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七十四节 集团公司那点事儿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七十四节 集团公司那点事儿

从燕京飞回汉都的飞机上,沙正阳都还在回味那一刻的心动。 贝婧蕾的笑容实在太纯美了,犹如专门拍摄出来的mv一般,明澈的目光和灿烂的笑容,加上那绝美的身段,只要是男人,就没法不被吸引。 沙正阳觉得自己已经很有自制力,他知道贝婧蕾的机灵慧黠性格,很难搞,只要沾这个女孩子的边儿,恐怕就无休止了。 但面对贝婧蕾咄咄逼人的进攻姿态,他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抵挡,只能落荒而逃,及早脱身回汉都。 也幸亏贝婧蕾还要几天才放假,否则真要扭着和自己一块儿回汉川,那就麻烦大了。 飞机在东升国际机场降落,嗯,汉都东升机场现在也正式更名国际机场了,因为开通了飞东南亚的国际航线,所以也成为国内十大区域枢纽机场之一,客流量增长很大。 司机到机场来接到他,直接把他送到了集团公司,他需要尽快向尤万刚和钟广标汇报近期工作,同时也要规划自己下一步的工作。 阿克纠宾项目不是自己工作的全部,而且现在也已经告一段落,而下一步无论是奥尔斯克炼油厂项目还是肯基亚克到阿特劳的管线,以及新建天然气加工厂,都不是一时半刻就能着手的了。 这都需要等到阿克纠宾油气有限公司完全进入正常生产运营状态之后,获得了哈国方面的认可,才能谈得上。 踏进办公室,沙正阳为自己泡上一杯明前竹叶青。 鲜润欲滴的茶叶在水杯里悬浮而立,卷曲的茶叶慢慢舒展开来,如同一幅赏心悦目的画卷,让人心情都陡然好了许多。 他联系了一下尤万刚和钟广标的秘书,二人都不在。 尤万刚去了宛州调研工业,下午刚走,前段时间他过多的精力都放在了长河能源集团项目这边,终于有沙正阳能帮他扛起担子,所以他现在也抓紧时间来弥补前段时间拖下来的工作。 钟广标也不在,去了秦都,主要是和秦都石化研究二期炼化扩产项目,另外也要到东神煤业蹲点,估计要两三天才能回来。 长河能源集团有一个怪现象,照理说,应该要设一位常务副总,现在长河能源集团党委委员中,朱汉生排名第一,袁增桥排名第二,但是省里却没有明确朱汉生的常务副总职务,这也让沙正阳很奇怪。 沙正阳每次也曾经问过钟广标,钟广标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说省里有省里的考虑,沙正阳也就懒得多问了。 没领导在也好,可以自己安排自己的时间,沙正阳也越发觉得在企业里的好处了。 不像在地方上,每天都有做不完的各种工作,看不完的各种文件,参加不完的各类会议,但在企业里,大家各管一摊,自己把自己工作做好,会议频繁程度也远不及在地方上当主要领导。 当然这可能也和自己还没有进入状态有很大关系,毕竟长川实业这一大块自己还没正式接手,估计一旦接手之后,自己就怕不会清闲了。 是不是这两天就给自己放假算了? 沙正阳琢磨了一下,难得这么一点儿清闲时间,有需要处理的事情最好处理干净。 怎么今天这么清静?电话都没有一个,这个时候沙正阳才突然想起,自己好像连电话都没开机,在机场上也是走出来就碰到了司机。 赶紧把电话打开,摩托罗拉startac掌中宝现在是卖得最好的机型,长河能源集团自然不会甘人后,沙正阳的手机也早已经换上了。 五分钟后,电话准时响起,沙正阳对这个号码还不太熟悉,但是也有点儿印象,是集团公司内部的。 不出所料,是鲁同浩来的。 “正阳,说你回来了?怎么刚才打电话你还在关机啊?” 鲁同浩是集团内和沙正阳关系相对密切的。 出身长河石油这一块的朱汉生和谢福才与沙正阳关系都很一般,而且沙正阳也感觉得到,朱汉生和谢福才对鲁同浩都很不感冒,甚至连尤万刚对鲁同浩也不是很看重,当然,这纯粹是一种直觉。 袁增桥与沙正阳关系算不错,但是袁增桥主要是负责煤业这一块,所以接触要少一些。 