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六十七节 蓝海的轨迹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六十七节 蓝海的轨迹

沙正阳吃了一惊。 不至于吧? 长河能源集团虽然名气不小,但是也只局限于省内。 至于说自己,只是那么多个党委委员中排序末尾的一员,怎么就会让蓝天航都这么关注? “正阳,你可能不太清楚,这年头基本上没有什么保密的事儿。我们搞物流运输的,每个行业都要打交道,因为搞企业的都免不了要运输,只要没有自己专业运输车队,都基本上要交给物流运输公司来,当然那些小打小闹的,私人运输个体户,都只能作为补充,一般都只能是为中小企业服务,像国企和规模大一点儿集体和私人企业,基本上更愿意和各方面有保障的物流运输公司合作。” 蓝天航知道沙正阳还是在疑惑这和他的名声有什么关系,笑了笑,继续道;“你兼任长川实业的董事长,而三大煤业的三产也要归入长川实业,这些消息可不算是小事,长川实业本身规模就不小,如果再把三大煤业的三产纳入进来,那长川实业就是真正的巨无霸了。” 巨无霸?沙正阳知道蓝天航所说的巨无霸肯定不是和长河石油或者三大煤业这样的企业比,而是和一般的国有企业比。 长川实业如果把三大煤业的三产企业纳入进来,职工铁定过万,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是一个大型企业了。 “而且长川实业涉及到行业那么宽泛,一旦进行整合,肯定会对一些行业带来影响,加上长川实业这段时间不是出了点儿事情么,所以关注人很多也很正常了。” 的确,如果将长川实业和三大煤业的三产进行整合,那么新长川实业规模就真的相当大了,涉及面更广,一些领域上身在省内都具备相当的独大格局了。 比如像房地产开发,东神煤业和长流煤业旗下的东神房地产和长流地产在汉都和嘉州乃至临近的西安、中州、兰州都有项目,再比如像商贸,长流煤业在汉都市的长流商场在汉都市区内也算是排在前三的大商场了。 而建材这一块也是三大煤业三产的重头项目。 伏虎煤矿旗下的白河水泥厂在省内也是排名第二的大型水泥企业,东神煤业下的东神铝业也是东神煤业斥巨资打造的,但是由于项目进展缓慢,加上原来项目负责人出事,这个投入了上亿元的项目竟然就此搁置,任凭风吹雨打已经一年多没有动静了。 一旦三大煤业的三产都整合进长川实业,这个体量就真的相当大了。 也难怪有心人会关注长河能源集团的领导层变化,虽然沙正阳就任长河能源集团领导之后基本上没有呆在汉川,但是汉川这边却依然有他的消息。 “蓝叔,我还真没想到我的名字居然也有这么大的动静。”沙正阳想了一阵才摇着头道:“这有点儿舍本逐末了,要关注也该关注企业本身,而非某一个人。” “话不是那么说,你这么年轻,又突兀的从宛州调到新成立的全省最大国有企业集团,大家都知道省里打造长河能源集团的意图,难免会引来众人瞩目,我们这些搞企业的都这么关注,可以想象你们体制内的会如何?” 蓝天航不认同沙正阳的观点。 中国是个官本位社会,体制内的竞争比体制外更激烈。 一个位置,你上了,也许其他几个人就没戏了,同样,一个位置你希望越大,也就意味着和你竞争的几个人希望越小。 当别人在正面竞争难以获胜时,那么自然而然就可能去想旁门左道,所以蓝天航才会提醒沙正阳要尽可能的不授人以柄落人口实。 沙正阳明白蓝天航的意思,不过这是对方的一番好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蓝海出面的确要比自己直接出面要方便得多。 他本来是考虑让王澍来帮自己处理这件事情,但是王澍远在燕京,而且对嘉州这边情况不熟悉,而这类事情,从法律层面未必能有多大效果,而蓝海这一两年都呆在嘉州,对嘉州那边情况更熟悉。 “谢谢蓝叔的好意,那行,我和蓝海沟通一下,就请蓝海全权代表我来帮我处理吧。”沙正阳想了想,“需要些什么费用和资源,我来协调。” 蓝天航笑了起来,“正阳,这些事情你不用太操心了,你就和蓝海交代一下原则就行了,具体怎么解决,蓝海恐怕在这方面比你经验丰富,这小子读书不行,搞企业管理一般,但是对外协调和处理这类事情可能比你更有经验,嘉州那边的情况你也知道,这小子在嘉州那边呆两年如鱼得水,比在汉都活得更滋润,让他回汉都他都乐不思蜀了。” 沙正阳听出了蓝天航话语里隐藏的意思,钱是小事,关键自己不能去出面,交给蓝海去解决就好了。 他也能明白蓝天航对自己的看重,海正物流走到现在这一步,资产短短六七年间里膨胀了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现在海正物流的总资产估计起码也有七八千万了,净资产也不会低于5000万,尤其是随着这个物流运输网络体系的建成日益完善,海正物流未来的发展势头还会更好。 