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七十三节 得意的贝婧蕾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七十三节 得意的贝婧蕾

定了定神,沙正阳开始思考应对之策。 女孩那纯净炽热的目光让沙正阳都为之怦然心动,没有哪个男人敢说面对这样一个无论是哪方面条件都绝对是万里挑一的优秀女孩子会无动于衷,一份得意骄傲沙正阳也不可避免,但是沙正阳同样很清楚,这有多危险。 扪心自问,截止到现在,沙正阳从未对贝婧蕾有过什么非分之想,他更多的是把这丫头当成一个小妹妹,当然是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妹妹。 年龄比自己都快要小八九岁,自己有印象自己刚到宛州时,这丫头怕是才十四五岁,一个无比青涩的黄毛丫头,但是这四五年一过去,黄毛丫头一下子就变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可以说在这一刻之前,沙正阳只是接受了贝婧蕾在外形上的变化,在内心中仍然还是两三年前那个机灵慧黠的小丫头,不过在这一刻,他才真正意识到,贝婧蕾长大了。 清了清嗓子,沙正阳字斟句酌,“婧蕾,你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吗?” “正阳哥,我当然明白。”贝婧蕾饱满的胸脯微微挺起。 小丫头真的长大了,比起钱萱的一对a不可同日而语,还真有点儿体着她母亲的这方面优势。 贝婧蕾语气更见凝重,“我马上就要二十岁了,我很清醒,也很理智。” 事实上贝婧蕾也刚满十九,什么马上就要二十就是要给自己增添气势。 “唔,二十岁不到,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不过你刚经历了高中三年的苦读,才踏入大学校门,恐怕这个世界上很多美好的东西都尚未品味体悟。” 沙正阳脸上的微笑充满了关怀,但是看在贝婧蕾眼中却无比的可恶。 她当然听得出对方话语里的弦外之音,这是在暗示自己是一时冲动,是不理性之举,或者说这是变相的婉拒?怕自己伤心?还是觉得难以向自己父母交代? “正阳哥,你是在教诲我怎么做人么?”贝婧蕾语气不善,一双美目更是清澈明净。 “我想我自己的未来规划我自己可以掌握,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我也有我的理解感悟,或许你比我大几岁,或许的社会经验比我丰富一些,但是这不代表你可以把你的思维方式和看待事物的观点强加于我。” 厉害,沙正阳也有些咂舌,这就是中戏出来的女孩子? 这才一年,贝婧蕾似乎就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犀利如风的言语绝非蛮不讲理,甚至还处处占着道理。 “我没有这个意思,但是我坚持认为,你尚未真正对这个世界有全面的了解,很多事情,嗯,包括感情,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也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美好,你所向往的美好和耀眼的一切背后也许会有阴影,就像太阳黑子一样。” 沙正阳和这个时候要说服对方很难,而且很容易造成误会而伤害到对方,破坏双方的关系。 但说内心话,他并不愿意因为这个而让自己和女孩之间的关系变得糟糕起来,这似乎很为难。 贝婧蕾抿嘴冷笑,“说来说去,你想表达一个什么意思?我太年轻,感情不成熟,所以一切都是不冷静不理性的结果?” 沙正阳很想说,的确如此,但是他却不能这么说。 “正阳哥,我只想说一句,我很清楚我自己的感情,不是什么一时冲动或者热血沸腾。”贝婧蕾这时候反而显得很冷静了,“我想问一句,我现在在你心目中的形象,美好么?” 一句话问得沙正阳张口结舌,不敢接话,但贝婧蕾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沙正阳,要等待沙正阳给一个回答。 沙正阳背心出汗,舔了舔嘴唇,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颓然苦笑,“很美好。” “好。”贝婧蕾赢了一局,笑意盈面,“你说了,你现在身畔还没有其他符合你缘分观的女孩子,对么?” 