓住冯导,抓住葛大爷,这两位一二十年内可以顶半壁江山,哪怕现在他们还只能算是初露头角。 另外还有点儿印象的就是湘南电视制作中心的《还珠格格》了,这是一部足以红十年二十年的超级剧,没有理由,它就能那么红,只要才子佳人能抓住机会参与进去,名利双收能够让才子佳人在国内影视制作中站稳脚跟了。 沙正阳能给的建议就这么多了,他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只能凭借哪些模糊的记忆来拾人牙慧,当然能让他记得起的,都是前世中注定要大红大火的牙慧。 ********** 纪美芙的心情特别好,请了一个月假,但是纪美芙却从未想过要在燕京呆足一个月,在她看来,母亲的腿病诊治大概也就是一个星期足矣,至于说眼疾,那时间太久了,她不抱多少希望。 但让她格外惊喜的是母亲的腿部疾病已经基本确诊,而且主治医生也给出了一个合理的治疗方案,需要在燕京呆一个月,主要是进行系统性康复治疗,然后再回家去按照治疗方案进行药物和康复训练结合来治疗。 按照主治医生的说法,最好三个月后再来复查一遍,确定下一阶段的治疗方案,如无意外,腿部功能应该可以恢复大半,最起码基本的步行无碍,顶多也就是不能负重和作剧烈运动而已,但对于一个年近六十岁的老人里说,这简直就不是问题。 可以说这样一个结果简直让纪美芙欣喜若狂。 但让纪美芙更大的惊喜还在后边儿。 除了腿部疾病的诊治外,沙正阳还专门安排了人带母亲去首都医大附属医院去对母亲眼疾也进行了对症检查。 检查很繁复,但也说明人家的专业,最终的结果非常好,按照检查医生的说法,由于时日较久,加上其黄斑前膜的程度较为严重,医生建议可以考虑进行手术治疗,现在手术的成熟度已经很高,应该能够保证患者的功能得到恢复。 因为黄斑前膜的病因复杂,而且程度也不一,手术需要根据具体情况来制定方案,所以医院也建议尽早住院治疗,然后制定手术方案。 纪美芙有没有想到这一趟来燕京会如此顺利,竟然能将母亲的两种病症都能治好,这对于她来说简直是一个莫大的解脱。 家中两个拖累,虽然早已经有心理准备,但是这种独自长期背负的巨大压力还是让她有些疲惫不堪了,现在骤然能够得到这样的好消息,怎么能不让她独自一人时泪流满面。 纪美芙知道这一切都是沙正阳对自己的帮助,可是越是这样,也越是让纪美芙心中纠结难言,尤其是沙正阳安排人替她们租好了房子,要她安心在这里陪着母亲治病这一切之后,她的心绪就更是复杂难眠了。 她无法定位和定性自己和沙正阳之间的关系,她甚至不敢用感情这个词语来描述,在她看来沙正阳对自己更多的是一种怜惜之情,有没有夹杂其他感情在其中,她无从判断。 如果换了是别人对自己如此,纪美芙早就断然峻拒,绝不接受,但是对沙正阳,纪美芙却发现自己做不到,甚至还有些很享受在对方关怀下难得的休憩,她实在太累了。 自己的这种奇异的情绪也让纪美芙感到心惊胆战。 她知道自己的性子,一旦钻了牛角尖,就怕真的陷进去拔不出来了,而她不知道自己和对方未来究竟会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