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七十二节 进击的贝婧蕾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七十二节 进击的贝婧蕾

一眼看到沙正阳和另外一个女生单独坐在一起喝咖啡时,贝婧蕾的心就像是被什么猛然揪住了,有一种说不出的窒息感,让她一时间觉得呼吸都有点儿困难。 几个同学都觉察到了贝婧蕾的脸色一下子有些发白,但是目光却直勾勾的看着那边,内心一股子不平之气都涌荡起来。 说实话之前大家对贝婧蕾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年轻有为的正阳哥都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吃味的。 毕竟大家条件都差不多,要说贝婧蕾算是小地方来的,家庭条件也算不上多好,只是颜值在班上算是数一数二了,在学校里成绩也一般,但现在同仇敌忾的气氛一下子就点燃了这帮中戏女生的内心怒火。 沙正阳也看到了贝婧蕾,不过他显然没意识到这里边有什么问题。 或者说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和钱萱这个也能算得上是美女的一对a出来喝咖啡有什么不妥,或者说他也没有意识到贝婧蕾对自己的某种感情已经比起当初还在高中时代那种朦胧在经历了三月份那两天的烘托之后发生了某种嬗变。 他下意识的还是把贝婧蕾当成了一个小妹妹在看待,或者说他也隐约有些觉察到了贝婧蕾可能有点儿其他感情混杂,但是他不觉得会有什么。 他很肯定,以中戏这样一个平台,贝婧蕾在里边浸润四年,应该很快成长起来,明白她自己未来的舞台该在哪里,那些现在看起来还有点儿隐秘的感情,很快就会随风而逝。 “婧蕾,这么巧,你们也来了?”沙正阳笑着站起身来,像贝婧蕾挥了挥手。 沙正阳的坦然大方,让包括贝婧蕾在内的一干女生们都一愣之后也意识到了一点儿什么,好像情况并不像她们想象的那样。 贝婧蕾终于可以控制住自己的心绪了,哑声问了一句:“正阳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刚回来。”沙正阳也注意到了贝婧蕾脸色有些苍白,但她完美没有意识到这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还关心的问道:“你脸色怎么不太好,不舒服么?” 钱萱却早已经从女孩紧扭的手指和目光中的复杂神色觉察到了一些什么,心中暗笑,这个沙正阳说起正事儿一套一套,但是在这方面好像还真有点儿迟钝呢。 “没什么,就是突然觉得有点儿不舒服,心里有点儿难受。”贝婧蕾走了过来,注视着钱萱,“你在这里有事儿?” “没事儿,哦,这是钱萱,嗯,我一个朋友,这是贝婧蕾,我妹妹。”沙正阳大大方方的道。 妹妹?钱萱和贝婧蕾同时在咀嚼着这个词语的深刻含义。 钱萱落落大方的伸手:“你好。” 贝婧蕾也点点头,伸手短暂一握。 看见贝婧蕾身后的几位同学都还站在贝婧蕾背后虎视眈眈,沙正阳突然间意识到好像这中间味道有点儿不对,这才问道:“婧蕾,你和同学们一起来的,要不我们一起?” “不,她们有活动商量。”贝婧蕾把自己排除在了同学之外,言外之意自己是要坐过来了。 沙正阳赶紧点头,“行,你安排你们同学们先坐下来,然后你过来和我们一起。” 几分钟后,贝婧蕾终于坐了下来,三国鼎立,而隔了两张桌子,一干女同学们仍然是遥遥相对,群狼环伺。 沙正阳问了几句贝婧蕾现在的课程和考试情况,以及什么时候回家,贝婧蕾也是有一句答一句,情绪显然有些低落。 沙正阳也觉察到了这一点,但是他仍然没有觉察到贝婧蕾的情绪低落和自己有关系。 但钱萱却很清楚这一点。 对此她甚至觉得很有意思,所以才有一句没一句的问着贝婧蕾,甚至很有点儿撩拨的意思在里边。 这种做法最终还是被沙正阳觉察到了,并予以了制止。 觉察到了沙正阳的不悦,钱萱这个时候才心满意足的起身告辞,把空间留给了二人。 “婧蕾,你怎么了,我感觉你好像情绪很不好啊?”这个时候沙正阳再迟钝,也能感觉到了一点儿什么了。 “正阳哥,这个女人和你真的只是工作关系?”贝婧蕾有如水浸葡萄般的美眸注视着沙正阳,“我觉得你们俩之间不像你所说的那么简单。” “嗯,怎么说呢?