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六十五节 担当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六十五节 担当

对这种事情,今世中沙正阳没有多少经验,前世中却并不少见。 前世中沙正刚和蓝海搞物流公司最终走上覆灭之路,其头衔就是涉黑,最终被打掉。 虽然沙正阳也觉得可能有点儿运动式的风格,但是你要说蓝海和沙正阳是清白无辜的,那也不可能。 起码他就接触过好几桩这类类似的情形。 对高利贷,最好的办法就是别沾,沾了就真的不好脱手,而且这些人到后来是越来越专业,想方设法钻法律空子,避免打击,公安机关对这种人也一样感到棘手。 而且作为普通人,你还要考虑如果一次性无法了断这种事情,哪怕你让对方去坐牢,但是他们出来之后呢? 这种恐惧担心往往才是让一般人不愿意报警,而更愿意妥协的主要因素。 实际上那些放高利贷也并非像想象中如同影视剧作中的杀手的那么生死看淡不服就干,更多的还是求财不求气。 只要你能想得到办法找得到钱,他们也不会轻易的越线,毕竟那也意味着风险,而他们作为“商人”的一类,也是要计算风险和代价比的。 要解决这种事情,最好的办法是当事人直接出面和对方接触商量,但现在麻烦的是顾泽成似乎吓破了胆,而且又沾染上了毒瘾,更关键的是对方似乎已经觉察到了顾湄背后的自己是一头可供榨取的肥羊,这就有些棘手了。 这种事情上,一方面沙正阳不想让林春鸣出面,那又不知道会招来多少劈头盖脸的臭骂,也会降低自己在林春鸣心目中的印象。 另一方面,官方,也就是通过公安出面,可能会有一些作用,但是却很难从根子上把问题解决掉。 就像高利贷,高利不认,但是本金呢,基本利息呢?在没有偿付能力的情况下,这都相当麻烦,如果再扯上一些其他事情出来,恐怕还要更棘手。 “小湄,这件事情你不必想得太多,我来处理。”沙正阳摩挲着顾湄有些瘦削的肩胛骨,疼惜的道:“你别给自己太大压力,这不是你的错,……” “正阳哥,你不知道我这段时间都没睡好,每天都只能睡五六个小时,到了四五点钟就醒了。”顾湄眼泪汪汪,“白天也没有精神,总想睡觉却又睡不着,我不知道该怎么来处理,可我又不愿意告诉你,……” 沙正阳知道顾湄不愿意告诉自己的原因,是不想因为这个原因影响到自己和她的感情,问题是这可能么? “好了,这件事情你就不要去多想了。”沙正阳打定主意之后,就开始考虑后续事情:“那你对自己下一步的规划呢?说内心话。” 顾湄撑起身体来,咬着嘴唇想了想,“正阳哥,我现在一点儿都不愿意回嘉州了,我想出去呆一段时间,我有个同学现在燕京,她是青岛人,因为工作不满意,也是工作了几年之后去年才考上人大的研究生,现在正在读研,我和她联系过,她很愿意我过去和她合租,也愿意帮我考研。” 沙正阳感觉孙妍已经对原来的环境有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和抵触感。 这也很正常,女孩子在遭受了一些心理上的刺激之后,的确会对某些环境产生厌恶,离开去一个新的环境放松一下,也是好事。 两个人都没有提未来会怎样,但是现在以顾湄的心理状态和当下的家庭状况,显然不是提这个问题的时候。 “嗯,去燕京?那个同学和你关系好么?” 顾湄大学是在湘南读的,不来汉都,不去湘南,却要去燕京,说明她是真想远离这片土地,这说明她内心对这里的抵触有多深,可能也和正好有一个同学在燕京考上研了有关。 “是和我一个寝室的,和孙妍关系也不错。”说起大学里的事情,顾湄心情好了一些,“她在青岛工作了三年,好像和单位上领导处得不太好,有点儿受气,就一咬牙出来考研,结果就还真考上了。” “你要真想去燕京也行。”沙正阳点点头,“燕京高校资源更多,机会也更多一些,又有同学照应,也合适。” “可是我爸这边儿,正阳哥,你打算怎么来处理?”顾湄眼巴巴的看着沙正阳。 当沙正阳说“万事有我”时,那一刻,顾湄觉得自己整个心房都要酥了,阵阵热流从心房中向全身各处涌荡,她丝毫不怀疑正阳哥有这分能力,对沙正阳她有着毫无保留的信任。 “嗯,具体你就不要多问了,我会找人,嗯,安排嘉州那边人和你爸欠账的那些人见一个面,先搞清楚究竟你爸欠了多少钱,如果是欠的高利贷,那么我会找人把这个处理好,而如果是你爸去借的朋友熟人的钱,这个要根据情况来。” 沙正阳也觉得很麻烦,高利贷那边,相信跑到广东去的顾泽成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受过这一次教训之后,相信对方肯定以后要三思而行了,但他的朋友熟人这边的钱,如果数量不大倒也罢了,如果数量太大,沙正阳也要考虑如何来解决。 如果一次性把这些问题都解决了,沙正阳担心顾泽成未来会故态复萌,那就真的成了无底洞了,既害了他自己,也害了顾湄。 “另外,如果你爸爸真的染上了毒瘾,那么就必须要去戒掉,这个问题不解决,以后就不会得安生。” 沙正阳不清楚顾泽成在毒瘾上染得有多深,瘾君子的问题同样是个难题。 这种生理上的瘾戒掉容易,但是心理上的瘾却需要一个良好的环境才能断掉,这不是短时间能做到的。 只不过已经这个样子了,沙正阳也只能去面对。 “我知道,可是现在……”沙正阳拍了拍顾湄的裸肩,把对方搂在怀里更紧,“具体怎么来处理,我会找人来办,你就安安心心去读你的书。” “啊?正阳哥,你真的同意我去燕京读书考研?”顾湄仰起头,颤声道。 眉目如画的娇靥和殷红如火的樱唇,加上那对迷人的酒窝,还有在锦被中隐约可见的胴体,无法让人不怦然心动,饶是经历了一晚的厮杀鏖战,沙正阳仍然有点儿想要跃马挺戈的冲动。 沙正阳其实很清楚顾湄现在的心态,她此时就像一只鸵鸟,想要躲避这一切,但是感情和道德又让她无法逃离,如果有一个她信得过的人能够帮她处理好,她简直就像一个脱离樊笼复得返自然的小鸟,无比放松和快乐。 这也是沙正阳的目的,顾湄本身已经被快要崩溃的情绪再也经不起这种折腾了。 “当然,你想要去做的,我都支持。”沙正阳爱怜的道。 “正阳哥,……” 天雷勾地火,大床再度吱吱嘎嘎,…… ********* 沙正阳还有几天假,在汇报获得了省委省政府的认可之后,剩下的工作其实就是等到哈国政府那边对竞标拿出结果了。 以及结果应该是6月初出来,而现在还有十来天时间,沙正阳准备5月底返回阿拉木图。 在这之前的几天时间,沙正阳都可以自由安排。 本来是打算和长川实业这边好好梳理一下的,但是出了顾湄这桩事儿,他不得不亲自去解决。 在去嘉州之前,沙正阳又和蓝天航见了一个面。 蓝天航是一直非常看好沙正阳的。 从沙正阳最初开始鼓动沙正刚和自己儿子蓝海开始搞起这家海正运业开始,到后来劝说自己辞职下海来负责这家企业,蓝天航也是感悟颇多。 这一路走来,虽然表面上沙正阳后来没有过多的参与这家企业的日常管理经营,甚至到后来连沙正阳也退出了海正运业的管理而投身其他行业,这家企业实际上已经是由他来操盘运作了,但蓝天航却很清楚沙正阳的指点和人脉资源在这家企业的发展上起到了多么大的关键作用。 所以虽然沙正阳人很年轻,对自己也很尊重,但是蓝天航这么几年来却从未把沙正阳当成晚辈和外人,更像是一个平起平坐的合伙人。 不过在顾泽成这一件事情上,蓝天航却很不以为然,很是不解为什么会在这种事情上掺和。 在他看来,无论顾泽成的女儿有多漂亮,哪怕是嘉州小姐,都绝对不是沙正阳的良配。 沙正阳现在是何等身份,在汉川政坛上冉冉升起的新星,前途不可限量,这一点蓝天航很清楚。 沙正阳的婚姻对象必须是要家庭、出身、学历、样貌以及各方面素质都要是出类拔萃的才行。 别说顾泽成现在出了这种破烂事儿,就算是没出,像顾泽成这种复杂的家庭都绝不合适。 原来蓝天航一直是很看好沙正阳和孙妍的,在他看来孙妍各方面都是沙正阳的良配,自家儿子若是能找到孙妍这种女孩,他睡着都能笑醒。 只不过小儿女之间的事情,长辈也无从插手,眼睁睁看着沙正阳和孙妍分手,却又和顾泽成的女儿搅在一块儿,这让他简直难以释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