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十四节 细微之处见真纲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四十四节 细微之处见真纲

陈一冈也知道这位方主任不是能够蒙混得过去的人,当然,他也没打算糊弄对方,而且要把这份东西递到首长那里,方主任这一关是必须要过的。 “主任,的确如此。”陈一冈加重了一些语气,“汉川方面来介绍了一下情况,我觉得颇有些创意和新意,而且长河能源集团魄力很大,也下了一番血本,和jp摩根方面签订了合作协议,已经进入了实质性合作阶段,……” 陈一冈稍稍将长河能源集团和jp摩根的合作进度往前“推进”了一些,以进一步表明汉川方面的决心和魄力,加深方劲松的印象。 方劲松一边看一边点头。 中央高层对国内随着经济发展快速增长带来的原油需求大增原本是早有心理准备的,但是却没想到国内原油生产却难以跟上,进口需求对外汇的消耗也成为高层的一大隐忧,目前国内外汇储备仍然还不丰足,但这只是其中一方面。 而原油进口集中在中东地区,相当单一,加之中东安全形势不容乐观,一旦发生战争导致原油来源中断,将会给国内社会经济发展需求带来巨大影响,尤其是在国内的原油战略储备几乎为零的情况下,开辟一条更安全更稳定的原油来源通道势在必行。 这个方案的确只介绍了一部分,而作为引子的这篇国家能源战略安全的论述却是格外犀利,尤其是和这个方案结合在一起就更有看点了。 这篇文章中提到了几点,能源体制改革,打造上下游一体化产业链的具有较强竞争力能够与国外油气巨头抗衡的超大型国企;建立国家石油战略储备体系,确保国内战略原油基本储备;积极推进出海战略,为国家在海外寻求原油份额油来源,弥补国内原油生产不足,丰富国家原油来源渠道。 如果说第一点第三点中央已经在着手研究考虑并开始实施的话,那么第二点就很有创意了,甚至在国内也还只是专家学者提出来,尚未形成较为成熟的观点。 而这篇文章就参照了美国、日本和一些国家的原油战略储备制度提出了中国需要在沿海和新疆建立起国家战略原油储备体系,要建成最低不低于90天的国内消费量的原油储备,而且提出远景规划应该考虑建成不低于180天的战略原油储备设想。 这一构想提出分片区,以沿海基地为主,新疆、云南和东北都应当要考虑作为补充的体系。 这一点对于方劲松来说是最具有吸引力的,而对方也巧妙的把中亚地区形势和油气资源开发现状与国内出海战略结合起来,特别是强调了长河能源集团作为非国字头央企的地方国有企业出海可以降低敏感度,具有更强的灵活性,同时也一样可以在承担国家能源大战略重任时具有更好的隐蔽性。 注意到方劲松的心思似乎更多的放在了这篇关于国家能源战略发展走向的建议和意见的文章上,陈一冈就意识到自己之前把重点搞反了,或者说方劲松看问题的角度和自己不同,他更看重这一篇文章对国家能源战略宏观政策走向的见解,而这个方案倒成了一个补充性的东西。 不过无论如何,这都算是一个好迹象,只要方劲松感兴趣,那么就说明自己把这份东西推荐到对方手上是正确的,甚至也体现出了自己的眼光见识。 “一冈,这份东西还是有些新意的。”放下手中的东西,方劲松轻轻揉了揉下颌。 陈一冈把东西送到自己这里征求意见,当然不会是无缘无故的,肯定也是有意图,不过这不重要,关键在于这些东西符合不符合当前工作的需要。 今年十五大就要召开,明年就是第九届全国人大召开,机构改革,一系列重要领域的改革都要推出,能源领域是重头,而且据他所知中石油中石为主导的油气领域将会迎来一个大变动,没想到汉川省却率先推出这样一个新举措。 虽然整个方案还只是一部分,但是窥斑见豹,方劲松也能看出这个方案很宏大。 这第一步已经有如此大的魄力,而且结合着这篇能源领域的战略分析报告,可以说相得益彰,如果首长看到之后会不会有一些新的启迪和想法呢? 方劲松一时间没有说话,他需要审慎评估这篇报告和方案带来的影响。 毫无疑问,这背后有汉川省委省政府要打造和推出长河能源集团的意图,在中央目前确定了中石油中石化加上中海油的2+1模式下,长河能源集团加入进来无疑会带来一些变数。 这肯定是一些人不愿意见到的,特别是中石油和中石化。 但是站在国务院的角度,当然不能只顾及中石油和中石化的立场,国务院需要考虑的是整个国家利益,要站在国家高度来考虑问题。 当然这还轮不到他方劲松来考虑这些具体内容的,但是该不该把这份东西呈递到首长座前案头上,却是他方劲松需要做出判断的。 方劲松也有他自己的考量。 