只有鲁同浩,因为沙正阳提出了要联合长江沿线各省市打造销售网络这一宏大思路,使得鲁同浩现在的工作量暴增,尤其是要在较短时间内要把整个体系网络都要建立起来,其工作量可想而知,现在的鲁同浩是痛并快乐着。 鲁同浩在上一次沙正阳回来的时候就和沙正阳开玩笑,说沙正阳现在是把他害惨了,一个月都在家里住不了两天,几乎都在飞机和汽车上过,老婆孩子都怨声载道。 但沙正阳听得出对方内心的愉悦畅快,言语中透露出来的自豪和满足溢于言表,沙正阳判断这家伙这段时间大概是他到长河能源集团最舒心的一段时间。 没有哪个人愿意自己被闲置,而手里工作量大,忙碌,证明组织对你的看重和信任,你应该感到兴奋和得意才对。 真要把整个销售体系网络建设的工作交给别人,只怕鲁同浩又要骂娘了。 “鲁总,刚从机场回来,忘了开机了,刚打开。”沙正阳笑呵呵的道:“鲁总这段时间是不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啊?” 电话里立即传来鲁同浩豪爽的哈哈大笑声音:“正阳,你可真是学中文的,文采出众啊,我的心情再不好被你这一句话也得说得心花怒放啊。” “得,鲁总,你的心情还不好,那还得要啥?我听说你这段时间武汉、南京、成都、上海、合肥、长沙、南昌飞来飞去,机上的空姐们都被人你认熟了吧,可千万别看花眼了,我说的一日看尽长安花可不是说飞机上的花啊。” 鲁同浩是和很喜欢开玩笑的性格,沙正阳知道这一点。 你越是和他开玩笑,他觉得你和他关系越亲密,而且沙正阳和他之间基本上没有任何利益冲突,所以两个人关系一直维系得不错。 “正阳,你就贫嘴吧,你可知道我这段时间又瘦了好几斤,办公室跟着我一起出差的几个小伙子都在喊吃不消了,你还别说集团办公司的小黄你认识吧,还真的就这么跟着我跑了两个月就认识了东航的一位空姐,两个人正在处对象呢。” 鲁同浩的话还真让沙正阳吃了一惊,自己这嘴巴是不是有点儿毒了,一说还真准了。 “不能吧?我的预言这么准?”沙正阳把身体靠在大班椅里,微微向后仰着,晃悠悠的起伏着,如同安乐椅一般,“鲁总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可是有什么安排?我可是在哈萨克斯坦呆了一个多月,嘴里都馋得流口水了,就等人请我搓一顿了。” 鲁同浩一愣,再度大笑,“正阳啊正阳,这么艰苦?我这段时间虽然四处飞,但是肚子我可没亏待自己,到哪儿,一是住,二是吃,不解决好这两个问题,怎么和这些地头蛇们磨嘴皮子?行,今晚就在西都饭店吧,那里有几样菜大厨挺拿手,我听说你爸也是此道高手,尝一尝,比一比,……” “那可就说定了。”沙正阳一口答应下来。 本来就想改善一下伙食,还在琢磨是不是把宁月婵、焦虹她们给拉出来搓一顿,正好鲁同浩赶上来。 本来沙正阳也打算和迅速融入到集团中来,现在阿克纠宾项目告一段落,今后一段时间他的精力要放在集团和长川实业这边来,所以和集团这几位领导以及集团公司内部这些中层干部迅速熟悉一下很有必要。 “嗯,说定了,到时候我再叫上几个人,你前段时间都在外边儿跑,人影儿都见不着,回来也是神出鬼没的,所以我也就没找你,现在估计你一段时间里要忙国内的事情了,所以正好了。”鲁同浩道:“你这会儿在办公室?” “在,有事儿?”沙正阳知道对方肯定有事儿,而且鲁同浩话里话外也有点儿其他意思在里边,沙正阳一时间还没有琢磨出来,只有等到晚上见招拆招了。 “嗯,有点事儿,打算和你聊聊,我到你办公室来。”鲁同浩迅即道。 “哪敢劳您大驾,我到你那边儿来,我马上到。” 虽说两人都是集团高管,但是鲁同浩党委委员的排序要比沙正阳前面两位,而且鲁同浩资历也要比沙正阳深得多,所以沙正阳还是尽可能的保持着一种低姿态。 新到一个地方,低调是很重要却很有必要的,水深水浅,你需要慢慢摸索,俗话说的踩地皮子。 鲁同浩办公室在另一头,如果要上楼梯都不需要从沙正阳这边儿,需要沿着走廊一直走过去。 整个楼道走廊都显得很安静,只有沙正阳的皮鞋声在空旷的走廊里回响。 沙正阳这才注意到好像公司高层除了钟广标不在外,朱汉生和袁增桥的办公室都是关着的,这一层楼似乎空无一人。 谢福才虽然是集团党委委员,但是他只是挂名,主要工作都在长河石油那边,所以在集团公司这边并没保留办公室。