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六十八节 风格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六十八节 风格

1997年6月7日,哈萨克斯坦国资局正式宣布竞标结果,中国长河能源集团以3.1亿美元击败另外两名对手德士古和阿莫科,拿下了阿克纠宾石油公司60.5%股份,获得了阿克纠宾石油公司经营管理权。 这是中国企业首次进军中亚,第一次就获得了成功,当然在很多人眼里,这算不算是成功,还有待于时间的检验。 3.1亿美元,这个数目略高于德士古和阿莫科的出价,在业界看来如果能够将阿克纠宾石油公司旗下两大油田恢复正常经营,那么这个价位算是正常。 不过德士古和阿克莫则在竞标结果出来之后表示中国企业不具备将阿克纠宾石油公司带上经营正轨的能力,哈国方面将会为此付出代价,甚至扬言最多两年时间,哈国方面将不得不中止合约,重新将阿克纠宾石油公司推上拍卖台。 这无疑是一种挑衅,也是对中国企业的一个诋毁。 这也和中国油企在中央第一次创业有很大关系,甚至连阿克纠宾石油公司的技术管理层和职工都对中国这家企业充满了怀疑。 毕竟在哈国人心目中,中国企业还是三十年前前苏联的小兄弟,他们的一切工业和技术都还是从前苏联那里学习而来,现在中国人有钱了,却反过来收购了他们的企业,这种疑忌和反感情绪,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消除得了的。 早已准备停当的长河能源集团工作组边迅速赶赴阿克纠宾市,和哈国方面进行交接。 与此同时,汉川省政府也主动通过外交部与哈国驻中国大使馆进行接触,表示有意考察哈国阿克纠宾州的投资环境,准备在哈国阿克纠宾州进行农业投资,从事温室大棚蔬菜种植项目开发。 这获得了哈国方面的热烈欢迎。 此时的哈国应该是前苏联解体以来最困难的时期,可以说整个哈国境内,除了欧美冲着哈国有气资源而来的国际资本外,几乎没有任何一个愿意在哈国其他行业进行投资的资本。 而中国汉川省提出的要在相对偏僻的阿克纠宾州进行农业开发投资,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利好消息,可以说是雪中送炭也丝毫不为过。 当然哈国方面也清楚这个农业开发项目肯定是配合长河能源集团收购了阿克纠宾石油公司项目而来,可能在投资额度上也不会有多大,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在阿克纠宾州这个除了油气资源值得一顾的地区投资农业,都是一件好事情。 本身哈国蔬菜缺乏,基本上依靠进口,价格昂贵不说,而且保障困难,现在中国人愿意来这里投资开发农业,最起码能够在很大程度上满足本地居民的需求,这对于哈国地方政府来说也算是收揽民心的一个举措。 不过这都不是沙正阳所需要关心的事情了,拿下了阿克纠宾石油公司,接下来的管理团队和他关系不大,长河石油在这方面不缺人才,五十多人的团队迅速扎根阿克纠宾开展工作。 尤万刚和钟广标也亲自到阿克纠宾市为结交之后大家的工作打气助威。 五十多人中有四名都是原来在新疆工作过懂哈语的干部,还有三名是粗通俄语的干部,而即将出任阿克纠宾油气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的是原来长河石油工程部的副部长谭文耀。 这也是一个刚刚四十出头的精壮汉子,曾经在新疆油田工作过十多年,后来照顾夫妻关系调到长河石油,又在长河石油钻采工程上干了几年,可以说工作经验极其丰富。 按照原来双方的意见,移交会在10月份之前完成,但是无论是哈国还是中国方面都不愿意看到已经濒临绝境的阿克纠宾石油公司在这么继续拖下去,仅仅用了不到一个月时间,7月初,双方移交就正式完成,长河能源集团阿克纠宾油气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挂牌成立。 这期间所有人都是克服了水土不服语言不通的困难,夜以继日的开展工作,尤其是要和原来企业职工代表这些人打交道,更是相当棘手。 