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五十一节 针锋相对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五十一节 针锋相对

“是有一些考虑。”沙正阳没有讳言,正面应答:“肯基亚克到阿克陶和阿特劳的管线建设项目是在我们准备竞标阿克纠宾项目时就已经在考虑的,也有多个方案的设想。”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外经贸部的这个发问,当然最关心的还是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特别是中石油。 长河能源集团抢了先手,甚至可能拔得头筹,这对于一直在中亚地区有所图谋的中石油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但是目前国内能源体系划分整合方案尚未尘埃落定,一些利益博弈还在继续,预计要到明年下半年可能才会真正敲定。 也就是说,这一年多时间里,中石油也好,中石化也好,都难以形成实质成型的领导团队班子,对未来企业的发展,难以拿出成熟的规划构想,特别是在长河能源先走出这一步之后,如何来应对,可能都还无法做出实质性的反应。 虽然长河能源集团要和分家之后的中石油中石化相比,无论从哪方面来比都相差甚远,但是人家却在时间上抢到了先手,又在时机上先拔头筹。 加之中央之前又否决了乌津项目,这对中石油来说也是一个挫败。 所以他们很关注长河能源未来在中亚油气领域的扩张会采取一个什么样的方式来进行。 或者说,中石油和中石化未来该在这个区域如何面对长河能源的扩张步伐。 汉川这帮人还是很有些战略眼光和魄力的,居然在毫无征兆之前就敢大胆的迈出这一步。 “能详细介绍一下么?这应该不涉及到什么商业机密吧?”外经贸部的这位副部长笑得很开心,游目四顾,似乎在寻找着盟友。 “可以。”沙正阳点点头。 现在还不能和外经贸部这边撕破脸,有总理的支持,外经贸部这边肯定也不会太过火,但是受人之托,他们肯定也要有所表示。 “我们的设想是竞标成功后还是要先行稳定阿克纠宾石油公司旗下两大油田的生产,这主要是从加大投入,尤其是一些老旧设备上的更换和一些新技术的采用上来稳产提升,这一点我想大家都不会有什么质疑。”沙正阳顿了一顿。 “但阿克纠宾石油公司之所以目前状况不佳主要有本国和重要邻国也就是俄罗斯这个消费国家的整体经济下滑因素造成的,而阿克纠宾石油公司的原油主要输往俄罗斯奥尔斯克炼油厂,这就导致了经济效益的不佳。” “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的想法就是打破运输瓶颈将原油输往阿克陶和阿特劳,方式就是修建油气管线,通过阿克陶和阿特劳出口欧洲,当然刚才部长也提到了这个项目比较敏感,我们的打算是和哈国国家石油公司合作,另外也可以酌情邀请欧美、俄罗斯油企和哈国地方政府加入进来,就像以里海国际石油财团那种模式来融资进行建设。” 沙正阳笑了笑,“当然这完全是基于我们长河能源集团利益角度来考虑的。阿克纠宾石油公司属于我们,但地处哈国,哈国国家石油公司代表哈国中央政府利益,但是该管线涉及到阿克纠宾州和阿特劳州以及曼吉斯套州,而且从长远来看,濒临里海的阿特劳州和曼吉斯套州都是油气资源极为富集的区域,我们长河能源集团如果在哈国站稳脚跟,也希望能够参与对里海油气资源的勘探开发,所以这条管线如果未来在中哈石油管线敲定开建的话,甚至可以逆向反输。” 沙正阳的话让很多人心里都不舒服,当然这可能是画大饼,但是毕竟画出来也很诱人了,不能不让人心动。 “和哈国国家石油公司以及哈国地方政府合作我们可以理解,毕竟在人家地盘上,但是和欧美油企以及俄罗斯油企合作,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呢?”外经贸部的副部长仍然是风度翩翩,笑容可掬,但是在场不少人看来这就有点儿赤膊上阵的感觉了。 “部长可能对中亚地区,或者说里海沿岸地区的油气资源分布以及欧美油气巨头们在这一区域的布局的情况不是很了解,我可以简单介绍和解释一下。” 