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十九节 独领风骚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四十九节 独领风骚

“阿克纠宾项目其成熟度较高,从表象来看,其旗下两个油田让那诺尔油田和肯基亚克油田都已经过了盛产期,加上其缺乏较为完善的配套管线和运输能力,要么管线输往目前经营不佳的俄罗斯奥伦堡州的奥尔斯克炼油厂,要么就能用成本较高的铁路运输运往阿特劳和阿克陶,再输往欧洲,这两者因素大概是欧美油气巨头兴趣不大的主因。” 沙正阳开始具体分析阿克纠宾项目的优劣。 “当然,这也和该区域有更多更具潜在价值的目标,比如里海沿岸地区的油气资源十分富集,哈国下一步也准备在里海沿岸区域进行大规模的勘探和开采,这才是欧美油气巨头下一步打算下血本进入的主要目标。” “对于我们来说,选择阿克纠宾项目理由也很简单,第一,长河能源集团初建,出海战略也是尝试,经验不足,所以希望选择一个条件相对成熟的目标;第二,长河能源集团的首要目标是获得较为稳定的油源,阿克纠宾项目所产原油可以通过铁路运回国内,当然成本较高,但这可以解决我们长河能源两大炼厂的吃饭问题,……” 中石油方面的代表欲言又止,如果从铁路运回,似乎中石油独山子炼油厂是最划算的,如果要运到长河能源旗下的秦都石化或者武阳石化,那成本都还要进一步摊高,所以他们很想问一句,长河能源集团在这个问题上是如何考虑的。 “第三,阿克纠宾石油公司是哈国国有石油公司,而且这一次他们出售的股权仅有百分之六十一,也就是说,我们长河能源集团即便是竞标成功,获得阿克纠宾石油公司,那么日后也会继续和哈国政府打交道,这有利于我们与哈国形成利益共同体,也有利于我们未来可以借助这个利益共同体身份继续在哈国深耕发展,这也是我们长河能源未来最重要的主战场之一,……” “我们认为哈国丰富的油气资源如果要勘探开发,需要大量资本投入,而欧美国家虽然已经先于我们进入哈国,但是哈国政府在考虑问题上显然十分成熟,他们既希望引入外国资本,但是又不希望单纯又欧美资本控制该国油气资源,同时他们也还对俄罗斯的大国沙文主义保有一定疑虑,所以中国合作者应该一个非常好的选择项,我们希望我们长河能源能够承担起这个先行者和探路者的角色身份,也希望中央能够在这个问题上予以我们以支持……” 方劲松一直在认真倾听和观察着这个年轻人的表现。 毫无疑问,这个家伙应该是汉川政坛上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而且是最耀眼的一颗,洪副总理显然也对这个家伙很欣赏,这从洪副总理面部表情和目光中透露出来的神色就能略窥一二。 但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的口才很好,同时也对中亚地区的形势十分了解,特别是结合着油气产业这一块领域的情况来阐述,很有煽动力和说服力。 特别是对哈国政府和国有油气公司的心态把握捕捉很到位,很深刻。 而且方劲松甚至还能感觉到,对方还有所保留,想必首长和其他一些行内人都能觉察到了这一点。 当然这可能涉及到商业秘密,人家不可能在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这些未来可能成为竞争对手的面前和盘托出。 但是即便是现在他说的这些也已经给了在座众人很大的震动和收获了。 “和jp摩根合作是很重要的一环,事实上据我们了解jp摩根从八十年代前苏联尚未解体之前就已经开始在中亚地区布局了,这其中重点在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阿塞拜疆,他们在前苏联各个领域都投入都不小,这也是jp摩根现在能够在各个国家都如鱼得水的关键,……” “他们前期也曾经和中石油合作,因为其他一些客观原因未能成功,但是这一次他们表现得很有信心,如果这一次不能成功,这会对jp摩根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