他们既明白企业到了这一步再不改革就只有破产,到时候大家都只有面临失业,但又对中国人来了能不能搞好企业,让大家有一个美好未来充满担心。 也正是在这种复杂的情绪下,中方工作组开始铺开工作,首先要让企业运转起来,同时还要让卖出的原油能收到油款,否则这边提供的过渡款项根本维持不了多久。 “沙总,谈妥了?”谭文耀见沙正阳有些疲倦的从车上下来,连忙上前问道。 “回去再说。”沙正阳点点头。 他太累了,这么从燕京到阿克纠宾之间反复的折腾,铁人都经不起这么搞。 一个月之间,他已经在阿克纠宾市和燕京之间来回在飞机汽车之间折腾了四趟了。 回到公司驻地,泡上一杯鲜润的绿茶,沙正阳喝了一大口,这才慢慢缓过气来。 这是一个老旧的宾馆改造出来,由于公司没有办公地,所以干脆租用了这个因为生意不佳而关门的宾馆,改造成为公司总部。 “基本上谈妥了,谈了两天两夜,我和钟总都轮番上阵,尤省i长也亲自上阵了一回,中石油那边终于同意从这个月底开始接受我们这边通过铁路运往独山子炼油厂的原油。” 沙正阳有些疲惫的揉着太阳穴,一阵阵抽搐式的疼痛让沙正阳很是难受,饶是他自诩精力过人,但也有些经受不住了。 按照集团公司的分工,整个阿克纠宾油气股份有限公司的生产管理经营都有谭文耀负责,但是具体的对外衔接和后续项目沙正阳仍然要负责,所以和中石油的谈判就是重中之重。 要想让阿克纠宾油气股份有限公司迅速进入正常运转阶段,那么卖出原油,收到现金,就是当务之急。 而奥尔斯克炼油厂那边显然不具备这个条件,不但合同油价偏低,而且关键在于它只能拖欠油款,这是现在的阿克纠宾油气股份有限公司无法接受的。 既然没法支付油款,那么就只能按照合同规则办事,暂停输油,这其实也是对奥尔斯克炼油厂那边的一个打压。 要想以最低价格拿下奥尔斯克炼油厂,那么时不时的断血就是必然之举,只有这样才能让其慢慢变得瘦弱下来,才能有利于下一步长河能源集团的下手。 这也是马克和沙正阳商量的策略。 “那太好了。”谭文耀喜形于色,这是困扰阿克纠宾油气股份有限公司最大的瓶颈,解决了这个问题,只要生产恢复过来,那么原油就可以源源不断的输往国内,“油款能及时回款吧?” “做不到这一点,我们和中石油还有什么谈的?”沙正阳松了松衬衣纽扣,吐出一口浊气,“我们这边原油过去,他们也要在秦都石化二期项目上保证我们的原油供应,这算是一个交换,当然总的来说我们占了便宜,所以可能后续我们在这边的项目,他们要参与进来。” “沙总,这也不容易了,中石油向来霸道,这一次能谈成这样,也是我们抢了先手在这边站稳脚跟了,他们急于要跟进,否则他们绝对不会接受我们的原油。”谭文耀本身就是从中石油那边过来的,自然清楚中石油的底细。 “是啊,但现在我们还不能说站稳脚跟了,我们要抢在中石油进来之前打牢我们的基础,让那诺尔油田的恢复生产并迅速达到原油状态这是最根本的,这一块也是我们确保秦都石化能得到中石油充裕原油供应的保障,否则中石油又有理由来说三道四了。”沙正阳叮嘱道。 “嗯,这一块我安排了相关人员已经在着手了,很快就会有结果。”谭文耀也是老石油人了,对于工作上的事情无需沙正阳多提醒,“唯一麻烦一点儿的就是他们原来的管理层,恐怕我们要动他们的奶酪,他们会找麻烦。” 原来阿克纠宾的管理层对中国公司进驻是持反对态度的,想都能想到这样一个资源型企业沦落到这种地步,其中固然有市场、资金和管理上的问题,但和其内部的腐败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尤其是在销售上。 “这是免不了的,所以我们要先把工作做透,要让哈国方面的工人代表明白,原油卖给谁才能收到现钱,才能发得起工资,而为什么有些人始终不愿意见到这一幕,他们都不傻,自然会明白其中的道理。”沙正阳点点头,“老谭,这是你的工作,无需我来教你,我的工作也不是这个。” 谭文耀笑了起来,他觉得这一位年轻的沙总还真有点儿权责分明的味道。 该他管的,他义不容辞,不该他管的,他该把责任压在谁身上,那也是毫不客气,做不下来,那就拿话来说。 说实话,谭文耀喜欢和这样的领导打交道,而不是那种絮絮叨叨事必躬亲的婆婆式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