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十七节 万事俱备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四十七节 万事俱备

接到国办通知,驻京办这边的工作组就如同上了发条的机器再度忙碌起来。 洪副总理要亲自听取,相关部委要参加,这个层次绝对不是简单的长河能源集团出海战略那么简单了,这更像是赋予了长河能源集团作为先行者地位的一个姿态。 第一步可以让你长河能源集团来走,来摸索尝试,如果做得好,那么长河能源集团也许就能在未来的版图中获得一块属于自己的位置,甚至可能在国家战略高度中获得一个中石油、中石化以及中海油之外的角色。 这对于长河能源集团,对于汉川省来说,都绝不一样。 一个地方国企如果能获得生长的土壤和机遇,发展成为一个比肩央企的巨头,对于汉川省委省政府来说是绝不愿意放弃这样一个机会的。 洪副总理在胸襟眼界上都非寻常人可比,他站的高度,看问题的角度都不一样,绝非着眼于一城一地或者某个部门的利益,他需要考虑的是整个国家和行业未来的发展。 在目前国内能源领域改革还处于混沌初开状态,像中石油中石化的整合方案尚未完全成型的情况下,有长河能源集团这样一个省属国企去率先突破,尝试一番,无疑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选择项。 国家应该如何来看待和支持这样一个企业的发展,如何让企业利益和国家利益有机统一起来,这里边还有很多需要协调商量的地方,甚至很多东西现在都还无法确定下来,因为这还涉及到当事国和合作伙伴方的诸多因素牵扯其中,许多都需要走一步看一步,甚至要走到那个时候很多问题才会冒出来,你才能着手商议或者解决处理。 现在能做的也不过就是就能够想到的一些东西提出一个方向性的笼统政策意见,许多具体问题还是要具体分析,不能一刀切。 现在长河能源方面就需要就这些方面拿出一些自己的看法和意见,否则真正当总理问及,像外经贸部或者进出口银行,甚至中石油方面都有自己的观点意见时,你却没有自己的意见来维护自己的利益,那就被动了。 比如国外并购时如何处理融资问题,又比如在选择合作伙伴是如何平衡外国油企和本国企业的合作问题,再比如如何与外交部门与当事国所在政府就利益协调上的权责分工问题,都非常繁复琐碎。 但你又不能不考虑周全,否则等到真正出现这些问题时,你再来重新一级一级报批,又不知道等到猴年马月了。 以现在已经抵达哈国开始开展工作的工作组发回来的消息为例,当地各种基础设施相当落后,当地地方政府也希望中标方能在这些方面提供一些支持,同时也是中标方所需要的。 那边举了一个例子,大棚蔬菜问题,那边蔬菜种植技术落后,蔬菜严重缺乏,在这一点上有很大的合作空间,这同样也是汉川方面的机会。 还比如一些道路建设工程,一些市政基础设施建设,都很大的合作空间。 在前苏联解体之后,哈国经济也处于一个转型阶段,而基础设施由于年久失修,也需要完善建设,而哈国在这方面存在能力不足的问题,这恰恰是中国的强项。 还比如可能要涉及到与当地基层政府和社区利益协调发展,着眼长远打算,像援建一些小项目,诸如社区医疗站,支持一些设备等等,都会牵扯到很多方面。 这一点也是沙正阳专门提出来的。 前世中中国企业走出国门,特别是在非洲和缅甸、柬埔寨等国家发展时,经常遭遇西方国家和本地一些民粹利益群体的煽动抵制,导致很多项目被终止和中断。 这其中固然有西方国家出于意识形态和利益争夺的考虑而进行的刻意挑拨和煽动,但我们的企业在一些方面欠缺长远打算,只愿意和政府机构打交道,而忽视了与地方上的民意阶层接触沟通也有很大关系。 这一点前世中在报纸和相关材料上屡屡可见,已经成为一个值得深思的教训。 但这些真正要付诸实施和落实,一样涉及到要和外经贸部、外交部、农业部、卫生部等方面的合作协同。 如果要事到临头再来一个环节一个环节跑,那就太费时费力了。 如果可以在这样一个汇报会上一并提出来,领导能直接给出相关意见,那日后拿着这份尚方宝剑,要去申报办理时就要简单快捷得多。 “正阳,你觉得这些问题都要罗列其上么?”尤万刚看见汇报材料上后面补充的材料,也忍不住皱起眉头,“会不会冲淡了主题?” “尤省i长,我觉得不会。”沙正阳在这个问题上也有所考虑,“总理既然要专门来研究,那肯定不是单单我们一个长河能源集团的出海战略问题,肯定也是在为未来中石油中石化甚至其他行业比如五矿,比如铁建等企业走出去做一个比较规范性的探讨,这个时候我们问题提得越多,说明我们的工作认真程度,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到,可以避免日后事到临头才来手忙脚乱的制定应对方案,我相信总理和其他部委都能意识得到这一点。” 尤万刚若有所思的点头。 “另外,从我们汉川省的角度来考虑,早一些明确这方面的政策倾向,未来我们汉川这些方面的产业和企业亦可抢得先机,比如基建,比如农业,都可以借助这个机会进入,这相当于带动我们其他产业的出海,可以想象得到包括一些当地需要的配套产业和产品,我们汉川都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 尤万刚为之意动。 是啊,从汉川省的角度来看,这又是一个附带的机会,周王二人肯定是高兴和乐于见到的。 自己的视野居然还不如这个家伙,尤万刚也不由得微微摇头,或许是太多心思放在阿克纠宾项目上,以至于忽略了这一块了。 “嗯,你说的有道理,我们是该考虑更全面一些,不能只把目光盯着阿克纠宾项目这一点上,要考虑整个项目可能带来的附带作用。”尤万刚想了一想,“只不过这些方面需要不需要把省里相关部门也召集来一起研究?” “尤高官,时间也来不及了,这次我们可以提出大的范围,只要总理有指示,有会议纪要,下来之后我们根据会议纪要去敦请国办出一个会签文件,这样一来以后我们就可以根据这个会议纪要和会签文件来具体办理,就要方便快捷得多了,有时候这些部委其实就是怕承担责任,所以才拖拖沓沓,找这个请示,找那个汇报,时间就这么拖下去了,只要有明确的领导指示和文件指引,效率就要高得多。” 沙正阳的话让尤万刚深以为然,也只有在政府内部长期工作的人才明白这其中的门道。 开先例最难,但是只要有先例可循,再有领导批示和文件指引,那就简单得多,就是一个具体落实的问题了。 ******* 周远望和王云祥联袂抵京也让长河能源集团一班人既振奋又倍感压力。 这说明省委省政府对此事的重视程度,同样也意味着中央对此事也上升到了一个高度。 在简短听取了工作组的汇报之后,周王二人也都提出了一些意见和建议,要求迅速形成一个更为全面详实的汇报方案,但是在一些具体细节方面仍然做了一些保留。 两位主要领导要求在具体方案中暂时不提诸如奥尔斯克炼油厂项目和乌津油田项目,而只是把一旦中标之后可能牵扯到的阿克纠宾石油公司恢复生产和下一步建设肯基亚克油田到阿特劳和阿克陶的石油管线项目和新建一个天然气加工厂项目提了出来,而中哈石油管线则作为远景规划来作为一个补充。 之所以如此,也是考虑到中石油和中石化方面很有可能也要派人参加这样一个汇报会。 就算是不参加,自然也会有人将这个汇报会内容原封不动的传递到中石油和中石化那边。 有些无法保密的项目当然没办法,但是有些能保密一段时间的则尽可能的保密久一些,避免被对方掌握了解。 沙正阳和徐利平他们几乎是熬了一个通宵,才算把包含了肯基亚克油田到阿特劳和阿克陶油气管线、新建天然气加工厂以及对原有一个老天然气加工厂进行改造项目的总方案提了出来,而中哈石油管线则只能作为一个远期构想略微提了一提。 哪怕是原来方案应很全面了,但是添加了领导的一些意见,很多方面就要重新进行调整。 本来沙正阳是打算在中哈石油管线上也着重讲一讲的,但是省里边的意见认为这个规划太过宏大遥远,没有必要在这个汇报会上提出来,沙正阳也只能很遗憾的按照领导意见进行了修改。 这可能也是考虑到各自思考问题的角度不同,才会有这种差异,沙正阳觉得在这个问题上弄不好总理仍然会征求意见,他还是做了充分准备,以防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