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五十节 胸藏韬略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五十节 胸藏韬略

“我们也感受到了中央对于能源安全战略的上一些变化和要求,随着我国原油对外依存度与日俱增,能源安全战略已经日益成为重中之重。” 沙正阳知道光是强调企业利益是不合适的,今天是在国务院这里汇报,一味强调汉川省固然能让周王二人高兴,但是却难以获得国务院和相关部门的支持和重视,而这却是今天汇报的主要目的。 没有国务院和部委的支持,长河能源集团想要在哈国顺利开展业务就非常困难了,所以他必须要强调长河能源集团不仅仅是只顾企业利益,也不仅仅是只是为汉川省委省政府的世界五百强目标奋斗,一样也在为中央的能源安全战略添砖加瓦。 “但是纵观当下,中央虽然已经开始着眼能源安全战略,可步伐仍然偏慢,动作偏小,这和我们国家原油进口的增速是极不相称的,尤其是当下中亚和俄罗斯经济的不景气,这一区域应该是最适合我们进去的好时机,一旦错过,可能未来要想获得这样的机会,就会付出更多的代价,所以我们认为这个机遇我们长河能源集团必须要抓住。” 沙正阳并不在意场内还有中石油和中石化、中海油代表,既然已经摊开来,长河能源集团现在就不在乎这几家。 己方要做的就是赢得国务院领导的支持认可,进而让中央部委也要对长河能源的这一次出海战略从国家层面上来予以认可和支持,只要达到这个目的,那就是成功了。 至于说中石油中石化他们,还是等到明年他们分家之后再说吧。 相信到那个时候,中石油也好,中石化也好,甚至中海油也好,如果要想进入中亚和俄罗斯,长河能源集团是他们的合作伙伴还是竞争对手就不好说了。 也许对这一家来说是竞争对手,对另外一家来说就是合作伙伴了,沙正阳还真的很期待呢。 “从当前我们国家的石油进口来源开看,基本上都集中在中东地区,但是我们都应该清楚,作为一个大国,将能源需求集中在一个区域是不符合安全需求的,尤其是这个区域本身就属于热点地区,存在着很大的战争风险。” 沙正阳注意到自己这个话题显然更能吸引到汉川省以外各方的关注。 “同时无论是来自中东,还是非洲,都必须要经过马六甲海峡,而这里同样容易被海上军事力量强国所控制,对我们国家能源战略构成威胁,所以我们应必须要优先考虑风险分散原则,而俄罗斯和中亚地区的油气以及可以通过避开其他域外军事强国干预的来源应该是我们最合适的规避风险的来源渠道,没有之一。” “基于此,我们建议中央应该考虑从国家的角度来协调哈国政府,认真考虑建设中国到哈萨克斯坦的中哈油气管线,同时这条管线还应当可以延伸到俄罗斯和土库曼斯坦等中亚国家,这样既有利于保障我们的能源供应,同时也能够通过这种方式来强化《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之间的经济联系,这对于稳定我们西北大后方意义重大,而且也是有百利无一害。” 能够从能源上升到整个经济层面,进而把更高大上层面的《上海合作组织》的战略意义也拉进来,哪怕这是应有之意,还是很让人耳目一新的,尤其是长河能源集团还只是一个省属企业,这份意义就不一样了。 外交部代表固然眼睛一亮之后若有所思,而洪副总理则是微笑着轻轻点头,显然是对沙正阳的这番观点还是很欣赏的。 当沙正阳的这一番以长河能源集团这家企业为名义的补充介绍结束之后,整个汇报会也就进入了质询和挽总阶段了。 王云祥和沙正阳两个人从不同角度阐释了汉川国企长河能源集团推出的出海战略目的、意义和可行性,甚至也简单介绍了初期构想打算和步骤,这道题也就算是摆在了国务院和相关部委的面前。 态度如何其实已经明朗了,洪副总理召集相关部门和单位与会听取意见,其实就是一个姿态,可以谈问题谈困难谈风险,但是这项工作要支持。 在座的都是人精,自然明白其中奥妙,不过作为职能部门,肯定也要体现自己的存在感,当然也会在指出问题的同时表明自己的态度。 方劲松请示了洪副总理之后,开始点名,从地矿部、外交部、国家计委、外经贸部和进出口银行这些不为单位开始,请他们就各自角度来对长河能源集团的阿克纠宾项目进行一个宏观评判。 只是宏观评估,具体行为那是企业自身问题,风险自担,从宏观角度来看存在哪些问题和积极意义,要提出来供首长参考。 