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五十二节 可喜可贺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五十二节 可喜可贺

沙正阳略带讥嘲的话语让外经贸部这位副部长脸色微微一变。 虽然还不清楚这里边有什么古怪猫腻,但是这肯定不会是沙正阳所说的那么“亲密无间的合作”,弄不好就是背后插刀的狗血故事。 对于沙正阳的态度,他也有些小恼怒,这家伙很嚣张啊,倚仗是什么? 他下意识的瞥了一眼坐在最上位的洪副总理。 看得出来,洪副总理似乎很欣赏这小子,难道就凭这小子的一番“慷慨激昂”的表演? 不至于吧? 只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当然不可能退缩,语气略微放缓和了一些,他平静地道:“都是中国企业,在海外应该可以更好的合作,有问题也很正常,涉及到各自的利益,我相信也完全可以通过协商来解决,再不济还有中央可以来统筹协调嘛。” 不轻不重,不咸不淡,但是骨子里的强硬却溢于言表。 必要时还有中央,但中央会倾向谁?不言而喻。 这可能也是长河能源集团不愿意和央企打交道的主因。 和外企争,那可以真刀真枪,放马一战,和央企争,盘外招就能把你给玩残,你愿意么? “部长,企业还是需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定,现在说那些有点儿为时过早了。”沙正阳轻描淡写的来了一招太极推手。 他很清楚自己没有必要给对方多少面子,现在自己扮演的角色身份就是马前卒冲锋陷阵,刺刀见红才是本份儿。 至于说背后的谈判妥协,那是大佬们的事情,他无需操心。 这也是来之前大家商定好的事情,尤万刚和钟广标不出面,也是为了日后下来好有一个缓冲余地。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未雨绸缪更应该在出海战略上得到体现,否则以后真的事到临头,可能就要出问题了。”对方不依不饶。 “那部长的意思是现在就要把一切定下来?”沙正阳微微抬起目光,瞄了对方一眼,“怎么定?定什么?八字没一撇的事儿,我们自己就在这里过家家就定了?” 这番话讥讽味道就有点儿浓了,对方微微色变,尤万刚也清了清嗓子:“正阳,说话注意一点儿。” “尤高官,我这人就是实话实说,可能不太中听,问题是我们连阿克纠宾项目都没有搞定,怎么来说其他后续的事宜?” 沙正阳语气放低了一点儿,但是语言却仍然犀利无比。 “在人家地盘上,肯定必须要和地主合作,换了我们也一样,特别是这类资源性项目,至于欧美和俄罗斯的油企,那也是无奈之选,我们不可能保证什么。当然我们是中国国企,代表中国利益,当然愿意和同胞合作,但这要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才行。” 沙正阳的以退为进玩得很顺溜,事实上在座的都不傻,自然也明白沙正阳和尤万刚玩这一出的把戏。 尤万刚打住沙正阳的话头,再这样下去就真的要得罪人了,现在这个尺度正好,既要让对方明白己方的难处和想法,但是也要留一些余地。 “何部长,长河能源集团的情况您也很清楚,我们踏出这一步也不容易,现在长河能源集团,尤其是长河石油,面临很大的困难,企业状况不佳,我们必须要突破窠臼,关乎数万人的生计饭碗,我们不能不以企业利益为主。”尤万刚字斟句酌,“在同等条件下,我们肯定会优先选择国内兄弟同行,但是我们也同样希望国内兄弟同行能够像我们一样能够平等相待,相互支持共勉。” 何部长面部表情很丰富。 他当然看得出来尤万刚和沙正阳之间的双簧,但是这也是一种隐晦表达不满意的方式。 看样子中石油那边肯定有些不地道的行径,所以人家才会在这个问题上借机发难。 中石油和汉川那边的恩怨纠葛多年了,何清养也大略了解,但是屁股决定脑袋,他不可能站在汉川那边。 当然他也不会过分偏袒哪一方,站在他的角度,尽可能的促成双方未来的合作,以最大限度的维护国家利益,这就是他的责任。 当然,这个维护国家利益中的国家利益肯定是见仁见智的,长河能源肯定会认为他们就能代表中国利益,而中石油也会认为他们是国字头央企,他们才更能代表。 只不过碰撞在一起,而长河能源又占有先机的情形下,恐怕就只能大家都退后一步,相忍为国了。 