沙正阳同样笑意盈面,态度从容。 “雪佛龙和壳牌等欧美油气巨头早已经在这一区域布局扎根,哈国从某种意义上愿意接纳中企进入,也是有意要平衡各方势力的意思,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就会全力支持我们,而且俄罗斯油气企业是瘦死骆驼比马大,像卢克、俄油、秋明等企业仍然具有相当实力,加上他们和哈国关系也是错综复杂,所以他们在这一区域的利益哈国也要予以尊重,……” “这就造就了这一区域的利益关系复杂,我们这些后来者,如果要想迅速打开局面,除了借重哈国本身外,也必须要和这些利益集团打交道,这是无法回避的。”沙正阳沉吟了一下,“另外,我刚才也说了,我们长河能源集团的中长期目标是要充当里海地区油气资源开发的重要参与者,那么和这些企业和政府打交道是不可避免的,那么合作共赢这种方式才是最合适的,否则,只会适得其反,我们的实力也不允许我们自行其是的吃独食。” 沙正阳有理有据有节的回应让对方也觉得有些棘手,总不能直截了当的跳出来说要求长河能源集团要让一部分资源和利益出来吧,就算是有这个心思,也不该在这个时候,毕竟人家也还在准备竞标阶段,现在说那些似乎有些为时过早了。 但是从长河能源的动作来看,却又不得不防。 现在不把有些话题挑明,一转过背,没准儿长河能源集团就已经和诸如bp、艾尼、埃克森、卢克这些油企达成了意向性协议,你到时候再要想入局,那就有点儿难了。 “沙助理,长河能源集团出海战略我们外经贸部是非常赞成和支持的,诚如你刚才提到的,从国家能源战略安全的角度来考虑,我们需要一条中东来源以外的原油来源渠道,而且是在运输路线上也要尽可能避免只能经过马六甲海峡这一通道的高风险局面,所以进军中亚应该是我们中企的必然选择。” 大概也是掂量了好一阵,外经贸部这位副部长才算是找到如何不失颜面的把这个话题挑明,“你刚才的解释我们也清楚,我们也理解作为一家企业做大限度的为企业谋取利益这是合情合理的,但是你也提到了,出海中亚战略,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企业发展问题,这是关系到国际能源战略博弈的一局大棋,长河能源抢先登场了,但实事求是的说,你们的实力有限,……” 沙正阳脸色冷峻,嘴角也微带一丝哂笑,他要看对方如何来唱这出戏。 “你们打算和包括哈国、俄罗斯和欧美油企合作,我觉得可能还是要慎重考虑,选择合适的合作伙伴,不能单单只把目光盯着眼前的经济利益,也一样要把国家利益计算进来。”对方态度很坚决,显然也是有所仗恃。 “……,我建议你们长河能源应当走稳第一步,搞好阿克纠宾石油公司的经营,至于说其他下一步的合作,还是应当慎重,尤其是和国外油企的合作,更应当要有大局观念,……” “部长,请恕我冒昧打断一下,长河能源集团有自己的发展规划和步骤,一旦竞标成功,肯定会认真经营好阿克纠宾旗下两大油田,这经营好中间的一个重要环节就是要解决肯基亚克油田的输出问题,我们认为建设肯基亚克到阿克陶和阿特劳的油气管线是必不可少的一步,这一点上我们也准备在竞标材料中注明,愿意和哈国方面合作,我们认为这也是符合双方利益的。” 沙正阳很不欣赏对方这种弯弯绕,你有什么说什么,别在那里云遮雾罩的说些不沾边儿的话,大家都懂。 对方有点儿尴尬,不过也只是一瞬间,就恢复了正常,悍然道:“我的意见是长河能源如果下一步要在其他项目上与其他企业合作,除了哈国地主外,应当优先考虑与国内企业的合作,这有利于我们抱团出海,群策群力。” “部长,抱团出海可以,但是各家企业情况大不一样,利益各不相同,群策群力恐怕力有未逮啊。”沙正阳笑了起来,这是图穷匕见么?说明对方的确还是底气不足啊,当然他不可能去触怒对方,这不是明智之举,“我们很愿意和国企兄弟企业合作,事实上,我们在国内也和包括中石油在内的企业合作得非常好,我们秦都石化目前也还一直保持着和中石油的紧密合作嘛。” 来之前秦都炼化已经接到了中石油方面的通知,供油量可能会有所削减,这将导致秦都炼化被迫检修一段时间,这也让汉川方面很是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