以前两位长辈有意撮合我们,但是我们相互之间都没感觉,所以就成为了比较要好的朋友,现在也是如此,正好在我们的这笔业务上她也帮了不少我的忙,所以我这一次从哈国回来,也有点儿感谢对方的意思。”沙正阳实话实说。 “真的?”贝婧蕾精神一振,“她是人大毕业的,又当过讲师,现在又在外资企业工作,条件很好啊,而且她也长得挺好看的,口才也好,正阳哥为什么看不上?” “这不是看不上看得上的问题,关键我和她没有多少感觉,嗯,就是那种感觉。”沙正阳见贝婧蕾如此关注,只能干巴巴的解释道。 “那正阳哥,你能说说你心目中的女朋友完美形象是什么样的么?”贝婧蕾有些紧张的握住咖啡杯,手指用力处,甚至有些发白。 “我的女朋友,完美形象?”沙正阳挠挠头,“嗯,这个不一定吧,说也不好说,或许一个偶然的机会遇到,确认过眼神,你就会觉得那就是你该娶的人,” “遇到之后,确认过眼神,就会是你要娶的人?”贝婧蕾喃喃自语,“这么神奇?” “呃,婧蕾,你可别当真了,我就是随便一说,那有这么简单的事情。”沙正阳见贝婧蕾还真有点儿听进去的感觉,慌了,赶紧来补充解释:“我只是说,肯定要找一个和自己投缘的,以免日后后悔。” “投缘?什么叫投缘?缘又指什么?”贝婧蕾不依不饶。 “呃,这个缘之一说,十分奇妙,哎,比如有眼缘,就像我刚才说的,一个眼神,又比如气缘,走到一起,大家觉得气质默契,珠联璧合,又比如志缘,心意相通,志同道合,……” 被贝婧蕾咄咄逼人的气势逼得沙正阳只有信马由缰的胡诌起来,什么气缘志缘纯粹就是他自己在哪里胡言乱语,但是在贝婧蕾眼中却成了沙正阳对感情十分慎重的表现。 贝婧蕾美眸流盼,一只手撑在颔下,手肘撑在咖啡案桌上,若有所思的道:“那既然钱萱不是你的中意人选,正阳哥现在身边有没有处得比较投缘的女孩呢?” 沙正阳看了一眼贝婧蕾,“婧蕾,你怎么关心起我的事儿来了?” “怎么,我就不能帮你关心关心啊?”贝婧蕾娇俏的噘起粉唇,少女丹红的樱唇在窗外阳光的映射下,显得格外艳丽迷人。 “不是,我是说我觉得这种事情要随缘,有时候不经意也许就水到渠成了,刻意去追求,未必会有好的结果。” 沙正阳信口忽悠,这种事情,一个老司机怎么去和一个小丫头探讨?那不是害人害己么? “水到渠成?”贝婧蕾若有所思,那自己是不是也可以水到渠成? “正阳哥,你觉得我们班上这些女生,你有没有觉得有眼缘的?”贝婧蕾眼波溶溶,巧笑嫣然,轻声问道:“要知道都说我们这一届表演系的女孩子是这几届里最赏心悦目的,正阳哥你可千万别说你的眼光高到连我们中戏表演专业的女孩子都看不上了啊,那就太虚伪了。” “呃,婧蕾,你们班上这些女同学肯定都是高素质高颜值的,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杀出一条血路才进入到中戏来的,都是明星胚子,不过我说了她们都很惊艳,也很优秀,不过眼缘这个东西,还是要各花入各眼。” 沙正阳委婉的撤退,这种话题可不能被这小丫头给套了进去。 “我不信。”贝婧蕾撇了撇嘴,“我们班几大美女走到哪里,只要是男人,都目眩神迷,我就不信你会一个都不动心。”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欣赏美是一回事,至于其他,那又另说了。”沙正阳真心不想和这个丫头再继续在这话题上进行下去,太累了。 见沙正阳不上套,贝婧蕾咬了咬嘴唇,似乎是在做什么决定,低垂下头,呷了一口咖啡,这才慢慢道:“正阳哥,你觉得我呢?” “什么你?”沙正阳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我是说,我有眼缘么?”贝婧蕾娇靥微红,甚至连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足以证明女孩在这个问题上下了多大决心,有多么紧张。 “你?”沙正阳终于明悟过来,心中一震之后,心念急转,这丫头是怎么回事儿? 但是当他看到对方注视着自家的目光时,心中忍不住暗自大叫糟糕,这丫头的眼神怎么一下子就从以往给自己感觉是小妹妹对兄长的依恋猛然变成了火热而炽烈? 作为一个老司机,自然明白这种目光眼神意味着什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