尤万刚见对方脸色缓和下来,他也就进一步道:“刚才正阳所提到的,比如像肯基亚克油田到阿特劳和阿克陶的油气管线建设项目,说句实话,何部长,这还的确有些遥远,我们也只是有这样一个打算,日后我们要做这个项目,那么其首先目的肯定是要最大限度做成,有利于我们长河能源阿克纠宾项目效益提升,至于您刚才提到的,我们可以承诺,可以优先考虑国内同行,尤其是与我们合作愉快的企业,……” 何清养也很满足了,逼急了,人家也未必就要买账,而且自己也不可能做到那一步。 屁股太歪了也不行,洪副总理还在一旁,心里透亮,不过分可以,过分了,自己就成了替人插刀的冤大头了。 方劲松又问了问其他几个部门的意见。 进出口银行的态度也很积极,表示会积极支持长河能源集团的这个项目。 这一点上长河能源也有考虑,jp摩根那边少不了,但是长河能源也不可能一根绳子吊死,进出口银行这边也一样需要支持。 未来一连串的项目本身资金需求就很大,所以在这方面的支持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可供选择的余地大了,也不容易被人拿捏住。 当各个部门单位都已经一一问到,该表明态度也表明了,该质询的也质询了,甚至该明刀明枪的阵上交锋也干了,剩下就该是首长表明观点态度,提出要求了。 洪副总理对于这种情形也是司空见惯了。 为了各自小单位小团体的利益而争得乌眼鸡一般的比比皆是,但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在大局利益为重的前提下。 当然这大局利益不是某一方的自我解读,在他看来,只要是无论是长河能源集团还是中石油中石化,只要是中国企业,能在国外市场上做大做强,无论采取那种商业手段和方式,与哪家企业合作那也是企业的自由,都应该予以大力支持。 外经贸部本身就不宜在其中掺和太深,那是企业之间自己的事情。 至于说是不是要像何清养所说的那样要优先考虑某些方面,他倒觉得要因地制宜,有些时候刻意去顾及这些因素,反而会引来不必要的困扰和麻烦。 “刚才大家都谈了很好的意见,很多更是一针见血,我觉得很好,坦诚相对嘛,有什么事情挑开明说,我相信这样问题反而更容易解决。” 洪副总理目光流淌,“小沙啊,我没想到你的角色转换这么快,三个月前我记得你还在宛州当县长吧?现在又去搞国企了,而且看起来你似乎进入状态非常快,万刚都是老石油人了,都让你来打主力,不简单呐。” 沙正阳赶紧装出一副腼腆的样子,感谢道:“谢谢总理的关心,我只是希望能让我们汉川最大的国企未来能够变得更强更大,能够真正承担起国家赋予我们的重任,真正做好维护国家能源安全战略的排头兵。” “你刚才提到的很多东西,实际上中央已经在做了,一些是中央在直接做,一些是相关部委在牵头做,还有些涉及到国家能源机制改革之后的相关企业在资产和未来业务发展上的划分,所以没有宣之于众,但没想到长河能源能先行一步,可喜可贺。” 洪副总理的态度鲜明,也让在座所有人终于明白了这一次汇报会的意图。 相关的具体讨价还价只能是下来协商,但是对于部委们来说,就需要明白中央的意图,这一步宜早不宜迟,不能拖延贻误。 “刚才云祥同志谈到了汉川省委省政府做大能源产业的意图和构想,非常好,而且很及时,先行一步,意味着需要承担一些风险代价,但是我相信回报也将是丰厚的,……” “那么具体到长河能源集团的这一次出海具体行动,我觉得长河能源集团也做了相当扎实的工作,我历来主张用市场说话,市场经济就只能交给市场来检验,进入中亚油气领域,这个方向是正确的,国家从战略层面也要大力支持,但具体如何来操作,如何操作才对企业更有利,这是长河能源集团自己的事情,我的理解,只要长河能源集团能在这个项目上成功了,就意味着我们中国企业在这一区域站稳脚跟了,……” “企业有企业的考量,相关部门应当予以支持,提供最大的帮助,人家如何来谋划运作,不是职能部门的工作,当然做一些有益的建议是可以的,但主动权在企业手上,我更赞同双方情投意合携手共进,我也相信没有什么解不开的结,特别是两个好邻居,……” 洪副总理的话绵里藏针,却又如清风拂面,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得不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