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五十三节 得分加分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五十三节 得分加分

会议终于散了。 一行人回到驻京办,省里两位主要领导要看望一下驻京办的同志,这是应有之意。 另外也还要总结一下这一次汇报会的得失。 总的来说非常成功,这从最后洪副总理专门交代外经贸部、外交部以及进出口银行的相关领导就能看得出来。 中央对出海战略和保障国家能源安全战略非常重视,而中亚这条线至关重要。 事实上上海五国互助协作机制虽然主要宗旨是从维护地区安全这个角度出发,但事实上中央也意识到了,要确保西部边疆地区的安全,就要在经济上协同发展,而和西部边疆地区毗邻的中亚诸国一样如此,那么日后的经济合作应该要逐渐唱大戏。 或者说就是地区安全机制搭台,经济合作发展唱戏。 无论是西部边疆还是中亚诸国都有这丰富的资源和巨大的战略空间,稳住这一块地区安全,加强这一块区域的经济发展,形成一个整体大市场,这对于今后国民经济发展越来越快的中国来说,也是一个战略支撑点。 长河能源集团能够抢在中石油中石化这些央企巨头之前先啖头汤,肯定会承担一些风险,但是中央也会给予相应的政策支持,以鼓励后续者的跟进。 事实上在沙正阳看来,企业出海并不需要太多的国家支持,国家只需要做好作为政府职能部门应该做的就足够了。 国家介入过多,反而容易让所在当事国产生疑虑,民族主义哪里都有,如何淡化化解这种情绪,也是一大考题。 好在哈国政府稳定,经济状况现在虽然不佳,但从长远来看应该是向好,所以长河能源集团只要从一个共谋发展携手共赢的路径出发,这一步沙正阳相信是可以走稳的。 今天洪副总理的态度也充分说明了中央在这方面态度的一些细微变化,地方国企一样可以登台唱大戏,未必非要让国字头央企出面,有些时候效果未必还有地方国企这么好。 企业也只需要一视同仁的支持鼓励,其他就交给市场来决定。 “正阳,今天很不错,有理有据有节,自信而不自负,强势但不跋扈,估计下来老何又要找我说半天了。” 王云祥笑得很开心,手指在沙发上轻轻画着圈儿,显然心情极佳。 “我和他打交道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也是受人之托,估计中石油中石化还有中海油也给他施加了很大压力,这三家眼睁睁的我们看着我们的大船出海,可他们的船却还没有造好,怕是心急如焚啊。” “嗯,总理已经有了明确意见,接下来我们就按照总理的意见抓紧时间推进,你们提出来的那份方案,包括奥尔斯克炼油厂项目,肯基亚克到阿克陶和阿特劳的油气管线项目,乌津油田项目,第一个都可以抓紧付诸实施了,后两个也要抓紧时间作可行性调研报告。” 周远望在这个问题上态度也很积极。 他觉察到了洪副总理对能源机制改革推进进度的不太满意,机构改革和中石油中石化分家方案迟迟未定,而中亚地区那边机会又时不我待,那么长河能源就未必不可以从先头兵升格成为主力军,只要能拿得出像样的战绩来,那么一切都有可能。 “周书记,奥尔斯克炼油厂那边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工作小组先行到奥伦堡州和莫斯科那边去进行初期调查了,jp摩根对这个项目非常感兴趣,这是一个不输于阿克纠宾项目的大头,而且他们在俄罗斯那边也有很深厚的背景,包括俄罗斯的一些具有政府背景的企业家、银行家也和他们关系密切。” 沙正阳早就开始运作这一步,当然这也是得到了尤万刚和钟广标的支持,先期工作而已,如果条件成熟,那么再来推进也不为迟,而jp摩根的全力配合当然是冲着利益而来,但那有什么,只要条件合适,没什么不可以谈的。 在座众人都对俄罗斯那边的情况有一定了解。 目前应该是俄罗斯国内最艰难最混乱的一个阶段,私有化进程已经推进到了一个瓶颈上,他们国内的一些寡头通过前期的运作拿到了大量的企业资产,但是由于市场经济体系尚未建立起来,政府体制依然僵化,而腐败更是无处不在,使得市场运作效率极为低下。 这也是导致了奥尔斯克炼油厂这样算得上比较优质的资产也陷入困境的主因,所以奥尔斯克炼油厂也才被摆上了出售的台架。 “正阳,我们还是首先要确保阿克纠宾石油公司项目拿下,这是我们长河能源集团立足中亚的根本,奥尔斯克炼油厂是一个好机会,如何来运作,你们要考虑周全,省委省政府坚决支持你们,中央部委这边,接下来我和云祥都要分别去登门拜访,有洪副总理的指示,我相信会有一个比较圆满的结果。” 周远望也很满意,“至于说老何提到了那些,我很赞同正阳的观点,合作肯定欢迎,但是必须要建立在平等互利的前提下,不能以势压人,也别动辄提到什么国家利益,中石油代表国家利益,难道我们长河能源集团就不是代表国家利益了?汉川省难道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么?” 很难得听到作为省委i书记如此立场鲜明的表明态度,在座的人都是格外振奋。 沙正阳心中也是暗自欣喜,看样子周书记也是被今天这场汇报会给鼓舞起了热情,这可太难得了,下一步就是要把这一步走好,他沙正阳有这个信心。 *********** 小会议室里只剩下周王二人时,顿时安静了许多。 “云祥,真是没想到啊,应该说这个结果比我们预想到的要好啊。” 周远望其实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乐观,他和王云祥乃至尤万刚都很清楚央企力量的强大,共和国长子们可不是光是一个虚名,那是真正代表国家实力的。 “嗯,的确比我们之前预测的要好,我一直担心总理会倾向于支持长河能源集团和中石油他们合作,还好,总理虽然也支持,但是也划了线,要建立在平等合作基础上,按照市场运作模式来,选择权主动权在我们,这就要好办得多。” 王云祥摊摊手,一脸哂笑。 “事实上我们也不可能彻底丢开中石油,秦都石化这边还要和那边有得谈,只不过吃相太难看了,好歹也是央企,家大业大的,能不能别这么猴急,要点儿颜面不好么?” 周远望也笑了起来,“哎,看我们马上就要吃肉,人家却连汤都碰不到,可能的确有些着急吧。” “总的来说达到了目的,嗯,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妥协求和平,则和平亡,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我们如果不在这个时候表现得强硬一些,强势一些,省里边这一块和中石油的纷争就肯定还得要吃大亏,现在大家就可以对未来好好‘展望’一下了,我们也不是非要和你中石油合作,中石化和中海油也还眼巴巴的望着呢。” “正阳今天的表现不错,既不失风度,又展现了我们的姿态,相信给那边留下了一个深刻印象。”周远望点点头,“总理对他印象很好,这也是一个加分。” “总经理助理这个职位还是欠缺了点儿底气。”王云祥哑然失笑,“不过他这个年龄也的确够快了,打熬一下资历对他成长也有利。” “嗯,春鸣培养的好干部,哪里都能闪光呢,本来留在宛州好好培养一下,也是一颗好苗子,没想到广标却把他要到长河来了。之前我就听春鸣提起过想调一两个人过去,但是最后放弃了,估计就是想调正阳吧。” 周远望鲜有提及这类事情,不过林春鸣已经走了,而且和两位主要领导关系都处得很不错,所以也有些感慨。 对下边的一些情况,两位主要领导自然都了如指掌,当然层次太低又另当别论。 沙正阳在宛州表现很优秀,但是并不代表他的风格所有领导都喜欢,所以每个干部的发挥也还是要看机会和环境。 “宛州今年总的来说还算不错,不过就看能不能把这股子精气神保持下去,一以贯之。”话题转到宛州,王云祥也皱了皱眉,“老冯应该能稳得住才对,要把这股子势头维持下去,促进宛州经济上一个台阶。” 周远望也仰起头想了想,“春鸣和广标几乎同时离开,对宛州还是有一些影响,我们还是不够重视,我也很担心下半年乃至明年宛州的发展会不会受到影响,宛州班子建设还是应当要加强,要考虑让一些擅长搞经济工作的干部去,嘉州直辖了,宛州日后就要扛起我们汉川经济发展的另一极。” “嗯,远望书记您的意见我很赞同,要及早考虑,我还是觉得宛州班子中需要动一动,老杜和姚立波去了还不够,就像沙丁鱼群里该多去两条鲶鱼,激活一下。”王云祥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