和该行业的专业性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jp摩根都会全力以赴,……” “前期我们和jp摩根已经进行了多轮磋商谈判,并且确定了相关的竞标方略,目前我们的先期团队已经和jp摩根在哈国的团队正在哈国开展相关合作,就目前来看,进展还比较顺利,哈国政府对于中国企业进入哈国油气领域发展还是持非常欢迎的态度,……” “当然目前哈国较为成熟的油气资源主要有被雪佛龙控制的田齐兹、壳牌和埃尼联合体控制的卡拉恰干纳克以及pk和哈国国家石油公司,加上哈国阿克纠宾石油公司五家,前三家都是欧美石油巨头控制,……” “阿克纠宾石油公司属于哈国所有,但是目前状态最差,缺乏资本注入,开采设备老化,勘探停滞,效率低下,其生产已过盛产期,加上其主要下游商俄罗斯的奥尔斯克炼油厂效益不佳,经常拖欠油款,这直接导致目前阿克纠宾石油公司负债较高,……” “由于哈国政府急需资金加大力度对里海沿岸地区的油气勘探和开发,加上阿克纠宾石油公司状况不佳,所以哈国政府决定出手61%股权来筹集资金,同时欧美油气巨头的主要注意力目前都集中在即将迎来大开发时期的里海沿岸区块,所以对投入产出明显不划算的阿克纠宾石油公司兴趣不大,目前主要有德士古和阿莫科两家欧美油气企业参与竞标,……” “可能会有人会质疑,既然欧美油气巨头都不感兴趣,我们为何还如此大费周章的要去竞标阿克纠宾石油公司这个项目?”沙正阳语气沉稳,目光中充满自信,“这需要根据情况而定,欧美油气巨头们早年的布局为他们提供了雄厚的支撑,而且他们大多都是上市公司,需要对股东定期提供满意的年报,所以他们的资本投入方向必须要投入更具回报的区域,……” “但对于我们长河能源集团来说不一样,大家可能都知道,我们长河能源集团划定的勘探采集区块早已固定,十分有限,可以说能勘探的区域我们早就反复勘探了很多遍了,而且随着现有开采区域进入中后期,其开采成本越来越高,而我们的武阳石化和秦都石化数万职工和炼化设备都急需原油开工,……” “不瞒大家,我们秦都石化主要还是依靠中石油提供的原油,但是随着国家能源体制改革,中石油方面肯定也会进一步提升和强化其炼化能力,未来我们秦都石化乃至武阳石化的原油供应都不可避免的会受到制约甚至威胁,……” 沙正阳毫不避讳的指出长河能源集团目前面临的危机和软肋,也让在场所有人为之侧目。 这有点儿太过于赤裸裸了。 事实上在场的人都清楚即便是目前中石油也已经开始对秦都石化以原油产出有限需要优先保障自身需求而限量供应了,一旦中石油和中石化在炼化产业上完成分割,中石油部分油气田资源将转给中石化,而同样中石化的部分炼化资源将转给中石油,这种局面一旦确立,那么秦都石化就将面临原油断供的危机。 当然这可能会进行一些利益上的妥协交换来换取,但是这无疑把自己的命脉交给对方来掌握,任人宰割,这是汉川省委省政府和长河能源集团不能接受的。 “我们无意打什么悲情牌,商业就是商业,无关感情,唯有利益,相信在自家利益和别家利益的选择上,中石油会做出正确选择,所以我们不能不提前布局考虑这些问题,关乎数万人的生计,关系到我们汉川最大国企的命运,我们必须要有所作为,这也是我们汉川省委省政府和一代汉川国企人的义不容辞的责任!” 最后几句话沙正阳说得斩钉截铁铿锵有力,让在座所有人都为之动容。 尤其是周远望和王云祥以及尤万刚等人更是目泛奇光,显然沙正阳这番话触及了他们内心深处,可谓恰到好处,让他们倍感振奋。 “所以我们在认真研究了阿克纠宾石油公司旗下两大油田状况之后认为,虽然这两大油田都进入了中期,但是其开采成本比起我们长河石油现有主力油田成本依然要低许多,哪怕是加上运输成本,仍然是有利可图的,另外,我们也希望借助这个机会能在哈国油气领域打开局面,积极参与更多的延伸领域,比如像参与到哈国方面颇感兴趣的将肯基亚克油田原油输往阿特劳和阿克陶的油气管线,以便于输往欧洲卖个好价钱,又比如进一步加大对天然气开采加工,拓展新市场,……” 颇有冲击力的声音在会议室里回荡,让人忍不住跟随着他的思路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