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十一节 不走寻常路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四十一节 不走寻常路

钟广标在和jp摩根签署了合作协议之后,尤万刚就开始代表汉川省委省政府联系外经贸合作部了。 长河能源要竞标阿克纠宾项目,之前省委省政府已经以公函形式向外经贸部进行了报备,外经贸部也复函初步同意了长河能源集团的对外并购意向,但是要求汉川省委省政府提供更详实的资料,以便于外经贸部进行最终审核。 事实上在这个问题上,汉川省的主要领导也已经和外经贸部甚至国务院相关领导进行了非正式的沟通汇报,但由于在这个项目上之前把握并不大,汉川省委省政府也没有正式决定,所以也只能先以非正式的方式汇报。 一直到现在汉川省委省政府已经以会议纪要的方式作出决定,所以对中央的报告也就需要走正式程序了。 这并不矛盾,哈萨克斯坦那边的竞标时间太紧,只能采取这种多管齐下的方式来推进,否则时间肯定来不及。 尤万刚这算是打前站,先和相关部门的分管领导进行汇报沟通,然后才是主要领导进京来和部门主要领导以及国务院的相关领导进行正式汇报。 国有企业的程序就是这么繁琐,但是却又是必须的,尤其是涉及到这么大的资金收购,而且需要动用外汇,现在国家外汇远不像二十年后那么富足丰裕,相当金贵,所以更需要慎重。 话说回来,如果是私营企业,现阶段你也根本没有这个资格去参与这样庞大的项目,光是动用外汇问题就能让你折戟而归。 沙正阳和钟广标已经陪着尤万刚跑了外经贸部两趟,分别向相关司局递交了相关材料,并与分管合作的副部长也见了面,进行了汇报。 总的来说还算顺利,但是给汉川这边的感觉,效率太低,进度太慢,完全是按照既定程序在走,根本不管你下边的时间有多紧。 “太拖沓了。”沙正阳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说实话他是有心理准备的,但是面对这种按部就班,每一个细节,每一个步骤都要研究一番才能给出答复的做法,他还是无法忍受。 或者是这个项目太过突兀,又或者外经贸部这帮人也从未遇到过这种地方国企直接出海收购的事儿,很多都是破天荒第一遭。 实际上这种事情并非第一遭,沙正阳也都在会里会外提醒过外经贸部的人,可以按照原来中石油在秘鲁和苏丹的投资收购模式来运作,但是希望在时间上抓紧一些,但是很显然那帮人不可能听自己的指手画脚,一切得按照他们定下的规矩来办。 这是他们的权力,必须要牢牢守护住,否则何以显示他们的存在感? 那里比得上二十年后只要是对外收购,尤其是这一类资源产业或者高技术行业的收购,国家都是大力支持,甚至愿意主动为你提供融资贷款支持,就差扑上来问你外汇够不够了。 两相对比之下,沙正阳内心无比郁闷,只能这样暗自吐糟。 尤万刚和钟广标的心情也不太好,外经贸部这边的程序步骤相当繁复,当然这也是这个时代的惯例。 话说你要动用几个亿的美金去花到国外去,这怎么能让这帮老古董们心里踏实?他们不拿放大镜好好审视审视? 尤其是你长河能源不过是汉川省的一个省属企业,又不是央企,至于说你汉川省委省政府的雄心宏图关我屁事? 什么国家能源安全战略,哦,是有这么回事儿,但你凭什么说你这个行为就能代表国家了?真要代表国家,能轮得到你一个省里边的企业来唱主角挑大梁? 根深蒂固的不信任源于你长河能源集团无论是实力上还是名气上都还不足以让这帮人把你打上眼,这可是燕京城,你一个破高官来吆喝几声,我们就要屁颠屁颠的跟着你的指挥棒转?做梦去吧。 回到驻京办里,尤万刚把钟广标和沙正阳召集到一块儿,探讨下一步的动作。 “尤省i长,恐怕我们不能这样按照他们的节奏走下去了,如果这样,就算是标书送过去,按照哈国那边的确定的竞标时间是六月底之前就要完成,我们还需要和哈国方面有相当多的谈判交涉,所以根本就来不及,哈国方面也会觉得我们没有诚意。” 沙正阳直截了当提出自己的看法。 