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五十六节 对标华润中信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五十六节 对标华润中信

“哈国的农业在前苏联地区算是相对较为发达的,但是他们主要是作为粮食主产区出现,或者说只要是小麦生产,但是对于蔬菜,他们这方面能力较弱。”沙正阳继续道:“而且从哈国民众的饮食结构来看,他们对蔬菜需求大多集中在几类上,西红柿、洋葱、青椒、胡萝卜等,当然还有土豆,这些都是很适合大规模种植的,也适合温室大棚种植。” “可我们汉川省内有合适的到哈国这边来投资搞蔬菜种植的企业么?”尤万刚问了一个关键问题。 “肯定有,像旧营就已经自发的形成了多个蔬菜种植合作社,这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农业企业的初级阶段,当然限于资金技术和市场营销上还有所不足,所以只能以这种方式来出现,但是一旦给其适合发展的土壤和空气,它就会迅速成长起来。”沙正阳没有把话说死。 “哈国这边的基础更差,我相信这边的条件是可以容纳一些中小企业过来投资农业的,当然对于汉川那边来说,相隔万里,如果没有我们在这边发展,短时间内他们肯定不敢轻易来尝试,但是我们不也就是要解决我们职工自身的一些需求么?我相信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是可以找到合作伙伴的。” 沙正阳灵活的思路很得尤万刚的欣赏,能够迅速衍生扩展开来考虑到这些和主业无关的问题,一般的企业干部是很难得做到的,反倒是沙正阳这种从地方上过来的干部却能迅速寻找到这种机会。 “嗯,这一块倒是可以好好向省里汇报,一举两得,一方面可以把我们农业产业引向哈国发展,同时也能解决我们职工的一些饮食需求。”尤万刚点头认可。 “除了这一块之外,还有就是哈国,具体一点儿说就是阿克纠宾这边的基础设施建设,我觉得也大有潜力可挖。”沙正阳继续道:“阿克纠宾市人口虽然不算多,但是这是一个石油城市,我相信地方政府也应该希望自己城市的面貌得到改善,基础设施滞后也会影响到经济的持续发展,这一点上哈国方面在基础设施建设上也是一个大市场,而我们汉川,甚至我们长河能源集团内的长川实业就有比较强的建设队伍,我相信在这一块上也能够找到合作点。” 尤万刚笑了起来,伸出手指点了点沙正阳:“我就知道你会说到这一块,刚才你在强调阿克纠宾市的基础设施和市政设施落后时我就琢磨你小子是不是在打这方面的主意,果不其然,转来转去,你还是在为长川实业找门路啊。” “在其位谋其政,我现在是长川实业的董事长,未来我也考虑长川实业这么几千号人,涉及到的行业五花八门,我也在考虑要对这几十家子公司进行整合,着力打造几个主要产业的问题。”沙正阳也不讳言。 “哦?”尤万刚一下子来了兴趣,看着沙正阳,“正阳,没想到你进入角色这么快啊,我还琢磨着你好像就是去开了一个就职会就离开了吧?现在看起来你是早有谋划啊。” “尤省i长,阿克纠宾这边是专项工作,只要竞标成功,就该是专业管理团队和技术团队来接手的工作了,集团党委既然决定我担任长川实业的董事长,我当然要对企业负责,对集团党委负责,现在纪委专案组还在查,我暂时还插不上手,但一旦纪委那边的调查结束,尘埃落定,那就面临着这么大一个摊子要运转要吃饭的问题啊。” 沙正阳也是无奈的摊摊手。 “再说了,我一直奉行一个原则,既然要干,那就要干好,只要有省委省政府和集团党委的支持,我也有信心把长川实业干出一番成绩来,总得要对得起集团党委和省委省政府对我的期望。”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长川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这个帽子扣在自己脑袋上,不是让自己来享受待遇的,几千张嘴要吃饭的重任一下子就交到了自己肩膀上,稍不注意就要把自己给压趴下。 