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六十二节 知人善任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六十二节 知人善任

和周远望接触这么久,田力很清楚周远望是一个什么样的性格。 这位省高官表面上儒雅温润,但是骨子里却是很坚韧执着的一个性格,看人更是很准,要求则更高。 要想在他心目中获得一个好印象很不容易,这一点上要比同样和蔼大气的王云祥标准高得多。 可以说能获得周远望这么高的评价,田力担任省委秘书长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到。 关键是沙正阳还这么年轻,而且还很得王云祥的看重,这就称得上罕见了。 倒不是说两位主要领导之间在观人用人的标准上有多么大的差异,选人用人观上也不可能有太大差异,也就是在在各自风格上有所侧重罢了。 但是一般说来王云祥欣赏的人,周远望肯定会给予正面评价,但是却绝不会用昂霄耸壑这种非常少见的词语来赞许。 同样周远望看重的人,王云祥也一样会予以充分肯定,但不可能用发自内心的褒赞语言说出来。 这是一种很微妙的姿态,外人是很难觉察得到的,唯有处于田力这个角色身份才能领悟得到。 可沙正阳居然就做到了。 这不能不让田力心生感慨之余却又特别加以重视。 所以田力专门对沙正阳工作这几年的履历情况又进行了一次很细致的梳理,发现沙正阳的表现的确有些近乎于神迹。 几乎在每一个岗位上,他都能获得那么一两个对其特别欣赏然后又对其仕途发展起到了关键助力的上司和领导。 当然沙正阳的表现也对得起领导的欣赏看重,从银台两个岗位的转换,再到宛州三个岗位上变化,每一个职位上,沙正阳都拿出了相当精彩的实际表现,而非是那种泛泛被人吹嘘起来的花架子。 特别是在宛州市经开区和真阳县的表现,这都是田力亲自了解过的。 要说自己一个副省级干部对一个处级干部这么感兴趣,田力自己都觉得好笑,但是他却的确觉得这个年轻人未来前程不可限量,其年龄上的巨大优势,几乎可以把所有人都压得喘不过气来。 “正阳,在哈萨克斯坦开展项目收购工作,你还能想到咱们省里的农业和基建行业走出去,你有这个意识,能主动考虑到这些方面,非常好。” 田力今天之所以把沙正阳留下来,也就是要了解一下这方面的情况,他注意到周远望对沙正阳的这份思路很满意。 作为省委秘书长,他需要随时把握主要领导的倾向性。 沙正阳的这番表现毫无疑问又切中了主要领导内心关注点,他当然要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形,以免日后周远望问起来自己还知之不多。 “田秘书长,您过誉了。”沙正阳笑了起来,“这可能和我刚从地方干部转岗到企业上思路尚未完全转换过来有一定关系,您知道的,我在真阳就搞了旧营蔬菜基地,嗯,今年应该会有一个比较好的局面出来了,不瞒您说,旧营蔬菜基地是我们省农业厅联合做起来的,我和县里分管农业的副县长方东升同志为此付出了很多心血,尤其是方东升同志更是牺牲了许多休息时间,……” 有这样一个机会,沙正阳当然要不遗余力的为方东升摇旗呐喊一声。 在离开宛州时,他专门向叶和泰和姚立波二人推荐了方东升和赵建波二人。 但是他也知道自己人走茶凉,而且毕竟自己在宛州呆的时间太短,虽然叶和泰和自己关系不错,姚立波对自己印象也很好,但是却还达不到自己和林春鸣、钟广标那种关系。 这种推荐也只能说是尽人事,希望对方在日后考察干部的时候多一分印象,其他他也无法指望太多。 正因为如此,他才觉得自己有些亏欠二人。 沙正阳一直认为,能干肯干舍得干的干部理所当然的应该得到重用提拔,这也是组织上一直所提倡的。 那种光靠翻嘴皮子、混日子和迎合上司的干部却屡屡获得提拔,踏实苦干而少于宣传的干部却每每湮没,这是沙正阳所不能容忍的。 赵建波都还要好一些,人年轻,而且是从上边下来的,多少还有些人脉,还有人能为他敲敲边鼓,像方东升这种纯粹靠苦干起来的,到了副处级这一级别,再要想往上走,却又没有多少门道,还不太会宣传展示自我,这就有点儿亏了。 