尤万刚也知道这样下去,竞标失败是必然的,虽然标书已经在做,本月底之前交到哈国那边去没有问题,但实际上还有很多具体的细节内容要在随后的与哈国方面进行洽谈交涉,就像你要承诺三年内帮助哈国方面在炼油能力方面提升一倍到两倍,这一点如何来实现,哪怕你写上了违约惩罚,但是人家哈国不是想要惩罚,而是想要实实在在的承诺兑现,你要说服人家,人家才会最终他同意你收购阿克纠宾项目,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所以说这前期的工作非常复杂琐碎,沙正阳甚至都能预计到和哈国的谈判肯定还是以数十次来计算的。 现在长河能源集团没有任何优势,加上jp摩根也并不占优,就只能出奇兵来谋求获得哈国的认可。 这甚至是上升到国与国之间的关系,这样拖下去,到最后长河能源自己都只能放弃。 “谁让我们不是中石油或者中石化呢?哪怕我们是中海油都行啊。”钟广标也不无感慨。 “现在说这些都没有意义,我们等不起,王省i长那边也在询问,他也和外经贸部那边电话沟通过,但是外经贸部那边坚持要求按照程序来走,他们认为如此大的项目,肯定必须走正规程序,否则风险太大,没有人能承担。”尤万刚皱起眉头。 “风险巨大?风险巨大需要他们来承担么?我们作为业主方我们自己不清楚?”沙正阳哂笑,“说穿了,还是不是死死抱住自己那点儿权力舍不得松手,不体现够自己的存在感,怎么对得起自己呢?” 沙正阳的话让尤万刚和钟广标唏嘘感慨不已,但是却也忍不住嘴角带笑,这小子说话可够刻薄,一针见血,,只是却也于事无补。 “正阳,你觉得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尤万刚沉吟着:“照这么下去,时间上就有些来不及了,就算是我们投标没问题,但是在竞标时可就没有半点优势了,要想击败阿莫科和德士古就很难了。” 长河能源集团的整体实力还是太弱了一些,尤其是之前没有半点海外并购企业和运作企业的经验,这是一个致命弱点,就算是加上jp摩根的支持,这一软肋仍然很明显,很难说服人。 要想打动哈萨克斯坦方面,必须要又要足够的砝码,付出足够的代价,否则连中石油那边哈国都可以终止合约,更别说你这还处于竞标阶段。 所以长河能源本来的打算就是利用这两三个月期间迅速行动起来,尤其是要在奥尔斯克炼油厂项目上取得一些进展,以证明己方的实力和诚意,但现在第一步就被卡在了国内,连第一步都迈不出去,耽误了时间恐怕就会是一连串的失利,甚至可能刚迈出第一步就要铩羽而归了。 “我觉得恐怕我们不得不走非常规路子了,可能会有点儿得罪人的,但是却别无他法。”沙正阳心里也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我们不能失去这个机会,也失去不起,所以得罪人我觉得也值得。” “哦?你说。”尤万刚严肃起来。 “绕过外经贸部,直接找国务院主要领导,找洪副总i理。”沙正阳毫不客气的道:“能源体制改革也是洪副总i理在主抓,这一块也关系到未来国家能源战略安全,我相信我们长河能源集团的先行一步对国家能源战略也是有利的,而且我们作为非中央国企走出去,也没有那么刺眼引人注目,哈国乃至欧美和俄罗斯的敏感程度也不会那么高,成功的几率更大,我相信站在中央领导的角度,他们应该看得到这一点。” 尤万刚和钟广标二人精神都是一振,相顾动容,但是随即也都意识到了这样做的后遗症和副作用。 这不仅仅是得罪人那么简单了,在很多人眼里,你这就是坏规矩!越级反应问题,我这边说不给你办了么?有意拖延你的事儿了么?还是对你吃拿卡要了?都没有,那你凭什么去越级向主要领导反应?你这就是告黑状告刁状,坏规矩! 在有些领导心目中,是最恨这种情形的,甚至比不做事儿都更糟糕。 这只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中央领导会怎么看?你汉川省的事情就可以不按照程序来,如果都这样,那这些规章制度还要来何用? 特事特办也要根据情况而定,这关键就在于你这是不是特事,这还的要看领导来认定。 而一旦领导认为你们这是假借名义来争取地方小利益,那你可能就得不偿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