地矿部的表态无疑是很正面的。 长河能源集团和中石油在汉川境内的纷争已经持续了多年,关于勘探权和采矿权引发的矛盾已经成为影响地方稳定的一个重大因素。 而且实事求是的说,国内油气资源的日益短缺和开采成本的日益攀升已经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到海外拓展从长远来看也是必走之路,对长河能源是如此,对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亦是如此,而且应当是越早越好,越快越好,力度越大越好。 外交部的态度也很正面积极。 《上海合作组织》的成立是中国外交舞台上走出孤立局面的一个重大举措,虽然中国奉行的独立自主不结盟政策,但是独立自主不结盟并不代表不积极参加有利于维护自身利益的国际和地区组织。 尤其是《上海合作组织》这个地区组织中虽然涉及的领域相对较为狭窄,但是这只是现在虽然相关国家联系日益紧密和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其经济意义必将慢慢显现出来,而长河能源集团提出的中哈油气管线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突破和尝试,在这个问题上,外交部的态度很鲜明。 像国家计委也表示了谨慎支持,国企出海的迹象已经初露苗头,但更多的还是在央企和一些建筑劳务领域。 像一个地方国企能够有如此胆魄迈出这一步,很不简单,同样也会给其他省市企业以鼓励,但这也同样意味着会有出海风险,所以国家计委的态度就是坚决支持,但是需要做好风险评估。 最关键的还是外经贸部,这也是卡着了长河能源集团的关键,如果外经贸部的态度更为积极一些,汉川方面也不会采取这样一个曲线策略。 事实上外经贸部方面也对汉川方面的这种方式不无腹诽,但汉川方面也算照顾了外经贸部的面子,只是通过了一篇局势分析文章来引导了国务院这边来予以关注在牵连过来,而周王二人抵京之后也专门拜会了外经贸部主要领导,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也算是有了一个比较合适的交代。 而洪副总理的积极态度更为关键,这样一个汇报会事实上已经为下一步的工作定了调,外经贸部方面自然明白。 当然作为主管部门,一些问题肯定要提出来,既要让首长明白外经贸部在这方面工作的专业性,另外一方面也是对长河能源集团具体动作的一个侧面的详细表述,关键还要为下一步预留的其他步骤打下埋伏。 “沙助理,我们注意到你们提到了在完成阿克纠宾项目之后可能会立即启动肯基亚克油田到阿克陶和阿特劳的石油管线建设,我们也清楚这主要是出于优化阿克纠宾石油公司运营的角度来进行,甚至我们也注意到你们在油气管线的建设上还有其他一些设想,但我们觉得油气管线建设甚至可能会比油田项目本身更具敏感性,其投入也会更加巨大,要求也更具专业性,不知道你们在这个问题上是如何考虑的?” 面对这外经贸部这位副部长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质询,沙正阳心中也轻叹了一口气,始终还是来了,这么大一块肥肉,眼睁睁的看着长河能源集团就一口吞下,甚至后续可能还会有一连串的肉汤,没有人会熟视无睹,哪怕他们现在还因为机构改革和分家方案尚未尘埃落定,但一样不肯罢休。 这是代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问的。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是代表着中央的利益,或者说得更高大上一些,他们认为自己更能代表国家利益,而你长河能源集团么,那就要低一个层次了。 被你占了先,但并不代表你就可以不带大家一起玩了,不代表你一家可以吃独食了。 看了一眼旁边上首的周王尤等人,这一个问题事实上之前大家也都有预料,回避不了的问题,那么就只有面对,周王等人心里也有这个思想准备,也给予了授权。 但是如何来应对竞争对手和合作伙伴关系尚未确定却已经在一旁虎视眈眈的央企,沙正阳自有韬略。 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