中石油中石化是未来确定了的中国油气领域两家巨头,中海油主要以海上领域为主,是补充,这也是未来为了加入to之后与国际石油巨头们正面交锋做准备,这一点不会改变。 那么现在长河能源想要挤进场,合适么?而中石油和中石化他们会怎么想? 可以想象得到一旦中石油中石化获知这个情况,必定会激起强烈的反应,方劲松不得不考虑周全。 陈一冈刚才也提到了汉川方面就是因为外经贸部方面效率太低,拖沓过甚,可能导致他们的方案受阻,时间上有些来不及了,言外之意也很明确了。 中石油中石化的能量想象得到,外经贸部那边有没有中石油中石化的影子,不好说,估计汉川方面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才有些着急了。 这件事情有些棘手。 方劲松需要权衡一下利弊得失。 如果找上门来自己不予理睬,未来汉川方面也会有反应,也不太妥当,但是如果直接递上去,那么中石油中石化那边…… 方劲松微微摇摇头,这件事情,怎么做都有道理,但是怎么做都会有一些不满意的,不可能两全其美。 想到了这一点,方劲松吁了一口气,终究还是做一个决定,但是他可以选择一个两面都有交代的说法。 “一冈,你对这件事情怎么看?”方劲松拿定主意,反而放松下来,微笑着问道。 在方劲松紧张思考的同时,陈一冈也一样在考虑这件事情对己方的影响。 站在不同角度,他的担心自然没有方劲松那么多,对于他来说,能够证明自己就达到了目的,事实上方劲松这么一问已经说明了很多,能把方主任考住,让方主任都有些难以抉择,本身就说明很多了。 “主任,我觉得这篇文章的见解还是很有新意的,尤其是提出了一些很多在我们看来还停留在纸面探讨的观点,我觉得值得进一步研究,关键在于这个配套的方案,可能您看问题角度更高,但在我看来这个方案很有意义,它提出了地方国企走出去战略,为下一步国家的大战略打前站充当探路者的做法,我觉得也是很值得尝试的,……” “唔,一冈,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能源领域的大格局你应该清楚,……”方劲松没有再说下去。 陈一冈笑了笑,“我知道,但是现在不是还没有正式敲定么?决策权是掌握在中央高层,而且我觉得首长历来是比较鼓励竞争的,央企也好,地方国企也好,我觉得首长乃至中央恐怕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看重,再说了,我想您也应该听说了,十五大关于对私营经济的定性说法都有一个更为宽大的尺度,这说明市场经济和竞争机制会越来越占主流,所以呢,我觉得在这一块上,中央的态度可能不会像原来那样了。” 陈一冈的话说到了方劲松心坎上,作为办公厅副主任,方劲松的政治嗅觉和消息灵通程度肯定比陈一冈更强,陈一冈能想到的,他当然也早就考虑到了,他不过是要用陈一冈的话语来映证一下自己的判断罢了。 点了点头,方劲松终于拿定主意:“嗯,这篇关于能源领域宏观发展战略的构想,你觉得如何?” “很有前瞻性和新意啊。”陈一冈一愣,然后道。 “嗯,我也是这么看的,我的意见是这样这篇文章我会尽快呈递给首长,至于方案,先请汉川方面在完善,涉及到商业秘密的,暂时不必拿出来,……”方劲松点头道。 陈一冈微微一惊,“主任,那这个方案……” 这才是汉川方面的主要目的的啊! 方劲松笑了起来,“一冈啊,万事要讲究有因有果嘛,你没注意到吗?这篇文章的撰稿者,嗯,叫沙正阳,也是很有水平的,里边隐隐约约把一些东西也点了出来,首长如果问及,那么我们就可以顺水推舟把汉川,也就是长河能源集团的出海战略提出来了嘛,前者是我们的责任,后者不该我们啊。” 陈一冈恍然大悟。 能源宏观发展战略的构想很有新意,作为一篇论述性的务虚文章办公厅当然可以呈递给首长一阅,可至于具体方案却不该由办公厅直接递交,那该是由具体承办部委交到办公厅这里来才呈递到首长那里,程序不能错。 但首长如果直接点名问及,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也和办公厅无关了。 “咦?这个作者叫沙正阳,我怎么有点儿印象?”方劲松突然皱起眉头,像是想起什么似的。 “主任,就是汉川真阳县那个县长沙正阳啊,他今年调到长河能源集团了,这篇文章,这个方案都是他具体在操刀。”陈一冈微笑道。 “哦?没想到他对能源领域这么了解,不简单呐。”方劲松也是颇为吃惊,原本他也是考虑如果有机会也要帮着提一提的,但现在肯定没有必要了,“那就更没问题了,首长对他印象颇深,我相信这篇文章会引起首长重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