这还没有算集团正在筹划的要把三大煤业的三产都要统一划到长川实业旗下来,这又是几千张嘴,想一想都觉得骇人。 当然这是笑话,沙正阳从未担心过自己会连这样一家企业都玩不转的事儿。 未来二十年是中国发展的黄金年代,背靠长河能源集团这样一个大靠山,长川实业如果都还发展不起来,那真的还不找个豆腐一头撞死得了。 说实话,集团公司把长川实业交到自己手上他还真的有些心动,这样一个包罗万象的国企集团,还真的是自己练手的好位置。 根据目前长川实业这边提交上来的一些资料显示,整个长川实业涉及到的行业多达十多类,建筑、房地产、建材、汽车贸易、运输物流、商贸、公共服务、金融、矿产、农业等行业均有涉猎,其中建筑、房地产、运输物流、汽贸、商贸几大块的实力都不俗。 只是由于前期的管理混乱,加上集团新成立对其关注不多,才导致了当下这种情形。 按照沙正阳的设想,如果自己要在长河能源集团呆上三五年,那么他就打算好好在这一块上做一做文章,瞄准目标就是前世中的华润加中信。 房地产业的蓬勃兴盛既然不可避免,那么长川地产是不是可以摇身一变成为未来销售收入前三前五的房地产巨头? 中国作为基建狂魔的威名赫赫,长川建设未尝不能成为其中一员,为基建狂魔的大名再添一份光彩。 运输物流这一块,有这样好的起步基础,没有道理不打造出一家诸如远成、德邦乃至三通一达和顺丰这样的巨头出来。 还有商贸这一块,凭借着接地气的优势,类似于永辉、大润发这样的巨子,是不是也可以想一想? 当然,这只是沙正阳的一个设想,不可能每一个行业都能取得成功,但是最起码自己如果当了这个企业集团的掌舵者,肯定要去尝试一下,搏一搏。 “既然你有这个雄心和信心,我心里也就踏实放心了。”尤万刚脸上也满是欣慰的笑容,“广标、增桥都和我谈到过东神、长流和伏虎煤业三家的三产也要剥离交过来的问题,我还担心你吃不住劲儿。既然如此,回去之后集团党委就开个会,尽快启动三大煤业的三产剥离,也好让他们聚焦主业,专心致志的搞好主业,三产这一块就统一归到长川实业这边来进行整合。” 沙正阳没想到自己一番话却让尤万刚下了决心将三大煤业的三产全部剥离交到长川实业这边来,一时间也有些头疼。 “尤省i长,这边事情还见不到头,……” “你以为要移交过来那么简单,没有半年的准备能完成?”尤万刚摇摇头,“三大煤业的三产规模并不比现在的长川实业逊色多少,若是论质量,恐怕犹有过之呢,只不过分得有些散,形不成规模效应,所以集团才决定要集中起来。” “尤省i长,您考虑过没有,这么大一块产业集中整合起来,其实也涉及到多个领域,只不过都和咱们长河能源集团的主业无关而已,规模体量这么大,论总资产和净资产也不小,如何来运作也是一件难事。”沙正阳沉吟着。 “这就是你的任务了,论总资产长川实业和三大煤业三产剥离过来的资产加在一起,我估计起码也是一二十个亿,问题是这是总资产,不是净资产,其负债比,哼,……”尤万刚忍不住冷笑了一声,“百分之八十没有,但是百分之七十是肯定有的,正阳,你接手之后可得要悠着点儿。” “尤省i长,负债比高这一点我心里有准备,但是钟总和我提到过职工下岗和资产处置上要慎重,他甚至还提到可能要考虑把主业上的一些职工剥离出来,让长川实业这边帮助消化一些,这我就有点儿无法接受了,说句难听一点儿的话,自己屁股还在流血,还得要去帮别人治痔疮,有这样的么?” 沙正阳这句比喻相当恰当的地方俗语让尤万刚忍不住哈哈大笑,忍不住手指指了指沙正阳:“你啊你!正阳,注意自己身份,你现在也是集团领导了,今儿个只有我们俩说这个没关系,以后正式场合或者有女性在场的时候可不能这样荤素不忌。” 沙正阳轻哼了一声,“尤省i长,我这也不是气急眼了么?长川实业的情况大家都知道,本来就是消化原来主业上觉得不好安排,或者安排不下的刺儿头,要么就是大集体身份,或者就是老弱病残,家属子弟,说实话,这里边有多少人可用?如果没有主业上的照顾,这些企业又有几家能真正存活下来?我都打算要下重手了,现在集团却要往我这里塞包袱,这太不厚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