自己对海正物流的发展帮助很大,未来也许还会帮助更大,蓝天航无论是于公于私都不愿意见到自己受到这类事情的影响,所以才会想要让自己与这件事情彻底切割,交给蓝海去解决。 蓝海的身份就无所谓了,甚至还可以传出一些绯闻,就说蓝海和顾泽成的女儿有瓜葛,这样就可以把这些干系彻底洗掉。 反正这些事情只要当事人不正面回应就不存在问题,甚至正面回应也都无所谓,男女朋友关系而已,只要不牵扯到沙正阳身上就行。 沙正阳也有一两年没见到蓝海了,没想到原来对蓝海随时都是批评和责骂的蓝天航居然对蓝海也有如此“高”的评价了。 在沙正阳看来这已经是蓝天航嘴里对蓝海的最好评价了,相当难得了,以前蓝天航对蓝海可是失望得很。 这也说明蓝海可能真正和前世的蓝海截然不同了,完全走上了一条不一样的道路。 ********** 蓝海在沙正阳的面前还是显得有些局促的。 或许是几年前沙正阳的表现在蓝海心目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又或者是自己父亲经年累月在自己面前对沙正阳赞叹感慨,让蓝海下意识对沙正阳有了某种敬畏。 不过有一点蓝海还是很确定的,那就是沙正阳真的是蓝家,或者说自己的贵人恩人。 如果不是沙正阳给他和正刚出主意去拿下汉钢集团那一批处理货车,如果不是沙正阳去说服自己父亲来负责接手这个企业,如果不是沙正阳后来给海正物流各种支持和帮助,海正物流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规模,而自己也不可能一下子变成身家千万的“老板”,自己很有可能还是一个混社会的烂仔混子,而自己父亲可能还在继续当他的小车班长,一家人还得要紧巴巴的过日子。 蓝海当然明白虽然法人代表和大股东都是自己,但是以自己现在的能耐是运作不了这个企业的,企业只有在自己父亲手上才能进一步壮大,这一点自知之明他还是很清楚的。 “正阳哥,我爸和我说了,让您安排我帮您处理一些事情。”蓝海还有点儿紧张,不过见沙正阳很放松,心里也慢慢安稳下来。 “小海,有两年没见了吧?”沙正阳笑着道:“听说你现在在嘉州那边负责?” “正阳哥,也不是,我就是负责嘉州那边货场仓储这一块的管理,我爸说我现在还不行,还得要跟着他跑几年才行,我也在琢磨什么时候能不能去找个大学读两年,现在公司越来越大,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儿跟不上趟了。” 见沙正阳听得很认真,蓝海也很高兴,“这一年多我在嘉州还是学到不少东西,只不过原来底子太差了,如果我也能读个大学,哪怕读个中专也好啊。” “小海,其实读书什么时候都可以,你如果真的想读书,我去和蓝叔说,读两年三年都可以,什么时候都不为迟,不过话要说明,你要真想读书,那就得静下心去读,别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那就没意义了。”沙正阳正色道。 他感觉蓝海可能是真想去学习充实一下,这是好事。 像海正物流这样大规模的企业,恐怕日后只会日趋正规化,哪怕你蓝海是老板,但是这么一大摊子,你恐怕无论在哪方面都吃不消。 “真的?正阳哥,那就太好了,其实我早就想和我爸说,但就是怕我爸说我好高骛远,读不出来。”蓝海大喜过望,他没想到沙正阳居然会支持他去读书。 “读书是好事,你爸怎么会说你?只会支持你。”沙正阳也知道这肯定是蓝海自己以前的表现太差,所以有些自卑导致有这种情绪,“再说了,蓝叔也说你这两年的表现很不错,或许在管理上还欠缺点儿火候,但是对外协调和处理事务上却很有经验了。” “嘿嘿,我爸真这么说?”蓝海摸了摸自己后脑勺,笑得很憨厚。 “别那么不自信,你不必谁差,否则蓝叔也不会让我来找你帮忙啊。”沙正阳笑了起来,“现在正阳哥也得求你帮忙了啊。” “正阳哥,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我蓝海这一辈子除了我爸我妈,最感谢的就是您,我这辈瓯子最佩服的就是您,连我爸都最佩服您,说您以后肯定不会是一般人,……”蓝海卡住了,大概不好描述自己父亲当时形容沙正阳的言语。 “得了,小海,你这么说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自己姓啥了,嗯,哥这一次有个朋友家里有点儿事情,你帮我去处理。”沙正阳沉吟道。 “哥,您尽管放心,我爸和我说了大概,就是顾泽成的债务事情吧?我知道一些,我爸让我听您安排,您只需要说什么原则,具体我来处理就行,其他一切您都不必管出面,嗯,有啥特别的情况,我会随时电话告知您。” 这个时候蓝海就恢复了正常时候的沉稳,显然是对能帮沙正阳做事感到高兴和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