坏了,入彀了,上套了,沙正阳心中暗自叫苦,但是却又不能否认刚才自己的话语,否则就真的太渣了,吐出一口浊气,点点头,“就目前来说,是这样,但是……” “正阳哥,你不用但是,我知道你想说但是也许明天或者下个月就会有符合你的缘分观的人出现,我承认的确如此,不过我想我也可以追求我自己想要的东西,不是么?”贝婧蕾早就把沙正阳的后路堵死。 “婧蕾,我刚才说了,……”沙正阳试图制止对方,但是未能如愿,贝婧蕾不给他这个机会,“我可以接受公平的竞争,没关系,我才大一,还有三年才会毕业,……” “对,婧蕾,你才大一,未来还会接触到更多,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很多美好的东西,其实……” 沙正阳如释重负,但迅即被贝婧蕾打断。 “正阳哥,我接受你这个说法,我会冷静理性的来观察这个世界,但是也请别用对小孩子的口吻来对我。……” “我喜欢你,我确信。这是我的事儿,你可以拒绝我,但是我也有喜欢你的权力,……” “至于说你说的也许未来我会遇到更好的,我对你的感情可能是一时冲动,不成熟等等,我承认或许有可能,那我们是否可以拭目以待呢?你按照你的生活之路继续走,我也一样,可以么?” 可以么?沙正阳有些发愣,他不知道怎么就会演变成这一幕,这特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自己好像也没有答应什么,怎么贝婧蕾却一副胜利了的模样? “呃,婧蕾,你的意思是……”沙正阳真的有些凌乱了。 “我的意思很简单,你可以像你现在一样的生活,但是我要告诉你我喜欢你这件事情,而且我很想要让我们之间的感情进一步发展,就这么简单,你不必顾虑其他,我都马上二十岁的人了,是成年人了,我爸我妈那边我相信,如果我和你,嗯,在一起,我爸或许会有点儿小郁闷,但是我妈肯定会是很高兴,以你对她的了解,会不会是这样?” 这个时候的贝婧蕾情绪显得越发活跃,嘴角的笑容也越来越清晰。 “不是,婧蕾,你读的是中戏,你应该考虑清楚,我承认你在我心目中印象很美好,但是很美好不代表我们就必须要发展成为那种关系。”沙正阳有些艰难的道,“而且,你要搞清楚,你中戏毕业,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都是在燕京工作,其他地方,我相信没有足够的资源和舞台来供你们施展,而我……” “正阳哥,这不重要,……” 这一次是贝婧蕾话音未落就被沙正阳态度坚决的打断。 “不,婧蕾,这很重要!我告诉你,那种所谓忠贞不渝的爱情都会在时间和距离的磨蚀下最终归于平淡,你现在也许体会不到,但是我相信你会慢慢理会得到,假如我和你,我是说假如,我和你要走到一起,你在燕京忙你的事业,我在汉川有我的工作,你觉得这段感情会长久么?我相信你是一个聪慧理性的女孩子,应该想得到这种未来的结果,……” “正阳哥,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但是我不认为你说的就是必然结果。”贝婧蕾却并未被沙正阳说服,甚至态度还更为激进。 “我记得我读高一时你是才来宛州吧?嗯,我听我爸说你也刚到市委办工作,我爸就说你非池中物,后来你就到市经开区去当主任去了,也就一年多之后,你就又到真阳县去当县长了,我爸说你是全汉川省甚至可能是全国最年轻的县长,嗯,可你才当多久的县长,也就一年多吧,又调回汉都市去当企业领导了,而且还经常来往于燕京和国外,……” “我就在想,短短三四年里你身份和工作单位就已经不断地变化了好几个,那么距离我毕业还有三年,那么这三年里又有什么不可能发生呢?没准儿三年后你就已经在燕京城里工作了呢?” 沙正阳无言以对,甚至他也不得不承认,贝婧蕾所说的一切不是没有可能。 只要他愿意,他想,到燕京城工作或许在别人眼中是不可逾越的天堑,但对自己来说,却真不是难事,问题是这值得不值得,自己愿意不愿意。 “可是婧蕾,你想过没有,现在我和你之间完全没有任何工作生活上的交织,你会发现……” 沙正阳话音未落,贝婧蕾就得意的笑了起来,“正阳哥,我们之间真的没有任何交织么?” “我是说现在。”沙正阳强调。 “我也说的是现在。”贝婧蕾抿嘴微笑,“才子佳人影视有限公司和你有关系吧?嗯,听说三个老板中有一个叫沙正刚,他是你什么人呢?” 沙正阳目瞪口呆。 狗日的冯子材,自己不过是和他顺口提了一下这个情况,说中戏96级表演系的会出人才,这个家伙居然就直接追逐上门了,这特么是要干啥? 看见沙正阳瞠目结舌的模样,得意的贝婧蕾忍不住捂嘴笑起来。 一时间花枝乱颤,那胸前一对b竟然有直奔一对c规模而去,可这丫头才不到20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