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十六节 进入视野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四十六节 进入视野

方劲松当然知道在这位老人面前任何小心思都是无所遁形的,也没有遮掩什么,点点头:“总理,汉川在国企改革和做大做强上手笔都很大,去年您去汉川调研视察扶贫工作时也顺带看了一下汉川的国企改革试点,在汉都,在宛州,都颇有可取之处,……” 老人点点头,示意对方继续往前说。 “事实上汉川希望在国有企业上要抓大放小上已经动作起来,这个放小您去年在宛州就已经看到了那家做风味食品的老盛丰改制,据说今年发展情况很好,无论是企业规模、效益都呈现出爆发式增长,甚至开始出口到港澳和台湾以及日韩美国,特别受到海外华人的极大欢迎。” 方劲松很擅长说话艺术,如何自然而然的把话题引出来,以潜移默化之势来达到更好的效果,对他来说是驾轻就熟,当然这并不是什么小心机,而是一种融通之术。 “哦?效果这么好?”老人颇为高兴,点点头,“抓大放小只是一个大方向,具体还得要看各地实际情况,不过像风味食品这类产业如果都要由政府来掌控,政府未免就太累了,管得太多了,我是赞同这个做法的。” “所以同样汉川省委省政府在抓大上也有动作不断,长河石油的情况您很了解,现在他们成立了以长河石油为核心的大型能源企业集团,提出了出海战略,我觉得这挺切合中央当前的一些政策走向,当然他们是地方国企……” “劲松,思维里不要有那么多框框架架,央企也好,地方国企也好,甚至私营企业也好,都是中国企业,能走出去发展壮大,能利国利民,那就是好企业!”老人打断方劲松的话头,不悦的道。 “总理您误解了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地方国企在实力上可能要略逊于我们央企,但是他们的政策也许更灵活,出海战略上敏感度更低,也能够为国外政府所接受,……” 方劲松的解释让老人眉头舒展开来,“嗯,你说得对,像中石油中石化这样的国企的确有很多优势,但是一样也有自己的不利之处,地方国企上没有那么多羁绊,一切以企业发展为目标,手段策略也可以更灵活,也不会受到外界那么多敌视反感,……” “所以这篇文章其实是结合着他们汉川省委省政府的在国有企业上走出去战略和打造五百强企业的一个综合性举措,我觉得是很有新意的,所以我才……”方劲松小心的道。 “唔,我明白你的意思。”老人沉吟了一下,“我们的能源体制改革进度还要加快一些,方案尽快出台然后送交相关部委和企业征求意见,动作还是慢了一点,当然,你说的很有道理,地方国企可以先行一步,这是好事,中央应当在各方面开绿灯,大力支持。” “那您看……”方劲松微微侧首,征求对方的意见。 “你安排一下时间,请远望或者云祥他们两位同志哪一位来京一趟,相关部委的同志都参加,我听一听的他们的想法,尽快安排。”老人点点头。 方劲松感觉得到老人对这项工作很重视,否则不会最后来一句“尽快安排”。 他点点头,“总理,可能您还没注意到,您看这篇文章的作者,你还记得前段时间您到汉川宛州考察调研时那为真阳县的县长么?” “哦?”老人眼睛一亮,重新拿回材料,看了看,笑了起来,“这个小伙子调到长河能源集团去了?长河能源集团党委委员、总经理助理?嗯,不错嘛,这么快就能进入状态,这个年轻人很不简单呐,我现在也很想看看他在这个领域又有什么独到的见解。” ********* “云祥,没想到万刚他们出这一手还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啊。”周远望沉吟着捧着茶杯,然后放下,“我看中央还是认同了我们的一些想法,长河能源集团可以作为先行者大胆先行一步,中亚不比其他地区,俄罗斯对这一区域很敏感,但是现在欧美油气巨头都在大举进入,俄罗斯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多一个域外玩家进来平衡一下未必是坏事嘛。” “远望书记您也看出来了?”