田力虽然不分管农业这一块,但是他是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也算是关键位置,而且以田力的年龄,在这个位置上极有可能还要往更重要的岗位上走,以他的前两任茅向东和李铭为例,就可以看出一二。 李铭是直接担任了常务高官,而茅向东虽然还是组织部长,但是已经有传言称,省委副书记韦庆良年龄马上就要到线,茅向东极有可能就要接任省委副书记,分管经济工作。 所以只要能够帮方东升能在对方脑海中加深一下印象,日后也许有机会就能用得上。 “是么?看样子正阳你对地方工作更有感情啊。”田力深深的看了沙正阳一眼,淡淡的道。 “田秘书长,毕竟我在宛州工作了三年,尤其是后来在经开区和真阳县,算是一手一脚的做了一些自己想要做的工作,您应该体会得到那种从无到有,一点一滴的把一件事情做成,一个项目从开始谈判到最终签约和落地建成投产,看着无数工人进厂,产品出厂,看着对县里财政的贡献以及拉动的就业,您会感到那种成功的滋味比任何都意义。” 沙正阳说得很煽情,但是却是有感而发的实话。 从内心来说,他是很不愿意从地方上转到企业上去的,所以在钟广标最初发出邀请时,他是从未考虑过,仅仅是礼节上的应付,他甚至愿意跟随林春鸣到嘉州去,也不愿意到企业上,但是他知道那样做不妥。 在后来没有多少选择余地的情况下,如果能够通过到企业上来展示自我,给省里领导留下一个深刻印象,那也不枉这么走一遭曲线救国的路子。 事实上钟广标的建议没错,自己一到长河能源集团就获得了在宛州三年都没有能获得的机会。 几度在省里边主要领导面前汇报工作,而且还专门在省委常委会上露脸汇报,甚至单对单的和主要领导直接一问一答,这种机遇,对于一个处级干部来说,几乎就是千载难逢。 就凭这两三个月获得的机会,沙正阳都清楚自己这一次到长河能源集团是值大了,外边人若是知晓这两个月的际遇,只怕眼珠子都得要红起来。 “当然,我来长河能源,又感受到了在企业工作的不一样,那种更直观的看到一个项目谈成,下一步就要变成实打实的原油回来,能够给国家给企业带来巨大的收益,同时还要进肩负着那么多人的生计重任,所以压力带来的动力也让我很有一种想要去迎接挑战并且胜出的激情雄心。” 和田力的谈话轻松但却很充实,也让沙正阳再度体会了一番副部级干部的水准和实力。 田力的水平是毋庸置疑的,他问到的问题都是关键问题,不容你不回答。 沙正阳的回答也很深刻而犀利,不像有些干部那样遮遮掩掩,能回答的绝不绕圈子,不好回答的,他也给出了一个说法,存在变数,这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托词,的确让田力都觉得是个万能钥匙。 一直到从田力那里出来,沙正阳才算是松了一口气,肌肉也放松下来。 面对田力,沙正阳尽可能的把自己最沉静淡定的一面表现出来,那样才可以让自己以最好的状态来迎接这次小考。 田力当然不会无缘无故的把自己留下来一对一的谈话,虽然还不确定田力的意图,但是沙正阳可以肯定,绝对不仅仅是因为田力自己,可能还有其他领导因素夹杂其中,特别是主要领导。 不过现在还轮不到自己想这些,自己需要的是稳扎稳打,先把出海战略的几项工作做好,另外也要开始着手对长川实业开始梳理,一旦要动手整合,那就要一一兑现落实。 “老贺,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对,就是集团公司这边。”沙正阳拿出电话,给和贺子州打了一个电话。 贺子州就是徐利平那个推荐给他的两个人中的一个。 沙正阳见过一面,没有多谈,只要求耐心最好本职工,同时要求他们要悄悄对公司的各项业务进行一个打分制的析剖,分成几块对长川实业的各项业务拿出一个评析。 沙正阳没有要求他们拿出什么像样的分析报告来,多看多记,积少成多,集腋成裘,把整个公司各项业务能够给自己一个比较完整且真实的情况,沙正阳也就很满足了。 徐利平既然推荐给自己,沙正阳当然要用一用,如果说这个期间还有一些不确定,沙正阳也相信自己能够处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