王云祥笑着点头:“中央肯定也感觉到了,中石油中石化本来该是打主力的,但现在能源体制改革还未完成,这两家如何分家尚未敲定,肯定有影响,这个时候有个探路者去试一试当然好。” “正阳那边文章起到了奇效啊。”周远望笑眯眯的道:“这个年轻人越来越给我一些惊喜,之前万刚和广标推荐,我还担心这样大跨度的领域变化,能不能胜任啊,没想到这个年轻人是胸有成竹啊,看看广标没少给他灌输。” 王云祥能听出周远望的话外之意,钟广标早就给了沙正阳提示,而沙正阳也是下了苦功,所以才能这么快就进入状态。 不过这很正常,谁能天生就会?一下子跨领域调动,你两眼一抹黑,就能生而知之,那才是奇闻怪事了。 沙正阳能做到这一步已经绝才惊艳了,内外两方面的不少建议都是对长河能源集团未来发展极有针对性。 特别是在打造“沿江利益共同体”这一销售网络体系和布局沿海炼化产业这两点上相当于为未来长河能源集团在国内的发展布局直接指明了两个战略支撑点。 如果加上出海战略的话,那简直就是一个未来十年的完整发展战略架构了。 沙正阳这个党委委员、总经理助理都是当之无愧的,现在也就是他的资历问题,只要这一轮打磨锻炼能圆满成功,那么这个年轻人就真的称得上功德圆满了,晋位副厅也是水到渠成,未来甚至可以作为钟广标的接班人来培养。 “远望书记,那您看……?”王云祥征求周远望的意见。 “我看干脆我们俩都去一趟吧。”周远望想了一想才道:“这件事情既然摊开了,肯定中石油那边会有一些反应,虽然是洪副总理亲自点名过问,但是我估计外经贸部那边肯定有些不太高兴,云祥你也是商业部出来的,现任罗部长和你也比较熟悉,你去沟通一下,日后我们长河能源集团求到外经贸部那边的时候不少啊,这层关系还得要一直维系着,不能冷了。” 王云祥苦笑,“嗯,不仅仅外经贸部,如果洪副总理如此重视,,我估计进度还要加快,到时候涉及到很多方面都要马上介入,像人民银行和进出口银行那边,外交部那边,地矿部那边,都可能要涉及到,我看我们俩恐怕都要在那边呆几天才行。” 周远望也考虑到了这一点,点点头:“那也好,省里还有一些其他工作需要和其他部委协调,像平汉高速(平原汉川高速公路)中州到宛州段,交通部那边也还有些问题需要交涉,汉陇高速(汉川甘肃高速公路)也该提上议事日程了,我准备也去拜会一下国家计委和交通部,……” “都不少,财政部关于转移支付的项目问题也还有待商榷,我也打算找一找刘部长,另外农业部那边还有几个项目迟迟未批下来,……”王云祥和周远望这么一算,只怕赴京一趟的工作都得要安排得满满当当的,一刻也不得清闲。 “对了,省党代会这边也开始筹备了,云祥,趁着这个时候让向东把草案拿出来,我们这几天反正在一起,也正好可以抽时间合计合计。”周远望把身体靠在沙发里,若有所思,“我和向东说了,代表名单上要有代表性,不要过于拘泥于年龄资历和工作领域,战斗在基层一线的多一些,机关部委的少一些,这样可以更好的体现出我们基层党员干部的代表性。” “远望书记,您这个观点我很赞同,党的代表要体现出我们党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特点,党的代表要身先士卒率先垂范,那些成天坐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指手画脚的,能代表什么?觉得自己资格老就能有发言权,其实脱离了实际工作,这种干部其实根本代表不了我们汉川党员群体,……” “云祥,你这是有感而发啊。”周远望笑了起来,点了点头,“这一点上我和向东以及组织部的同志都交代了,要把这个精神传达到地市党委和企事业单位的党委,要选出最优秀最具代表性的党员同志,未必就一定要是领导干部,要严格控制领导干部在代表中的比例,特别是各部门单位的主要领导,不能选出来的代表都是各个部门单位的一把手,……” “嗯,远望书记,这应该成为我们汉川各级党的代表大会的一个准则,以后在全省各级党代会以及人代会上都应当如此,……”王云祥也是颇为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